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长的一梦》_小鱼联盟 著
第四卷 两面人生
第335章 两个撒谎不眨眼的家伙

前年的时候,厂子接到一个大单子,是沪宁一家大型国有企业的,说出名字来是妇孺皆知的那种。当时,橙子父亲很开心,拿到单子是一样,做好了建立好关系,拿到一个回头大客户,是更重要的。最重要的是,这么大的企业的单子,对提升厂子的名气和可信赖度,也是一桩大大的好事。

开工那段日子,橙子父亲天天蹲在厂里到很晚,厂里也开了三班倒,下了决心要保质保量还要保时间。结果提前了一个星期交货,质量也让对方翘了大拇指。

但讽刺的是,除了一成的定金,两成五的首期款,交货以后橙子父亲迟迟没有收到余款。他亲自跑了一趟客户,对方说最近资金流动有困难。橙子父亲当时就睁大了眼,难以置信。以客户公司的实力,这笔款对他们不过是九牛一毛而已。

橙子父亲也不是才混江湖的,当然知道要补救。不过对方拖款这个事情,确实出乎他的意料,因为思维定势里他太相信这家公司的名声了。橙子父亲迂回打听了一下,这家巨无霸的国营企业那段时间还真是在接受上级审计,大概是财务上出了什么大的纰漏,有两个人还被关了起来。很长的一段时间,那家公司陷入一种几乎瘫痪的状态,发货款的这种事情,根本就没人管。去法院告?他们不在乎,你就等着慢慢走程序吧。

审计大概搞了小半年,最后的结果是高层班子大换人,连带着下面的人事也有大地震。原来和橙子父亲联系的那位,早不知道飞到哪里去了。他只好从头做起,托人私下打听,好不容易结识了两位采购处才上任的实权人物,又送了两个大大的红包,最后再等了十个月,终于把剩下的六五成的货款全部拿了回来。

在橙子父亲心里这件天大的好事,最后变成了公司的噩梦。客户的欠款额度很大,严重影响了这个小工厂的资金流通。更糟糕的是,有一年半的时间,橙子父亲的整个工作重心就放在怎么讨回这笔款子上,对公司的技术改革,生产规划方面的进展起了很大的阻碍。说到底,这还是一个一人说了算的家族公司,管理体系不够完善。

经过这件事以后,橙子父亲决心更多的开辟国际市场。一年多下来,公司的客户构成从前年的七成国内三成国外,整个颠倒了一下,变成现在的七成国外三成国内。国外的客户,主要是通过沪宁的贸易公司联系的,虽然扣除运输费用,贸易公司提成,纯利润比销售到国内还低一个点,但毕竟付款的信用要好上不少。

橙子父亲总结道,这就叫一朝被蛇咬,十年怕草绳。

对于舒兰汤晴两人,橙子父亲的讲述也算是难得的讲座。她们被他朴实的叙述带了进去,感受商场的风云变化,诡秘艰难,一时都听的出神,不知不觉把两个荷包蛋吃完,也没有察觉。

橙子母亲来催促了两次,谈话总算结束了,客人们去了二楼,主人们回到三楼,各自安寝。

※※※

像往常一样,江之寒五点不到一点就醒了。

他推门走到阳台上,坐下来练了一个小时的吐纳。站起身来,只觉得神清气爽。从二楼的阳台往外看,除了远远近近的三楼洋房,就是一片一片的庄稼地。不过在橙子老家这个城市,很多庄稼地都是租出去找人来种的。

江之寒从二楼的阳台往外看,很快的就看到汤晴和舒兰在远处的田埂上慢慢的散步。汤晴很快的也看到他,在下面朝他招手,示意他下去。

早上六点钟,天气还有几分凉。

江之寒穿上凉鞋,蹑手蹑脚的走下楼,出了大门,上了田埂。

江之寒走到二女身边,问道:“怎么这么早?”

舒兰说:“睡不着。”她虽然在这里读的中学,但半年前因为父亲的工作调动,家已经不住在这里了。

汤晴点点头,附和道:“大概是到了一个新的地方,不太适应。”

江之寒警告她们说:“今天可有很多事情,要仔细听仔细消化,千万别打瞌睡啊。”

两人都摇头说不会。

汤晴说:“之寒,打个商量怎么样?”

江之寒说:“你说。”

汤晴说:“上班时间,你是老板。下班时间,我们是同学,不准摆老板架子。”

江之寒笑道:“我从来没有老板架子。你们上班也不是直接向我汇报,不用怕我会公报私仇。”

汤晴笑道:“君子一言。”

江之寒说:“驷马难追。”

汤晴说:“我们刚才在这里看到个小昆虫,不知道是什么,你来看看,认识吗?”

江之寒摇头说:“我生物学的很烂的,一定不知道。”

汤晴说:“你来仔细看看嘛,说不定就认识呢。”

江之寒嘀咕道:“小昆虫有什么好看的?”走到汤晴身边,站在田埂边上,问:“在哪里?”

汤晴看了看,招呼舒兰,“兰兰,你来指给他看。”自己往后退了一步。

江之寒侧头问舒兰:“在哪里?”却见她似笑非笑,并不说话。

晨光照在她的侧脸,似乎能看见脸上细细的绒毛。挺直秀气的鼻,眸光流动的眼,淡淡的秀气的眉毛,配上吹弹得破的肌肤,江之寒忽然想起,吴茵说舒兰长的很像倪裳。从这个角度看,还真有几分相似。江之寒眼光停留在她的脸上,一时不由得有些呆住了。

忽然间,只觉得腰背间被人使劲推了一把。江之寒这时完全失去了平时的警觉和反应,身子又正前倾着站在沿上,被汤晴死命一推,失去了平衡,跌到了田里的淤泥里。不过他反应不比常人,一旋身,在两个女生还没有反应过来的时候,他已经两个箭步冲回到田埂上。

即便如此,一脚一鞋的淤泥是免不了的。

江之寒似笑非笑的看着主犯汤晴,“怎么个说法?”

汤晴扬着下巴,以革命烈士的姿态面对着他。她说:“你自己不想吃荷包蛋也就罢了,干嘛要搞的我们多吃一个?这是报复!!!”

江之寒并不说话,低头去看汤晴的鞋子,是一双白底带一条粉红条纹的运动鞋。他不紧不慢的问:“你带了几双鞋啊?”

汤晴说:“一双,你想干嘛?”

江之寒不怀好意的盯着她看了很久,又回头去看舒兰,她红着脸,但又忍不住看了看江之寒一脚的淤泥,捂着嘴笑起来。

江之寒摸了摸下巴,又问舒兰:“舒兰,你带了几双鞋?”

没等舒兰回答,汤晴就说:“一双。”

江之寒冷笑了两声,好像在思考对她们的判决。最后他说:“看在今天你们要干活的份上,我先记下了。哼哼……”

汤晴很勇敢的说:“你回头吃两个荷包蛋,我就自己跳到田里去。”

江之寒扬扬眉毛,“真的?”

汤晴说:“真的。”

“OK.”江之寒点点头,唠叨道,“真是没过过苦生活的家伙,有荷包蛋吃还以为是在受罪!”,不再理她们,自己往回走,心里不无恶毒的想,谁说越漂亮的女生越会骗人?丑女骗人也很厉害的。

走回屋子,勤快的橙子妈妈已经下来做饭了,看见江之寒在门外的水管处冲洗自己的脚,操着极不标准的普通话问:“怎么了?”

江之寒笑笑说:“阿姨,好久没下过田了,今天早上就想下去试试。你别说,那软泥踩起来还真舒服!”

在他身后,汤晴瘪瘪嘴,在舒兰耳边小声说:“说谎不用打草稿的家伙!”

※※※

江之寒一行换了身工作服,跟在橙子父亲身后,参观他的厂子。

厂子有三层楼,一楼是行政用的办公室和会客室,二楼三楼都是厂房。橙子父亲说,从这个暑假开始,也要让橙子到厂子里来看一看,以后厂子总是要交给他的。在这一带,家族企业的观念终究是逃脱不了的。

橙子父亲一路给江之寒介绍生产线的组成,功能,购买的时间,各种数据脱口而出,可见厂里的一草一木他都知之甚清。

把二楼三楼转了一遍,回到一楼的办公室。有人端了两杯茶来。橙子的父亲是很注意节约成本的,自己连个秘书都没有,秘书的职责由身边比较亲近的几个人分担。

橙子父亲从抽屉里拿出一本材料,递给江之寒,说:“这是一个大概的内部财务分析报告,你可以看一看。”

江之寒点头谢过。

橙子父亲又说:“我现在这里八九十号人,工人都是计件给报酬的。现在招人还算容易,培训也不算太难。其它的,三个管生产的,一个管财务的,一个管库房和采购的,还有六七个技术员,是我们的核心,是拿工资的。”

他喝了口茶,说:“我最担心的就是技术员被人挖走了。培训出来一个不容易,去年被沪宁的一个厂挖了一个走,今年早些时候又被挖了一个。工资给他们提过几次了,唉……要走的还是拦不住。”


阅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