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长的一梦》_小鱼联盟 著
第四卷 两面人生
第338章 庆功宴【二】

喝了有七分醉意的江之寒,禁不住给姑娘们讲起故事来,讲的自然是这些天一直压在他心头的彭丹丹和舒兰的遭遇。

不得不说,这个故事还是有几分惊心动魄的,几个姑娘都忍不住放下了杯子,静静的坐在那里听江之寒的讲述。带着几分醉意,江之寒也仿佛把自己带回到几个星期以前,重新回到那时那地,重新经历那人那景。

在座的这四位,无论怎样,都算是江之寒能够全心信赖的人。他放开心防,也不去想什么能讲,什么不能讲。

江之寒讲到下崖去寻找彭丹丹的时候,虽然都能料到结果,几个女生还是心存侥幸。倪裳双手十指使劲搅在一起,用力之下,能看到手背细细的血管。这一年,她在学生会已经见惯了尔虞我诈,争权夺利,简直就是外面社会的缩影和预演,但那些玩意,在生死面前,毕竟不值一提。

江之寒讲到在水库寻找舒兰,最后终于看到她的时候,四个女生不约而同的大声的呼出一口气。

把这些天一直回放的事情,原原本本的都讲出来,江之寒觉得好像从心里卸走了一块石头,忽然轻松了好多。他挺了挺肩背,端起酒杯,咕噜噜喝完了一杯,感觉痛快多了。

温凝萃跟着喝了一大口酒,放下酒杯,说:“阉了那个洋鬼子!”

江之寒哈哈笑了两声,说:“好,凝萃,就按你的指示办。”

温凝萃叹口气,又说:“说正经的,有什么需要帮忙的?……青州也是江南军区的辖区,人面上应该可以问一问,要不……”

江之寒摇头打断她,“不能什么事都去找小顾啊。你的小顾虽然神通广大,不过我的事情,我自己会解决的。”

温凝萃也有几分醉意了,她拍了拍桌子,说:“好!来,为了将来的胜利干杯!”和江之寒满干了一杯。

倪裳有些担心的看着江之寒,张了张嘴,却不知道该说些什么。

过了半晌,她举起杯子,低声说:“无论怎样,也挽回不了那个女孩儿的生命呀……来,为了彭丹丹。”

阮芳芳举起杯子,轻声说:“来,为了她的出国梦……”

四个人又喝了一杯,气氛又凝重起来。

温凝萃沉默了一阵,打起精神说:“话虽如此说,但终究是不同的。如果不能惩戒一下那个洋鬼子,这……也未免太憋屈了些。你说是不是,之寒?”

江之寒点头说:“我也是这么想的。”

温凝萃又喝了两杯,真的是有几分醉了,她举起杯子,和江之寒碰了一下,“祝你旗开得胜,马到成功。”

江之寒笑道:“王师北定中原日,家祭无忘告乃翁。”

温凝萃啊了一声,夸张的说:“不需要那么久吧?”

江之寒哈哈大笑,“那……凝萃你温好这壶酒,待我就出去取那华雄项上人头。”一时间,心中的郁闷消了好多。

阮芳芳看着江之寒,轻声说:“哪怕是于事无补,也要做点什么。你不是常以拯救者的面目出现吗?她虽然去了,但灵魂一定不能安息,希望看到正义吧。”

江之寒很开心的看到,居然没有人阻拦他。

眼光扫过倪裳,倪裳温柔的注视着他,“没有理由拦着你,毕竟是你把她牵到这件事里面来的……但小心,不要……逞一时痛快。”

眼睛最后落在今天很乖很沉默的林墨身上,她皱了皱鼻子,沉思了好久,一本正经的说:“嗯,哥,要小心计划,大胆执行。”

江之寒忍不住笑起来,“这又是从哪本书上看来的?”

林墨很认真的说:“大家都这么说。”

江之寒哈哈大笑。这一刻,好像又回到了过往,大家很开心很坦诚的坐在一起,指点江山,无所不谈。不同的是,多了一个林墨而已。

倪裳看看温凝萃,说:“凝萃喝的差不多了,我们就到此为止吧。”

温凝萃很可爱的睁着醉眼,“我很好啊。”

江之寒站起身来,走过去,把她从座位上提起来,和没有喝酒的林墨,一左一右,挟着她往外走。

小楼外面,月朗星稀,是一个温暖却不炎热的夏夜。

温凝萃有些不稳的走在江之寒和林墨两个人之间,忽然转头对林墨说:“你的之寒哥哥,有时候我觉得他薄情寡义,有时候我又觉得他重情重义,是一个很矛盾的人哦。”

林墨飞快的看了江之寒一眼,撇撇嘴,没有说话。

温凝萃不依不饶的,“小林墨,你的评价呢?”

林墨撇撇嘴,想了一阵,冒出两个字:“No-Comment”

江之寒忍不住叹了口气,苦笑着说:“小丫头,英文学的不错,学的不错呀。”

※※※

把温凝萃送回家,三个人下了楼。这里离林墨和江之寒的家很近,可以步行回家。两人和倪裳阮芳芳道了别,走上回家的路。

林墨见江之寒脚下有些虚浮,便搀了搀他,关心的问:“你没喝多吧?”

江之寒笑道:“轻敌了轻敌了,没想到这三个家伙一年不见,都这么能喝!”

林墨小声说:“凝萃姐姐有些不开心呢。”

江之寒问:“怎么了?”

林墨说:“顾望山离重点线只差三分。他重点报考的是沪宁的大学,一般本科选的是宁州纺织大学。我听凝萃姐姐说,本来顾望山可以有一个体育加分的,但他没要,所以……就去宁州了。”

江之寒问:“他哪来什么体育加分?”

林墨说:“好像是航模比赛什么的。”

江之寒笑道:“得,那是现编出来的吧,我从来没听说过。不过如果他真是想去的话,要提个重点档不是什么难事儿。”

林墨说:“反正嘛,凝萃姐姐不太开心不在一个城市。”

江之寒问:“你信上说,他们俩这一年挺好的?”

林墨说:“是呀,好像天天都在一起吃饭呢。”

江之寒偏头问林墨,“林墨,要是顾望山可以靠关系,就算差了三分也能去重点大学,你愿不愿意看到他去?”

林墨偏头想了好一阵,“去吧,凝萃姐姐会开心很多啊。”

江之寒笑话她,“林墨,你的正义感呢?!我们要公平,不要以权谋私!”

林墨轻轻打了他一下,“哥,你别胡说了,顾大哥人家是有体育获奖的,不是你说的那样。”

江之寒有了几分醉意,说:“我告诉你,小顾啊,多半是存心不想去沪宁的。一来,不自由。二来呢,呵呵,纺织大学,纺织大学哟,林墨,花花姑娘大大的有。”

林墨娇嗔道:“哥!……凝萃姐说的很对唉。”

江之寒说:“怎么啦?”

林墨说:“你是一个很矛盾的人,有时候很正义,有时候很讨厌!!!”

江之寒呵呵笑了两声,说:“我来之前,你们一定聚在一起说我的坏话吧。”

林墨抿着嘴不说话。

江之寒低头看她,“你到底跟谁亲呀?”

林墨瘪瘪嘴,“那些话,你又不愿意听!”

江之寒说:“我愿意啊!怎么不愿意?我一向从谏如流的。”

林墨沉默着不说话。

江之寒停住脚步,“看来是很坏很坏的话。”

林墨抬起头来,眼里忽然充满了泪水。

江之寒心里一痛,醉意一下子都没了。他伸出手,按住林墨的双肩,温柔的问:“小丫头,怎么了?”

林墨说:“我也不知道,为什么忽然就想哭了。”

江之寒柔声说:“说给我听听,是不是她们欺负你了?”

林墨盯着江之寒的眼,说:“其实……她们也没说什么。倪裳姐姐来之前,阮姐姐和凝萃姐都说你很……青州离宁州不过一个半小时的火车,你自己还有车,就算是一般的朋友,一年也可以去拜访两次嘛。”

江之寒迎着她的目光,问:“去干什么呢?”

林墨没有避开他的注视,她说:“我知道……你现在有吴茵姐姐了,我也觉得吴茵姐姐很好很好。我知道你的事情不是我该管的,我也知道你们之间一定有什么缘故,没办法回到从前。哥……我并不是要责备你,或者是怎样……可是,你知道吗?我一直觉得你是无所不能的,你是……你那么小的时候,就可以创出很大的事业。你稍微一努力,我爸爸这么多年的心愿就实现了。所以……有时候,我觉得你应该是完美的,应该一辈子喜欢一个人,一直保护她,绝对不离开,从来不放弃,然后,就能一直一直从中学开始,青梅竹马,陪伴一生。可是,你也有办不到的事,不是吗?想起来,还真让人沮丧啊!”

江之寒长长的出了口气,爱怜的摸摸林墨的头,和她那柔顺的齐耳短发。

林墨喘了口气,感叹说:“一年,好长又好短。这一年,我觉得长大了好多。你一定觉得好笑吧,你和倪裳姐姐不在一起了,大家好像都……都接受了,包括倪裳姐姐在内,至少表面上是这样的。但我还念着这个事……哥,我一直都相信永远的。”

江之寒柔声说:“我也相信过,但……不能强求每件事都永远啊。谋事在人,成事在天,你听说过吧?”

林墨摇摇头,说:“好了,我没事了。我平时不哭的,今天大概酒喝多了。”

江之寒哑然失笑,这个小丫头,晚上明明滴酒未沾来着。

他说:“有一件事,我可以保证永远的。”

林墨眼睛亮亮的看着他。

江之寒说:“我会永远的照顾你,不让你受到伤害。”

林墨嘟了嘟嘴,咕哝道:“谁知道呢?”


阅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