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长的一梦》_小鱼联盟 著
第四卷 两面人生
第350章 请给我帮助她的权力

白冰燕敲了敲门,听到里面说“请进”,便推门走进办公室。江之寒已经站了起来,示意她坐在沙发上,又亲自端过来一杯茶。

接到江之寒的邀请电话,白冰燕很是疑惑,但最终她还是按照江之寒的嘱咐,没有告诉丈夫和女儿,一个人来了他的办公室。

江之寒坐下来,微笑着说:“阿姨,一年不见,您好像看起来一点都没有老。”

白冰燕有些迷惑江之寒如沐春风的态度,她笑了笑,说:“怎么可能?女儿都上大学了,想不老也不行了。”

江之寒指了指茶杯,“我从青州带回来的特级绿茶,您尝一尝。”

白冰燕笑道:“我对这个可不在行。”还是拿开杯盖,浅浅的饮了一口,说:“虽然是外行,但确实比一般的茶要香。”

江之寒说:“麻烦您跑一趟,其实是有件事想和您商量。”

白冰燕打量着女儿的前男友,一年不见,他身上那一点点的稚嫩似乎也散掉了,举手投足看起来倒像是久经职场的成年人,而不是大一的小男生。眼里少了那淡淡的忧愁,虽然笑意在脸上,却看不出什么真正的情绪。

江之寒说:“我昨天偶然遇到倪裳。”看见白冰燕微微扬了扬眉毛,他继续说:“她有件事好像很烦恼。”

白冰燕有些警惕的看着他。

江之寒仍旧温和的笑着,他很直接的说:“霍天雄您一定认识吧?我听倪裳说,霍天雄在追求她,她虽然觉得他人不错,但并没有那个意思。本来想直接对他说,但又有些顾虑……”

白冰燕皱眉道:“你想说的是什么?”

江之寒说:“倪裳顾虑的其实很简单,害怕影响到了她父亲的工作。霍局长,准确的说是霍前局长,现在虽然高升不在教育局了,但在局里面影响力还是很大……”

白冰燕眉头皱的更深了,“你……到底想说什么?”

江之寒看见白冰燕防范的姿态,不由微笑了一下。他略微往前倾了倾身体,说:“其实,倪裳她担忧的也不是没有道理。如果霍天雄喜欢她,又被她拒绝了的话,难说倪……”他闭了下眼,终于开口说出自己好久都无法说出口的称呼,“倪叔叔的工作和前途难免不会受些影响。”

白冰燕看着江之寒,等着他关键的下文。

江之寒柔声说:“我请您来,是对您有一个请求。”

白冰燕说:“你说。”

江之寒说:“我希望,如果倪裳开诚布公的和你们谈这个事情,您能毫无保留的支持她做的决定。”

白冰燕皱眉道:“这个,好像不需要你来请求我。我们并不是为了……会强迫女儿做她不愿意做的事情的父母。难道你以为……”

江之寒打断她说:“当然,我当然知道你们不是。如果你们是那样的父母,也不可能教育出这样的一个女儿。”

白冰燕看着面前的年轻男子,有些迷惑他今天的真实意图。

江之寒说:“我今天想和您说些实在的想法。总的来说,我有一个请求,一个承诺,还有一个解释。”

他喝了口茶,继续说:“可能,您会觉得我和您说这样的事太唐突,以至于有些不礼貌。但这毕竟出于我的真心和好意,所以希望您能认真的考虑一下。”

江之寒说:“先说我的请求吧。其实很简单,不光是霍天雄这个事情,倪裳已经长大了,我希望倪裳在选择她喜欢的人这件事上,您能永远的站在她身后,无条件的支持她的决定。当然,如果您觉得那个人人品有些问题,譬如说像我,您不妨给她些参考的意见。但是,请不要因为任何别的事情别的因素,让她陷入烦恼之中。”

江之寒看了眼白冰燕,继续说:“霍天雄这个事情,倪裳的顾虑不无道理。倪叔叔奋斗了这么多年,论能力论资历都应该再往上走一走。但霍局长人走余威在,如果因为这件事对倪叔叔有了芥蒂甚至敌意,对他的前途不是很有利。关于这点,我可以给您一个承诺。在中州,除了公安局,就数教育局我认识的人比较多。所以,倪叔叔的事情,我兴许能帮上一点忙。提科长,甚至以后提副处这件事,您一点头,我明天就可以找人着手去接洽。当然,我不是一言九鼎的人物,不可能今天发话,明天就有效果。但我这两天了解了一下,按照倪叔叔的情况,一年之内提科长应该不是问题。我敢说,我这边找的关系会比霍前局长更好使一些。教育局现在的孔局长,张书记,刘副书记,还有局党委几个常委,甚至包括负责教育这一块儿的崔副市长,我们都有比较好的关系。我这样做,没有别的原因,希望能解除你们的后顾之忧。仅此而已!”

白冰燕被他说的愣住了,一时不知道该说什么。

江之寒说:“最后呢,我当然欠您一个解释。为什么我要做这些,不是答应过您不再和倪裳有超过同学的关系吗?为什么又要介入她家的这些私事呢?”

看着白冰燕,江之寒很诚恳的说:“倪裳的父亲回家的那晚,中州下着十年一遇的雷阵雨。倪裳那晚很害怕,所以……我抱着她,让她好好入睡。”

白冰燕忍不住啊了一声,险些站了起来。

江之寒抿了抿嘴,“倪裳父亲大概没告诉你这些细节……他也许是对的,过了的事情不应该一直拿出来讲,毕竟算是一个伤疤。倪裳和我,并没有越过最后那一步。当然,是因为她受的教育,她的坚持。我尊重她,所以我不会违逆她这个意思。但在亲昵这个事情上,是我带着她走到一个以我们的年龄长辈不允许我们走到的地步,这是所有矛盾爆发的开始。”

江之寒看着自己的脚,仿佛在回忆往事。他说:“一年以后,我想我比那时,比你上次来找我的时候都更成熟了。回想这件事,在高二的时候,我自以为我已经成熟到可以谈恋爱,可以做任何成人都可以做的事情。既然我能一手创办一个很多人一辈子都不能做成的公司,我能够领导百十个成年人,为什么我不可以恋爱呢?所以,在早恋这件事,或者任何相关的其它事情上,我是拉着倪裳一路狂奔的那个人。她……始终是被动的。有时候她很惶恐,有时候她不知所措,有时候她想要反对,但她一直选择相信我。”

江之寒轻轻的叹口气,“我告诉她,跟我走吧,我来搞定一切。但最后……搞砸了。大人们总觉得,小孩子十六七岁时不懂爱情。对此,我说实话是持有保留意见的。古代人们寿命短的时候,十六七岁都是生孩子的年龄了。从感情的成熟上来讲,十六七岁的时候我们已经知道什么是喜欢,什么是爱,知道什么是承诺,什么是信任,并不是在过家家,并不是像一阵风,来了去了,都不在乎。”

江之寒看着白冰燕,柔声说:“阿姨,那时候我们就是这样的。我想你一定也有过那样的时光,相互看一眼也是甜蜜,一起走在路上,周围就是最好的风景。努力的去帮助对方,取悦对方,以他的快乐为我的快乐,以他的忧愁为我的忧愁。倪裳,她符合我对心目中爱人所有的想像,美丽,善良,孝顺,善解人意,独立聪明,谦逊知礼。那时候我想,能在人生这么早的时候,遇到梦一样完美的女孩,我一定好好珍惜她,发誓要永远和她在一起。”

白冰燕坐在那里,好像有些失神,只是怔怔的看着对面正在温柔倾诉的小男生。

江之寒说:“但正如你所说,我还是太自以为是了些,太自私了些,明知道走的太快,和她受的教育,我们处的环境,还有她的性格,父母的容忍程度,都是一件抵触的事,是一件危险的事,我还是凭着我的喜好,拉着她一路狂奔,直到……让她走丢了。”

江之寒轻轻出了口气,“分手以后,我很迷茫。但我知道,她更痛苦,因为……她更善良,她更单纯,也许,她投入的也更多。我不知道如何处理和她的关系,虽然也想继续做朋友,但您知道,曾经那么的近,要拉开距离去做普通朋友,是一件多么困难的事情。”

看着有些呆呆的白冰燕,江之寒继续说:“自己创业让人成熟的很快,像我这样,免不了介入很多生意场上的利益纠葛,学会好多的尔虞我诈。而且,做事情也不得不学会遵从理智,而不是感情和冲动。但谈恋爱终究是不同的,不是吗?不管你相不相信,倪裳是我这辈子喜欢过的第一个女生,大概也会是我投入感情最多的一个女孩子。”

江之寒好像自嘲似的轻轻哼了一声,指指自己的脑袋,“但我还是有理智的,知道覆水难收的意思,知道有些裂痕,一旦造成,就很难复原。我没有指望过回到从前,逼迫她再次处于两难的抉择。但有一天,在我们分手后的某一天,我碰巧遇到了倪裳,她没有忍住,在我怀里痛哭了一场……那时候,我非常非常的难过……从那一刻起,我就发誓,哪怕只是作为朋友,为了她的幸福,我一定竭尽全力,做我所能做的一切。因为,我喜欢过她,我辜负了她,我……让她这么痛苦过。”

江之寒轻轻拍拍自己的胸口,“这个誓言一直在这里,不过有很长的一段时间,我不知道该怎么做。但我想,我现在想通了。今天我和你说这么多,真是有些唐突。不过,我是希望你真心的相信,我做的这一切没有什么不可告人的目的,我也没有奢望过重新回去,违背你去年提出的要求。”

江之寒缓慢而郑重的说:“阿姨,如果我可以有一个请求的话,请……允许我,有帮助她的权力。您应该知道,对于她来说,父母是重于一切的存在。所以,如果我能在这件事情上稍尽绵薄之力,对她就是最大的帮助。”


阅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