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长的一梦》_小鱼联盟 著
第四卷 两面人生
第324章 对策

江之寒眨眨眼,说:“这个问题,看起来和这件事情没什么关系,但也许会牵扯上些关系也不一定,所以我需要问一下……你,和别的任何人发生过那种实质性的关系吗?”

汤晴啊了一声,有几分不可思议的表情浮现在脸上,好像不相信江之寒会直接问这样的问题。

舒兰倒是显得平静下来,她很痛快的说:“没有。”

江之寒说:“你确定?”

舒兰看着他,一字一句的说:“如果有,我会告诉你的,没什么好隐瞒的。”她的眼神没了开始时的无助,慢慢的有些怒火燃烧起来。

江之寒忽然又跳到下一个问题:“如果依你所说,这个叫Scott的家伙昨天并没有得逞,不过是抱了抱,也许只是胡乱亲了你几下,还有进一步的接触吗?譬如说,爱抚?”

舒兰胸口起伏着,过了一阵,才回答说:“没有……我记不得有。”

橙子终于忍不住,叫道:“老大!”

江之寒不理他,说:“好吧,关于这个,我们可以以后再操练……好了,我再问你一次,你想过没有,如果你要去告他,会有很多很麻烦的事情发生。”

舒兰不说话。

江之寒说:“首先,你要了解我们的国情。外国友人,还是一个外国大学教师,在我们这里是有优待的,而且可能是很大很大的优待。要想弄倒他,非常非常的难。其次,你要告他,人家不会坐以待毙的。如果我是那个叫Scott的家伙,我会有很多反击的手段使出来。譬如说,造舆论,说你是想要他什么东西没要到,所以诬告他,说你是一个轻浮,不知羞耻的女生……”

舒兰抬头看看江之寒,江之寒直视着她的眼睛,说:“如果那样的话,学校可能会站在他那一边,同学老师间可能有很多不好的议论,你的日子不会很好过。以前把你当作高高在上的女神那样看待的男生,可能会在寝室里议论你的隐私,猜测昨天到底发生了什么。你说什么,可能都没有人相信。再说,你可能什么证据都没有,只凭着一张嘴,大家为什么要相信你?反过来说,他虽然图谋不轨,但毕竟没占到你什么大的便宜,你也没损失太多……”

江之寒越说越快,舒兰的脸色越来越白。

她忽然打断江之寒,站起来,“不需要你帮忙,我也会告他的。难道……难道,未遂就不是罪行么?”

江之寒皱皱眉头,“如果你真的下定决心的话,现在,马上,我给你联系一下医院。可能,已经晚了些,你要是昨天找到我,就会好很多。”

汤晴已经跟着舒兰站了起来,听到这里,说:“你是说,要去查有没有可能是被下了什么药?”

江之寒点点头,“本来应该是越早越好的,但现在,好歹去查一下吧,什么都查一下,尿啊血啊,看能不能有那么点证据出来。你们来之前,我已经联系好一个地方了。”

※※※

在江之寒住处楼下的办公室里,坐着江之寒,橙子,舒兰,和汤晴。今天多出一个人,是江之寒从中州招来的楼铮永。

江之寒把楼铮永叫来,一个很重要的原因是他和辖区分局的局长是老战友,交情非比寻常。上次来青州的时候,楼铮永就专门去拜访过他。

江之寒坐在办公桌后面,翻翻医院拿回来的化验报告,抬头说:“从化验来看,怀疑有某种现在西方常见的迷幻药的痕迹。但……时间太久了,这个报告的结论拿来当证据,恐怕是不够强的。”

捕捉到几个人脸上掩饰不住的失望之色,江之寒说:“现在……我们的唯一希望就是找到另外一个在场的证人。只有舒兰一个人的说法,恐怕是不够的。”

江之寒知道这个事情的当天,就给楼铮永和林师兄打过电话。林师兄当时就告诉江之寒,这个事情要报案,最好要在事发后的第一时间,这样比较有可信性。如果暂时手里没有证据,报案可以找个熟人,先做个简单的笔录,不用搞的大张旗鼓。

通过楼铮永的关系,江之寒让汤晴带着舒兰,去分局郑局长那里报了案。楼铮永在电话里告诉郑局长,舒兰是他远房的侄女。

楼铮永这次来青州,还带了一个人,叫周龙山,以前在部队和他睡过一间屋,前不久又被他招进公司里来。楼铮永告诉江之寒,周龙山是绝对可以信任的,在部队里两人就是非常铁的朋友,性格嫉恶如仇。最近招他进公司,也大大的改善了他家的经济条件,对此他很是感激。

这几天,周龙山负责跟着斯科特先生,希望能发现那个女生的行踪,但到目前为止还没什么进展。江之寒和周龙山长谈了一次,才知道他以前也是公安系统的,三年前因为坚持要查一个领导公子的案子,不久后就被找了一个茬子给摘了帽子。

周龙山是系统内部的人,对整个流程都很清楚。他告诉江之寒说,如果有人报案,抛开纸面上的条条框框不谈,派出所通常是可以就凭报案刑拘嫌疑人,来进行审问的。大家日常这样操作的很多,但如果涉及到外国人,目前的现实是,各级政府各级公安机关,除非有铁证在手,大抵都不愿轻举妄动。

楼铮永到了青州以后,去找了郑局长一次,回来对江之寒说,从个人角度,郑局长是相当痛恨斯科特这样的家伙。但他是外国人,他能做的很有限。仅凭报案,刑拘是不可能的,带回去要求协助调查,录个口供,大概是他能做到的极限。郑局长同意周龙山的说法,除了受害者,至少需要一个证人的口供,这个案子才有那么一点机会。郑局长其实有两句话,楼铮永并没有转达。他说,既然未遂,就不用花这么大的力气了吧。

江之寒敲了敲桌子,说:“我有人在跟着他,希望他会去找那个女生吧。其它的,我们也没多少可做的,只能耐心的等待。”

事情发生已经快一周了。舒兰去了医院,又去了派出所和公安局,精神上的压力让她脸色一直很苍白,据汤晴说最近完全没有食欲。能说得上的唯一好消息,也许是医院的检查报告证明,她并未受到任何实质的侵害。

但舒兰这几天表现出性格里执拗坚韧的一面,虽然话不多,但从不见她哭泣,做她该做的事情,从来没有任何犹疑。既然选定了要努力抗争,她就下定决心要走到底,不管以后会发生什么事情。

※※※

Scott走出自己的住处,浑然没有发现有人在跟着他。

那天舒兰跑掉以后,Scott大概担心了几分钟,就把这个事情扔到一边。在青大,他至少和一打女生上过床了。舒兰这个女孩,他原以为像其他女生那样容易勾上床,没想到却是个例外。一时性急,他使了些阴狠的手段,没想到眼看要吃到口的肉,却被人搅黄了。

对Scott来说,这件事带给他的,更多的不是害怕担心,而是心有不甘。在他的祖国,他不过是一个一般的不能再一般的打工族,收入也不算高的。但自从到了这个国家,他能感受到优越感,能感受到被包围被尊敬,这是他乐不思蜀的最重要的原因。

周龙山跟了Scott好一阵了,却没有任何的发现。事情总不能无休止的拖下去,江之寒和楼铮永周龙山仔细商量过,又和郑局长通过气,决定点行动,让他感受下压力。希望这一招敲山震虎,能把那个神秘的女生给震出来。

坐在街边的车里,舒兰是事后第一次看见Scott。她身子不由的抖了抖,无意识的抓住旁边坐着的江之寒的右手,好像需要寻找某种帮助和庇护。

江之寒任她握着手,眼光跟随着那个穿着考究,带着金边眼镜的外国男人移动。

今天晚上,是每周一次的英语角。看来斯科特先生的心情还不错,又出发去钓鱼去了。今天负责跟他的,是沈鹏飞。

大概二十分钟后,江之寒的手机响了。他拿起来,嗯嗯了两声,紧了紧还被舒兰握着的手,轻声说:“我们该上去了。”

江之寒戴着一顶棒球帽,揽着舒兰的腰,像一对情侣一样,走进单元房,上了楼,到了Scott的住处,左右看了一眼,一推门,走了进去。关上门,发现屋里亮着灯。

周龙山站在屋里,点点头,说:“这家伙没有关灯就走了。”

江之寒看了眼舒兰,说:“好好想想那天的经过,希望我们能在这里找到点什么。”

周龙山带着手套,摇头说:“我大概翻过了,没看见什么药。”对舒兰点点头,说:“你再看看,譬如说,那天他给你喝水的是哪个杯子,或者还有些别的什么需要注意的。从头到尾,我们来重现一下那天事情发生的经过。”


阅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