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长的一梦》_小鱼联盟 著
第四卷 两面人生
第347章 倪裳的电话

楚名扬又喝了口饮料,继续讲道:“饶是焦同学胆大,也不禁大吃了一惊,心里跳的很快,不注意把盆子里的水都溅到地上去了。也不知道过了好久,她摸摸胸口,才慢慢平静下来。偷偷的打量那女孩儿,她只是背对着自己,好像静静的在看盆子里的水。焦同学只感觉自己嗓子发干,但慢慢的她的好奇心上来了,心里想她如果真的是那个张招弟,也没什么害怕的,又不是恶鬼,不过是来旧地留恋一番罢了。犹豫了好一阵,焦同学终于鼓起勇气,招呼道,你……你是张招弟?过了好久,没人回答她。焦同学盯着女孩儿的背影,心里想,难道阴阳相隔,是不能对话的?正想着,那女孩儿点了点头,仿佛读出了她的心思,倒是又吓了她一跳。焦同学定了定神,又说道,师姐,我……我听说你的故事了。我……我……我好同情你哟!那个……那个男生真不是好东西。说完了,她仔细看着张招弟,过了半晌,她又点了点头,不过还是定定的看着装满水的盆子。焦同学见她有了回应,慢慢的不再害怕了。想起大家都说从来只见过她长发披散的侧面和背面,她又说,师姐,我……能看看你的样子么?……这一次,过了好长一段时间,张招弟才慢慢的把视线移开那个水盆,慢慢的转过头来。焦同学一见,吓的大叫了一声,跌坐在地上。”

楚名扬停了停,吊了吊大家的胃口,很满意自己讲故事的效果。他说:“原来,张招弟的正面还是一头长发,她……是个没有脸的人,不,是个没有脸的鬼!”

曲映梅嘀咕道:“怎么会这样啊?”

姗姗说:“摔下去摔坏了吧!”

江之寒看见几个女孩儿一本正经的讨论着,不禁笑了起来。林墨在他身后嗔道:“哥,这个很好笑么?”

楚名扬说:“焦同学这才知道,张招弟一直看着那盆水,原来……是想找到自己的脸啊!……谢谢大家捧场。”

姗姗问:“就完了?”

楚名扬点头,“就完了。”

明矾评价道:“名扬,你故事讲的不错。不过以我的标准,这不算是个好的鬼故事。”

大家都问,他的标准是什么。明矾说:“一个好的鬼故事,就是讲完了,或者讲到一半的时候,旁边的女生会跳到你怀里去,呵呵。”被姗姗使劲在腰上揪了一把。

男生们都呵呵笑起来,江之寒深以为然的点头表示认同。

明矾又说:“之寒,这样的鬼故事你一定有几个吧,讲来听听!”

江之寒笑道:“这个要自己存着,今天就不讲了。”做个鬼脸,和明矾相视而笑。

大家都鼓噪着,要他献个宝。

江之寒说:“别的故事,今天真没准备。不过名扬这个故事,其实还没有讲完,我这里有个大结局。”

看着众人一脸惊讶的样子,江之寒得意的笑起来。

楚名扬说:“老大,我们学校的故事,你也知道哦?”

江之寒说:“是呀是呀,我听过一个结局,和你这个颇有些不同,说出来给大家听听。”

清清喉咙,江之寒说:“我就接着名扬的版本讲啊,就还剩最后一个尾巴……焦同学坐在地上,一时间傻掉了。忽然,她一抬头,发现张招弟又回来了,就站在她面前。她一头长发,也不知道这是她的正面还是背面,反正两面都是一样的。”

江之寒摇头晃脑的环视了大家一圈,继续说:“张招弟对着地上坐着的师妹,终于开口了,语气有些阴森森的,她说,师妹,你看见了么?我没有脸,我没有脸呀!”

江之寒模仿那凄厉的语调,倒还有几分效果,至少身后的林墨轻轻的叫了一声。

江之寒说:“没想到,听了张招弟的话,焦同学一下子站了起来,很愤怒的回了一句话。你们知道,她说的是什么吗?”

姗姗叫道:“快说快说,不准吊胃口!”

江之寒眨眨眼,笑道:“焦同学指指自己,生气的说,师姐,你这算什么,你看看我,我没有胸,没有胸啊!”

愣了片刻,明矾带头哈哈大笑起来,里面夹杂着女孩儿们的娇嗔。

在江之寒身后,林墨忍不住用小拳头捶了他一下。看见江之寒回过头来,目光似乎停留在自己的胸前。

林墨低头看了看,是挺平的,忍不住嗔道:“什么烂笑话呀!”脸却慢慢的红了起来。

※※※

刚回中州,江之寒就接到久违的伍思宜的电话。

伍思宜在电话里很简单的说,她已经辞职,正收拾行李,明天就要飞南边,去她妈妈公司帮忙。据伍思宜说,母亲公司最近状况还是不太好。为了节省开支,已经裁掉了三分之二的员工。

上次拜访过罗行长以后,江之寒就帮伍思宜开了一个账户。他告诉伍思宜,只要需要现金周转,她投在股票里的钱随时可以给她转过去。在她的钱之外,江之寒还贮备有一部分现金在银行。如果需要的话,随时都可以拨过去帮她周转。

接完了电话,江之寒联系了楼铮永,把相关事情给他交代一下,又讲了一阵公司最近的情况。刚放下话机,倪裳的电话就到了。

江之寒很是惊讶,分手以后倪裳几乎从没主动给他打过电话。实际上,他给她打电话的次数,两只手也能数过来。

江之寒问:“哦,倪裳,有什么事吗?”

倪裳说:“思宜辞职了,你知道了吧?”

江之寒说:“我也是才知道。”

倪裳沉默了一会儿,说:“她……去南边可能会很辛苦,你……一定要多帮帮她。”

江之寒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倪裳和伍思宜成了很好的朋友。他简短的说:“嗯,我会的。”

倪裳略略沉默了一会儿,又说:“林墨打电话给我,让我去天工峡,不巧这两天正好有事。”

江之寒说:“嗯,我听林墨说了……大家都说,你要是也在就好了。”

倪裳问:“玩的还开心?”

江之寒说:“挺开心的,关键是这里面有几个家伙特别的有趣。”

停了停,江之寒问倪裳:“你什么时候知道思宜辞职的事?”

倪裳说:“有一阵了,大概有三个星期吧。”

江之寒抿了抿嘴唇,伍思宜辞职的时间,她并没有向他提起过,不过算是事后通知一声,反而是曾经身为情敌的倪裳成了她倾诉的第一选择。

倪裳感觉到江之寒的沉默,又说道:“思宜她……最近心情不太好。”

江之寒问:“因为她妈的事?”

倪裳沉默了半晌,说:“还有她父亲。”

江之寒愣了一会儿才反应过来,说道:“他爸……再婚了?”

倪裳说:“嗯……思宜说,虽然她总是告诉自己,爸爸再婚并不见得是坏事,过去的已经注定不能挽回……但是,当事情真正来临的时候,还是忍不住有很多伤感。”

江之寒叹了口气,问:“她去参加婚礼了?”

倪裳说:“她去了,算是给她爸爸一个姿态吧……思宜说,她妈其实也很伤心,以后就算公司有什么困难,是一定不会去找她爸帮忙的。所以……我以为,也许你是最能帮上忙的人了。”叹了口气,倪裳忍不住说道:“以前的时候,有时看到我爸我妈吵架,都觉得天快要垮下来了……和思宜相比,我们真是幸运的。我给你打电话,是因为……我害怕思宜她……不肯找你帮忙……”

江之寒郑重的说:“我会的,倪裳,我一定尽力。”

倪裳轻柔的说:“那么……拜托了,再见。”

江之寒拿着忙音回荡的话筒,一时呆住了。他苦笑了两声,自嘲的想,世事变迁,思宜有了困难,现在居然需要从倪裳那里知道详情,需要她恳切拜托,谆谆嘱咐。

这个世界,还真是奇妙!

※※※

即使没有倪裳的嘱托,江之寒也早就下定决心,会尽力帮助伍思宜和她妈的企业。但接完倪裳的电话,江之寒越发意识到这个事情可能会很棘手很复杂。到目前为止,他对伍阿姨的公司,包括规模,经营项目,最近出现问题的原因,诸如种种,可以说是一无所知。如果只是把属于伍思宜的资金拨还给她,或者是支援她们一点现金,他本不需要知道这些。但如果他想要做的更多,现在这样两眼一抹黑是万万不行的。

江之寒认真想了想,又给伍思宜拨了个电话。在电话里,江之寒说,如果她和她妈愿意的话,他准备从中州派一个得力的人去南边,了解一下情况,协调一下资金的运作。如果有其它的事情可以帮的上手,也需要先了解一下情况。

伍思宜说,这个事情她需要问一下她妈的意见,但江之寒能够听出来,对于自己的提议,伍思宜还是颇有几分开心的。

两个电话,把江之寒彻底的从度假的状态给拉了回来。古人说,人生不如意者,十之八九。俗世的烦恼,终究是躲不过的。


阅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