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长的一梦》_小鱼联盟 著
第四卷 两面人生
第328章 租界

吴茵啪啪的敲着电脑键盘,在输入一篇文档。对面坐着的江之寒,拿着一份文件,有些心不在焉的看着。

吴茵敲完最后一个回车键,用鼠标点了保存,然后点击一下打印。半分钟的功夫,打印机开始嘶嘶的工作起来。

吴茵抬起头,看了江之寒一眼,说:“你还说我!我看你也挺紧张的,一上午没看进去什么东西。”

江之寒就势放下文件,转到桌子这边,看了看电脑屏幕,说:“这个东西,你已经做好啦?”

吴茵说:“你不是说明天就要么?”

江之寒说:“好像是这样的哦。”弯下腰,把头放在吴茵的肩颈间,深深的嗅了嗅她身上的香气。

吴茵温柔的问:“紧张吗?”

江之寒在她耳边说:“我有什么好紧张的?运筹帷幄之间,决胜千里之外。呵呵,遥想当年,人家谢大人,前方百万雄兵鏖战都还可以悠然对弈呢,这算什么?”

吴茵哼了他一下,说:“我听汤晴说,舒兰还有橙子,这三五天都没有睡上一个好觉了。”

江之寒叹息了一声,“橙子……唉,是个痴情的人啊。”

吴茵小声说:“所以嘛,舒兰曾经说过的,橙子和你截然不同哦。”

江之寒愣了愣,站起身来,自嘲的笑笑,“她也没说错。”

吴茵抬起头,有几分紧张的看了他一眼,垂下眼,说:“兴许……这能变成件好事呢。”

江之寒问:“怎么个说法?”

吴茵说:“患难才能见真情。这件事情以后,舒兰对橙子……应该会有些不同的看法了吧。”

江之寒坐回自己的座位,若有所思的说:“那……她会因为感激而喜欢上他,或者接受他吗?”

吴茵想了想,说:“我觉得……还是很有可能的。大家都说,女生会因为感激而爱,而接受,男生……就不会。”

江之寒呵呵的笑了两声,“你的理论,是越来越多了。”停了停,又问:“今天晚上在哪里聚餐,订好了吗?”

话音刚落,电话铃就响了起来。

江之寒拿起话筒,听了一会儿,脸色顿时沉了下去。他嗯了几声,说:“先回来,再详细说。”

吴茵前倾着身子,“怎么了?”

江之寒曲起右手的指关节,敲了几下桌子,慢慢说:“老爷说……证据不足,不予立案!”

吴茵啊了一声,“什么!?不予立案?连立案都不给!”

江之寒微微的摇摇头,“什么环节出了问题?我们一直都不知道。对这个事情,我其实一直比他们要悲观很多。不过,即使是我,也没想到连立案都不给一个,至少还是应该走走过场嘛……”

※※※

天塌下来,也还是要吃饭的。

在原先就订好的包厢里,满桌的菜,却没有一个人有食欲。

江之寒说:“还没到世界末日呢,先填饱肚子再说。”赌气式的夹了几筷子大鱼大肉,埋头吃起来。

十分钟以后,楼铮永推门走了进来,喝了口茶,说:“老郑刚在市局开完会,被批了,说是政治性不强,瞎胡搞。现在局里内部风向变了,大家都在狠批不应该把这个事情搞大。”

江之寒淡淡的问:“风从哪儿吹来的?”

楼铮永又喝了口冰啤酒,狠狠的说:“不知道,应该是从上面吹来的。龙山负责联系的是冯家介绍的那个市府的人,他应该会有比较确切的消息。”

楼铮永带来的消息,让饭桌更压抑了。舒兰呆呆的看着眼前的盘子,偶尔喝口水。汤晴,吴茵,和橙子都不说话,偶尔抬起头看看楼铮永和江之寒,但他们俩也没有任何答案。

又过了十几分钟,周龙山终于姗姗来迟。不过一看他的脸色,江之寒连问都懒得问。

周龙山一脸铁青的坐下来,看了看饭桌上的几位。

江之寒淡淡的说:“说吧,都是自己人。”

周龙山说:“前天晚上,驻沪宁领事馆的一个副领事到了青州,见了市委书记,这个事情,我们完全不知情。据说,首都的大使也给市长市委书记打了电话。昨天上午有个简短的碰头会,1号和2号达成的共识是,不宜立案,不宜搞大。”

楼铮永问:“没可能翻盘?”

周龙山摇摇头,讽刺的说:“让江南省委书记直接给这两位打电话还差不多,有可能吗?”

江之寒冷笑了一声,把筷子扔在桌子上,说:“几十年后,青州原来还是洋租界……呵呵呵,真是有趣的发现啊,有趣有趣。”

※※※

黄龙溪边的石凳,是江之寒和橙子通常“约会”的地方。江之寒曾开玩笑说,他和吴茵来这里一起坐的次数,都不如和橙子的多。

像往常一样,两人一人一杯可乐。

天很蓝,没有云,没有风,知了叫个不停。

橙子说:“听汤晴说……舒兰这几天快垮掉了。”

江之寒摇摇头,没有说话。

橙子说:“她担心……会有流言。”

江之寒说:“流言……是谁也挡不住的!当初我和她还啥都没有呢,都是漫天的流言。”

橙子叹息一声,“我害怕,那是骆驼背上最后一根稻草。”

江之寒问:“精神状态很糟,是吧?”

橙子点点头,慢慢说:“很糟很糟。”

江之寒想了想,“如果她愿意转学的话,别的不敢说,中大我可以打包票。中大经管学院不错的,说不定比青大还好些。”

橙子试探着问:“老大,没有别的办法翻案啦?”

江之寒哼了一声,“橙子……你以为我是谁呀?放过去,这就是知府大人金口玉言作了的决定,我去翻案?”

橙子恨恨的说:“真想去揍他一顿。”

江之寒警惕的看着他,“你别冲动啊!我严正警告你,听到没有?”

橙子不甘心的说:“就这么算了?作恶的逍遥法外,被害的胆颤心惊?”

江之寒摇了摇头,没有答他的话。

手机振动起来,江之寒喂了一声,静静的听了片刻,把它放回兜里,仰头把剩下的可乐一口喝干,吐了口痰在地上,说:“Kao,欺人太甚!”

橙子惊道:“怎么了?”

江之寒说:“学校要开除彭丹丹。”

橙子说:“凭什么呀?”

江之寒冷笑道:“凭什么?!说她和人发生不正当关系。”

在斯科特提交的证词中,就曾经提到彭丹丹是要挟他要给她写一份留学推荐信,被拒以后才恼羞成怒,给出虚假的证词的。当然,这样的说法甚至不需要去法庭上经受讯问。一个简单的不予立案,就已经解决了问题。

江之寒忽然说:“你没看新闻吗?前个月,美军士兵在日本XXOO了一个少女,被逮捕了,最后没有司法权,移交给美国,一回本土,就被无罪释放了,说是证据不足。我原以为,日本在二战输掉了战争,也输掉了脊梁,我们能强点。呵呵,哼哼……”

橙子说:“不能让他们开除彭丹丹啊!”

江之寒说:“废话,我是过河拆桥的人么?”过了半晌,他又说:“有时候被打了,是要自己把牙齿吞进去的。对于这样的事,我比你们有心理准备,毕竟这个世界不是围着我们转的,也不是围着公理转的。不过打人的也不能太得意了,中国有句古话,叫物极必反,没文化的蛮夷是不会明白的。”

※※※

江之寒坐在办公室里,心里很是郁闷。

这个世界不在他掌控之中这件事,他很早就明白了。出手帮助舒兰,五分是因为对洋鬼子的行径的不齿,五分是看在好朋友橙子和汤晴的面子上。对于舒兰,他潜意识里也不是没有怜惜的感觉。

当事情没有办成的时候,他比同龄的这几个同学更能接受残酷的事实。但对方不依不饶的要得了便宜还卖乖,委实是点燃了江之寒的怒火。

下流无耻的斯科特先生看来很是不忿险些被告上法庭,关进监牢,看来是一心想要毁掉这两个女生的名誉:在这个国度,和人睡觉,总是最能引起大家兴趣,又最能让大众体现自己的道德优势的话题。

江之寒通过他的关系,间接的出面找了不少人,遇到了很多的阻碍。江之寒有些不忿的想,那个斯科特,不过是个讲师,在青大混口饭吃,屁都不是,也没有什么人际关系网,居然一闹腾,就搞出这么大的动静。说到底,应该还是下面的人揣摩知府大人的意思,想要惩戒一下掀起波浪的女孩子们吧?


阅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