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长的一梦》_小鱼联盟 著
第四卷 两面人生
第348章 母亲的嘱托

吃过晚饭,历蓉蓉洗过碗,招呼儿子道:“去客厅坐坐,我有些事想问问你。”

自从江之寒开始执掌公司,迅速的长大以后,母亲已经很少和他谈心了。倒不是感情疏远的问题,虽然高三转学的事曾经一度让江之寒和父母间有一些隔阂,那点小小的矛盾早已烟消云散。但江之寒现在的年纪,十八九岁,正是心里想着展翅高飞的时候,而恰巧他也确实有这样的能力。虽然心里还是和母亲很亲近,但江之寒有意识无意识的觉得很多思想两代人之间有不小的差距,不是亲情可以填补的,所以很少询问父母的意见,不管是工作上还是个人生活里。

其实几乎每个人都经历过这样的时期,青春,反叛,渴望独立,觉得父母的观念陈旧又喜爱唠叨。江之寒也不例外,而他现在又有同龄人所没有的成熟,眼界,和超卓的自信,所以不那么听父母的意见。

慢慢的,历蓉蓉也感觉到了。相应的,她越来越少提供自己的意见。就像她曾经私下里和石琳讲的那样,如果儿子连买衣服都不需要自己的意见,基本上没有什么事情自己可以插手他的生活了。

江之寒坐到沙发上,问:“妈,什么事呀?”

历蓉蓉说:“最近几个月,我和你伍阿姨通过几次电话。她最近心情好像很糟糕。”

江之寒想也没想,顺口说:“是啊。罗叔叔最近结婚了,再加上伍阿姨在羊城的公司经营出了些困难。事业生活上,都很是不顺。”

历蓉蓉盯着儿子,“你对他们家的情况看来很了解。”

江之寒愣了愣,还是点点头。

历蓉蓉问:“是因为思宜吗?”

江之寒看了眼老妈,又点了点头。

历蓉蓉问:“你们……现在是什么关系呢?”

江之寒说:“很好很好的朋友。”

抬起头来,看见历蓉蓉看着他不说话,江之寒叹口气,说:“以前……曾经是男女朋友的,后来分手了……不过现在还是很好的朋友。”

历蓉蓉盯着儿子看了好一阵,叹口气,“终于还是同我说了……你伍阿姨对你……好像不太高兴呢。”

江之寒诚恳的说:“妈,我那时候也不是想瞒着你。不过,那时候高三嘛,说出来,你们一定会反对的……进了大学,就没在一起了。”

历蓉蓉问:“那……为什么分手呢?为什么你伍阿姨对你有不满呢?”

江之寒说:“分手,确实是我有很多不对的地方。不过,事情很复杂,一下子也说不清楚。”

历蓉蓉忽然问:“是因为那个叫倪裳的女孩子么?”

江之寒大吃了一惊,他原以为母亲根本不知道倪裳的存在。他张了张嘴,一时间都没有合上,只是点了点头,又摇了摇头。

历蓉蓉问:“那……你现在和那个叫倪裳的女孩子在一起么?”

江之寒摇了摇头。

历蓉蓉不放过他,追问道:“你现在有女朋友吗?”

江之寒点头。

历蓉蓉说:“你准备什么时候带回来让我看看呢?”

江之寒犹豫了一下,说:“等时机成熟了,我一定带回来让您审查。”

历蓉蓉问:“什么时候才是时机成熟的时候呢?”

江之寒答道:“我……也不是很清楚。也许,只是一种感觉吧。”

历蓉蓉又长长叹口气,说道:“你为什么执意要转学,我后来大概也了解了一些情况。不过事情既然过了,我没和你说,连你爸我也没提起过。小寒,我知道你现在觉得长大了,又很能干,什么事情不用和我们讲,都可以自己解决。我也相信你,可以自己解决这些事情,那是为什么这几年我很少问你的事情。”

江之寒搂过母亲的肩膀,嬉皮笑脸的说:“妈妈最民主了。”

历蓉蓉拍开他的手,严肃的说:“少和我嬉皮笑脸,我现在和你说正事儿呢。”

看见江之寒做了个鬼脸,历蓉蓉忍不住笑起来,有时候她还是更喜欢看起来更像小孩子的儿子。

历蓉蓉说:“我第一次谈恋爱的时候,都过了25了,就是和你爸,然后就结婚。唉,时代确实不同了,你才多大?”感慨了两句,说:“我有一件事要郑重的告诫你。”

看见母亲严肃的样子,江之寒也坐正了身子,摆出洗耳恭听的模样。

历蓉蓉说:“你现在很有钱了。老实说,我一辈子想都没想过这么多钱,连这个概念都没有。但不要因为你有钱了,就可以轻浮的对待感情的事情,你听到了吗?”看见江之寒点头,她补充道:“你再有钱,再能干,还是我的儿子,我就还有权力教训你!不要以为自己有多了不起,要认真严肃的对待感情……小寒,你要知道,如果你不认真严肃的对待感情,表面上你可能伤害了别人,但到头来,它也会反过来伤害到你自己。我想,你慢慢的会明白这个道理的。”

江之寒认真的说:“我知道了。”

历蓉蓉说:“对了,你姑父前段时间做生意赔了些钱,你阿姨来找我贷款。我给她说,说什么贷款,现在家里宽裕了,能帮的我就帮些,给了她十万块钱。给你讲一声。”

江之寒笑道:“妈,你的钱,爱怎么用都行哦。能帮帮阿姨也好,我们现在也不缺这么点钱。”

历蓉蓉说:“你伍阿姨和我也是很多年的同事朋友了。想当年,她嫁人的时候,老实说,车间班组里的同事都羡慕她。老公长的又好,工作单位又好,前途无量。后来,老公当了行长,她也辞职下海,羡慕嫉妒她的人就更多了。不过,你伍阿姨这个人是很不错的,我们家那时候条件和她不能比,但在一起的时候,她从没有摆出盛气凌人的样子,不是那种轻浮的人。既然你现在和他们家这么熟,如果有可能的话,能帮的就帮一把吧……你外婆在世的时候就常说,帮别人也是帮自己,积积德也是好的。”

江之寒握住母亲的手,郑重的说:“我都安排好了,您放心吧。”

※※※

温校长推开家门,看见妻子正坐在客厅的沙发上看八点档的电视连续剧。他换了鞋,笑道:“你最近好像挺闲,小家伙回了中州,我以为你们会有很多会要开。”

黄阿姨正全神贯注的看她的电视,过了一会儿,才回答说:“你今天和之寒开会了?这个阶段的重点都摆在学校房地产的开发上。我是为了避你的嫌,才都让给他们去管的。”

温校长坐到妻子身边,伸了个懒腰,问:“凝萃出去多久了?”

黄阿姨说:“七天,不,八天了。”

温校长问道:“不是说一个星期就回来吗?”

黄阿姨笑道:“她才打了个电话,说那边天气好,每天在海滩一躺,什么都不做,舒服的很。所以,准备呆满两个星期才回来。”

温校长笑骂道:“这丫头,不知道父母挣钱的辛苦哦。”

黄阿姨看了他一眼,“你就不用心疼钱了。这次是之寒买单,和丫头打高考的赌输给她了。”

温校长皱皱眉,“这,不太好吧?”

黄阿姨打了个哈欠,说:“怎么这么早就有些困了?……有什么不好的,年轻人的事,我们就少管。再说了,小家伙也不差这几个钱。”

她看到电视屏幕上显出片尾的字幕,便关了电视,转头对丈夫说:“上个星期,文姐去宁州之前,叫我到她那里吃了个饭……”

温校长问:“她最近身体还好吧?”

黄阿姨说:“看起来气色很好。她说起,很喜欢我们家丫头,希望以后有可能亲上加亲,能做个亲家。”

温校长略有些吃惊,“亲家?孩子这么小,说这个未免为时尚早吧?”

黄阿姨说:“她也就是这么一说……”

温校长见妻子有些吞吞吐吐的,追问道:“怎么了?”

黄阿姨说:“我们俩,也算是开通的父母。毕竟我们受过类似的苦,知道这里面的委屈和辛苦。不过据我观察,丫头还真是喜欢小顾。但小顾这个孩子……”叹了口气。

温校长说:“他还不错啊,学习认真,待人处事也有分寸。”

黄阿姨微微摇摇头,“这个孩子,能力是没有问题的。不过据我了解,他从小就被一群公子哥儿带着,什么地方都去厮混……”

温校长愣了愣,安慰道:“八字还没有一撇呢……孩子才高中毕业,哪里就到了谈婚论嫁的年龄?这都什么年代了?”

过了一会儿,试探着问:“你对小顾不满意?”

黄阿姨扑哧笑出声来,“你不是说为时尚早吗?现在又问东问西的。”

温校长摸摸额头,“随便问问,就随便问问嘛。”

黄阿姨说:“我们家丫头早熟的很,其实是需要一个成熟一点的男生才配得上。不过,我不希望是那种经常在风月场所厮混的。”

温校长笑道,“又要成熟能干的,又要顾家老实的,要达到你这个丈母娘的标准也不容易。”

黄阿姨叹口气,“其实,有个人就很合我的意,可惜呀……”

温校长愣了愣,“你?!……居然已经有人选了?谁?说来听听。”

黄阿姨横他一眼,“谁?今天和你谈话的那个小家伙呀!”


阅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