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长的一梦》_小鱼联盟 著
第四卷 两面人生
第359章 第二次握手

江之寒嘴上说橙子退学未尝不是件好事,但这退学的源头还是让他很是窝火。对付斯科特的办法,他仔细琢磨了一个暑假,已经大概有了布局,开学的时候对橙子也大概交了个底,没料到他还是忍不住出头,平白的成了牺牲品,还引起了对方的警觉。

橙子走的时候,坚持没有让任何人去送他。江之寒和小怪都是豁达的人,倒也没有坚持。古人说,海内存知己,天涯若比邻,无为在歧路,儿女共沾巾。更何况,萍乡离着青州,不过几个小时的路程。

橙子走后的第二天下午,江之寒接到汤晴的电话。她一开学就转到了管理系,江之寒有些日子没有见到她了。汤晴问起橙子,江之寒说他昨天坐汽车走了。汤晴说,舒兰给橙子打过电话,一直在等着和他好好聊一聊,没想到他从来也没有出现,就这么不辞而别了。

江之寒放下电话,心里忽然觉得有些怅怅的。

也许,最纯净的爱,真的是付出不求回报,祝福却不一定要占有?这世上,还是真有这样的人,和这样的感情的。

※※※

这段时间以来,新开发的项目,青州附中的开发已经动工了,荆城那边资金也已经到位,而七中的房子,大概明年初到明年夏天之间就会完工。注资橙子父亲公司的事,已经定下来,现在等的是资金完全到位。帮助盘活伍阿姨公司的钱,江之寒已经筹备好,开学的时候就转账过去。这两笔钱一出手,再除去用于宫廷菜馆在京城和沪宁扩张的资金,他手里也没太多的钱,银行的贷款还守在那里,短时间内想要扩张也是心有余而力不足。

开学的时候,出乎江之寒的意料,沈鹏飞主动找到他,说觉得自己在青州能做的事有限,准备留在中州。沈鹏飞比江之寒年龄还小,江之寒以前就觉得让他一个人到千里之外工作,对他家里不是很好。听了他的要求,自然没有不答应的道理。

沈鹏飞缺席以后,吴茵正式出任青州办事处的主任,基本上是以兼职的时间在干全职的工作。为了减轻她的工作负担,江之寒又聘用了个小姑娘,来当她的秘书。上个星期五,因为附中这边的前期工作全部完成,进入施工阶段,冯一眉也来向江之寒告辞,离开青州,回中州去主持汉港开发的其它业务。在汉港开发,她现在算是程宜兰和香港方面派驻的CFO以下的第三号人物。

虽然给吴茵请了个秘书,江之寒还是觉得她最近的负担太大,要上课,要沈桦倩的进项目组,还要做几乎全职的工作。一个星期有那么四五天,江之寒晚上十一点多钟需要到楼下去把她拽上来休息。吴茵最近起的也早,江之寒每天前脚出去早练,她后脚就起来梳洗,然后下楼工作去了。

前天晚上,江之寒和吴茵好好的谈了一次,问她的事业目标定在哪里。是准备以后留在学校里做研究工作呢,还是准备出来到企业里工作?吴茵说她想要的是后者,江之寒便说道,那么这个学期大师姐的项目那边,我要叫她给你减减压,不需要花那么多的时间。但吴茵说,她想要去做那些事,也能挤得出时间,江之寒拿她也没什么办法。

自从橙子离开青大,左畅这家伙追到了前排的同班女生,而小怪托江之寒的关系进了机械系研究生的机房,从此开始昼伏夜出的神龙见首不见尾的生活,江之寒在青大愈发孤单起来。吴茵一心扑在公司和学校的事情上,好像也没有察觉。

平时忙起来倒也不觉得,这两天江之寒不太想处理公务,一个人在学校附近转悠,无聊的感觉像喷泉一下一涌而出,很有些意兴萧索的感觉。

下午下了两节课,江之寒把书扔给左畅,自己空着手,一个人晃悠到断桥门附近,在黄龙溪边找了个石椅坐下来,旁边放着一杯可乐,一包鱼皮花生,半闭着眼,好像在享受这个秋天的下午。

如同林墨说的那样,吃,睡,无所事事,像猪一样的生活。

风吹在脸上,温温柔柔的。江之寒的思绪不知道飘到了哪里,好像真的睡着了一样。忽然间,他感到有种甜甜的香香的味道包围了他,像是在很久很久以前的那个卧房里。迷迷糊糊的,江之寒咕哝了一声,“小白兔”。

耳边有人嗤笑了一声,他睁开眼,见吴茵正坐在身边,脸上似笑非笑的神情。

江之寒使劲摇了摇头,问:“你怎么在这里?”

吴茵深深的看了他一眼,说道:“今天课题组开会,你忘了吧?”

江之寒挠了挠头,“还真忘了……没什么大事儿吧?”

吴茵说:“大家问起,我说你公司有事来不了,没想到在这里哦……鱼皮花生,冰镇可乐,很享受哦!”

江之寒呵呵干笑了两声。

吴茵看着他:“最近……不太开心?”

江之寒嘟了嘟嘴,皱起眉头,好像在仔细回忆自己是不是不开心来着。

吴茵柔声说:“生我气了?”

江之寒惊讶道:“为什么会生你气?”

吴茵说:“那……今早连早餐也不给我带回来?”

江之寒挠了挠头,抱歉说:“哎呀……这几天好像有些混乱。”

吴茵嗔道:“最近杂事儿好多,你又越发的当起甩手掌柜!”

江之寒揽过她的腰,把她抱在怀里,柔声说:“事情多,就慢慢做嘛。我都告诉你了,钱是挣不完的,别做工作狂了。”

吴茵半真半假的恼道:“我当工作狂,还不是为某个资本家挣钱,自己又不多拿一分钱工资的。”

江之寒调笑道:“就是呀,多工作也不多拿一分钱。还不如陪着资本家,哄他高兴来的合算。”

吴茵哼了一声,问:“在想什么呢?橙子的事?”

江之寒嗯了一声,“你怎么知道?”

吴茵扑哧一笑,“这儿不是你们俩以前常常约会的地方吗?”

江之寒哈哈笑起来,心情仿佛好了几分,凑过去,在女孩儿明艳的脸上亲了一口。

吴茵哎呀一声,把他推开,娇嗔道:“讨厌。”

江之寒拍拍自己的脸,好像真的刚从睡梦中醒来。他提起精神,问道:“我们去哪里打发时间?”

吴茵轻轻的哼了一声。

江之寒讶异道:“怎么又惹着您了?”

吴茵别过脸,不搭理她。

江之寒摇摇头,女孩子的心思虽然难猜,他现在可算是至少半个行家。不过坐在这溪边迷糊了不知道多久,脑子好像有些迟钝了。他拿起可乐喝了一口,仔细打量了一番坐在旁边的女孩儿,才恍然大悟。

在外套里面,吴茵穿着一身浅蓝色娇俏的阿迪达斯的网球裙,蹬着双白色金边的球鞋,脚下还放着网球包,而自己说了这么久的话,对她的穿着视而不见,自然惹恼了她。

揽过她的腰,在吴茵耳边江之寒耳语说:“网球就不用打了,这身裙子真好看,不如……我们就在这里亲热一下?”

吴茵像受惊的小兔子一样,嗖的跳了起来,白他一眼,往前走。江之寒笑了笑,提起地上的网球包,亦步亦趋的跟在她后面,乖乖的做了个跟班。

※※※

宁大校学生会代表团,由校团委副书记徐涛带队,这次到青大来参观访问,有两个主要的议题。一个是务虚的,就是要加强两校团委和学生会之间的交流合作;另一个算是务实的,两校下个月要共同承办东亚地区第二届大专辩论会。

代表团在青大呆三天,第一天的日程安排是上午的一个情况通报会,一个座谈会,和下午短暂的校园学生社团参观,中午是在海天一色餐厅的招待宴。

下午三点多的时候,代表团在科学馆里参观完最后两个社团,青大的校乐队和礼仪队。走出科学馆,站在前面的空地上,徐涛说,今天的工作日程就到此为止了,剩下的时间基本原则是自由活动。不少同学在青大都有老同学老朋友,可以去拜访一下,但是晚上十点钟以前一定要归队,到校外的招待所向他报道。

这次宁大一共来了九个人,三个老师和六个学生,包括校学生会的主席倪裳,副主席吴江,副主席高松,理学院的学生会主席倪英竹,工学院的学生会主席李立,和文学院的学生会主席罗娟。负责接待他们的是青大团委的一个干事,叫孔圣。

孔圣在旁边笑着说,后天上午青大会安排集体的青州一日游。今天时间也不早了,近一点的地方,青大附近的紫竹园比较有名,没有事的老师同学可以去走走。

正说着话的功夫,斜前方的路上走过来一个穿着浅蓝色网球裙的女子,只见她眉如远山,眸如明珠,垂目时若仕女簪花,一笑间如春回大地。阳光照在她脸上,仿佛镀上一层晶莹的膜,让人不敢逼视;阳光洒在她的身上,更衬出网球裙下匀称纤细的小腿。她穿着双金色的球鞋,初看时有些突兀,但细细看来,却很合她的气质,跳脱而不失典雅。

吴江忍不住小声嘀咕了一句,“礼仪队的女孩,比起这个,未免也差了太多。”入了学生会以后,乌江和高松这两个曾经最大的对手倒是气味相投,成了朋友。

高松感叹了声,小声的对吴江说:“青大竟然有这样气质容貌的女生……”

可惜的是,这女子左手挽着个男生,那人虽然看起来容貌气质也可称不俗,大家伙心里都不由掠过一句话:一颗好好的白菜,又被猪拱走了。


阅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