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长的一梦》_小鱼联盟 著
第四卷 两面人生
第340章 长假的开始

江之寒回到中州,见了几个朋友,又开了两天的会,觉得自己终于从过去一个月的低落情绪里走出了一些,但总还是感到有些郁闷。吴茵也打来电话,过段时间要回自己家看一看。

江之寒想了想,决定给自己放几天假:真正的放假——什么都不做,什么都不想,完全无所事事的过上那么五天。

第一天的早晨,江之寒想好了不要起来早练。如果每年可以有那么三五天的缺席,就让这是其中一天吧。

清晨五点半,天边虽然已有一丝晨光,但被厚厚的窗帘遮住的卧室还是黑漆漆的。江之寒面朝着天花板,睁开眼。虽然没有光,也没有响动,但他该死的生物钟准时的叫醒了他。

江之寒闭上眼,企图重新睡过去。但就这么躺了一阵,不知道是五分钟还是半小时,什么都不想,睡意怎么也不来,脑袋却越来越清醒。

江之寒长叹了一声,无奈的坐起来。人家都说,前三十年睡不醒,后三十年睡不着。没想到二十岁的年龄,他已经提前进入睡不着的行列。

青春早逝,是何其悲哀的一件事!

江之寒起了床,蹑手蹑脚的走到盥洗间,刷牙洗脸,收拾了下自己,便悄悄的出了门。

夏日的早晨,六点钟的时候,天已经蒙蒙亮了。

回家不过一个星期左右,江之寒对家里新买房子附近的环境并不是很熟悉。他走出小区的大门,在宽阔的人行道上随意行走。街道上已经有不少车辆来往,步行的人虽然不多,但三三两两的也到处都是。

中州市区的夏日,总是给人一种闷热的感觉。热还在其次,那种闷的感觉,足以压得人喘不过气来。也许只有在午夜清晨的街道上,才能摆脱那种感觉,嗅到昨夜雷阵雨后的一丝清新的味道。

江之寒也没想好去哪里,就在附近的街道上,穿着一双拖鞋,踢踏踢踏的漫步。同以前住的地方不同,走出小区,往外走上七八分钟,这外面的大街便是这里来往的交通要道。街道很宽敞,两边都是高楼和店铺,却没有早晨摆摊的小贩。

江之寒忽然间怀念起原先居住的地方那临街摆放,杂乱无章的早点摊子,香喷喷的烧饼,才出炉的糍粑块,还有大肉包,或者是冒着热气的一大碗牛肉面。就这么凭空想想,江之寒就不觉咽了下口水,觉得肚子咕咕的叫起来。

他看到前面有个公车站,走过去细细看了看路程表,跳上一辆刚停下来的九路电车,往原先住家的地方赶去。

六点多钟的九路车一点都不拥挤。江之寒找了一个临窗的座位坐下,偏头看着晨光下的街景,任那电车慢悠悠的摇过一站又一站,过了大桥,往市区驶去。

天越来越亮,但从桥面往下看,江水还是被一层似雾非雾的东西挡着,看不太清楚。大江两岸,越来越多的高楼开始矗立起来。从江面沿着斜坡向上延伸到山腰,是一排又一排的钢筋混凝土,几个巨大的广告牌横在几栋高楼的楼顶。

过了大桥,进到市区,交通明显拥堵起来。在第一个转盘处,电车足足摇了十分钟,才在车流中挤出一条血路,往前开去。到了骨科医院的门口,江之寒跳下车,穿过马路,到了以前常买东西,曾经和林师兄经历惊魂一刻的那个早点摊子。

江之寒很开心的看到,老板和老板娘还坚守在这里,旁边还多了一个六七岁的小女孩儿。老板夫妻大概永不会忘记那天早晨的枪战,因此虽然一年不见,还是一眼就认出江之寒,热情的丢下手中的活,来打招呼。

江之寒坐下来,点了最爱吃的辣豆腐脑,再加上两个糍粑块。和老板聊起天,说到已经搬家和去了外地上大学,对方难免恭喜一番,又遗憾了一番不再住在附近。

江之寒坐在那里,慢慢的享受他的豆腐脑。红的辣酱,绿的葱花,雪白的豆腐脑,混在一起,无论是色,香,还是味,都是难得的享受。

早餐铺的生意很好,靠墙的一面已经搭起了临时的棚子,座位也比以前多了三倍。老板和老板娘雇了一个帮工,据老板说,自从报纸报道过两个通缉犯是在这里被击毙的,慕名而来的人非常的多,生意也一直很红火。

江之寒吃完早点,满足的摸摸肚皮,觉得这个休假的开始还不错。他沿着阶梯往下走,旁边便是印刷厂厂房的围墙。江之寒不由想起石叔叔说起的厂里的困境,想到很多四五十岁的职工几十年的辛苦,一张纸,一个政策,便要和这个厂子完全的割裂开来。

江之寒摇了摇头,不想让这些事情破坏了早晨的好情绪。他加快了脚步,很快的把厂区甩在自己身后。路过宿舍区大门的时候,江之寒往里看了一眼,终究还是没有进去,径直的往前走,一会儿的功夫,便到了书店附近。一抬头,林墨家的单元楼便在右前方。

林墨家单元楼的西北边,有一个小山坡,还没有开发。那上面有几棵大树,树下是些灌木和杂草,平时很少有人来料理,但也长的生机勃勃。

江之寒找了个平坦的地方,坐下来,随意拔起几根狗尾巴草,拿在手里把玩。

也不知道坐了多久,江之寒的思绪慢慢延展开去,好像真的什么具体的事都没有想,是一片空白,又像装满了东西。

九点半的时候,林墨穿着短袖短裤,出现在她家的阳台上。她伸了个大大的懒腰,又捂着嘴打起哈欠来。

江之寒刚从发呆的状态苏醒过来,他一眼看到了林墨,把手指放在嘴边,吹了一声响亮的口哨,像清脆的鸟叫。看见林墨毫无反应,他又急促的连吹了三两声,这一次,小丫头终于转过头来。远远的,她好像看不太清楚,眯着眼朝着江之寒坐的地方看了半天,转身进了屋。

江之寒不敢肯定她是否认出了自己,小丫头的视力好像不是那么的好,大概是书看多了的缘故。两分钟的功夫,林墨又出现在阳台上。这一次,手里居然多了……一个望远镜。

江之寒忍不住笑起来,举起手向她招了招,看见林墨放下望远镜,招手示意他过去,便站起身,下了山坡,往她家走去。

江之寒进了门,把拖鞋一扔,赤脚走进去,问:“古老师林叔叔呢?”

林墨说:“我爸五点就去上班了,我妈今天补课,也走了一阵了。”本着爱屋及乌的原则,江之寒早给阮校长打过招呼,古老师现在也是高三的年级组长,学校的骨干教师,工作格外的繁忙。阮校长提议说,明年准备让王主任升任副校长,到时候古老师可以接他的班,去执掌教务处。

江之寒看了看墙上的钟,已经十点一刻了。他问林墨,“才起床?”

林墨抗议道,“哪里呀,我都起了十几分钟了。”

江之寒频频点头,“起的真早!”

林墨嗔道:“偶尔一次嘛,这几天很辛苦的。”

江之寒笑道:“怎么辛苦法,说来听听。”

林墨叹口气,“又要练琴,又要练舞,还要练书法,还要做作业,还要去我爸的店帮忙,比上课的时候还要忙。”问江之寒:“大清早的,你坐在那里干嘛?”

江之寒说:“发呆。”看见桌子上有绿色的笼子罩着的碗,拿开一看,里面是古老师给女儿留的早饭:一碗小米粥,一盘泡的嫩姜,还有两个包子。

江之寒也不客气,拿起筷子,尝了口嫩姜,淡淡的酸味,夹杂着回味的辣和甜,真是人间美食啊!

林墨两步跳过来,说:“哥,包子给你吃吧,泡姜给我留着,就剩下这么一点了。”

江之寒不理她,就着粥又吃了一片姜。

林墨急道:“你没吃早饭吗?”

江之寒回她说:“就吃了两碗豆腐脑,和两个糍粑块,现在好像又饿了。”

林墨嘟嘟嘴,总算把那个“猪”字吞回了肚子里。她可怜兮兮的低下头,恳求说:“给我留一点泡姜嘛,其它的任你吃。”

江之寒抬头看看她,说:“林墨。”

林墨说:“怎么了?”

江之寒盯着她看了好一会儿,指了指她的脸,“眼屎。”

林墨啊的一声,脸一下子红了,飞快的跑进盥洗间,水声哗哗的响起来。

过了好久,林墨换了件黑色的T-Shirt,头发梳的整整齐齐的,很淑女的走出来,脸上还残留着一点嫣红。

她嘟着嘴,一句话不说,自个儿坐下来吃早饭。

江之寒斜靠在长沙发上,手里随意的翻着一本《甘十九妹》,笑她说:“林墨,什么时候你吃饭变得这么淑女啦?”

林墨白他一眼,“讨厌!”

她慢慢吃好了饭,去厨房洗了碗,又仔细的洗好手,擦干净了,回到客厅里,在江之寒身边坐下来。

江之寒偏头仔细打量了一会儿,看的林墨有些发毛。她问:“又怎么了?”

江之寒看看她的眼睛,咧咧嘴说:“嗯……洗干净了。”

林墨气道:“你还说……”站起来,小拳头像雨点般的落下来。

江之寒作势招架了两下,便任她打在肩背处。拳头的力度非常的好,落在身上感觉很享受。


阅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