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长的一梦》_小鱼联盟 著
第四卷 两面人生
第332章 水库

昨天晚上,汤晴和舒兰挤在一张小床上,听她说话,安慰她,直到很晚很晚,两人才沉沉的睡去。

汤晴一觉醒来,天色已经大亮了。她轻轻叫了声舒兰,没有人回答,便又沉沉的睡去。

过了一阵,汤晴半梦半醒间忽然想起什么,一下子坐起来。她大声叫了声舒兰,没有人回答她,睡意一瞬间全没了。

汤晴赤着脚跳下床,有些惊慌的到处看看,桌子上压着一张从笔记本撕下来的纸,上面规规矩矩的写着一行字:

汤晴,我出去一下。

汤晴觉得自己脑子里轰的一声,一下子没有站稳,崴了脚,不由得痛叫了一声。

※※※

周龙山开车带着崴了脚的汤晴,楼铮永和吴茵一路,江之寒开着办事处的车,车里坐的是橙子。江之寒的驾照,是和吴茵一起考的,已经下来几周了,但他很少自己开车。

三路人去的是三个不同的地方,都是汤晴指定的。周龙山汤晴去的是风江大桥,楼铮永和吴茵直奔翠湖,而江之寒这一路,目的地是离学校不算很远的五岛水库。

江之寒偷偷偏头去看橙子,他铁青着脸,一句话都不说,只是捏着拳头,坐在副座上。

江之寒心抖了抖,使劲的踩了踩油门。

江之寒车开的很快,二十几分钟的时间,已经风驰电骋的杀到了水库。夏日早晨的水库,放眼看去,只有稀稀拉拉的几个人。

江之寒心也乱了,水库区很大,他一时也不知道往哪里去。

想了想,他对橙子说:“我……开车先转一圈,你注意到处看看。”

橙子机械的点点头,没有说话。

江之寒暗自叹口气,咬了咬嘴唇,一踩油门。他能够感到,如果今天舒兰有个三长两短,橙子这个朋友,应该也会失去了吧?

江之寒一边往前开,一边飞速的搜索着四周,一边在心里祈祷又诅咒着,混蛋小丫头,快给我滚出来。

忽然间,橙子大叫了一声,“车!”

江之寒一个急刹车,转头向右看,一脸蓝色的女士自行车正停在右前方七八十米处,好像是舒兰平常骑的。

两人飞快的打开车门,跳下车,朝着那自行车飞奔而去。

到了近前,江之寒一眼就确认,这正是舒兰的自行车。他环目四顾,视野里除了对岸远处一个老头,一个人影儿都没有。

下一刻,他便看见右前方有个黄色的醒目的牌子。江之寒换了个角度,看见上面一个触目惊心的黄底黑色感叹号“!”,下面写着八个大字:

此处水深

严禁游泳

江之寒只觉得脑子轰的一声炸开了,打死他他也不相信舒兰一大早来这里,是来郊游或者游泳的。

那,还能干什么呢?

江之寒使劲的扯着自己的头发,平时的冷静沉着刹那间全都烟消云散了。他望着前方的水面,心咚咚咚的跳起来,越跳越快,越跳越重。

在他快二十岁的人生里,曾经最后悔最想改变的就是那个雷雨夜。如果早一步离开,也许便是另一番天地?而现在,他最想改变的也许不再是那个雷雨夜的逗留,而是收回昨天晚上的那番话。

公平的说,彭丹丹的悲惨收场,和舒兰没有那么大的关联。舒兰……也不过是被上帝之手推入事件的一个可怜的受害者。

江之寒急促的喘了两口气,涩声说:“再找找?”

转头看过去,橙子的眼已经红了。他像一只受伤的野兽,忽然对着江之寒叫起来,“再找找!?还去哪里找?车都在这里了!她会去爬山野餐么?”

江之寒伸手抓住橙子的肩,“橙子……再找找。”

橙子一把掀开他的手,有几分声嘶力竭的冲他叫,“你昨天怎么能说那些话刺激她呀?你知道不知道,彭丹丹的事情,她有多难过啊?这些天,她都是怎么过的?”

江之寒咬了咬唇,摇头说:“我……不知道。”

橙子怒吼道:“你不知道!我们这些人,谁说的话能伤到她最深,就是你!你不知道?你真不知道,还是装糊涂?”

江之寒看着愤怒的狮子一般的橙子,他从未见过的那个橙子,脸上肌肉抽搐了几下,沉声说:“再找找。”

橙子使劲的吸了一口气,又吐出来,又吸了口气,强迫自己镇定下来。他说:“好,再找找。活要见人……江之寒,如果……我不会原谅你的。”

江之寒沉声说:“我知道,我知道。”他心里说,我也不会原谅我自己的。

※※※

江之寒和橙子往前爬上一段阶梯,到了一个分岔路口。江之寒说:“分头找。你……去哪边?”

橙子嘴唇哆嗦了一下,说:“我往上。”

江之寒知道,橙子害怕往下走去面对可能的悲惨结局。他忽然想起,昨天下山时用的两个哨子都还揣在他的裤兜里,今早走的太急,连裤子都没有换。江之寒掏出一个哨子,对橙子说:“有什么发现,吹哨子。”

和橙子分了手,江之寒木然的往下走,心里并不抱太大的希望。他机械的用眼睛四处搜索着,忽然间,有一个白色的背影跳入眼帘。

江之寒使劲抹了抹眼睛,确认一下不是自己的幻觉。下一刻,他拔腿向那里冲了过去。

那个白色的身影,正虔诚的跪在地上,前面插着三炷香,放着一束白色的野花。她低声的说着什么,听到动静,转头看去,江之寒已经到了身前。

江之寒只觉得扑通一声,心里有块压得他快要发疯的大石头,落进了水里。

看见白衣女孩儿站起来,他觉得脚软了软,险些跌坐在地上。

下一刻,江之寒大声的朝她怒吼,“你在干什么?”

舒兰抖了一下身子,轻声说:“我来祭拜一下丹丹姐。”

江之寒叫道:“你不知道说清楚你出来干什么的吗?你有病呀!”

舒兰看着他,男生双眼怒睁着,眼角似乎有些湿润,脸上似哭似笑,又似在发怒。

她低下头,柔声说:“对不起,我……没想周到。今早睡不着,起来看丹丹姐的日记,看见她提到这个地方是她的最爱,就……”

江之寒忽然想起什么,拿出哨子,尖锐的吹了一下,又一下。

尖锐的哨声吓的舒兰缩了缩身子,抬头看过来,江之寒苦涩的笑了笑,“你……谢天谢地,橙子快要把我杀了。”他摇摇头,又说:“我……舒兰……”

说着话,江之寒觉得自己身子的力量都被抽出去了,软软的想要坐在地上。他看着对面的女子,道歉的话到了喉咙口,却不知道为何说不出来。

舒兰看着江之寒,她还从没看见过这个男孩儿如此失魂落魄的时候。哪怕在最坏的消息传来的时候,哪怕是面临生死,这个男生总是那么成熟冷静,让你觉得只要他在那里,一切都还有可能扭转。

可现在,他靠着一棵小树,慢慢的往下滑,终于坐在了地上,耷拉着肩膀,长长的出了口气。

舒兰柔声说:“放心吧,我会好好活下去的。为了自己,也为了丹丹姐,要多活出些快乐和精彩来。”

※※※

周六的傍晚,江之寒在住处请大家吃饭。

厨房里,江之寒正一丝不苟的切着肉片,每一片都薄的像纸一样。吴茵要来帮忙,也被他赶了出去。

今天江之寒租了他很喜欢的《回到未来》,推荐给大家看。吴茵,舒兰,汤晴,沈鹏飞,楼铮永,周龙山,和橙子七个人都挤在卧室里看片。

江之寒打开锅盖,尝了尝炖的海鲜豆腐煲的盐味。放下勺子,就听到橙子在后面招呼他,“老大。”

江之寒回头看着他。那天水库的争吵以后,他和橙子还没怎么说过话。

橙子抿着嘴,说:“老大,我……别往心里去。”

江之寒咧了咧嘴,“还是朋友?”

橙子说:“当然。”

江之寒对着他的肩窝捣了一拳,认真的说:“橙子,我的朋友不多,所以……请继续做朋友吧。”

橙子咧嘴笑了笑,使劲点了点头。

江之寒说:“舒兰总说,我们俩性格相差那么大,怎么成了好朋友?其实,有一点我们是很相似的。”

橙子说:“什么?”

江之寒打个哈哈,“重色轻友。”


阅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