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长的一梦》_小鱼联盟 著
第四卷 两面人生
第342章 林墨的承诺

第二天的早晨,江之寒陪着父母用过早餐,和历蓉蓉一起去了城区的书店。

公司的规模越来越大,历蓉蓉现在慢慢的淡出了管理层。但她是个闲不住的人,对这第一家开业的,寄托着她心血的分店有种特别的感情。所以,几乎每天历蓉蓉都会坐好长的公车,跑到店里来坐一坐,看一看。

一路上,难免讲起差不多三年前开业时的时光。历蓉蓉很是感慨了一番,她告诉江之寒,原来的农贸市场附近,据说要开工修一个新型的超市。这三年来,这一带的居民越来越多,也是支撑这个分店生意的重要原因。

到了书店,里面的营业员江之寒全不认识,他熟识的小倩,肖虹,沈鹏飞,冷倩,现在都独当一面,早不在这里了。

江之寒泡了两杯茶,陪母亲坐了一阵,便被历蓉蓉赶了出来,让他自己到处逛逛。

江之寒出了书店,横竖想不到去什么地方打发时间,便给附近的林墨家打了个电话。

十分钟后,林墨穿着粉红色的短袖,白色的短裤,出现在江之寒的视野里。她远远的朝江之寒招招手,在晨光里,林墨活脱脱像一只小鹿,轻快的仿佛是滑过地面。不知道是不是她练习芭蕾舞的原因,江之寒总觉得她走路的时候有一种跳舞的韵律。

走到近前,林墨甜甜的笑笑,警告说:“今天……不能再吃了。”

江之寒哈哈一笑,打量了一番林墨,说:“这一年好像瘦了些。”歪着头看看,评价道:“下巴变尖了,脸也不圆了。”

林墨眼睛一亮,“真的瘦了?”

江之寒摸摸她的头,语重心长的说:“小丫头,要多吃点。”

林墨拍开他的手,嗔道:“讨厌!”又问:“今天干嘛呢?我下午还有芭蕾的课,不敢误了,我妈会找我算账的。”

江之寒挠挠头,苦恼的说:“我也不知道啊。”

林墨皱着眉想了想,说:“要不,我们去旁边的方竹园转转?”

方竹园就在林墨家外面十分钟路程的地方,当年因为有露天的电影放映,曾经也是很热闹的地方。这几年,方竹园像其它的一些老公园一样,慢慢的没落了,没有钱修缮,进去的只剩下一些锻炼的老头老太。

到了公园门口,江之寒热泪盈眶的发现,公园的门票居然只要两毛钱,比很多很多年前不过涨了一倍。

进了公园,一路走来,草木还是青葱郁郁的,不过那些假山,雕塑什么的,因为没有保养,有生锈的,有脏兮兮的,也有缺胳膊断腿的,一副破败的景象。

不过方竹园总算胜在清静,在熙熙攘攘的中州市区,已经难得见这样人可罗雀的地方。

江之寒皱皱眉,对旁边的林墨说:“这么好的地方,重新开发一下,应该商业价值很大吧?……不知道,这地能不能卖给我们?实在不行,长期租也行啊。”

林墨白他一眼,“你不在休假吗?”

江之寒笑道:“也是,等过了这几天,找人来打听打听。”

说着话,两人穿过一条小道,来到原来公园的中心处,这里有一个露天的篮球场,紧挨着的是一个露天的电影院。

两人找了一个空旷的地方坐下,从高往下,远远的俯视电影院前的台子。

江之寒回忆说:“很小的时候,我和我爸我妈小时候经常来这里看电影,一毛钱一张的门票,看的人还真不少。”

放眼看去,屏幕前五六十排的座位空荡荡的。一个偌大的空间里,孤零零的坐着他们两人。在这个夏日的早晨,有些百无聊赖的,傻傻的坐着,好像也很不错。

良久,林墨打破沉默,问:“哥,……这五天,你就准备这么过?”

江之寒翻翻白眼,“这地方可是你提议来的……好一个凄凉的所在!”

林墨笑了笑,说:“坐在这里,可以看见我们家的阳台呢。”顺着她的手指,江之寒看了看,说:“昨晚还坐在那里喝酒呢。”

暑假的时候,方竹园是林墨有时候早上来跑步的地方。偶尔的,她也会抱一本书,跑到这空旷无人的所在,沉浸在小说的世界,一看就是一个上午。虽然看起来活泼开朗,十六岁的林墨,很多时候却喜欢这样的独处。今天旁边多了一个人,感觉好像也不错。

林墨说:“有时候,上午如果不那么热的话,我喜欢到这里来看书。比家里空旷,又很清静。”

江之寒转头看着林墨的侧脸,忽然间不知道怎的,忍不住想起倪裳。林墨常说,倪裳姐姐是我的偶像我的榜样,其实并非虚言。林墨的性格里,有很多类似倪裳的地方,譬如说孝敬父母,譬如说体贴善良,又譬如说多才多艺但从不盛气凌人。

但仔细想来,林墨和倪裳又是如此的不同。也许是出生年代,家庭环境,或是成长经历的差别,江之寒感觉林墨要轻快很多。对,就是轻快,肩上似乎少了倪裳那么多的责任感,束缚她言行的框框好像也不那么多。

江之寒初遇倪裳的时候,她和林墨现在差不多的年纪。但也许是江之寒这三年成熟的太快,十六岁的林墨和十六岁的倪裳相比,给他的感觉要更小更活泼一些,也许略少了几分温柔稳重,却多了不少的朝气和欢快。

江之寒陷入自己想像中的比较,一边的林墨看着他,出奇的没有出声干扰。江之寒的眼里,有那么多的感伤,和一点点的甜蜜。身边的小妹妹,却不是他以为的那样天真烂漫。她静静的看着他,能读懂那里面的一些沧桑,一丝苦涩,合着一点点的甜蜜。

如果说江之寒的出现,曾经对倪裳的生活是某种意义上的颠覆。那么对林墨来说,江之寒的到来至少意味着巨大的变化,虽然江之寒已经长大成熟,也并没有机会和她朝夕相处,但他的影子还是无处不在。父亲的生意成功启动,对于家里的财政状况显然是一个巨大的改变。但比这更重要的是,经济上的压力,以及壮志难酬的那种压抑慢慢消散,一种更轻松的更享受的气氛弥漫在家里。

林墨也慢慢开始进入江之寒私人的朋友圈子,最近一年她和温凝萃同在七中,来往非常的密切。从温凝萃和其他人那里,林墨听到了很多江之寒的故事,也渐渐对他愈发壮大的商业蓝图有了些初始的认识。

认识江之寒之前,林墨虽然不乏黄斌那样暗自倾慕的同学,但由于年龄还小,加上性格中有一股爽利的特质,更多的男生倒有点把她当作朋友哥们看待。林墨记得初三的时候,有个很要好的朋友找到她,倾述他对另外一个女孩儿的倾慕,说起那个女生是如何的温柔如何的柔美。林墨回到家里,照着镜子,皱着眉头,自言自语的说,难道我不温柔么?

江之寒和倪裳的恋情,曾经深深的打动过林墨。初三那个暑假,江之寒带着她走过曾经和倪裳走过的那些路,轻轻的向她讲述那些甜蜜和苦涩。林墨觉得,自己心里有一扇窗被轻轻的推开了。慢慢的,她能感觉到更多淡淡的惆怅的情绪,有时候甚至是无缘无故的。林墨曾经努力的想推动江之寒和她的偶像倪裳姐姐重新走到一起,但还没有开始,就已经失败了。

奇怪的是,林墨对江之寒并无多少责备之意。上个星期的时候,林墨和温凝萃阮芳芳一起吃饭,说起江之寒的恋情,温凝萃免不了数落了江之寒几句。林墨当时说,我想他们之间一定有我们所不知道的苦衷或者困难的,哥并不是喜新厌旧的人。温凝萃评论说,江之寒是第一流的朋友,但可能会是最危险的情人。阮芳芳笑了笑,说也许正因为他总是第一流的朋友,他才会是第二流的情人。

林墨记得温凝萃问她,江之寒是第几流的哥哥?林墨笑了笑,没有正面回答他。但在心里,林墨从来没有怀疑过,这个世上不会有比他更好的哥哥。

林墨温柔的看着发呆中的江之寒,这个大哥哥的出现,让她的世界色彩丰富了十分,但也沉郁了两分。那些偶尔的伤春悲秋的情绪,好像就是被他带进了门。

如果……他想要的,只是一个温柔快乐懂事的小妹妹,倾听他的心事,排遣他的烦恼。那么,她会尽自己最大的努力,去做那样的一个妹妹。

江之寒很多次的告诉她,自己会一直一直保护她,不让她受任何的伤害。林墨虽然嘴上不屑,心里却是深信的。她从没有说出口,但在心里,她早就郑重的承诺,她也会一直一直的在这里,倾听他的倾诉,努力的让他少些烦恼。

※※※

林墨的家里,江之寒斜躺在沙发上,翘着二郎腿,拿着一本《红与黑》,慢慢的看。林墨坐在沙发的另一个角落,忙着拨打江之寒电话簿上的号码。

在方竹园的时候,林墨想着怎么帮江之寒打发这几天难得的休闲时间,提议说不如出去旅游。她曾经听江之寒说过天公峡美丽的星空和雨中登山涉水的刺激,建议道,为什么不召集些朋友,重返天工峡呢?

江之寒对这个提议还满感兴趣的,不过他笑着说,招人安排准备这些都是伤脑筋的事情,他这几天可是什么都不愿想什么都不愿做。于是,协调安排的重任当然只有落在小林墨的肩头上。

芭蕾舞课是一点半开始,除去路上的二十分钟,和草草解决中饭的十分钟,从十一点到一点,林墨一直呆在电话机旁,从楚明扬陈沂蒙,到温凝萃阮芳芳,一个接一个的电话打过去。

一点十分的时候,林墨和江之寒走出门,去文化宫上她的芭蕾课。

林墨边走边向江之寒汇报情况,“电话打通了十一个,没打通的我晚上继续。确定要来的有名扬哥,凝萃姐姐,庄姐姐和她儿子,明大哥和姗姗姐姐,小倩姐姐,鹏飞哥,和肖姐姐。一定来不了的有沈姐姐和阮姐姐。肖叔叔说,人数定了,他马上安排车子。路上要准备的东西,陈叔叔说他来负责。嗯……就这样了,出发时间定在后天早上七点。”

停了一会儿,林墨问:“你下午去哪儿?”

江之寒说:“送你去文化宫以后,我就回家……睡觉。”

林墨嘟嘟嘴,终于还是把那个“猪”字咽回了自己的喉咙。


阅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