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长的一梦》_小鱼联盟 著
第四卷 两面人生
第360章 第二次握手【二】

倪英竹心里也惊叹了一声,但很快的他收回了目光,温柔的看着站在身边的倪裳,只等她一转头,就无声的告诉她,那个女孩儿虽美,但我眼中只有你。

但下一刻,他发现倪裳也呆呆的看着那女孩儿,心里不由惊讶道,真的有人可以漂亮到男女通吃么?

吴茵这些天工作太累,今天打了场球,觉得神清气爽了很多。挽着男生的手,沐浴在阳光下的林荫道上,她的心情很好,行止间倒有几分像大一大二的小女孩儿。

吴茵的心里,很难忘记她比江之寒大三岁这个事儿,虽然江之寒的成熟远在他的年龄之上。平常的时候,吴茵不太在江之寒身边像小孩子那样撒娇,总觉得那样有些造作。但今天从经济系的办公楼出来,她忽然意识到橙子的离校对江之寒的情绪影响很大,而自己最近工作太忙,没太顾得上好好安慰他,所以今天她的撒娇比平时多了好些,想要给男友带来一点点的好心情。

忽然间,她感觉到男生的手臂僵硬了一下,扭头看了他一眼,再顺着他的目光看过去,那个在中州偶遇的倪裳正站在前面二十几步的地方。

※※※

无数次的,走在宁大那些高大的梧桐或者银杏树下的时候,倪裳想象过以前在一起的时候,江之寒向她描述的那简单而美丽的情形:两个人牵着手,只是在美丽的校园里不停的走啊走啊,然后随意找个石凳坐下来,看花开花谢,日出日落,品春风秋雨,白雪黄叶。

分手两年多以后,第一次看见他挽着一个女孩儿的手,走在大学校园的林荫道上,心里还是像裂开了,然后撒上一把盐,忍不住狠狠的疼了一下。

那个女孩儿漂亮得连自信如倪裳,也忍不住有几分嫉妒。年初在中州的偶遇,自己第一次见面质问江之寒关于伍思宜的时候,她一点儿也没有恼怒,只是静静的微笑着站在那里,展现着自己的修养。也许,这才是之寒想要的女子?耀眼的漂亮,却又如水的温柔……

吴茵飞快的看了眼神色有几分木然的江之寒,松开他的手臂,脸上绽放出笑容。走到近前,她很亲热的,而且是那种真诚的亲热的握住倪裳的手,招呼道:“倪裳,真没想到在这里遇到你!”

对于这个她所知道的,唯一能主动刺破江之寒盔甲的女子,吴茵抱着十分的好奇。也许,知道她的故事,和他们的故事,能让自己真正走入身边这个男生的内心世界。

倪裳有几分惊讶于吴茵的热情,但很快的,她热情又不失矜持的微笑着回答,“吴茵……好久不见。”

两个女孩儿仿佛认识多年的朋友,站在一起唧唧呱呱的说起闲话,几时来的,要待多久,有什么安排。

江之寒抿了抿嘴,离着几步,站在那里,看眼前两个女孩儿,如春兰秋菊,相映绽放,心里忽然觉得有几分荒唐的感觉。

“之寒……之寒”,吴茵叫了两声,江之寒仿佛才听到,他问:“怎么?”

吴茵拉着倪裳的手,问:“等会儿去哪里吃饭?”

江之寒说:“啊?……你说哪里都好啊。”

吴茵说:“我听说上个星期温溪路那边新开了一家春城菜的菜馆,春城菜的味道应该和中州的挺合,据说那里的汽锅鸡和过桥米线都相当的棒,要不要去试试?”

江之寒点头。

这时候,倪英竹走上两步,站在倪裳的身边,微笑着问她:“倪裳,你在青大的朋友?……不介绍一下?”语气很是亲切。

江之寒眼皮跳了跳,吴茵扭头看他,只觉得他目光冷肃,盯在倪英竹的身上。

倪裳淡淡的看了倪英竹一眼,心里有三分恼火,但并没有却他的面子,“江之寒是我中学同学,这位,是他女朋友吴茵。”

倪英竹心里松了口气,很热情的向江之寒伸出手来,“你好,我叫倪英竹,宁大的,和倪裳一个学院。”

江之寒盯着他,足足有两秒钟的样子,当倪英竹的笑容凝固在脸上的时候,他伸出手,简短的握了握,“你好。”

刚松开手,孔圣已经很热情的走上来,招呼道:“江先生是吧?我刚才还不敢确定。”

江之寒皱了皱眉,“你是?……”

孔圣笑道:“我是校团委小孔啊。上次和学工部武部长在冯总的办公室见过您。”

江之寒哦了一声,伸出手和他握了握,“不好意思,记性不太好。”一副理所当然的样子。看见大他至少十岁的孔圣一口一个小孔,倪裳和吴茵交换了个眼色,都忍不住有些笑意写在脸上。

孔圣笑道:“您太忙了……”回头招呼徐涛,“这位是宁大团委的徐书记,这次也是为了大专辩论会这事儿来的。”

又对徐涛说:“江先生名下的汉港开发是这次赛事的五大赞助商之一,给我们的帮助很大。”

孔圣通过一个老同学的关系,转了好几道弯,才找到了冯一眉,不仅拿到汉港开发的赞助,还通过汉港的关系找到另外一个大赞助商。因为这件事,孔圣很是得到了几个领导的表扬,留下个能干的印象。某天江之寒偶然去冯一眉办公室的时候,正遇到她在和一群人谈赞助的事,简单的打了个招呼。江之寒走后,冯一眉半开玩笑的说,这是我老板,他可在青大读书,有机会不妨联络联络感情。冯一眉就是随口一说,孔圣却是牢牢记在了心里。他听他的朋友说,汉港是很有来头的公司,在海外在军界都有很深的背景。

江之寒和徐涛也握了下手,“上次你们宁大有一位姓张的先生,是吧?”

徐涛笑道:“对对对,张部长这次因为校务会议分不开身,我临时代他来的。他上次回去还说,大专辩论会这个活动,多亏几个赞助商的鼎力支持,等到开幕的时候一定要邀请您们去宁大看一看。”

看了眼倪裳,他又说:“江先生和倪裳是同学?……你们那里可是出人才啊!倪裳是我们学校以前从来没听说过的,大一就成为校学生会的主席,真是非常非常的能干!”

在他身后,高松和乌江交换了下眼神,原来好白菜不是被猪拱走了,是被……有钱的猪拱走了,倒也合乎情理。

江之寒问:“辩论会是学生会在承办?”

徐涛说:“是啊,学生会和校团委都很积极的在参与。这一次,我们团委的老师,和学生会的几个干将都来了。”

江之寒眼睛扫了倪英竹一下,对徐涛说:“倪裳……是我很好的朋友。辩论赛的事,如果有什么需要的话……尽管开口。”

在一旁,倪裳正拉着吴茵的手,说些私房话,眼睛看也没看这边一眼。

徐涛热情的邀请说:“难得碰见,不如晚上一起吃个饭?”

江之寒摇摇头,“以后去了宁大,再来叨扰不迟。在这里,好歹我是东道主……”

徐涛看了旁边的二女一眼,笑道:“好好好,那就说定了。”从兜里摸出一张名片,递给江之寒。

倪英竹微微皱了皱眉,警惕的看了眼江之寒,很好的朋友???他招呼了一声倪裳,说:“不是说好要同罗娟一起吃晚饭么?”

今天到了青大,倪英竹问倪裳在这里有没有谁要见。倪裳心思百转千回,终是下不定决心去见江之寒,便说没有什么特别的人。倪英竹提议说那不如晚上一起吃饭,倪裳心里想着最近经常麻烦文学院的罗娟,而且她还颇喜欢罗娟的为人,听说她也没什么要好的同学在这里,便提议说三个人可以找个地方吃饭。她听江之寒在信里提起过川菜馆,心里想着要去那里试一试。

罗娟走过来,柔柔的说:“倪裳,既然你遇到了同学,我们改天吃饭好了。”

江之寒看了眼站在一起的吴茵和倪裳,忽然感到很是头痛。他眼珠子转了转,朝罗娟笑笑说:“没关系,既然你们和倪裳说好了,不如一起去。”

※※※

江之寒专心致志的开着车,车是汉港青州分公司的一辆丰田。三个女孩儿坐在后面,倪裳居中,罗娟和吴茵坐在她两边。

倪英竹坐在副座上,眼睛不时打量一下开车的江之寒。江之寒专心致志的看着前方,好像没有要搭话的意思。

倪英竹堆起一点笑,问道:“你和倪裳是一届的?”

江之寒点头说:“我们还做过同桌呢。”

倪英竹看了他一眼,“你不说,我还真没看出来呢。”

江之寒淡淡的说:“是啊,我这人显老。”

倪英竹笑了笑,又问:“你们的公司……是家族企业吧?”

江之寒转头瞄了他一眼,“什么叫家族企业?”

倪英竹说:“我的意思是说……”

江之寒打断他,说:“我明白了。对呀,我爸我妈是公司法人。”嘴角勾出一个笑,从后视镜里看了一眼倪裳,女孩儿正专心致志的听吴茵说话,眼皮也没抬一下。

倪英竹又说:“倪裳在中学时候也是你们的学生会主席吧?”

江之寒没来由的叹口气,说:“是呀,她是我们学校的风云人物……我以前就说,她呢,这辈子就是当学生会主席的命。”

这一次,倪裳抬起头,眼光定定的锁在江之寒的后脑勺上,好像怔住了。


阅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