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长的一梦》_小鱼联盟 著
第四卷 两面人生
第336章 愿你梦想成真

江之寒经过前期的了解,这两天的谈话和参观,大概心里有个数。他对橙子父亲这个工厂的技术实力,还有整个产业的前景,都还是相当看好的。唯一让他不太满意的是,橙子父亲这个工厂,基本上所有管理层的都是他们的三亲六戚。据橙子私下讲,有一两个人相当的好吃懒做,但他父亲困难的时候曾经借过那两家的钱,属于雪中送炭那一类的,所以一直都没有解雇他们。

江之寒对于这种纯家族式的管理层很不信任,但他知道这一带的小企业很多都是这样开始的,也不好苛求太甚。

下午和厂里的技术骨干一起出席了一个短会。散会以后,江之寒给舒兰和汤晴布置了一些事情。他倒不指望她们俩能干出太多,更主要的是想让她们在这里逗留一阵,能学到东西,能有所贡献,就是额外的收获了。

吃晚饭前,江之寒和橙子父亲单独谈了一谈。

江之寒大概讲了讲自己资金的流动情况,他告诉橙子父亲,初步的感觉非常好,虽然还需要回去和管理层详细研究一下财务报告和相关细节,但他愿意入股的意愿很强烈。

虽然还需要进一步的了解,江之寒也提出了自己的看法。他认为申请一个ISO9000的论证是厂子的当务之急。如果能找到外国独立第三方做一个产品质量评估报告,应该对外销的前景会有不小的帮助。

橙子父亲很是同意这个观点,他告诉江之寒,这方面的材料和其它准备,他已经规划了好一段时间了。江之寒提出来说,自己可能可以在某些方面有所帮助,和橙子父亲详细聊了聊这方面的实际情况。

这一番长谈,完了以后就是晚饭的时间了。

今天晚上,橙子父亲在厂子附近找了个小饭店,开了两桌。厂子的管理层和技术员都到齐了,加上江之寒一行三人,足足有十六个人。

按照橙子父亲的介绍,江之寒可能是未来的大投资者。酒席一开,来敬酒的就没有断过,连带着和江之寒一起来的两个女生都没能躲过。

汤晴紧张的看着江之寒,生恐他公报私仇。江之寒盯着她看了几秒钟,最终还是公私分明的帮她们挡了酒,说好女孩子都喝饮料。

江之寒和每个来敬酒的人至少都干了一杯。论酒量,在座的没人单挑可以胜过他。但老虎也怕群狼,所以江之寒表现的很低调。好在橙子父亲厂里的人还算很温柔,大家劝酒劝的不是死去活来那种。饶是如此,江之寒一顿酒喝下来,也有了七分的醉意。

回到橙子家,已经是快十点钟了。

一行人在客厅里略坐了坐,橙子的妈妈又招呼着要大家吃点夜宵。橙子家的经济条件相当的不错,不知道为什么橙子母亲还一直对醪糟荷包蛋这样的食物情有独钟。

舒兰和汤晴都说吃的很饱,又指着江之寒说道,他今天晚上只顾着喝酒,没吃什么东西。两个女生看着橙子,笑着问他是不是这样,橙子很可耻的把江之寒给出卖了。于是,江之寒吃了满满的一碗两个醪糟荷包蛋。

吃完了,他抹抹嘴,竖起大拇指,连声的称赞好吃。

橙子的母亲乐呵呵的,操着方言味极浓的普通话,对江之寒说:“昨天煮给她们吃,她们吃的很辛苦样的。”指了指舒兰和汤晴。

江之寒笑着说:“阿姨,这个东西好啊,有营养,比我们在学校吃的方便面茶叶蛋这样的夜宵补人多了。她们一下子不习惯,多吃两次一定会喜欢的,味道真是好。”心里想,老子明天就拍屁股走人了,你们两位就在这里夜夜吃荷包蛋吧。敢于暗算我,哼哼哼!

吃完夜宵,又闲聊了一阵,橙子的母亲就催着大家去睡觉。江之寒站起来,说了晚安,和两个女生去二楼的客房。

走过楼梯的拐角,江之寒转头朝汤晴眨了眨眼,满是得意的神情。

汤晴哼了一声,小声说:“睚眦必报的男生,最是小气了。”

江之寒呵呵笑了两声,说:“贼喊捉贼,谁睚眦必报,大家心里最清楚。”挥挥手,开心的进了自己的房间。

洗完澡,看看时间,已经十一点过了,江之寒正准备上床睡觉,忽然有敲门声传来。

※※※

江之寒打开门,很惊讶的发现竟然是橙子的父亲。

他请他进了屋,橙子的父亲开门见山的说:“打扰你睡觉了吧。有件事,一直没有机会单独的和你聊聊,应该不用太多的时间。”

江之寒请他坐下,说:“叔叔,你也太客气了。有什么事,你尽管说。”

橙子父亲说:“是关于舒兰的事。”

江之寒哦了一声,“舒兰的什么事?”

橙子父亲看了他一眼,说:“你们这次比说好的时间晚过来这么久,我就知道有事情发生。我给小诚打电话,他支支吾吾的说谎骗我。我告诉他说,他不说实话,我就自己到青州去看是怎么回事,他就大概和我讲了讲。这个孩子,还好不太会撒谎。”

江之寒哦了一声,说:“是这件事呀。叔叔,这倒不是有心要隐瞒你……”

橙子父亲打断他说,“我找你来,不是这个意思,只是想了解一下事情的前因后果。小诚没给我仔细讲,当时我觉得这样的事他处理不来,本来是准备去一趟学校的。但他提起来,说是你在统筹安排,我才打消了这个主意。我相信你,应该可以很好的应付这些事情。”

江之寒垂着眼,他大概明白,橙子父亲是怕儿子牵连到这样的事情里,不小心吃了亏。他想了想,抬起头,简要的给橙子父亲讲了讲事情的整个经过。

橙子父亲听完,轻轻叹息了一声,没有出声评论。

江之寒解释说:“前段时间,我让小诚和汤晴陪着舒兰,一来是因为他们是她最好的朋友,二来,我也需要在后面好好的策划一下。既然这些程序都走完了,最后是这个结果,我们能做的也很有限。逝者已矣,除了叹息两声,我们也没法做太多的事情……”

橙子父亲说:“我是害怕……”

江之寒接过他的话说:“小诚的脾气,你比我肯定更清楚。满腔愤懑,那一定是有的,所以这段时间跑东跑西,他从来没有抱怨过。不过,老实同您说……他最在乎的毕竟还是他的朋友,而舒兰虽然受了些惊吓,好在没有受到什么实质性的伤害。”

橙子父亲问:“没有么?”

江之寒看了看他,肯定的说:“我们做过全面的检查,确实没有。如果有的话,可能要告斯科特会更容易一些。”他接着说:“我也是害怕他头脑发热,所以检察院和法院的决定下来以后,我才把他们都拉到你这儿来。接下来这段时间,舒兰和汤晴都只准备回家过一个礼拜左右的假期。所以……我就安排她们在你这里做些事情,希望你能帮忙照顾一下。”

橙子父亲说:“这个没有问题。”

江之寒建议说:“小诚,这个暑假你也可以让他进厂里面熟悉一下情况。我想……迟早他还是要来当这个家的嘛。我相信,这两个月帮他们找些事情来做,让时间冷却一下,就能把这件事抛在脑后。而对他们来说,最好的结果恐怕也就是把这件事情尽快的忘掉,您说呢?”

橙子父亲点点头,缓缓的说:“好……好,你处理的很好,我还要好好感谢你。前两周我打电话让他回家,他死活都不同意。要不是你叫他,我看他是不会回来的。”

江之寒说:“叔叔,你就放心吧。这件事情,对于他们几个来说,就到此为止了,希望不要再节外生枝。”

橙子父亲看着江之寒,问道:“你……还准备做点什么?”

江之寒笑了笑,垂下眼,“我也做不了什么,不过是逆来顺受四个字罢了。再说……我也就是个管闲事的,总不能丢了正事,一直去做闲事吧。人家说谋事在人,成事在天,我也算是尽过力了。”

橙子父亲看了看江之寒,这个不到二十岁的青年,脸上表情很淡然。他不肯定他说的是真是假,还是半真半假,就说道:“我比你们多活了三十年,可能见的事情多些。很多事情都是无可奈何的,只有学会去接受。”

江之寒抬起眼,笑了笑,“是的,我也是这么想。”橙子父亲最担心的,就是儿子想要做点什么,陷入麻烦之中。

橙子父亲作势要站起来,结束这次对话。想了想,他又坐了回去,很诚恳的对江之寒说:“就像你说的,我这个小生意,总有一天要交到小诚的手上。他现在还小,但这个孩子从小被他妈照顾着,性子比较单纯,我呢……担心的就是他太单纯了,有些事情没办法适应。之寒啊,你这个年龄的人,你是我见过最成熟的,更难得的是对朋友还很真诚。我希望,你能多带带他,多教教他。我们以后不管是有没有合资进这个公司,小诚在学校里,我都要多拜托你。”

江之寒点点头,简短的说:“好的,没问题。”

橙子父亲站起来,走到门口,又回头说:“我做生意,找一个伙伴,最看重的其实不是资金和技术,是看人靠不靠的住,关键时候不要在后面捅刀子。之寒,我看你很好,所以……我还是很希望我们的合作能够……搞起来。”

江之寒微笑着答他:“我也是。”

别人的正义能否得以施展,不是橙子父亲主要在意的。他心里的唯一,不过是儿子的前途。

※※※

一觉醒来,醉意已经消散。像往常一样,江之寒在房间里练了练气。末了,走到阳台上,眺望远处。

在田埂上,舒兰一个人走着,身段婀娜,黑发飘扬,沐浴在刚刚露出的晨光中。昨天大家都睡的不早,又喝了些酒,看样子汤晴和橙子都还没起床。

江之寒站在阳台上看了半晌,走下楼去,轻轻带上大门,追着舒兰的背影快走了一会儿,便赶上了她。

好像有预感一样的,舒兰停下脚步,转过身来,柔声招呼道:“起来了?”

江之寒点点头,说:“我起来一阵了,你也很早嘛。汤晴呢?”

舒兰说:“她昨天抱怨睡的不好,今天睡的可熟了。唉,我一早就醒了,怎么也睡不着。”

江之寒笑笑,“适应了新地方就好了。”

舒兰说:“可是,我以前也住这附近啊……”

江之寒哑然失笑,“说的也是啊……”

舒兰问:“你……今天就开车回青州?”

江之寒看看表,说:“再过大半个小时就该出发了,我飞中州的机票都买了,是下午的。”

舒兰嗯了一声,慢慢往前走,看着远处的晨曦,沉默着没有说话。

江之寒说:“其实,我是有些话想和你说。”

舒兰蓦然停下脚步,星眸流转,一眨不眨的看着他。

江之寒作个手势,“边散步边说吧……关于橙子父亲这个厂,大致的情况我基本都了解了。你们两个留下来,主要呢,是再补充一些细节的东西。但我和你说实话,我对数字这类的东西不是最关心的。我比较担心的是一个事情,就是厂子的管理运作是不是比较规范。橙子父亲也和我提起过,厂子里中层的管理人员很多都是家族里的亲戚,我对这个……说实话,比较担心。”

看着舒兰,江之寒说:“你在这里有个很大的优势,就是你懂这里的方言。厂里招的工人,基本都是内地来的。但中层的管理人员,基本都是本地人,他们之间也习惯讲方言。我希望你有机会能多和他们聊一聊,多听听他们平常的交谈,倒不是要一定获取什么特别的信息,只是希望能对厂子平常的运作制度有个直观的了解。你们在这里大概会呆几个星期吧,完了以后,你给我写份报告,我就要你这个直观的印象和了解,好吗?”

舒兰抿抿嘴,简单的说:“好的。”

※※※

江之寒打开车门,坐上驾驶座,打燃了引擎,摇下车窗,对外面站着的三个朋友挥挥手。一踩油门,车轰的一声,往前方冲去。

在后视镜里,三个人显得越来越小。舒兰挽着汤晴的手,站在三人中间。她偏过头,和橙子说着话。橙子脸上带着微笑,眼睛看着前方。

不经历风雨,怎能见彩虹?江之寒不知怎的忽然想起橙子那日的暴怒,不由微笑起来。

他心里说,阿弥陀佛,橙子,但愿你终能梦想成真吧。


阅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