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长的一梦》_小鱼联盟 著
第四卷 两面人生
第351章 双管齐下

白冰燕看着对面年龄不到自己一半的男子,心里叹了口气,有些了解女儿为什么陷得如此之深。这样的男孩,这样的表白,应该是很难抗拒的吧?

她叹了口气,说:“我……相信你说的话,但我想,很多事情,我们自己也是可以处理的。”

江之寒诚恳的说:“我并不是要在您面前显示什么优越感。倪裳曾经对我说,您们总是教育她,要富贵不能淫,要谨守原则,甘于平淡。但……这个社会越来越浮躁,我们不是生活在真空,难免要顾及种种一切,难免要做出妥协,难免要生存,不是吗?我手头恰好有些资源,如果您选择相信我,我一定不会让您失望。”

他顿了顿,说:“这件事情,我想倪裳不需要知道,倪裳的父亲也不需要知道。如果我对他的了解不错的话,他也是个很骄傲很固执的人。”看着白冰燕,他柔声请求,“请相信我,好吗?”

※※※

沈鹏飞推门走进江之寒的办公室,问:“大哥,找我有什么事?”

熟知自己这一块私事的人,楼铮永在外出差,就只有沈鹏飞一个人了。

江之寒示意他坐下,敲了敲桌子,说:“这两天,你找一个机会,送一个纸条到倪建国手上。”

沈鹏飞对倪建国的怨念很深,他像是嗅到了血的野兽,噌的站起来,“写什么?”

江之寒说:“就写这一句话:给你一个月的时间,和茹芸彻底了断了,回到老婆女儿身边。”

沈鹏飞啊了一声,想说些什么,被江之寒打断了。他说:“办的可靠一点……去执行吧,不要废话了。”

※※※

和倪裳有过几次接触后,霍天雄的母亲越来越同意儿子的眼光。她在丈夫身边吹了几天的耳边风,终于让他松口答应请倪裳一家到家里来吃个饭。

如果只是普通的大学同学或者朋友,双方父母见面是一件很不寻常的事情。前两次吃饭还可以说是感谢或者回请,霍天雄的父亲也没有参与过。这一次的邀请,实在很是正式,里面含有太多的意味。

邀请是霍天雄打电话告诉倪裳的,倪裳在电话里就说,不用这么麻烦了。霍天雄现在对倪裳其实是有些仰望的姿态,倪裳在宁大现在就像那众星追捧的月亮,而霍天雄的家世放在宁大算不了什么,那里也是藏龙卧虎之地。霍天雄解释说是父母的意思,还请转告给倪裳的父母。

倪裳放下电话,觉得这个事情不能再拖下去,一直搞的不清不楚的也不是个办法。晚上吃过晚饭,她收拾好东西,洗好碗,回到客厅,在父母旁边的沙发坐下来,说:“爸,妈,有件事情我想和你们好好说一下。”

倪建国这两天精神有些恍惚,那个匿名的神秘字条,像是一颗原子弹,狠狠的击中了他。和茹芸的事,是他这一辈子最大的秘密。最近一年,随着夫妻关系的改善,他去茹芸那里越来越少,但还是时常的照顾补贴一下自己的情人。

看到字条那一刻,在温暖的办公室里,倪建国只觉得一股寒气从背上升起,全身禁不住抖了起来:自己最大的隐私,现在正握在某个人的手中,随时可能让自己身败名裂,妻离子散。

是谁?到底是谁?充满他心头的,只有这一个问题。

然后,他到底想要干什么?想要从我这里得到什么?

倪建国反反复复的琢磨着这件事,晚上回家还不敢在妻女面前露出任何的异常。这两天,他反复推敲,也想不清楚到底是谁干的,动机又是什么。那个人,好像知悉一切的样子。

江之寒这个名字,当然是出现过的。但很快的,倪建国把他否定掉了。他自己推理,以江之寒对他的痛恨,如果掌握了这个情况,是不会用这种办法来通知自己的,他有千百种更直接的方式来摧毁自己。可是除了那个神通广大的小子,倪建国还真想不出来谁会有这样的本事,窥知自己的隐秘。

经过几天的冥思苦想,倪建国得出的结论是,自己和茹芸的事,可能碰巧被妻子的某个朋友知晓了,但对方大概并不想见他们分开,才私下警告他,要他悬崖勒马,回头是岸。

倪建国敲破脑袋,也想不出来那个神秘的妻子的朋友会是谁。但他反复思量,这是最有可能的情况。如果自己不遵照他【或者她】说的去做,接下来绝对会是更糟的结果。

可是,要和相处了快三年的情人摊牌,也并不是件容易的事。倪建国甚至可以想像她的反弹。要怎样讲,怎样做,才能安抚住她,不让事情恶化?

唉,有个情人,终究还是件麻烦的事情!

※※※

倪裳讲了霍天雄的电话,又坦然讲了自己的想法,停下来,静静的看着父母。

白冰燕看了丈夫一眼,见他有些神不守舍的样子,便说道,如果没有那个意思,就赶快说清楚了,免得以后有了误会,反而不好。她又说,如果只是普通的同学,两家父母一起吃饭,恐怕不是很合适,不如推掉,但一定要有礼貌。

倪建国飞快的看了妻子一眼,虽然他还没有下作到要靠出卖女儿来博得前程,但前次见面,霍天雄对他越发尊敬,而他父亲虽然不在教育局,但余威犹在,人脉犹在,更不用说他的职位摆在那里。对于倪裳和霍天雄可能的交往,倪建国是不乏期望的。

白冰燕坚决的态度,有一丝出乎倪建国的意料。私下里谈起霍天雄,白冰燕的评价还不算差。以前他提议请霍天雄到家里吃饭,妻子也没有反对过。

但倪建国现在全部的心思都放在关于茹芸的字条上,有那么些遥远的升迁早已抛在九霄云外。他偷偷看了眼妻子,这两天他一直在观察她,却没有发现任何的异常。

坐在沙发的一侧,倪裳有少许的惊讶,但有更多的如释重负。父母很坚决的站在她身后,让她不由想起在江边,那个人告诉过她的话:他们一定会支持你的……相信我!

她坐在那里,嘴角不由勾出一丝笑来。

※※※

雯雯的台球室里,江之寒正手把手的教林墨打台球。角落处的沙发上,曲映梅,陈沂蒙,和雯雯并肩坐着。

雯雯看看江之寒的背影,侧头饶有深意的朝着曲映梅笑笑。曲映梅瘪了瘪嘴,翻了个白眼。

这个暑假,大概是因为吴茵不在的缘故,江之寒和林墨在一起的时间比起春节多了许多。不知道是不是因为林墨学习小提琴的原因,江之寒觉得她握杆的手蛮稳的,学起台球来进度还挺快。

林墨有一个优点,对于新鲜事物她总是抱有强烈的好奇心,从不怕尝试。一下午的时间,她学的很是起劲。江之寒打电话叫了外卖,在台球室里几个人围着张凳子,解决了晚饭。又打了两局,江之寒便拉着林墨,和三人告别,送她回家。

走在书店前农贸市场旁边的那条路上,林墨的脸在路灯的亮光和树的阴影下时隐时现。不知道怎的,江之寒很自然的联想起曾经和倪裳一起走在她放学回家的那条马路上的情景。

为了倪裳的烦恼,江之寒一明一暗找了她的父母。他很有信心白冰燕和倪建国会因为不同的原因,按照他规划的路,顺了倪裳的心意。想到这里,嘴角不由的勾出一丝笑容。

林墨走在他身边,忽然问:“哥……你这两天好像挺开心的,有什么好事情?”

江之寒有些吃惊小丫头的敏锐,微笑道:“说起来,还要感谢你。”

饶是林墨机灵过人,也有些摸不着头脑,“和我有什么关系?”

江之寒想起在天公峡和林墨的对话,说起来真的要谢谢她的建议。他笑了笑,说:“不可说,不可说。或者这样说吧,我忽然觉得自己是一个高尚的人,脱离了低级趣味的人,以德报怨的人,呵呵……”

林墨瘪了瘪嘴,露出副不屑的神情。

江之寒笑道:“小丫头,你不是说去了趟天工峡,越发觉得旅游有趣了么?现在有个好机会,想不想去呢?”


阅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