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长的一梦》_小鱼联盟 著
第四卷 两面人生
第326章 神秘男子

这两天,彭丹丹一直被那件事情折磨着,晚上睡的很不好。早上起来照镜子,黑眼圈,大眼袋,简直糟糕透了。

从东方传统的审美角度,彭丹丹算不得是美女:眼太小,嘴唇太厚,脸部的轮廓也稍嫌刚硬了些。但她胜在身材匀称,一米六五的身高,再加上总是精心打扮,走在青大的路上回头率还是颇高的。

彭丹丹用洗面奶仔仔细细的洗了脸,掏出饼干盒胡乱吃了两块,算是对付了早饭,便挎上包,去研究所报道。这两天发呆的时间多了,一篇文稿拖了又拖,一直没有完成。

走下宿舍前的阶梯,右边就是停自行车的地方。彭丹丹有些神不守舍的低头往前走,忽然听到有人叫她的名字,“彭丹丹同学,是吧?”

彭丹丹蓦的抬头,身前站着一个身材矮小的男子,和自己差不多的身高。他一脸平静淡然,穿着普通的蓝色短袖,灰色长裤。近处看,能瞧见眼角的皱纹。平平常常的一个人,不知怎的,彭丹丹能感觉到一种气势从他身上散发出来。她不知道怎么形容,也许可以用威严这个词?

彭丹丹有些紧张的吞咽了一口口水,涩声说:“我就是。”

那男子盯住她的眼睛,不紧不慢的说:“有个案子想请你协助调查一下,不知道可不可以占用你一点时间?”

彭丹丹不由自主的轻轻抖了一下,她忽然明白自己感觉到这个男子身上散发出来的那种气势是什么。他一看就是军人或者警察这样的职业出身,而且应该干了很多年了。

彭丹丹说:“什……什么案子?”

那男子瞧着她,有几秒钟的功夫,才慢慢说:“你应该知道的,和斯科特先生有关系。”

彭丹丹有些不知所措,她犹豫了一下,说:“我……我今天有个会。”

那男子说:“我知道,是下午一点吧,我们应该不需要占用你那么多时间。”

彭丹丹心里紧了紧,对方看来对自己的事情了解的一清二楚。她深吸一口气,说:“我的车停在那边的。”

那男子指了指街道的对面,那里停着一辆普普通通的黑色雪弗莱车。他说:“坐我们的车吧。”

彭丹丹跟着他进了小车,心里稍微放松了,因为进的不是一辆闪着灯的警车。这个国家的老百姓,对于警察和执法机构,多数有一种天生的敬畏。长这么大,除了老家片区的民警,彭丹丹还真没和警察面对面的打过任何的交道。

雪弗莱平稳的开出校园,在青州美丽的街道上行驶了不到二十分钟,便停在一栋普普通通的两层小楼前面。

彭丹丹四处张望了一下,没看见任何公安局或者是派出所的标志。

那男子帮她拉开车门,彭丹丹走下车,跟在他身后进了门。

走进屋里,彭丹丹一眼看去,不由得张大了嘴:那个叫舒兰的漂亮女孩儿端端正正的坐在那里。

舒兰站起来,走到她面前,恭恭敬敬的鞠了个躬,很诚恳的说:“谢谢你,彭……彭姐姐。”

彭丹丹愣在那里,一时间不知道该怎么作答。她一直以为会被带到派出所讯问,在车上脑子已经转了无数圈,是否要照斯科特的说辞去说。

舒兰忽然又说了声,“真的……我不知道怎么谢谢你。”

彭丹丹看过去,对面的女孩眼里已经溢满了泪水。她伸出手,到了一半,又缩了回来,还是没有说话。

舒兰深深的看了她一眼,便从她身边慢慢走出屋去。

带她来的男子指了指沙发,说:“坐吧。”

彭丹丹警惕的看了他一眼,问:“你是干什么的?”

那男子说:“舒兰同学已经报了案,黄龙溪分局已经正式立案调查了。过一会儿,你就需要去分局接受正式的询问。但在这之前,我请你到这里来,是有两件事情。”他指了指沙发,说:“坐下慢慢说。”

彭丹丹犹豫了两秒钟,还是坐了下来。

那男子在侧面的一个沙发坐下,说:“第一件事,就是舒兰同学一定要当面向你道声谢。你也是女孩子,应该知道……有些事情对女子有多么的重要。如果没有你的话,后果不堪设想。”

彭丹丹说:“我……”

那男子挥手打断她,说:“这第二件事呢,就是我们想给你一些帮助。我知道,斯科特前天去找过你,想必他给你说了些话,作了些承诺。”

彭丹丹说:“你到底是谁?你是警察吗?”

那男子温和的笑了笑,说:“我确实做过警察,但你不要舍本逐末,这些都不重要。你现在处在一个很关键很危险的关口,不知道你有没有看清楚?”

那男子严肃了神情,说:“我不是要诱使你说些什么,但让我简单的给你分析一下你要面对的事情,从一个专业人士的角度。斯科特已经去过黄龙溪分局,也录了一份口供,那是他为什么来找你的原因,你知道吗?他害怕了。”

那男子继续说:“舒兰同学这个案件,性质很清楚,是强奸或者诱奸未遂。我也不瞒你,因为斯科特是外国来的教师,案件审理会比平常的案子更麻烦。即使判定有罪,最后也可能只是把他驱逐出境,交给他的国家的政府处理。但你不一样,你是我们国家的公民,而且你是这个案件中唯一的,最关键的在场证人,你的每句话都关系着最后判决的结果。可是,有一点你不要忘记,作为我们国家的公民,当你在法庭上提供证词的时候,你要保证说的是实话。如果……”

那男子加重了语气,“如果,你提供了虚假的证词,又被发现,你就不再是证人,而是罪犯。作伪证是一项很严重的违法犯罪行为。”

彭丹丹脸色白了白,那男人放缓了口气,又说:“当然,你可能想好了一套说辞。但如果你说的不是实情,刑侦部门是很容易发现的,你知道吗?通过比对你和斯科特的描述,通过反复讯问,比对你前后的说法,就知道你是不是在说谎。再提醒你一次,这时候的说谎,不是简单的道德问题,是法律问题。”

那男子说道:“我不是在威胁你,而是希望你在做一个可能关系着你下辈子的决定时,要有个清楚的认识,认识到可能带来的后果。我也不瞒你,斯科特因为他的外国人身份,公安机关只能客客气气的带他回去问一次话。可是你不同,他们想要在你这里知道他们想知道的,有一万种办法。譬如说……你有没有试过四十个八小时都不能闭眼?如果你试过了,你就知道,任何想好的谎言,到了那时候都会忘记,你不会记得你编造的那些细节。”

彭丹丹咬咬下唇,脸色更加的白了。

那人说:“其实即使你还记得,到时候你也一心想要说出真话。相信我,到时候你唯一想做的事情,就是好好的睡上一觉,不要有人打扰你。”

彭丹丹说:“你怎么知道我要说假话?我没什么假话可说的。”

那人说:“相信我,我是善意的提醒你。去分局之前,你一定一定要想好了,如果一开始说了谎,再要改过来,就不是那么容易的事。”

彭丹丹喘了口气,问:“你是谁?”

那人说:“我嘛,当然是代表受害者一方的。我不妨坦白告诉你,受害者舒兰同学,家里也是很有背景的。这件事,我们有九分的把握,我不同你吹牛说是十分,可以让斯科特伏法。我们需要的,不是别的,就是你诚实的证词。如果你提供虚假证词呢,这个案子会有些麻烦,这个我也不瞒你。但如果这样的事情发生了,我们即使扳不倒斯科特,但你需要负起的责任,我们是一定会追究到底的。”

彭丹丹冷笑说:“你……你威胁我!如果你们扳不倒斯科特,凭什么说我说的是虚假证词?”

那人说:“你不用激动。我想,你对这个社会还是有些了解的。能不能告倒斯科特,除了证词,还有些别的因素,你应该明白。他生的好,出生在一个伟大的友邦。你不一样,你没有他这层庇护。你说的话很有逻辑,但有时候,逻辑或者道理不是完全决定事情结果的因素。”

彭丹丹说:“你说完了?”作势要站起来往外走。

那人说:“你不用走。我们说完了,会派车送你去那边。”他接着说:“我是以一种很坦白的态度来和你说这个的。刚才,我们讲的这个,是厉害关系,关系到你的前途。当然……”

那人摸了摸胸口,“我以为,还有一样东西,叫良心,也是很重要的。你也是一个女孩子,知道某些罪行是多么的可恶,多么的不能容忍,多么的会伤害到女人。我能感觉到,也从当天你帮助舒兰同学的行为中,看到你善良和是非分明的性格。说了实话,对得住自己的良心,这一辈子都不会做恶梦,不会后悔曾经做过的这件事。”

彭丹丹垂下眼,不知道在想些什么。

那人最后说:“第一是关系到自己的前途和厉害,第二是关于自己的良知和道德。这第三,是我们能够帮助你,如果你愿意帮助我们的话。你需要做的,无非是实话实说而已。”

彭丹丹抬起头,“你能帮我什么?”

那人说:“据我说知,你最大的梦想就是出国留学。在这一点上,我们能帮你的,远远比斯科特能帮你的,多上很多。”

彭丹丹有些惊恐的看着那男子沉静的面容,好像自己是透明的,所有的个人隐私都已被他掌握在手里。


阅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