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长的一梦》_小鱼联盟 著
第四卷 两面人生
第339章 石厂长的烦恼

第二天的傍晚,江之寒约好了去石琳家吃饭。

到了石家,寒暄了两句,江之寒就被石厂长拉进了书房,留下石琳和她妈陪历蓉蓉夫妻说话。

半年不见,石厂长双鬓都已花白了。在书房里坐下,石琳端进来两杯热茶,便退出去,替他们掩上了门。

石厂长叹了口气,指指自己的头发,“周末忘了去染发了。唉,头发都快白完了。”

这两三年来,石厂长虽然事业通畅,从车间主任一跃成为厂里的一把手。但工作艰苦,尤其是上次合并以后,内部外部都环境堪忧。

江之寒喝了口茶,说:“石叔叔,你这是太辛苦了。年纪大了,工作虽然重要,身体毕竟才是重中之重啊。”

石厂长摇摇头,“如果六十岁退休的话,我也就剩下最后两年了。工作辛苦倒是其次,心太累才是关键。”石厂长恰逢机遇,靠大刀阔斧的改革一路直升,江之寒虽然说不上出了多大的力,但牵线搭桥,出谋划策的事,还是略做过一二。所以,难得他回中州,石厂长专门把他叫来,好好的唠叨一下。

江之寒说:“我大概听琳姐说过,这次要裁员是吧?是件费神的事情。”

石厂长说:“不止是裁员。这次市里面和轻工局拿我们试点,搞的是买断。一年工龄换500块钱。买断以后,医疗啊福利啊,以后厂里面都撒手不管。”

江之寒最近很忙,倒不知道这事的细节。在路上,听母亲大致见过两句,说很多和她一个年龄的老同事,都打电话来说,早知道不如像她那样,找个机会提前退休。

他仔细问了问石厂长,皱眉说:“为国家工作了一辈子,一年换成五百元,就彻底撒手不管。这……也太过了吧!”想起石厂长的角色,解释说:“石叔叔,我这么说可不是针对你呀。”

石厂长又是一声长叹,“你也不用解释,我还不愿意看到这个事情发生呢。可是,又有什么办法?大的政策是上面的人制订的,就苦了我们这些执行的人……你不知道,这些天指着我脊梁骂的,到办公室门口来骂我的,有多少人!”

石厂长又说道:“四厂合并进来以后,工作就越来越不好开展。四厂的几个领导进了班子,他们在局里面又都是有人的。别的事情不会做,争待遇,要工资的事是绝不落人后的,还挂着冠冕堂皇的借口:要为老四厂的人争取平等待遇。本来厂里面就是按绩效来发奖金的,去年开始,局里的书记找我谈了三次话,说市里面领导承诺过,我也承诺过,四厂和老厂的人要一视同仁。这都哪里和哪里呀?按绩效发奖金不应该吗?因为这个事情,老厂的职工工作积极性也不如以前了。回想起来,我还是不够硬,不就是顶乌纱帽,不就还有两年吗?”

江之寒静静的听着石厂长发牢骚,过了半晌,他说:“石叔叔,你现在也不缺钱。愿意继续干这个吃力不讨好的活,不就是因为你对厂里有感情吗?你不来掌舵,换个人,工人们的待遇更糟糕。”

石厂长摇摇头,“现在要拿人家的饭碗了,就是工人们恨的咬牙切齿的敌人。这次他们搞一刀切,中层干部一个比例,普通工人一个比例,一定岁数以上的,全部下岗!我好说歹说,争取到一部分名额,是给非中级干部的技术骨干的。就为这个,还是说好话的少,说坏话的多,说我拿这个是要来索贿的。”

江之寒微微摇了摇头,不知道该说什么。

石厂长又说:“也难怪大家群情激奋,四五十岁的工人,除了这个技术别的也不会,现在这个年龄,要学新的哪里那么容易?你让他下岗了,到哪里去找新工作?”

江之寒想起一件事,问:“双职工怎么办?”

石厂长说:“夫妻双职工原则上至少保留一个职位,这也是我好不容易争取来的。”

江之寒点点头。

石厂长又说:“四厂欠了一屁股债,合进来以后厂里的财务状况一直不算好。而且,退休职工的负担也翻了一番。这次的买断,靠的都是国家拨款。我想从厂里面多拿点钱出来,也心有余而力不足。”

江之寒说:“说起财务,琳姐的男朋友不是也在厂里面么?”

石厂长说:“华军这个小伙子还算能干踏实,我最近提他当了个主任科员,说闲话的人不少,我也懒得搭理他们。”

江之寒又问道:“上次和你说起厂里的事,不是说准备把现在的厂房都迁移合并到四厂,把这块地租出去或者是卖出去么?”

石厂长说:“这个提议在轻工局被卡住了,一直没给个回音,到底行还是不行。现在领导们又动了些别的心思,想要引进外资或者港资。可现在这个经营状况,资本家又不是慈善家,谁会愿意来?除非甩货大贱卖。”

江之寒仔细想石厂长的话,合并四厂虽然是个败着,但现在厂里面的根本问题是,本来已经理顺了的领导层又分裂了,加进来一帮有关系要待遇又没能力的家伙。石叔叔虽然有战略的规划,执行的力量却是越来越弱。裁员这样的对策,也许可以减少些成本,短时间的应付一下局面,但如果生产销售不能够高效的运转起来,印刷厂的前景仍然很黯淡。

石叔叔的苦恼,其实在于他能看到问题所在,却没办法去解决。横在他面前的,是整个体系的羁绊。

江之寒想了想,提议说:“石叔叔……我看,你不如退休算了。中州现在有几家私营的印刷厂,以你的资历,换个地方可能更好。说不定,我还能帮你联系联系。”

石厂长摇了摇头,“你刚才不是说过吗?我对这个厂还是有感情的,从当学徒工开始,有快四十年的时间了。最后这两年,我还是把班站好吧……唉,就算被人指着脊梁骨骂,我也认了。再怎么说,下岗工人们不知道前途在哪里,我还算不缺吃不缺穿,不用为生计发愁。”

他顿了一顿,又说:“我找你来,倒不是就为发发牢骚。说起引进资金,既然上面有这个意思,我也在想想法子。虽然说现在的运作糟糕一些,但厂子里的技术底子还在,销售网络还在,其实我倒想有外资或者港资进来,管理方面能够更开放,更尊重市场规律一些。我听说,上次香港投资团到中州来,是你们负责招待的,所以想问问有没有什么路子可以帮我介绍一下?”

江之寒说:“印刷这个行业的,我还真不认识。不过既然你提起,我让人帮你问问。”

一番长谈,完了已经是吃晚饭的时候。

吃了饭,石琳妈妈和历蓉蓉张罗着收拾东西。石琳要帮忙,历蓉蓉反客为主的说,你不是要和你弟弟聊聊天吗?这么久不见。收拾的事情,就让我来帮忙好了。

于是,石琳便拉了江之寒去她卧室里聊天。

三个月前,江之寒家买了一套商品房,正式搬出了印刷厂的宿舍区。高二的时候,两家不过隔了两三分钟的路程,来往很频繁。现在住的远了,江之寒又常年在外,能见面的机会一下子就少了很多。

这次暑假回家小住,江之寒还有些不适应。以前在厂里宿舍区的时候,颇有些头痛,有时候甚至是厌烦,那些大妈老太太们的八卦和啰嗦。但到了新住的地方,楼上楼下都不太认识,进进出出很是冷清,全没了住家的亲切感,到让他偶尔想起,有些怀念以前住的环境。

今天和石厂长谈起印刷厂的改革艰辛,江之寒不由自主的就想起了高一暑假的那个下午,当他从一个长梦里醒来,吃过饭,走出门,走上厂房外那段长长的阶梯。那时候,他看着有些灰败的环境,忽然冒出些雄心壮志:我可以改变这一切的。

倏然之间,三年过去了。他应该说改变了自己,改变了家里的经济条件,也改变了周围的那么一小批人。但说到改变那个环境,却是力不从心,甚至想也没想过的事情。

江之寒很自然的问起石琳她和华军的进展。石琳告诉他,自从被父亲提成主任科员以后,华军的压力很大,到处难听的话也很多。他工作愈发刻苦了。按石琳的说法,华军现在简直是个工作狂,两人起码有一个月都没有真正约会过,偶然见面还大多是在家里,他还总是在和父亲谈论厂里的事情。

江之寒安慰她说,他这么努力,也是为了你哦。不干出一番事业来,怎么好意思娶厂长的千金?

说起这半年来的工作生活,石琳抱怨说,江之寒打电话和她聊天的时候越来越少。江之寒自我检讨了一番,感叹说,一天到晚忙,有时候真不知道为了什么。他告诉石琳,前段时间,他一时兴起,花钱买了一整套的JT邮票,从J1T1开始,到最后一套结束。

把邮票拿到手,从头到尾欣赏了一遍,却全没了当年集邮时辛辛苦苦买到一套邮票时的开心。当年那种珍贵的终于到手的感觉,再也找不回来了。

江之寒和石琳聊的起劲,历蓉蓉便让他多留一会儿,自己和丈夫先回家,有个朋友晚上要来坐一坐。

坐在石琳的房间里,她只开了一盏暗暗的台灯。两人坐在窗前,看出去,能看到远处森林公园新修的七层塔。塔的轮廓镶着一圈的灯,在夜色里熠熠闪光。

石琳忽然说:“到这里住了两年,好奇怪,有时候居然会想起宿舍区那些婆婆妈妈的一天到晚追问我有没有男朋友的老太太。”

江之寒摇头笑起来,“真是啊,我傍晚的时候也想起这个。”过了一会儿,他又说:“去年的这个时候,我师父把我好好的教训了一顿。他说,你还有什么不满足的,一天到晚觉得别人欠你很多似的。想想也是,现在生活比以前好多了……可为什么总是感觉,生活中还是不如意的事为多呢?”


阅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