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长的一梦》_小鱼联盟 著
第四卷 两面人生
第346章 楚名扬的鬼故事

姗姗说:“那个女孩子就是鬼嘛,这有什么好怕的?”说着话,却朝明矾坐的地方移了移。

楚名扬说:“这一晚呢,是高数考试前的最后一晚。大家为了明天精力充沛,熄灯的时候大多都睡了。任灵灵看书看到一点,又是最后一个。她想着明天要考试,就准备到此为止了。下了床,推开寝室的门,抬眼看去,走廊的另一头却是空空的,没有一个人。不知道为什么,任灵灵觉得有些失落。她心里想着那个长发女孩儿,梳洗了,走出门,又看了一眼,还是没有人,心里想,明天要考试了,果然都早早睡了。她走回自己的寝室,到了门口,忍不住又回头看了一眼……这一次,她看见那个女孩儿一身蓝色的连衣裙,坐在门口的一张椅子上。灯灭了一下,又亮起来。任灵灵回到床上,躺下来,一会儿就睡着了,但一夜的梦里,都是那个穿蓝裙的女生模样。”

林墨躲在江之寒身后,小声说:“这个故事好多铺垫哟……这个鬼看来也不坏,不会做什么的。”

楚名扬说:“话说一周过去,期末考试结束了。大家都收拾东西,准备回家。这一天呢,高数的成绩已经下来了,任灵灵考了班上第二,一帮女生都叫嚷着要她请客。于是,就去了学校校门旁边的小餐馆。坐下来,发现到处都是认识的女生。大家都夸任灵灵刻苦,任灵灵就说,235寝室有个女孩儿才刻苦呢,每天都比我睡的晚,搬张凳子坐在门口,那么暗的灯看书温习功课。正好邻桌坐着的有235寝室认识的人,任灵灵便问她,你们寝室哪个女孩儿那么刻苦啊?便说起晚上在走廊上读书的女生。235的女孩儿说,你不是经常三点才睡吗?我们寝室可没有这么疯狂的。旁边一个女生附和道,对呀,雅雅大概是睡的最晚的,从来都不会超过一点吧。任灵灵说,她每晚都坐在你们寝室门口,难不成会是别的寝室的?她呀,一头长发,而且喜欢穿一条很漂亮的淡蓝色的连衣裙。235的女孩摇头说,淡蓝色连衣裙?长发?……我们寝室可没有这样的人。”

楚名扬拿起罐装可乐,猛喝了一口,接着说:“几个人正在猜,那个女孩儿会是谁?有人忽然接口说,小妹妹,你遇到鬼了!大家转过头去,以为哪个认识的人在开玩笑,却之间一个酷酷的穿着文化衫的女孩儿,短短的头发,平平的胸,清秀的脸上带着黑框眼镜。她说,我不是开玩笑哦。我比你们大两个年级,你遇到的那个蓝色连衣裙的长发女生以前在我们学校很有名的,比我又要高一个年级……一群女生听说有鬼,都围过来,很有兴致的样子。那位师姐说,我们上一个年级,有个女孩儿叫张招弟,蒲县来的,长的很秀气,学习也刻苦。有个男朋友,和她中学还是小学就同学了,是典型的青梅竹马。大一那年,本来一切都好好的,接近学年末的时候,不知道为什么,她和她男朋友吹了。那时候,好像还有些别的事儿吧。总之,高数考试那天,她穿一件崭新的淡蓝色连衣裙,大家都说好看。但考试完了,便再也没人看见她。那天晚上,大家都以为她跑去哪里找通宵的地方看书去了,也不是很在意。可到了第二天考试的时候,没有看到她的人,一个寝室里的人才慌起来,跑去报告老师。”

林墨在江之寒身后小声说:“不会因为失恋了,就自杀了吧?”

江之寒转头看了她一眼,忽然张嘴亮出白白的牙齿。林墨轻轻叫了一声,拿拳头捶了他一下。

只听楚名扬又说道,“那天是周六,第二天是休息日。下午的时候,系里派人去她家里【没有电话可以联系】。第二天,学校开始组织大家开始找人。虽然期末还没有考完,但很多学生都自愿去了,最后搜索的重点放在了学校背后的小仓山。几百个人地毯似的搜过去,最后在一个地方捡到她的发夹,和一个书包……人一直没有找到,但书包里有一个字条,上面简单的写了三个字,对不起。”

姗姗狠狠的说:“楚名扬,你这哪里是鬼故事,简直就是悲情剧嘛!”

楚名扬摆摆手,“我还没讲完呢……一群女生听了,都唏嘘不已,议论说,为了一个负心的男生,真是不值得。那个师姐又说,也许她还有别的事吧。但总之,她走的不甘心就是了。第二年,她就回来了,在期末的夜晚。那一年,我们刚刚进学校,像你们现在一样……”一阵山风掠过树林,呼啦啦的声音,仿佛在给楚名扬的故事配乐。

“那师姐说,期末考试那个星期,连着几个深夜凌晨,有好些女生都在走廊的角落,洗衣房里,或是盥洗间看到一个穿蓝色连衣裙的女孩儿。但奇怪的是,她们每次看到的总是她长发遮住的侧面或者是背面,从来没有人看清楚她长的什么模样。直到有一天,有个我们年级的女孩儿和她的男朋友无意说起。她男朋友是上一届的,便一下子想起了张招弟的事儿。一夜的功夫,整个女生宿舍都传遍了。到了晚上熄灯以后,没人敢一个人去上洗手间。终于,有些胆大的三两个约着一起出去,可再也没有看见那个女孩儿的影子。那年我们系考试的最后一科结束的那个晚上,大概半夜十二点左右,我睡在床上,已经睡着了,忽然听到有人在我耳边低声的哭泣。我被惊醒了,在黑暗中四处看,不知道是寝室里的哪个姐妹。忽然听到我们寝室大姐叫道谁在哭呀?一屋子的人都唰的坐了起来。然后,哭声就消失了……想起张招弟的故事,我们一个个都背心发凉。有人小声说,是她吗?大家裹在毯子里,不敢下床,又完全没了睡意,就这么过了大半个晚上……到了第二天,我们才知道,整个宿舍的女生,和对面男生宿舍的男生,都听到了那哭泣声。大家不再怀疑,一定是张招弟回来了,就在高数考试的那个晚上她回来了。也许,她心里不甘啊……”

“坐在灯火通明的餐馆里,一屋子的女生却觉得背上凉飕飕的。忽然,餐馆里有盏灯闪了一下,引起一片惊呼。那个喜欢熬夜的女孩儿是个胆大的,她问道,师姐,你在编故事吓我们吧?师姐不屑道,这件事能编得出来?你随便找个大三曾经住你们宿舍的女孩儿,她都会知道的。那件事情,在我们大一的时候,那叫一个轰动!但去年的时候,就没有听到这样的传说,所以大家也就慢慢淡忘了。”

林墨从江之寒背后露出眼睛,评论道:“大家不用这么怕呀,她又不会做什么坏事。”

楚名扬说:“是呀,那个女生就问师姐,那为什么今年她又出现了呢?师姐说,这个我就不知道了。我们年级的人那时候有个说法,张招弟其实不过是留恋大学的生活,所以和阎王请了假,想回来呆上一周,没想到惊动了人,暴露了自己的身份,所以只好不甘的走了。走之前,大家才会听到她悲伤的哭泣。熬夜的这个女生姓焦,她说,难道今年她请到假啦?师姐说,兴许是这样啊。所以呀,下次你遇到她,就假装不知道她的来历,让她安静的在这里再呆上一阵好了。阴阳相隔,一旦她被知道是鬼,就再也呆不下去了。”

曲映梅评论说:“讲的好像真的哦!……不过,楚名扬,你这个故事虽然不错,不过一点也不吓人。”

楚名扬不屑道:“鬼故事本来就不是用来吓人的,你看聊斋,多是些美丽的传说。总之呢,餐馆遇到师姐以后,大家回到寝室,很自然的议论了好一阵。有几个女生倒是来了兴趣,说今晚要晚些睡,争取能看到张招弟。可是,自那天以后,张招弟再也没有出现。大家都说,也许是她能听到我们的谈话,知道身份暴露了,只好悄悄的离去……接下来三四天,大家纷纷离校了。焦同学是走的最晚的,最后一个晚上,整个寝室里就只剩她一个人,整个二楼空荡荡的,也看不见什么人影了。焦同学洗了澡,想着把换下来的内衣洗了,明天就坐火车回家。她拿了盆子,把内衣放在里面,慢慢的踱进洗衣服的地方。这几天,张招弟的故事始终在她心里挥之不去。她一边洗着衣服,一边胡思乱想着。忽然间,灯闪了一下,一抬头,在自己左边三步的地方,那个穿蓝色连衣裙的长发女子斜背对着她,静静的站在那里,面前也有一个绿色的塑料小盆子,里面盛满了水,却没有一件衣服。”


阅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