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长的一梦》_小鱼联盟 著
第四卷 两面人生
第334章 调研

江之寒一行人到了橙子的老家,受到橙子父亲的热情接待。下午三点多到了橙子家,是一栋白色的三层楼的小洋房。式样算不上新颖,内部装潢也称不上豪华,但胜在窗明几净,空间宽敞。

橙子妈妈是个很朴实的中年女人,就是不太会说普通话。她一口当地的方言,听的江之寒和汤晴实在有些傻眼,需要橙子居中翻译才能沟通。相比之下,舒兰的优势就显现出来了,橙子他妈拉着她说了好一会儿家常。

橙子带三人去了二楼,这里足足有四间客房。汤晴和舒兰合住一间最大的,江之寒则单独分到一间。

江之寒稍微收拾了一下行李,洗了把脸,便下了楼。一会儿的功夫,汤晴和舒兰也走了下来。

宽敞无比的客厅里,橙子母亲早已在茶几上摆满了吃的,西瓜,葡萄,花生,瓜子,当然不会少了橙子的最爱,鱿鱼丝,小鱼干,和虾味薯片。

江之寒看着橙子笑了笑,真是知子莫如母啊!

橙子母亲指着零食水果,示意他们多吃一些,大家免不了客气一番。橙子是家里的独子,一向深得父母宠爱。橙子的母亲不太注意江之寒,眼光一直打量着两个女生,在舒兰身上停留的时候又有八九成。大概是橙子很少带人回家住,他妈应该是有了些想法。

舒兰被她看的有些不自在,微微低着头。橙子很快的也发现了,蛮横的把母亲赶到厨房里,不让她出现在视线里。

四点半刚过,橙子父亲从工厂里提前回来,说要带江之寒一行去海边吃鱼。跟着橙子老爸一起来的,是工厂的财务,也是他的一个远方表弟。

江之寒开一个车,跟着橙子父亲的车,往海边开。婉婉延延的,沿着一条不算宽的公路,足足开了半个小时。

当碧海蓝天终于出现在眼前时,江之寒摇下车窗,有一种属于海的腥味,被海风带着吹进车里。

舒兰是在内陆出生长大的,大学第一年虽然离的距海更近了,但她一心忙着学习和申请Fellowship,还没有机会去过海边。一行人中,就数她最是兴奋,坐在车窗边四处张望,偶尔还使劲吸一吸海的味道。

江之寒从后视镜看她,这些日子一直紧蹙的双眉舒展开来。她偶尔闭上眼,深深的吸着气,好像要在脑海里凭空绘画海的模样。

换做以往,江之寒多半会取笑她说,嫁到这里来,就可以天天欣赏海景了。但如今情况有所不同,他只能吞下俏皮话,乖乖的一言不发,心里倒是为她高兴。如果海能够驱散她的阴霾,这一行的安排也不枉他的苦心。至于自己创造出来的机会,能不能让舒兰和橙子最终在一起,就不是他能控制的了。

江之寒跟着橙子父亲的车,最后到了一个小码头。下了车,只见到处都泊满了渔船,大大小小,崭新破旧的,无一不足。码头显得有些脏,水面上也漂浮着些垃圾一样的东西。但最让人印象深刻的,还是一股浓烈的海的腥味。

橙子父亲一挥手,说,上船吃海鱼。

江之寒便跟着他,往岸边的一艘挂了面脏脏的旗子的船上走。中间有一段,搭的一条长长窄窄的木条。人走在上面,有些晃晃悠悠的。

橙子父亲年龄虽然不小了,但走在上面如履平地。江之寒走在他身后,回头看了一眼,招呼汤晴说,我拉着你。汤晴愣了一下,就明白了他的意思,让他牵着手往前走。后面的橙子看看舒兰,她笑笑说,我应该可以的,小心翼翼的走上木条,橙子在她身后亦步亦趋的跟着。

上了甲板,才发现桌子就摆在船前面的甲板上。

一壶黄酒,几盘小菜,主打的正是才捞起来的两三种海鱼。

海鱼比起江之寒他们常吃的河鱼或者湖鱼,肉质要老些,腥味要重些。第一次吃,很多人不太习惯。再加上橙子老家这边的烹调,更讲究清淡,不会用太重的调料,突出的是鱼的原味。

江之寒第一口吃下去,觉得味道有些重,但慢慢的觉得还不错。相比之下,汤晴好像不是很习惯。橙子父亲说道,多吃几次,就会觉得越来越好吃。

暑假前橙子父亲最后一次路过青州的时候,江之寒邀请他去参观了一下新的青州分公司所在,又让冯一眉陪他到处看了看。橙子的父亲才发现,江之寒下面的生意,远比他原先想的要大,找他合作的意愿更加强烈。

在饭桌上讲了一番风土人情,针砭指点了一番风云时事,话题便回到具体的事情上来。

江之寒告诉橙子父亲,后天中午自己就要回青州,然后大后天早上的飞机飞中州。除了公司的业务,他还要忙着回去庆祝小顾和凝萃的高中生涯的完结。因为被舒兰彭丹丹这个事情所耽搁,江之寒已经错过了他们考完以后的庆祝,现在要赶回去见证发榜的时刻。

江之寒又说道,舒兰和汤晴现在替公司工作,调研的余下的事情就交由她们俩处理,她们处理不了的可以随时找楼铮永,冯一眉和吴茵。江之寒开玩笑说,本来想把橙子也招来帮他做这件事的,但害怕叔叔说我挖你的墙角。

橙子父亲笑了笑,便说定明天一早就带江之寒去工厂现场参观,下午还邀请他出席厂里面的一个技术碰头会。

橙子在他父亲面前要装乖小孩儿,滴酒不沾。江之寒于是和橙子父亲,表叔三人瓜分了一瓶黄酒。因为等会儿要开车,也就没有多喝。

吃着饭,坐在甲板上,感觉到船体在水的波动下轻轻摇晃,看着远处海天交接的地方一片绚烂的霞光,先是紫红,然后变淡,慢慢的褪成蓝色,最后天色渐渐的暗下去。好一个海边的黄昏!

开车回到橙子的家,大概喝了些酒,橙子的父亲比平时更兴奋些。江之寒仔细观察,橙子酒量一般,大概是遗传的他父亲。

橙子妈妈很殷勤的煮了醪糟荷包蛋当夜宵。可怜几位客人,实在是刚吃饭不久,肚子还鼓鼓的。

江之寒很坏的建议说,才喝了不少酒,再吃醪糟就更醉了。倒是两个女孩儿,刚才没有吃什么,可以多吃一点。橙子父亲在一边频频点头。

橙子妈妈大概是一个严格遵守从夫从子传统教育的女性,便把男人们的荷包蛋都免了,给舒兰和汤晴一个人端来一碗,里面足有两个蛋。她偏心的给舒兰两个蛋格外大些,盛的糖水也格外多些。

橙子妈妈笑着说,如果不够的话,锅里还有。江之寒忍住笑,说这点应该差不多可以填饱肚子了,她们女孩子怕吃多了会长胖。橙子妈妈笑道,不胖不胖,两个身材都很好。这句话,呵呵,显然是有几分违心的。

两个女孩儿看着江之寒的眼光,足可以把他杀死一百次。江之寒很开心的照单全收,趁着橙子父母不注意,朝着橙子眨了眨眼。橙子无奈的苦笑了一下。

两个女孩儿在为身前的荷包蛋发愁的时候,江之寒和橙子的父亲说起这家厂子的历史和情况。

橙子父亲的工厂,是做连接件生产加工的。他八年前就开始做,最开始厂房就在家里的三楼。像这个沿海城市的很多小加工厂一样,是从家里做起的。

但橙子的父亲眼光看的更长远一些,从一开始他的目标就不是要建一个家庭作坊,而是要把生产规模扩大。前两年盈利的钱,加上他到处借了一些,想方设法贷了一点,就租了一块地,把原有的厂房简单的改建了一下,搭起了工厂最开始的基础。

小的加工厂,一般看重两个:一个是依靠价格优势竞争,另外一个,就是船小好调头,一旦市场有什么新的需求新的热点,可以马上转到那边去,捞点快钱。

橙子父亲的想法不太一样,他虽然不知道做什么正规的市场调查,但通过和买家的接触,大概能估计到这个行业的规模和可能的发展趋势。总的来说,市场相对于现有厂的规模,非常的大。而市场的成长,虽然不是快速的,却是很稳定的。核心的基本需求,永远都会在那里。

心里有了数,橙子父亲这些年来一直集中力量,在抓技术和质量控制这两块儿。模具的设计是这个行当最关键的一项技术,这些年来,橙子父亲基本上是自学成才,和厂里的技术骨干一起在这上面研究实践。八年下来,成果是显而易见的。

橙子父亲说的兴奋了,叫老婆又拿了瓶黄酒出来,给自己和江之寒各斟了一杯。

舒兰忍不住讽刺江之寒说,不是吃醪糟都把醉了吗?江之寒还没有回答,橙子父亲就接口说,之寒,你对手下员工还是很宽松的嘛,倒是闹得舒兰一个大红脸。

江之寒暗自里肚子都笑的疼了,和橙子父亲推杯换盏,继续讲他的革命发家史。


阅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