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长的一梦》_小鱼联盟 著
第四卷 两面人生
第337章 庆功宴

温凝萃温女侠一向是江之寒忌惮三分的人物。高考前一夜,她打电话给江之寒,绝口不提明天的考试,只说考完了要去状元楼吃饭庆祝。江之寒拍着胸脯说,没问题,吃多少都记我账上。

结果呢,温凝萃同学霸占了一号和三号包厢,不是一晚,而是三餐晚饭加两个中午。和她不打不相识的8号美女有个男朋友在一中读书,也是她们俩一年的。第二天晚上说起想让他来聚一聚,温女侠一挥手,没问题,让他和朋友一起来好了,我们这里有人买单。于是,十几号一中的汉子杀过来,狠狠的吃了一顿。

三天之后,温凝萃让状元楼的经理把这几天的消费打了个总账,然后在上面写了句谢了,龙飞凤舞的签了个大名,夹在公司的公文中,给江之寒传真了一份账单过来。自己拍拍手,去春城旅游散心去了。

那些天正是为舒兰的事情头痛的日子。即便如此,吴茵收到传真后,也忍不住捂嘴笑了好久,然后郑重的转交给江之寒。

江之寒看了看账单上那一长串惨绝人寰的数字,揉了揉眼,又使劲揉了揉,确信自己没有搞错。他咬牙切齿的给温凝萃家打了个电话,被告知她出去旅游去了。黄阿姨问他有什么事,江之寒只好赔笑说,没事没事,就是关心一下她考的怎么样。

去橙子老家的路上,江之寒终于接到温凝萃的电话。江之寒第一句就问,温大小姐,你是不是觉得自己名落孙山了,这么丧心病狂的吃我!温凝萃的回答又大大的出乎江之寒意料之外。她说,本小姐走出考室的那一瞬间,想的就只有怎么庆祝该死的高三结束了,至于考的怎么样,完全都记不起来了。

江之寒只好认输,和她约好了回中州再请她吃饭,庆祝她到达胜利的彼岸。

江之寒飞回中州,连着开了两天的会。宫廷菜馆在京城和沪宁的两家分店都开张了,一开始就成绩喜人,饮食分部的人为此一个个喜气洋洋的。

第二天开完最后一个会,江之寒接到黄阿姨的电话,是个好消息:温凝萃上了沪宁建工大学的分数线,顾望山也上了本科录取线。正式的成绩后天才会公示,但通过关系黄阿姨提前了一天多就拿到了确切的结果。

拿成绩这天,江之寒把晚上空出来,约好了和温凝萃吃饭。地点:宫廷菜馆;时间:六点半;参与人:由她做主,但一共不要超过一桌十个人。

六点二十五的时候,江之寒准时出现在吃饭的包房。一推开门,看见里面坐着的都是和他极熟悉的女孩:温凝萃,倪裳,林墨,和阮芳芳。

温凝萃问他:“吴茵呢?”

江之寒说:“公司有事,她还在青州呢。”

温凝萃撇撇嘴,“你还真是省心哦,助手女朋友一个人就搞定了。”

江之寒怒道:“凝萃,我还没和你好好说道吃饭的事情呢。”

几个女生都嘻嘻笑起来。关于温凝萃狠宰江之寒的事情,已经在她的圈子里人尽皆知。尤其是林墨,是唯一一个被温凝萃姐姐抓着,出席了所有宴席的同学。

温凝萃得意的笑笑,说:“今天我补偿你啊!四个美女陪你吃顿饭,再大的亏也补偿回来了吧?”

江之寒问:“小顾呢?”

温凝萃说:“他已经搬到宁州去了呀。”

江之寒笑道:“难怪你选了沪宁建工大学。沪宁离宁州不过两个半小时的火车,每周鹊桥相会是不成问题的。我说,凝萃,你干嘛不直接点,就选个宁州的大学好了,也免了两地相隔之苦。”

温凝萃白他一眼,不答他的话。

江之寒笑道:“我明白,小别胜新婚,天天在一起反而会腻味。”

温凝萃恶狠狠的瞪了江之寒一眼。江之寒最近敢于开温凝萃顾望山的玩笑,也是因为他听说高三一年来,两人比以前走的更近了。但他深知招惹温大小姐要适合而至的道理,转头招呼阮芳芳说:“芳芳,好久不见。”

自从秋天阮芳芳到访青大,一弹指间已经是大半年的功夫了。

温凝萃笑道:“芳芳去了首都经贸一年,已是名动京华了。我听首都经贸的人说,她收的情书,没有三百也有两百。”

江之寒咧嘴笑了笑,淡淡的说:“挺正常的哦。”温凝萃横了他一眼,有些惊讶他没有跟着她八卦一番。

阮芳芳淡淡的说:“我算什么,春天去了一次宁大,才知道倪裳在宁大的地位。”

温凝萃笑道:“说来听听。”

阮芳芳说:“号称宁大八十年历史上第一位大一的校学生会主席。就这一条,就真真不得了。”眼光扫过江之寒。

江之寒咧嘴笑了笑,看着倪裳说:“昨天我碰巧遇到王建,已经听过你的英雄事迹了。”

倪裳撇了撇嘴,淡淡的说:“学生会主席算什么英雄事迹?左右也是些无聊的事。”

自从寒假偶遇倪裳,江之寒已经发觉她有了不小的变化。离开了江之寒以后,那个传说中带些锋锐的倪裳,似乎慢慢的回来了。大半年校学生会主席的经历,让她看起来更加的成熟和稳重,言谈间偶尔带些以前难以见到的无所谓的神态。

自从高三毕业后的暑假,倪裳的母亲来找自己长谈过一次,江之寒对于两人在一起的前景,慢慢的不再抱什么大的希望。

以至于,他手上虽然捏着倪建国偷情的铁证,他这一年来从来没想过怎么去用它。

以至于,他进了大学,想开始一种完全不同的男女关系:总是保持距离的,只是相互陪伴相互温暖,但不会彻底解开盔甲,完全分享秘密的关系。

江之寒开始的时候,更愿意用伴侣,而不是爱情,来形容他和吴茵的关系。到目前为止,他觉得一切都还不错。虽然他也不知不觉的陷进新的这一段关系中去,也慢慢的在敞开自己的心防,但毕竟不像以前那样那么患得患失,也不再会撕心裂肺的后悔或者空虚,很多时候也能感觉到温情和默契。

这一年来,除了寒假的偶遇,江之寒只和倪裳通过几封信。寒假以后,倪裳的回信也消失不见了。偶尔早练完坐在尼姑山的山顶,江之寒还会想起她。都说时光是冲刷一切最好的武器,但江之寒偏偏算是个念旧的人,很多往事故人还一直都在那里,在心底的某个角落,一经触发,还会纷纷的跳将出来。

有时候想起高二时的甜蜜和温存,高三时的思念和痛苦,江之寒会觉得很远又很近。他有些难以相信,这世上,有两个人曾经能够如此的接近,完全的分享一切,真正的把对方看的比自己更重要。

江之寒每每回想起往事,都不确定将来自己是否还能找到这样一个人,这样一段关系。他在心里说,百分之九十九是不可能了,因为现在的他,或者将来的他,已经不再准备像过往那样完全的开放自己。

要完全取得他的信任,彻底走进他的世界,让他解除防卫,全心相待,已经接近是不可能完成的任务了。即使是老天安排倪裳回来,恐怕也难以做到这点。

人生只有一次机会,可以踏足在河流里同样的那个地方。那以后,即使地点依旧,也已物是人非。

※※※

江之寒微笑着端坐在那里,心里却难免有些苦涩。面对倪裳,甚至是面对阮芳芳,都有些像被拉回时光隧道,面对昨日的自己。

江之寒这些日子的心情说不上太好,斯科特的事情在他这里显然还没有画上句号。在橙子的老家,他还能把精力集中在生意的事务上,闲暇时也尽量和橙子三人开些玩笑,想的不过是要他们快快过了这个坎儿。剩下的事情,江之寒以为,只有自己才足够成熟,可以去慢慢策划,慢慢解决。

心情不那么好的时候,江之寒就会多几分的念旧和感伤。所以当温凝萃提议今天的主题就是陪她喝酒,庆祝毕业,不醉不休的时候,江之寒第一个跳出来赞成。

再然后,江之寒发现自己要面对三个女生的车轮战。林墨还小,江之寒只准她喝饮料。温凝萃反对说,你高一暑假的时候没喝过酒么?江之寒笑道,当然没有,我是高二暑假以后才开始酗酒的。

战斗一开始,江之寒就发觉士别三日,当刮目相看。

阮芳芳的酒量以前就是女生中比较好的,虽然很少喝,但从当年毕业狂欢的那天晚上,江之寒就已知道一二。一年以后,阮芳芳喝起啤酒来,仿佛在喝水。江之寒看着她喝了不少,还脸色如常,神态自若,就知道这丫头现在是个深不可测的主。温凝萃和倪裳在江之寒的印象中,从不是能喝酒的主,尤其是倪裳。不过这两位好像也进步了不少。

以一敌三,江之寒这个吕布才开始战了一半,就感觉今天是负多胜少。

慢慢的,江之寒能感到微醺的感觉,然后就感到自己舌头略微有些大了,说话却愈发的多了。


阅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