《最长的一梦》_小鱼联盟 著
第四卷 两面人生
第364章 踩点

江之寒周二的时候去了十封,在那里呆了两天,和两个供货商谈合同的事情。下一站又去祁莱的民营玩具公司巅峰集团做了三天调研,这是沈桦倩交代下来的任务。

从祁莱回青州,大概要五个小时的火车。

江之寒告诉吴茵,大概傍晚的时候会到。一大早,他就离了在祁莱的宾馆,搭上一列从祁莱到苏城的火车。中午十二点不到,江之寒出了苏城火车站。车站前的广场上,有很多拉客的大妈小姑娘。江之寒摆脱了几个人的纠缠,往前走,眼睛搜寻着行李寄存处的标牌。

一会儿的功夫,他看见了那标牌,径直走过去。到了近前,他停住脚步,四处看了看,忽然有人拍他的肩。江之寒扭头一看,笑道:“老周,你从哪里钻出来的?”

周龙山留了胡子,乍一看和几个月前相貌似乎变化很大。他笑了笑,简短的说:“走吧。”

二人在广场的西南角上了一辆出租车,周龙山说去陈家寺。苏城是个很小的城,不过十几分钟的功夫,便到了目的地。周龙山付了车费,和江之寒走下来。站在街边,在一群民居和六七层的单元房之间,可以看见陈家寺尖尖的顶和飞起的檐。

江之寒观望了一会儿,评论说:“这是我最喜欢苏城的地方,古迹就在闹市之间,静静的立在那里,就像摊开的历史书。”

周龙山说:“现在苏城正在规划新城的建设。我听说,新城的面积比旧城会大上足足三倍。”

二人沿着流过旧城市区的一条小河,蜿蜒前行,过了一座桥,到了小河的另一侧,再七拐八拐,穿过一片旧的弄堂,到了陈家寺的另一侧。从这边,能看到六层的寺庙的全景,在四棵高大的百年柏杨的环卫之中。

周龙山建议道:“找个地儿吃饭?”

江之寒点头,“去尝尝你最喜欢的。”

周龙山也不多言,带他又转了几条街,找了个小店坐下来,说:“这里的牛肉面是我最喜欢的。”

于是,点了两碗四两的牛肉面,浓浓的汤,几根香菜,薄薄的牛肉片,劲道十足的手擀面,和中州的口味不一样,不辣,但同样的味道浓厚醇正。

饱餐了一顿,擦擦嘴,两人离了小店。江之寒跟在周龙山的身后,在迷宫般的小街上又打了几个转,眼前豁然开朗起来,能看见宽阔的街道和高层的建筑。

站在街边,周龙山指指远处一栋青色的建筑,说:“那栋楼就是苏大的图书馆……而你看到的那一大片,都是苏大的校园。”

江之寒点点头,“环境很不错。”

周龙山回头,指着背后小河边一栋红色的建筑,“你看见那红房子了么?那里,就是苏大给一些外教租下来的住处。”

他说:“苏大的校园,远没有青大那么大。而很多外教来苏大,不完全是因为它的名声,很大一部分是久仰苏城的历史和古迹。所以,他们偏爱住在这片老城区里,能感受文化和历史的气息,生活也很方便,到处都是餐馆。”

江之寒点头。

周龙山说:“斯科特分到的地方,就在那栋楼的底层。”看了看江之寒,他问:“你准备去哪里看看?”

江之寒远远的眺望了一会儿那座小红楼,沉声说:“我们就走走他上学和回家的路吧……”

周龙山微微点头,说道:“这条路,我已经走过十几遍了……大概有几个点,是我看好的,你不妨一一看看……”

边说着话,两人边往前走。

江之寒问:“他初来乍到,应该还老实吧?”

周龙山不屑的笑笑,“狗是改不了吃屎了,尤其是他以为自己是很了不起的一条狗……据我了解,他来的第一个月,就和学校的一个女老师有些勾搭……而且,还是有夫之妇。”

两人穿过一条大街,沿着林荫路往前走了百来米,往右拐,上了一条支路,窄窄的只有两车道。

江之寒问:“他平时都骑车上班?”

周龙山说:“偶尔搭公车,但骑车的时候十有八九。从住处骑车去学校,不过二十分钟左右的路程。”顿了顿,他补充道:“跨过刚才那座桥,这边算是新区。街道相对比较宽敞,照明条件比较好,但晚上行人很少,”指了指后面,“老城区那边,人来人往比较多,很晚的时候可能都很热闹,但有些死角……很阴暗,也很偏僻。总之,各有利弊吧!”

指了指前方,周龙山说:“喏,那里……就是我看好的一个地方……”

※※※

推开沧海居包间的门,江之寒走进去,从背后环住吴茵,在她额头上轻轻印了一个吻,抱歉说:“今天坐的汽车,稍微晚点了一些。”

吴茵温柔的打量着他,好像很久没有看到一样。她问:“都还顺利?”

江之寒说:“祁莱那边有些小问题。他们最近大概忙生产,对调研这个事儿不太放在心上,想要见的几个人都没有见到。不过,应该可以交差了吧。”

吴茵说:“你今天手机没有开机?”

江之寒说:“是啊,忘了充电了。”

吴茵说:“今晚还有个客人。”

江之寒丢给她一个疑问的眼色。

吴茵笑道:“我闻名已久的顾大公子大驾光临,下午打电话到家里,说找不到你的人。我便自作主张,约了他晚上过来一起吃饭。你昨晚打电话说,最迟晚上一定是能到的。”

江之寒哦了一声,“小顾到青州来了?”

吴茵点笑道头,“我很期待呢,想看看凝翠的心上人到底是什么一个模样?”

江之寒听到门口附近有脚步声,轻笑道:“生的那是一副好皮囊……里面嘛,呵呵……”

门被推开,顾望山走进来,冷笑说:“背后嚼舌头,那是女人的专利。”

江之寒笑道:“老子还没说完呢,你怎么就推门进来了。站在外面,再多听一会儿嘛。”

顾望山大马金刀的自己找个座位坐下来,对吴茵一点头,叹道:“闻名不如见面,见面更胜闻名呢!”

江之寒大笑,“小顾,你什么时候改走甜言蜜语路线了?我看,还是摆酷比较适合你。”

顾望山喝了口茶水,说:“开学一个多月,新鲜感没有了,大学也没什么意思。”

江之寒撇撇嘴,“没意思就别读了呗。”

顾望山叹道:“如果能过得了我妈那一关……”又问江之寒,“你觉得挺有意思?”

江之寒点头,“那是……林荫道,情人路,月下读书,红袖添香,简直就是我理想中的生活。”

顾望山笑说:“点根香也好,可以稍许掩盖一下身上的铜臭味。”

江之寒摇头,“含着金勺子出身的家伙啊,不懂挣钱养家的辛苦……”

吴茵坐在一边,微笑着看两人斗嘴。

老板娘推门端进来两盘冷菜,顾望山问道:“有什么白酒啊?”

老板娘说:“不好意思,先生,我们这里只有青州老窖。”

顾望山看看江之寒,“能喝吗?”

江之寒瘪嘴。

吴茵站起来,说:“春熙路上有个烟酒专卖店,隔着不远,我去买一瓶好了。”问老板娘,“没问题吧,老板娘?”

老板娘笑道:“你们都是老主顾了,没问题没问题。”

顾望山说:“叫店里帮着去拿一瓶好了。”

吴茵笑说:“他们这里是夫妻店,加上一个师傅就三个人,哪里空的出人手?没关系的,一会儿功夫就到了,你们先吃点儿菜垫肚子,免得一会儿喝醉了。”嫣然一笑,推门出去了。

顾望山喝了口茶,“别的不说……你这家伙,调教女朋友,真是有一套,不服不行啊!”

江之寒横他一眼,“凝翠还不够好么?我看,再调教也难超过她了……”

顾望山夹起一块小鱼干,咀嚼着,不回他的话。

江之寒看着顾望山,有些疑惑的问:“你这家伙,不会真是无聊了,才跑到青州来的吧?”

顾望山说:“我说,你现在怎么像曹孟德一样,多疑的很?”

江之寒皱着眉头,“就是无聊?”

顾望山说:“在宁州新认识了一个朋友,邀请我过来玩一玩。”

江之寒顺口问道:“你父亲新到江南,一切都还好吧?”

顾望山说:“嗯,我爷爷还有我外公在江南这边颇有些老部下。”

江之寒点点头。

顾望山说:“嗯,这次来,顺便也来考察一下青大的女孩儿质量如何。”

江之寒冷笑,“又有女孩子要倒霉了。”

顾望山反唇相讥说:“得,你在这里,姑娘们已经倒过霉了……我说,吴茵真是漂亮哦!果然一个胜过一个。”

江之寒咳嗽了一声,“拜托,别成天故意作出一副色迷迷的样子,恶心死了。”


阅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