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长的一梦》_小鱼联盟 著
第四卷 两面人生
第345章 鬼故事之夜

一天的爬山涉水,完全没有耗尽年轻人的精力。回到山脚吃过晚饭,大家都有些意犹未尽的感觉。

不知道是谁第一个提出的主意,一伙人出了住宿的农舍,找了处空旷的地方,陈振中又张罗着弄来起火的木柴。一会儿的功夫,篝火点了起来,在人群中引来一阵欢呼。

天色愈来愈暗,大家围坐在篝火四周,随意的聊着天。偶尔有人唱起歌来,有人轻轻的哼着曲调和着。一曲完毕,有吹口哨的,有喝倒彩的,也有鼓掌叫好的。坐下来不到半个小时的功夫,陈振中带着两个农家旅馆的人,拿来一堆小吃,饮料,卤菜,酒,和三个大大的西瓜。

江之寒谢过他们,心里想,陈振中这家伙真是知情识趣,是个做大内总管的料,回去得好好想想给他安排个新的职位。一个随着陈振中来的当地人拿出一把锋利的西瓜刀,当场开了三个瓜,只见得瓤红皮薄,汁水丰厚,还有一丝淡淡的清香。陈振中他们一人拿了一牙西瓜,三两口吃掉了,便告辞回了农舍。江之寒一伙人聚过来,分了那几个瓜,风卷残云的吃了,只觉得甜味直浸到心里去,凉丝丝的,甜丝丝的,不要提有多舒服。

饱餐了一顿西瓜,大家开了罐装的饮料,对别的食物倒是没有太多的兴趣。

曲映梅提议说:“长夜漫漫,总不能干聊天儿吧。大家想个游戏来玩儿。”

楚名扬扬声说:“有个游戏好久不玩儿了,要不要重温一下?”

大伙儿都说:“快说快说!”

楚名扬说:“丢手绢儿。”

有一两个人叫好,但更多的是嘘声。有人嘲笑说:“这也太幼稚了吧!”

曲映梅笑着说:“唉,我们那里最近流行一个游戏,要不要试试?……就是讲鬼故事。”

林墨说:“好唉!”

姗姗说:“这个好。今天夜黑风高的,正是讲鬼故事的最佳场合。”

江之寒呵呵笑着看了看这两位,没想到对这个最来劲儿的却是女孩子。

大家都说好,于是让曲映梅来一段儿。

曲映梅沉吟了半晌,说:“哎呀,我最近听了好几个吓人的,怎么一下子都忘了!”引来一阵笑。

小倩说:“看来不是很吓人哦,要不怎么会忘!”

曲映梅很严肃的说:“很吓人的……我使劲去忘它们,花了好些天才大功告成呢!”

楚名扬说:“抛砖引玉,抛砖引玉,那我就先讲一个吧。”

一伙人都轰然叫好。楚名扬喜欢评书,博览群文,一向是讲故事的一把好手。

楚名扬清了清喉咙,煞有介事的说:“故事故事,多是凭空编造的。我讲这个呢,却是有凭有据的真事,所以严格来讲并不是故事。”

他双手合十,对着繁星点点的夜空,很虔诚的说:“师姐,我讲这个故事给大家听,并不是要惊扰您的灵魂,是要谴责负心者,让他终生不得安宁。”

他说的煞有介事,一脸严肃。林墨坐在江之寒的右边,忍不住向他坐的地方靠了靠,小声抗议说:“名扬哥,你……你还没有开讲,已经很吓人了。”

小倩附和道:“是呀……我可不可以不听。”

沈鹏飞笑道:“可以呀……不过需要现在一个人走回农舍去。呼呼的风在吹,好像有人在说话……”

姗姗打抱不平说:“喂,你们这些男生,不准欺负小姑娘哦!林墨小倩,不要怕,看他能讲出一朵花来!”

楚名扬认真的说:“真的,这不是专门讲出来吓你们的……不过,我第一次在寝室卧谈会听的时候,背上也出了一层的汗。”

江之寒瞧着他,心里想,这家伙现在越来越会渲染气氛,真是白乎的一把好手。

楚名扬说:“话说大一第一学期期末快到了,每个人都在点灯夜读。你想啊,大学的时候,大家平时不像中学那么刻苦,就靠这最后两个星期抱佛脚。而女生比男生又要更疯狂一些,几乎每个寝室都有挑灯夜读的人。我们班有个女孩叫任灵灵,住在258寝室。258这个寝室好吉利啊,正好做将啊!”大伙儿都笑起来。

楚名扬说:“第一门考的呢,就是高数。女孩子十有八九,都怕这个。所以考试以前,一个个都很紧张,借了好些上几届的题目,又找任课老师撒娇要剧透。可惜的是,我们这个任课老师,四十出头,秃头,软硬不吃,是系里面乃至整个学校著名的四大名捕之一,每年死在他手下的亡魂不知道有多少。”

林墨小声嘀咕道:“亡魂……已经开始了。”

江之寒忍不住咧嘴一笑,偏过头去,问:“小丫头,你也怕鬼故事啊!”

林墨白他一眼,不答他的话。

楚名扬说:“任灵灵在女生中成绩是拔尖的,也是最刻苦的。晚上十一点熄灯,大多数人挑灯夜战也就到十二点半,一点钟,她通常要到两点半,三点钟。据说,她有两个应急灯,一个没电了,就用另一个。这一晚,她用应急灯看到两点多,所有的人都睡了。慢慢的,她觉得睡意上来了,便使劲揉揉眼睛,想着不能就这么睡了,还有十来页没有复习呢。于是,她下了床,准备去走廊头上的洗手间去冲冲脸,清醒一下。走出门,之间走廊上的灯昏黄昏黄的,远处有风吹过树林的声音,哗啦啦,哗啦啦……静悄悄的,没有一个人,只有那风声,哗啦啦,哗啦啦……”

姗姗咯咯娇笑道:“楚名扬,你还敢说你这不是编的故事!”

楚名扬正色道:“这真不是编造的,这是原封不动的转述任灵灵给她男朋友讲的,她男朋友就住我们对门。任灵灵出了寝室的门,脑子看书看久了,有些昏沉沉的。但她是个胆大的,经常在半夜去洗手间,所以也没有多想,径直走了进去,打开水龙头,冲了冲脸。”

看见楚名扬停下来,有几个女孩儿都抱了抱胳膊,好像在等待恐怖场景的出现。

楚名扬接着说:“任灵灵冲了脸,觉得精神好多了,决定回去继续战斗。她刚一走出洗手间,不经意的往左边一看,忽然看到一个女孩子坐在一个寝室的门口,斜着背对着她,在昏黄的过道灯下看书。任灵灵忽然间看见一个人,不免吓了一跳。她揉揉眼,看过去,只看见那女孩儿一头飘柔的长发,身段看起来也很苗条。你们知道,这洗手间在二楼东侧靠底的地方,在洗手间的左边只有两个寝室,住的是和任灵灵一个系但不是一个专业的女生。那任灵灵心里想,这个女生好刻苦啊。大家都说我是系里面最拼命的,现在又多了一个竞争对手。任灵灵认识那个寝室里一两个人,但说不上太熟,也不知道她是谁。任灵灵往前走了几步,回头又看了一眼,只见那女生好像捧着本书,头还在微微的上下动着。”

小倩插话道:“是鬼吗?”

楚名扬摆摆手,“稍安勿躁,且听我慢慢道来……第二天,任灵灵一觉醒来,忙着去教室占座。那天是最后一堂复习课,是一学期最重要的课,也就把这事儿给忘得一干二净了。这天晚上,任灵灵还是和往常一样,点起应急灯,看今天早上复习课勾的重点,一直看到其他的人都睡下好久。她觉得口里干涩,便准备去洗手间再刷个牙,便收工睡觉了。走到寝室门口的时候,她忽然想起昨夜看到的女生,心里想,今天好像比昨天更晚,她不会还在那里吧?”

清了清嗓子,楚名扬环目四顾,看见大家一个个都聚精会神的样子,心里很满意,接着说:“一推门,果不其然的,远远的她就看见那个背影,和昨天一模一样,坐在那里一动不动,好像很专注的样子。任灵灵心里仔细的想,这位到底是谁呢?虽然和235寝室的人不太熟,但一起上过不少大课,基本上都还是有个印象的,怎么记不得谁是长发苗条的呢?她有意的加重了脚步,手里端着刷牙缸,往洗手间走过去。只听到她拖鞋打在地上的声音,啪……啪……啪……啪……啪。”

楚名扬有节奏的,缓慢的模仿着那声音。一阵风吹过,篝火一下子黯淡了很多。林墨轻轻的叫了声,已经挨到江之寒的身边,把小脑袋躲在江之寒的肩膀后面,不去看楚名扬。

楚名扬说:“任灵灵进了洗手间,慢慢的刷牙。她以为这是一个像她一样刻苦的女生,心里根本就没有害怕两字。心里想,走廊的灯未免太暗了……对呀,走廊的灯,怎么可能看得见书上小小的字,这视力未免也太好了些吧。任灵灵心里想,要不出去打个招呼,问问她是谁,要是需要的话,可以把我的备用应急灯借给她。刚想到此处,洗手间的灯灭了一下,几秒钟后,又亮了起来。任灵灵打定了主意,草草的刷了牙,走出洗手间,往左边一看,只见黑漆漆的,走廊上的灯已经灭了一盏,那女孩儿却是不见了踪影。”


阅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