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长的一梦》_小鱼联盟 著
第四卷 两面人生
第361章 第二次握手【三】

既然有了车,吴茵就提议不妨先到翠湖去看日落,再去餐馆吃饭。

下了车,倪英竹和罗娟走在前面,吴茵和倪裳肩并肩走在一起,江之寒提着他的德国相机,懒懒的掉在最后面。

因为不是周末,翠湖边上的人并不算多。一行人踩着绿茵茵的草地,沿着湖边慢慢的走,听那浪轻轻的打在岸边的礁石,任那风轻轻的吹拂在脸上。

走的乏了,在岸边找块石头坐下来。举目看去,太阳已经在山顶上,再一会儿就要落到山的后边。阳光一点也不刺眼,圆圆的太阳红彤彤的,煞是可爱。湖面很平静,有一片被阳光镀上了粼粼的金色。

吴茵从兜里拿出一根橡皮筋,把脑后披散的长发束起来。坐在她身边的倪裳,却留了一头齐耳的短发,俯仰之间,那黑发也像波浪般上下起伏。

倪裳侧过身,说了句什么。忽然间,两个女孩儿一起笑了起来,拿着相机好像百无聊赖的江之寒,忽然举起手里的相机,咔嚓一声,定格下一副美丽的画面:绿草,碧湖,夕阳,和夕照下两张无瑕的青春笑脸。

※※※

走出餐馆,天还有最后一点霞光。

吴茵走前几步,一手拉着罗娟,同罗娟和倪英竹两人讲着什么。倪英竹回头看了一眼,转回头去,有点惊讶于身边这个漂亮女子的平易近人。

倪裳和江之寒走在后面。从餐馆到停车场,还有好一段路。

倪裳低着头,眼睛看着路面,沉默的不说话。

江之寒看看她的侧面,终忍不住说:“今天不遇到,就不会来找我吧……”

倪裳抬头看了他一眼,解释道:“你又不住在学校……我都不知道怎么才找得到你。”

江之寒深深看她一眼,“最近可好?”

倪裳嗯了一声,低下头继续看自己的地面。

江之寒柔声说:“校学生会……里面很复杂吧?”

倪裳又嗯了一声,“是呀,各种各样的人都很多。”

江之寒冲口而出,“别傻傻的……”看见倪裳身子抖了一下,他补充说:“别傻傻的只想着为人民服务,别太累了。”

倪裳忽然抬起头,说道:“之寒,放假的时候,你……你为什么那么肯定?”

江之寒扬了扬眉毛,“肯定什么?”

倪裳说:“关于霍天雄的事……”

江之寒很自然的惊讶道:“霍天雄啊?后来怎样了?”

倪裳眸光流动,在他脸上打了几个转,看的江之寒心里有些发毛。

他很憨厚的笑笑,“怎么了?你没头没尾的,说的我云里雾里呢。”

倪裳后来回想,总觉得江之寒在父母会支持霍天雄的事情上如此自信,很有几分古怪。但她左思右想,总觉得父母不太可能会和他有什么交道,倒是越想越是糊涂,只好把它放下了。

倪裳大大的眼睛扑闪扑闪了几下,忽然抿嘴笑起来。

江之寒问:“你笑什么?”

倪裳轻轻的说:“Liar。”心里越发肯定这家伙一定做了什么,很奇怪的有些高兴。

江之寒很是吃惊女孩儿的直觉或者是观察力,看见前面走着的倪英竹不时回过头来扫一眼他们俩,忍不住冲口而出道:“嗯……一个霍天雄倒下了,千千万万个霍天雄又站出来了。”

倪裳白了他一眼,说:“我听吴茵说,橙子退学了。”

江之寒点点头。

倪裳抬起头,柔声说:“别太难过了……之寒,如果你真的相信他回去更可以干出一番事业,就祝福他,好好帮帮他……对他未尝不是件好事。”

江之寒迎着女孩儿的目光,认真的点点头。

倪裳嫣然一笑,“有机会介绍橙子给我认识一下……这样的男孩子,很不简单……真是好。”

※※※

吴茵躺在江之寒的怀里,拿手指在他胸膛上画着圆圈,一个套着一个,一个连着一个。

她说:“明天下午,要陪倪裳去丝绸市场。”

江之寒半闭着眼,正享受着,他轻轻的哦了一声。

吴茵又问:“你去不去?”

江之寒说:“我吗……我有个会,下午三点到六点。”

吴茵说:“那个会,你不是经常不去么?”

江之寒睁开眼,“冯大经理已经打电话说过我好些次了,要我上心些。”

吴茵噗哧一笑,“冯姐倒真是女中强人。”撒娇说:“你不去,那谁给我们当司机呀?”

江之寒说:“叫老宋啊。”

吴茵瘪瘪嘴,“算了,我们打车去就好。”

江之寒看着她,犹豫了片刻,还是问道:“你们女孩子,真的可以一见如故?”

吴茵吃吃笑了两声,“倪裳么?她性子好啊,真是我见犹怜。我可不是对谁都一见如故的。”停了片刻,又说道:“在中州初见的时候,我还以为她是那种很厉害的女生。今天看起来,倒像是外刚内柔的女孩儿。”

江之寒轻轻抚着她丝缎般的黑发,把它们散开来,洒在白皙的肌肤上。

吴茵说:“倪裳说她妈快过生日了,想在丝绸市场给她买件上等质料的裙子。她一定是个很孝顺的女儿。”不知道想起什么,长长的叹了口气。

江之寒的手指正玩着她的头发,听到这话,停了下来,轻轻的哼了一声,“是啊,她是个很孝顺的女儿。”

迎着吴茵探询的目光,江之寒说:“如果你认识她再深一些,也许……你会说,她也是个外柔内刚的女孩儿。”

这句看似矛盾的话,让吴茵愣了愣,但在江之寒的心里,那就是小白兔的写照。在不熟识的人眼里,倪裳是精明能干的代名词。如果你做了她的朋友,你会发现她是个善良温柔的女孩儿。但在内心的最里层,这个女孩儿有她执拗的坚持和原则,是世上很多东西都不能改变的坚持和原则。也许,只有江之寒曾经走的那么深,触碰到她最里面那层刚硬的东西。

吴茵轻轻咬了咬下唇,终于还是问道:“你们?……”

江之寒看了她一眼,很坦然的说:“在伍思宜之前,倪裳是我的女朋友……也是我第一个女朋友。”

吴茵看着他,追问道:“高中的时候?为什么会分手呢?”

江之寒淡淡的说:“她父母不同意。”

吴茵心里一阵激荡,忍不住心里想,果然如此……那为什么分手后又会和她的好朋友在一起了呢?后来怎么又会和伍思宜分手呢?她父母为什么会不同意呢?你是如此的出色。一个接一个的问题,一股脑的都冒出来,充斥在心中。

但今晚是江之寒第一次讲起以前的事情,她不愿意给男生留下一个逼问的印象。把头枕在他胸膛上,把自己往他怀里挤了挤,吴茵能感到两人肌肤相触的感觉,希望那能带给男子一点点温暖的慰籍,或者是给自己多一点真实的正拥有他的感觉。


阅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