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长的一梦》_小鱼联盟 著
第四卷 两面人生
第329章 倾诉

暑假的校园,是炎热而寂静的。但在这寂静下面,这几天又是波涛汹涌的。

江之寒的关系最终找到了学校党委的刘副书记,好说歹说,把开除改成了严重警告。对于这个结果,江之寒说不上满意。老实说,当初逼迫彭丹丹说实话,他是没有为她设想过任何可能带来的后果。当这样的事情真的发生了,且不论她自己有没有几分责任在里面,自己是把她推到这一步的那个人。

江之寒曾经问楼铮永,如果说彭丹丹和人随便发生关系需要开除,那斯科特呢?楼铮永说,学校的回答居然是,文化传统不同,所以处理也有所不同。对于斯科特,学校的决定是劝其离职。

劝其离职?江之寒当时冷笑了两声,真是温良恭俭让,五字的真经被发挥到了极致啊!

吴茵推开门,端进来一碗冰镇的绿豆汤。夏天炎热,本就容易让人烦躁,再加上最近的事情,她知道江之寒最近心情很不好,清清热是必须的。

江之寒说了声谢谢,一口气喝了半碗冰到心里去的绿豆汤,满足的叹了口气。

吴茵想了想,还是问道:“不可能比严重警告更好一点?”

江之寒摇摇头,说:“文件都下来了。这帮大爷,暑假哟,居然办事效率如此之高,真是让我佩服佩服啊。”

吴茵叹了口气,“好像在研究所,我听到有些议论了。等到开学,本科生回来……舒兰那边,应该也不好过吧。”

江之寒摇摇头,“我们的传统啊,被强奸了,如果没去自杀,也是种罪过,不是吗?”

吴茵安慰道:“你也别……如果没有你帮忙,情况会糟很多呢。”

江之寒放下碗,说:“回想起来,也不见得。如果没有我的话,他们一时可能连彭丹丹都找不到,说不定就绝了要告他那个念头。回头看,那岂不是还要好一些?”

吴茵说:“你不了解舒兰。我这些天,和她接触多了,发现她是个很烈性很执拗的女孩子。”

正说着话,有敲门声传来。

吴茵说:“没有锁,请进吧。”

有人推门进来,出乎两人的意料,居然是彭丹丹。

吴茵招呼说:“你好,你……要喝点什么吗?”

彭丹丹朝她笑笑,说:“谢谢,不用了。”转过头来,对江之寒说:“江之寒,我有一个不情之请,可以吗?”

江之寒点头,“你说。”

彭丹丹说:“有些事情想和你说,可以出去说吗?”

江之寒站起来,爽快的说:“没问题。”点头朝吴茵示意,径直往外走。

彭丹丹对吴茵笑了笑,说:“谢谢你,吴茵。”

吴茵被她说的有些摸不着头脑,看着她跟在江之寒身后出了门。

站在门外的街上,今天大概三十度左右的温度,远远不是青州最热的日子。

江之寒问:“去哪里说?”

彭丹丹说:“可以去一个很清静的地方吗?很清静很清静的。”

江之寒想了想,提议道:“静山?”看彭丹丹点头,便招手叫了辆的士。

※※※

不知道为什么,江之寒带彭丹丹走了曾经和吴茵走过的那条小路。

彭丹丹称赞说:“真是很清静的地方,景色也很美。”

江之寒走在她身后,没有搭话。

走了好久,终于走到那个可以休息的大石头处,彭丹丹坐下来,旋开手中的矿泉水瓶子,喝了一大口。

江之寒在她身边坐下来,静静的等待她的下文。

彭丹丹偏头看了他一眼,笑了笑,“真是冒昧了,我和你,差不多算是素不相识,把你叫出来,真是有些冒昧。”

江之寒笑了笑,“不用客气。”

彭丹丹忽然说:“那天来宿舍找我那个人,是为你工作的吧?”

江之寒不置可否的眨眨眼,“这个,重要吗?”

彭丹丹说:“我没有别的意思……我第一次看到你,就有这个感觉。这个事情,是你在帮忙主持……我以前听说过你的名字,但和人对不上号。追校花吴茵的,还是姐弟恋,老轰动了。”

彭丹丹接着说:“论文我写好了,还可以用我的名字吗?”

江之寒说:“当然,是你的劳动成果嘛。”

彭丹丹自嘲的笑了笑,“你才大一吧?……这么厉害,还读什么大学呀?你不知道,为了进这个课题组,我找过多少人,也是没用……唉,抵不过一句话呀。”

江之寒心里叹息了声,档案里背上个严重警告的处分,这个女生的留学梦应该希望小了很多吧!

彭丹丹说:“你们男生……是不是最讨厌我这样的女生?有野心,又不够漂亮,还……不检点。”

江之寒看了看她,说:“别人……我不敢保证。不过你太小看我了,我不是那么无聊的人。只要你没去伤害别的人,做什么都是你的自由。”顿了顿,鬼使神差的又补充说:“和人上床不是什么大不了的事,我高二就做过了。”

彭丹丹笑了笑,说:“很多女孩子喜欢你吧?”

江之寒看了看远处的翠湖,说:“有那么三两个吧,不多。”

彭丹丹说:“吴茵很喜欢你,我看的出来。”

江之寒转头看了她一眼,说:“怎么?是出来和我讨论我的私生活的?”

彭丹丹叹口气,说:“学校……通知我家里了。”

江之寒大吃一惊,“什么?!通知什么?不是已经改成严重警告了么?”

彭丹丹说:“严重警告也可以通知家长啊……事情的缘由,我爸应该已经知道大概了,虽然有些并不是真的。以后,说不定还要通报批评呢。”

江之寒问:“谁的决定?”

彭丹丹说:“我怎么知道?据说,好像是系里赵书记吧。”

江之寒沉默下来,虽然他也出力帮彭丹丹改变了开除的决定,但她毕竟是半个陌生人,江之寒并没有为她设想过任何相关的事情。

彭丹丹又说:“那天,你让你的手下来和我讲,要说实话。他说了三条,一是厉害关系,二是良心,三是帮助你们的收益……我这样讲,你可能觉得我很虚伪。但真的……我当初决定站出来指控斯科特,更多的不是因为厉害,或者你许诺我的论文和推荐信,是……因为良心。”

江之寒说:“我相信你。”

彭丹丹看着远处,像是自言自语的在说:“我家呢,不穷也不富,我呢,你看见了,长的不丑也说不上漂亮。但我这个人,从小就想要做点什么,想要与众不同。后来……在大学里遇到一个师兄,听到说起出国留学,不知道怎么的,鬼迷心窍了,觉得那就是最好最好的那条路,是属于我的那条路。”

彭丹丹仰头看看天,悠然的说:“那以后,我的整个生活都是为了这个目标在奋斗:考托福,考GRE,争取好的GPA,想要发表论文,找人练口语……世界很大,但在我眼里,只有那么一个目标,很可笑,不是吗?”

江之寒扬扬眉毛,“不是说,只有偏执狂才能成功吗?”

彭丹丹自嘲的笑笑,“可惜啊,人家偏执,都是为了伟大的目标。我呢,不过是一个小小的渺小的目标。”

江之寒说:“路……都是一步一步走的。”

彭丹丹发了一回呆,继续说:“你一定觉得,我是因为想要斯科特帮忙,才上他的床的……其实我也不知道是不是,应该那是一个原因吧,但也许那个原因只是动摇了我一下,就让他得手了……好久以前,我就知道他有很多‘女朋友’了,你知道他给我说什么?他说,丹,你的观念要好好的改变一下。如果大家在床上都得到了快乐,为什么一定要去和什么婚姻,责任,永远联系在一起呢,大家都能享受就好了。”

江之寒说:“如果……你真的很享受的话,他说的也不是完全没有道理。”

彭丹丹有些神经质的笑了几声,“你……还真是个古怪的人哦!是啊,我没有拂袖而走,也没要求过他和别的女人断绝来往,当然我知道那是不可能的,只是因为我觉得付出了那么大的代价,总不能什么都不拿回来吧。哼……”

江之寒平静的看着彭丹丹,心里不很清楚,她找一个陌生人来倾诉是出于什么目的。

彭丹丹说:“说的好听些,我从来就是个努力奋斗的人。但回头看,我其实也是个自私的人。除了自己那个不知道哪里钻出来的终极目标,心里没有别的太多的东西。到头来,我第一次不那么自私,帮助了一个女孩,却落得这样一个结局。我不甘心啊!”

江之寒沉吟了一阵,说:“警告处分在你的档案里,也许会有一些阻碍。但据我了解的流程,并不是一定的,很多外国教授看重一些别的东西,而你现在手里也有一些别的东西。如果需要的话,我还可以给你提供一些其它的帮助。总之……你的梦想并没有破灭。即使是留学不成,我想经历了这样的事情,你应该也更豁达了,走哪条路不是走,不一定要一条路走死的。”

彭丹丹笑了笑,“倒不是为这个……就是……忽然觉得以前那些所谓的奋斗,和付出,看起来像是一个笑话。”

江之寒沉声说:“也不需要这样否定自己吧。”

彭丹丹摇了摇头,“最糟糕的你知道是什么吗?是满腹心事想找人倾诉的时候,却发现为了那些奋斗,居然……没有一个知心的朋友可以说。”

江之寒笑了笑,“我是很好的倾诉聆听者,时常有不太熟识的人来找我谈人生的。嗯,我对这个也有爱好。”

彭丹丹扑哧笑了声,“没错,你……是很好的聆听者。嗯……我其实是想说,即使知道有这样一个结果,再选择一次,我也不后悔。”

江之寒忽然想起,彭丹丹应该是为了知道事情的父母的难过和愤怒而忧心吧。他在心里组织了一下想要说的话,看着彭丹丹,很诚恳的说:“你家里……父母那里,好好解释一下。这个世上,对我们最好的,最无条件好的,也许就是父母了。所以,他们也许会骂你几句,冷淡你一些日子,但都不是什么过不了的关口。”

彭丹丹点点头,说:“谢谢……好了,我其实就是有这些无聊的话想说……没什么别的,说出来就好多了。我们……回去吧。”

江之寒站起身来,和她一起往回走。

走到快到大路的时候,彭丹丹忽然说:“虽然我知道善有善报,恶有恶报,不过是自我安慰的话。虽然我也知道这么说没什么道理……但,如果有可能的话,让斯科特这样的人也受些惩罚吧?”她看着前方,并没有去看江之寒的眼。

江之寒愣了愣,说:“我不能承诺什么,但……我知道了。”

彭丹丹说:“也许,在有些人的眼里,这不是什么大不了的事情,毕竟他没有得逞。不过,那不过是天意,你知道吗?那天,我也是临时起意去找他的。如果是别人敲门,他也许不会开门。但呵呵,也许是我平时表现的很开放吧,那家伙存了些龌龊的心思,才来开了门。总之,要那么多的巧合,我才能在那个时间走进那个房间,忽然有了那个主意,舒兰才能脱身。我后来听说,以前Scott是把一个大二的女生搞大了肚子的。虽然不是强迫,应该是不符合做老师的规范的吧。那个女生好像被劝退了,但Scott还不是好好的呆在青大。我想,也许正是因为这样,他才更肆无忌惮,觉得没什么可以约束他。这一次,他用了这样的手段,虽然没有得手,但如果没有人可以惩罚他的话……下一次,我想他一定不会害怕再试一次的,一定会有真正的受害者……那时候,又会是怎样一个结局呢?”

江之寒沉默的点了点头。

彭丹丹抬头看着他,“江之寒,要是早有你这样的朋友该多好!……对了,这个地方,风景真的很好。”


阅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