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长的一梦》_小鱼联盟 著
第四卷 两面人生
第357章 人生理想

秋天的晚上,黄龙溪边能感到浓浓的凉意。

穿着皮夹克,江之寒坐在中间,左边盘腿坐着小怪,右边默默无语的是橙子。

小怪说:“我举双手双脚支持橙子的决定……”

江之寒偏头横了他一眼。

橙子忽然开口道:“我真不是意气用事……上个暑假,我在厂子里实习了一个多月,收获很大,也了解了很多情况。现在回去,我觉得在财务上和外贸上都能帮上我爸很大的忙。技术上,要多跟他学学……就像你经常说的那样,未来的十年也许是我们国家制造业起飞的十年,如果能早进去三年,难道不是件好事?”

小怪帮腔道:“而且,我和橙子对这个学校很是失望。这几天,系里的人,学生处的人,保卫处的人,团委的人,校长办公室的人,我们被多少人训斥过,教育过。被人骂两句不是什么大事情,但这帮家伙居然每一个都一副奴才相,好像我们俩打的是大清皇上……这JB的鸟气,我是受够了……老大,我给你说,要是我家有个厂子可以回去当少东家,我已经拍屁股走人了。”

江之寒说:“你就别添乱了,我知道你最是退一步海阔天空的人。你们机械系我最近认识了个老师,是管研究生机房的。我跟他说了说,以后你晚上可以到他们那里去上机。也许,他还能给你找点编程序的活儿干。”

小怪拽着江之寒的胳膊,“此言当真?”

江之寒说:“千真万确。”

小怪叹息一声,“那就好……我终于可以找到麻醉自己的桃花源了。”

江之寒哑然失笑,转过头来,对橙子说:“其实……我也不反对你的决定。有张大学文凭,不过是找工作的敲门砖。你既然都已经定了要回去帮你父亲的厂子做事,倒真用不着那个。”

顿了顿,他又说:“不过,以我这些年的经验,事情并不是那么简单,也不是我们自己想通了就可以的。首先,你得说服你爸妈……毕竟世俗的眼光看来,大学文凭还是很金贵的。再说了,大家总觉得辛苦了十二年,就为了进这个门槛。进来了一年多,就退出去,一定会说可惜。亲戚朋友会怎么说呢?你父母会不会觉得很没有面子?诸如此类……说起来不是什么大事,不是什么跨不过去的坎儿,但是,你要先想的周详一些。”

橙子低声嗯了一声。

江之寒说:“我觉得你爸虽然很严厉,但眼界开阔,不是一般人,不会把大学文凭看的那么重……但是,你如果要说服他,一定要先想好,不是说我进厂子来工作就好。你有什么系统的计划,对厂子能有什么贡献,从哪里开始,想往哪里发展,能够提供哪些特别的东西,为什么继续读大学对你的前途没有太大的帮助,为什么辍学是个合理的选择……你要是能说出个所以然来,我想对你爸会更有说服力。”

橙子说:“我……担心的就是我爸这里。我妈再怎么不愿意,总是会帮我说话的。我爸很厉害,白手起家做出这么大个厂子,但他只读了初中,所以他虽然很自豪自己的成就,但终究觉得书读少了是一种缺憾……”

犹豫了一会儿,橙子问:“老大,你能帮我说说?我爸对你评价很高的。”

江之寒说:“当然,不过关键还在你自己……还有一件事,你这么一走,舒兰……她一定会觉得很愧疚,你……不和她说一说?”

出乎江之寒的意料,橙子很坚决的摇头,“我也不知道说什么好,而且,这个事其实和她无关。就算是系里别的女同学,我也会上去出头的。”

江之寒惊讶的看着他。

橙子说:“你什么时候遇到她,替我说说好了!”忽然站起来,大声的说:“就要暂时分手了,还不找个地方好好喝上一场?”

小怪拽了江之寒一把,跟着站起来,附和道:“今天……不醉不归。”

※※※

沧海居的包厢里。

桌子上放着四五盘小菜,桌子下是七八个空了的啤酒瓶。

橙子已经有些大舌头了,他问:“小怪,你的理想是什么?”

小怪举起杯子,怪叫道:“为人民服务!”

橙子皱眉说:“我说正经的……”

小怪笑道:“为人民服务还不正经?”引得江之寒也笑起来。

过了一会儿,他说:“我……没什么理想,每天过开心就好了。”

橙子问:“那怎么才会开心呢?”

小怪说:“对我么?想睡到十点就一定不要九点起来,天王老子来了也要睡足那一个小时。”

江之寒评价说:“小怪其实是一个隐士……能够坐到我行我素,自在朝天。”

小怪洒然一笑,“我TMD其实就是个懒虫……不过,很多人争的那些东西,确实很无聊。”他看着两个好朋友,“橙子呢,你追求纯洁的爱情,虽然我不能理解,但终归是一件看得见摸得着的东西。老大,你追求什么呢?钱?还是美女?好像你都已经有不少了。”

橙子附和道:“对呀,老大,你追求的是什么呢?”

江之寒沉吟了片刻,说:“是自由。”

橙子和小怪面面相觑,愣了好一阵,小怪才惊叹道:“老大,你果然不凡呀……有这么高雅的追求。”

江之寒说:“所谓自由,就是终有一天,我也许不能干所有我想干的事,但我尽可能的可以不干所有我不想干的事。”

小怪问:“譬如说?”

江之寒回答道:“比如说,不为五斗米折腰,不被十块钱憋死,不用天天八点半去点到,不想看傻X人的脸色而不敢出言讽刺……诸如此类。”

小怪若有所思的说:“嗯……我有些悟了。”

橙子举起杯,“为了自由。”

江之寒举起自己的,补充道:“也为了纯洁的爱情。”

小怪最后一个拿起杯子,“还有……我们三人的友谊。”

三个杯子怦的碰在一起,溅出很多酒来。一仰脖,喝干了,胸中竟似乎真的有豪情燃烧起来。


阅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