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长的一梦》_小鱼联盟 著
第四卷 两面人生
第344章 夜谈*山顶

夏夜的山间,有水声,有虫鸣,有花香。但今夜,厚重的云遮住了月亮和星星,看不到壮美的银河。

打前站的陈振中这次租下来整整三家农舍。晚上的时候,一伙年轻人都不愿在屋里呆着,三三两两的走出来,到处乱逛,享受这难得的山间的宁静和舒适。

江之寒手里拿着一只小电筒,原本有四五个人走在一起。走着走着,楚明扬这家伙不知道消失到哪里去了,明矾和姗姗离了大队,去寻找二人世界,江之寒身边就剩下林墨一个人。

两人走到那山下的溪水旁边,找了块大石坐了下来。一时间,好像都不愿意说话,只是静静的坐着。

过了好一阵,江之寒开才开口说:“今天辛苦了哟。”

林墨说:“没有啊,其实都是陈叔叔在安排,我不过是帮着跑跑腿而已。”

话音消失,寂静中只有溪水流过的声音。天公峡仿佛有某种魔力,坐在这里,就懒懒的不愿意说话,只想静静的享受,享受这宁静,享受这空气,享受这夜空,享受这潺潺的溪流声。

过了好久,林墨打破沉默,说:“真喜欢这里,和中州好不一样。”说着话,她往溪边的一块大石挪过去。手攀着石头,小心翼翼的移到下面的一个坎,踢掉脚上的凉鞋,把脚放进溪水里。水冰凉冰凉的,让小丫头忍不住轻轻的叫了一声。

江之寒笑道:“你干嘛呢?晚上的水很冰的。”

在石头后面,林墨叹了一声,“好冰呀!”过了一阵,她问道:“哥,你看的见我么?”

江之寒笑道:“上一次我看物理书的时候,他们告诉我光线是不会转弯的。”

林墨说:“有件事,我忍不住想对你说……我发誓,这一定是最后一次了。”

江之寒说:“说吧。”

林墨说:“我给倪裳姐姐打电话,邀请她一起来这里,她说这两天有个饭局推不掉,所以来不了。我总觉得,她好像有什么很烦恼的事儿。”

见江之寒不接她的话,林墨又说:“其实,我琢磨了很久你们俩的事儿,还是觉得应该和你说说。”

江之寒说:“哦?你琢磨了多久?”

林墨说:“这一年我都在琢磨。”

江之寒说:“你的闲时间倒真是多,看来你的成绩是应该再好点儿……”

林墨说:“今天,我和你说了,从此我再不想它了。”

江之寒说:“阿弥陀佛,那你就快讲吧。”

林墨说:“这半年里,关于你们俩的事,我听过各种的版本和猜测,芳芳姐的,凝萃姐的,还有顾望山的。虽然有些东西,除了你们俩,谁也不知道。但我总是觉得,有一点是肯定的。”

她顿了顿,说道:“不管那些我们不知道的细节是什么,已经都不重要了,你已经有吴姐姐了。不过,在和倪裳姐姐的关系上,你现在完全可以做的更好。但是,你却看不到……也许是你当局者迷。”

江之寒打断她,“你旁观者清?”

林墨说:“我觉得呢,你最大的问题是不够坚决。”

江之寒见小丫头这样的一本正经,不禁有些好笑,“说来听听,应该怎么个坚决法?”

林墨说:“我觉得,就像书上写的那样,这是一个选择题。和倪裳姐姐分手了,你们俩现在应该怎样呢?你有三个选择……第一,曾经那么喜欢彼此,不在一起了,就不知道该怎么相处,那么,就淡出她的生活吧,尽量的不想她,忘记她,让她成为历史。不要去打扰对方,尽量不再她面前出现,从来不给她写信,不要让她想起曾经的甜蜜以及苦涩。”

在夜色里,江之寒扬了扬眉毛,却没有说话。

林墨说:“第二个选择呢,就是真心的去做朋友,一样的关心她,帮助她,虽然惋惜曾经的缘份不再,但努力调节好心态,还有距离,去做个好朋友。我看书上说,很多西方的夫妻离了婚也可以做好朋友的。”

江之寒呵呵笑了声,“你的理论可真不少!那第三呢?”

林墨缓缓的说:“如果过了很久很久,还是觉得放不下她,还是觉得她才是我真正喜欢的人,就应该不顾一切的,再去争取一次……我知道这样说,对吴姐姐好不公平,不过我的意思是,理论上这是第三种选择。”

林墨说:“如果你决定了要和吴姐姐在一起,在第一和第二种选择之间,你应该好好的选出一样,然后坚决的去执行它。如果我是倪裳姐姐,最害怕的就是若即若离,时远时近,那多折磨人呀!”

江之寒忍不住叹了口气,“这就是你琢磨了整整一年,想出来的东西?”

林墨幽幽的说:“是啊……一和二,你选哪样呢?哥。”

江之寒说:“我和她……当然还是朋友。前不久,大家不还一起吃饭了吗?”

林墨说:“你知道不是这样的。”

江之寒问:“那是怎样?”

林墨说:“就是不一样……我感觉的出来。我们在一起吃饭,你和倪裳姐姐之间,好像还不如和芳芳姐,凝翠姐之间那么亲近。那种疏远的感觉,我坐在那里,也能感觉的到。”

江之寒笑了笑,“那你说吧,我应该怎样呢?”

林墨说:“我听说,是因为姐姐的爸爸反对你们太早恋爱,你们才分手的。也许,你心里会有顾忌吧,即使是回去当个好朋友,他可能也不允许。但是,如果你真心的就只想当朋友,你就应该很坦诚啊,没有什么不可以……的。坦荡荡的,就不怕人误解嘛。我的意思是,你可以对姐姐再好一些。她有什么困难,你可以多帮帮她。见了面,可以再热情一些。有什么心事,你可以像朋友一样倾听,就像……就像你听我给你讲我的烦恼,我的心事一样。”

江之寒轻声说:“小丫头,有些事情,……你……再过几年,就会懂的。”

林墨不服气的说:“嗯,我是比你小几岁,我也没有……像你们那样过。不过,我坚持认为我说的是对的,哥。要么,就离的远远的;要么,就对她再好些,再自然些。不远不近的,最是让人纠结了。”

她很肯定的说:“你……一定要……更坚决些!”

※※※

这是一个无风的夏日。

即使站在天公峡的山顶,也只有丝丝的风吹过,拂过被汗水打湿的背,让人感到汗津津,又凉丝丝的。

江之寒把背在背上的林亚龙放下来,让他去找妈妈,自己一个人走到边上,从上向下俯视山底的溪流。忽然间,那种垂直的高差让他感到血液沸腾起来。江之寒闭上眼,想像着自己从这里一跃而下,在空中体会自由落体的感觉。

过了一会儿,他睁开眼,为刚才那瞬间疯狂的想像感到些许惊讶。盯着下面看了好一阵,江之寒一手撑在木头的栏杆上,想要翻过去,却被然拽住了胳膊。

林墨说:“你要干什么?”

江之寒说:“到外面去看看。”

林墨急着说:“太危险了!”

江之寒笑笑,“有什么危险的。”转头看着小丫头,却见她半闭着眼,脸色有些苍白。

江之寒一只手搭上她的肩头,关心的问:“你怎么了?不舒服?”

林墨说:“我……恐高!”

江之寒忍不住笑起来,他一直以为旁边这个丫头天不怕地不怕,什么事情都敢尝试,没想到居然有这个恐惧。

江之寒柔声说:“小丫头,我来帮你治治恐高症……闭上眼。”

林墨听话的闭上眼。下一刻,她感到自己被两只有力的大手环住,身子飞了起来,忍不住叫了一声,赶快拿手捂住嘴。

睁开眼,林墨发觉自己已经站在栏杆以外,脚下仿佛是90度的悬崖。她看了一眼,赶快又闭上,还拿右手盖在眼皮上。

江之寒牵着林墨的左手,在她耳边柔声说:“没什么好怕的,睁开眼看看,很美很美的景色。”

在手指缝里,林墨慢慢的,试着睁开一条缝,然后再大一点,再开一点。最后,她把手拿开,试着探出头,前倾着身子,往下看了看。

江之寒柔声问:“景色很美吧?”

林墨点点头。

江之寒说:“我告诉你,我不会骗你的。”

眨着眼,林墨看见身边紧靠着的哥哥眼里似乎有火花在跳跃,她轻声问:“你在想什么呢?”

江之寒目视着前方,有些神往的说:“忽然间在想象,如果从这里跳下去,呼呼的风声吹过,体验自由落体的速度,应该是很刺激的感受吧!”

林墨张了张小嘴,一时有些呆了。过了好久,她小声的叫,“哥……”

江之寒低头看着她,“怎么样?没事了吧。”

林墨楚楚可怜的说:“我们回去吧……我想吐。”


阅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