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长的一梦》_小鱼联盟 著
第四卷 两面人生
第354章 流言

斯科特说:“我倒是希望有机会你能来听听我的课。我讲的西方文化史,一向是得到好评的。可惜呀……”

那女孩,名字叫石芬,睁大着眼,问:“可惜什么?”

斯科特说:“可惜我被你们学校强行辞退了。”

石芬说:“OMG,为什么呀?”

斯科特道:“唉……这个……其实我以为只是私事的,没想到学校会大张旗鼓。”

石芬的好奇心愈发的上来了,眼睛扑闪扑闪的看着他。

斯科特说:“不过是因为我和你们系的舒兰上了床而已……”

石芬忍不住啊的大叫了一声。过了半晌,她又啊了一声,只觉得全身一下子兴奋起来,连说话都有些不连贯的,“是……是真的?真的?”

斯科特扁扁嘴,说:“和谁上床,难道不是自由选择,不是私事么?真是不明白,你们国家的大学,为什么连这个都要管呀?”偏头看去,旁边的女生的脸在路灯下兴奋的有了些红色。

石芬说:“这个,这个……学校是怎么知道的呢?”

斯科特说:“鬼知道呢!更可气的是,学校来调查的时候,舒兰居然改口说,是我诱使她的。这不,为这个丢了工作。”

暑假在橙子父亲工厂的实习,确实让舒兰改变了不少。她第一次走进真正的工厂,了解它的运作,听橙子父亲讲诉创业的艰辛和困难,完成江之寒留给她们的调研任务。所有这一切,都不是课堂上能学到的,也是她以前从没有接触过的。对于舒兰来说,这样的实习不像学校大四毕业实习那样更多的在走过场,你确实需要去学习,去体验,去解决具体的问题。在走完这所有的程序以后,很自然的,她感觉到自己的眼界更宽了,以前心里觉得重要的考试成绩,或者是Fellowship的名额,似乎并不是那么的不可或缺。

舒兰和汤晴本来说好在橙子家住两天,就搬到厂里的职工宿舍去住。但在橙子母亲的极力挽留下,她们最后还是在橙子家的客房住了三个星期。对于这个海边的小城,舒兰并不陌生,她在这里出生,在这里长大。但这次搬家以后重新回来,却有些新鲜的感觉,好像到了一个新的地方,可以重新体验一些看来很熟悉的东西。

闲暇的时候,舒兰和汤晴,有时候加上橙子,一起在田间散步,或去海边看看日出。偶尔的,他们还坐着渔船出海,去体验一下渔民的生活。

那三个星期的生活,很充实,也很平静,有些像温柔的海风,轻轻的抚摸在她的伤口上,让伤痕慢慢的淡去,然后在上面撒上一层沙,把它小心翼翼的掩盖。

但,伤口毕竟还在那里,也许只有时间才能真正把它埋葬。

※※※

中午的时候,舒兰去了研究所二楼。班主任张老师是系里面的在读博士后,在研究所有自己的办公室。

敲门进去,张老师是和另外两个人合用这个办公室的,今天中午只有他一个人在。

他招呼舒兰坐下,沉吟了一会儿,说:“舒兰,上学期期末考的非常的好,不错不错!”

舒兰给他一个矜持的微笑。

张老师左手托着腮帮子,好像在酝酿遣词造句。过了好一会儿,他叹了口气,道:“舒兰,你的组织能力,与人沟通的能力,还有语言能力都很好……上学期期末的前,我给你说过,只要你能在专业里考进前三,我一定尽力推荐你去争取这个Fellowship,一个很好的机会。你这次呢,考了第二……”

抬起头看了对面的女孩一眼,惊讶的发现她眼里似乎不是热切的期望或者紧张,而是一种洞悉一切的平静。

她经过这事,变的成熟了,张老师心里这样想着,嘴上说:“嗯……我这次呢,是报了你的名上去的……院里面有领导有不同的意见。所以……我只能把你划掉了,舒兰……”

舒兰打断他,很诚恳的说:“我明白的,张老师。还是要感谢你,真的!”

张老师叹口气,“你叫我一声老师,我是一定要替你争取的。可是,唉,我其实也就是一学生,说话没有分量的……”

舒兰点点头,“和你说实话,张老师。暑假前,我真的特别特别想要这个。但,现在不一样了……你认识彭丹丹彭师姐么?”

张老师又叹了口气,“我听说了……我不太熟,在楼里还是遇到过好些次的。”

舒兰说:“我现在觉得,有时候太执着的去追求一些东西,回头看也……也不是那么特别。”

张老师说:“嗯,你想清楚就好。除了Fellowship这件事,还有一件事,我想和你说说。”

舒兰嗯了一声。

张老师说:“我们这个地方,喜欢七嘴八舌的人一向很多。只要自己行得正,就不要害怕别人背后说什么。”

舒兰眨了眨漂亮的大眼睛,好像有一刻的失神。她说:“张老师,我可以告诉你,我没做错任何事情。我……也许我唯一做错的,就是牵累到彭师姐,让她……经过了生死,留言就像风一样,不会……不会有什么事的。”

张老师说:“好,好,那就好……舒兰,女孩子,尤其是像你这么漂亮的女孩子,要学会保护自己。我今天就是和你说一说这两个事情。”

舒兰站起来,微微的鞠了个躬,说:“我知道了。谢谢你,张老师。”

※※※

舒兰一手提着灌满的温水瓶,一手拿着饭盒,往寝室里走。

她微微的仰着头,眼光在面前很多人的脸上一掠而过,仿佛他们是透明的一样,很有些以前吴茵走在青大校园里的派头。秋天的风吹过,带来一片黄叶,粘在她的头发上,她甩了甩乌黑的长发,用拿饭盒的手背把它拂了下来。

走进宿舍,有很多目光跟随着她,比往常的还要多上很多。舒兰目不斜视的往前走,忽然隐隐听到有人在叫她的名字,她回头四处看了一下,却没看到任何熟识的人。转过头去,背后是一片像小蜜蜂一样嗡嗡的声音。隐隐的听到有人说,她就是舒兰?然后是咯咯的一段笑声。

舒兰心里紧了紧,上了楼,往右拐,到了自己寝室的门口,侧着身子,用肩头顶了顶,门吱呀一声开了。

舒兰的寝室是住八个人的,四张上下床,中间是两个连在一起的书桌。除她之外,寝室的七个女生正整整齐齐的坐在桌子旁边的凳子上,好像在开会。

随着门的推开,里面的说话声像是被扳了开关,一瞬间湮灭不见了,七双眼睛齐刷刷的看过来。舒兰迎上她们的目光,似乎能读出她们不同的反应,有疑惑的,有兴奋的,有讥诮的,有同情的,也有不屑的。

门在舒兰身后半开着,她目光沉静的,好像和七个人轮流交锋了一阵。

忽然间,不知道隔壁哪个寝室传出来一声惊叫,“我就知道,我就知道……她真的和老外上床啦!……我就知道是这样的。”声音夹杂着兴奋,尖锐的穿透了墙壁,在走廊里回响。

舒兰把水瓶轻轻的放在地上,站起身来,嘴角勾出一个讥诮的笑容。

她轻轻的哼了一声,目光在七个室友的脸上打了一个转。大家不约而同的低下头,避开她的逼视。

舒兰一脸平静的,把几本书装进书包,但脑子里还是乱乱的,心里很是痛。她拿出复印的课程表,又检查了一遍,把它放进书包里,一言不发的背上书包,往外走。走到门口,舒兰转回头去,淡淡的说:“如果你们真的很好奇,我可以告诉你们,没有这回事……当然,信不信,由你们了。”

带上门,加快了脚步,只想离了这里。

※※※

走出宿舍楼,舒兰抬头看去,天灰灰的,不知道是不是下午会有场雨。她脑子有些混乱,出了门,却忘了自己的自行车停在哪里啦。

舒兰转过宿舍前的一个小坡,中午的校园很是寂静,路上没有几个人。忽然,她往前看去,看到汤晴背着一个大旅行包,正朝她走来。开学两周了,不知道有什么事情,汤晴现在才来了学校。

舒兰不由自主的往前跑了几步,好像是干旱的沙漠里看见了绿洲。她小跑起来,直到汤晴的身边,才伸出手和她拥抱在一起。

汤晴抱住她,轻声的问:“怎么啦?”

舒兰说:“你……你怎么才来呀?”控制不住的,耸着肩,嘤嘤的哭起来。

汤晴轻轻的抚着她的后背,柔声问:“怎么啦?别哭了,啊。”

舒兰抬起脸,已如梨花带雨,“晴晴,我原以为我会很坚强的……我原以为我有不少朋友的。”说到委屈处,泪水如断线的珍珠,沿着白玉般的脸颊,一直往下淌。

她没看见,在汤晴的身后,还有一个临时找来扛箱子的劳工。橙子站在那里,眼睛看着别处,心里却满是怜惜。


阅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