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长的一梦》_小鱼联盟 著
第四卷 两面人生
第358章 不是不报,时候未到

进入大二,基础课的比例相对的更少了。这一学期,江之寒的经济系和舒兰的国贸系只有一门大课在一起上:英文课。

星期三的早上,江之寒掐着时间,上课前三分钟进了教室。他现在也算是经管院的名人,一走进门,便有好多人抬头看过来。

江之寒目光一扫,很快的找到几个熟人。就像往常一样,一帮女生占据了整个第二排和第三排的座位。左畅坐在第四排靠窗的位置,斜前方是他心仪的妹妹。而舒兰则一个人坐在第四排的正中,以前和她形影不离的汤晴却不见踪影。

舒兰坐在那里,腰挺的很直,垂着头,目光定定的注视在翻开的书上,好像周围的人和事都不存在一样。在她身后,有几个男生很猥琐的在指指点点,低声的谈笑着,更反衬出她的落寞。

江之寒微微皱了皱眉头,走过去,很自然的把手头的两本书往桌子上一放,坐在舒兰的身边。有两个女生忍不住回头来看,被江之寒扫了一眼,飞快地转过头去。

舒兰抬起头,看了一眼江之寒,没有说话。

江之寒很自然的寒暄道:“怎么没看见汤晴?”

舒兰轻声说:“她今天感冒了……开学的时候,她晚来了两周。到了以后,身体也不太好。”

江之寒问:“严重么?”

舒兰摇了摇头,“她说,就是身上懒懒的,不想来上课。”她又看了眼江之寒,像是想说什么,又有些欲言又止的样子。

江之寒轻声说:“他还好。你……就安心的上课吧……都会过去的。”

舒兰抬起头来,侧目看去,男生的眼中有难得一见的温柔和关心,心里跳了跳,有种暖暖的感觉,忽然又有些想哭,好好发泄一下这些天来的孤独和委屈。她飞快的转过头,假装看那摊开的书。

下了第二节课,舒兰要转场到教五上今天的下一门课:《管理心理学》。江之寒三四节没有课,准备去图书馆看书。

两个人并肩走出教室,出了教八的大楼,旁边有一个卖东西的小店铺。

江之寒走过去,看了看,偏头问舒兰:“小丑雪糕?”

舒兰楞了一下,轻轻的点了点头。看见江之寒掏钱买雪糕,舒兰心里不由出现那个有几分瘦弱的身影。她曾经评价说,橙子和江之寒是如此的不同。暑假和橙子一起工作相处了一个月,她越发的有这种感觉。橙子常常是内敛的,有几分被动的,远远的小心翼翼的关心着。而眼前这个男生,虽然时常带着微微的笑容,但言行之间,总是那么强势而不容拒绝,主动而自信满满。

两个人一人拿一个雪糕,走在教八前面干净的林荫道上。

初秋是青州一年最美好的时节,天总是那么蓝,风是温暖的,阳光明媚却不刺眼。走在路上,看着校园里的绿树红墙,就是难得的享受。不过匆匆走过的人们,忙着应付眼前的杂务,十有八九并没有这样的闲情。

舒兰就是一个被杂务压迫着的人。她有些心不在焉的吮吸着雪糕,眼神有些飘忽,不知道思绪飞到了哪里。

走过图书馆前那一大片绿茵茵的草坪,江之寒看了看表,忽然说:“坐一会儿?”

舒兰回过神来,微一点头,跟在他的身后走进草坪,厚厚的青草踩在脚下,有种软绵绵的感觉。两人找了个偏僻少人的角落,江之寒把手上的那本大开面的书往地上一扔,示意舒兰坐在上面,自己一屁股坐在草地上。

江之寒四处看了看风景,转回眼神,看着舒兰说:“橙子准备退学了……确切的说,已经在办手续了。”

舒兰张了张嘴,旋又咬住自己的下唇,脸色有些发白。

江之寒说:“学校那面,其实没有什么问题,是他自愿的。我……前晚和他父亲谈了谈,他也支持他的决定。”

看了眼舒兰,江之寒觉得她马上要把自己的下唇都咬出血来,“本来橙子毕业以后,就准备去接他父亲的班。现在去,少的不过是一个文凭,多的却是三年的时间。我仔细想了想,如果他想清楚了,未尝不是一个好的选择。”

舒兰终于开口说道:“是我害了他。”

江之寒摇了摇头,语气温柔的说:“舒兰,你并没有害他……喜欢一个人不需要理由,被一个人喜欢,但对他只有朋友的情谊,也并不是罪过。这个……叫做缘份。橙子这次这么冲动,固然部分是因为很喜欢你的缘故,但他内心深处,是一个执拗而且正义感很强的人,见不得这样的事,也是很主要的原因。我仔细想来,在大学里过了一年,大学文凭并没有想像的那么神圣,不过是以后讨生活的一块敲门砖。橙子他其实并不需要这个,所以……何必在这里不开心的再浪费几年的时光。”

顿了顿,江之寒说:“他所失望的并不是你,而是这个学校,和管理这个学校的某些人而已。”

舒兰看着江之寒,江之寒觉得她的眼光很空洞,也许正如她现在的心,不知道在想些什么。

过了好一会儿,舒兰说道:“我不甘心的……是因为自己的事情,现在回想起来,也没什么大不了的,连累了两个……好人。一个撒手归天,一个退学回家……”低垂下眼,眼圈有些红了。

江之寒沉默了一阵,沉声说:“照顾好自己,就是对他们最好的报答。真的,我觉得对于橙子而言,这未尝不是件塞翁失马的事情。他现在回去,很多东西可以自学,他父亲厂子的财务慢慢的可以接手,同时好好学习一些技术和管理方面的事务。今年到明年之间,我这边有了空闲的资金,也准备和他们加大合作的力度。”

舒兰蓦然站起身来,说:“我知道了……既然我能挺过丹丹姐的事,我就能挺过任何别的事。”

上午的阳光照在她晶莹的皮肤上,她微微扬着头。在江之寒眼里,这才是真正的,最美丽的骄傲。

江之寒跟着站起来,柔声道:“知道你最近有些辛苦……但知道有这样的好朋友,希望你能多些信心和坚强。”

舒兰咬着嘴唇,使劲的点了点头,转过身去,忽然听到男生在后面叫她的名字。她回过头来,江之寒一字一句的说:“不是不报,时候未到。”

舒兰愣了愣,看见男生拍拍屁股上的草屑,回头走进阳光里,留给她一个挺拔的背影。


阅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