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长的一梦》_小鱼联盟 著
第四卷 两面人生
第323章 惊变

昨天考完最后一科,暑假就在眼前了。

江之寒早练回来,吴茵看到他便说:“橙子来电话,好像有什么急事。他没有细说,只说让你马上去学校。”

江之寒皱眉道:“能有什么事?”

吴茵说:“他没说,但从他说话的口气,好像……不是什么好事情。他说在寝室等你。”

因为吴茵要处理一些文件,江之寒便招了辆出租车,独自去了学校。

刚走到宿舍的大门口,便看到橙子手里拿着根烟,独自站在那里,茫然若失的样子。江之寒走到他身边,他也完全没有察觉。

江之寒拍了橙子一下,问:“出什么事了?”

橙子深吸一口气,把烟扔到地上,踩了两踩,说:“边走边说。”

江之寒跟着他,一路到了黄龙溪边,找个长凳坐下来,正是以前橙子第一次表白他喜欢舒兰的地方。

江之寒沉默着,耐心的等橙子开口。

橙子从兜里掏出烟盒,又点了一根,然后递给江之寒一根。江之寒接过来,就着他的火机点了,吐出一个眼圈。

橙子抽了两口,说:“昨天我正好去汤晴那里取东西,她接了一个舒兰的电话,然后……我们就打了车,去崇庆区一个小区里接了她。她……当时看起来有些神志不清的样子。我们把她带回学校,她就睡了。”

江之寒看着他,等着下文。

橙子又抽了两口烟,说:“不像是喝醉了……完全没有酒气。汤晴说……像是……被下了药。”

江之寒沉声问:“她昨天去哪里了?汤晴知道吗?”

橙子说:“不是刚考完吗?汤晴说好像……是去那个外教住的地方取资料。”

江之寒问:“外教?”

橙子说:“我们在川菜馆见过一次。舒兰这学期想恶补口语,所以经常找他。”

江之寒看着橙子的眼,一字一句的问:“被性侵害了?”

橙子抿着嘴,摇摇头,“不知道……衣服有些乱,但……看不出来。”过了一会儿,他补充道:“那个人……一定存心不良就是了。不知道……”

江之寒摸了摸鼻子,很直接的问:“我可以做什么吗?”

橙子说:“汤晴昨天和我说,如果真有什么事,可能……我们都处理不来,要你帮忙拿拿主意。等到今早她醒过来,就知道怎么回事了。”

虽然像橙子戏言那样,他连旧人都算不上,但这个女孩,终究……始终在他的心中,被关心,被呵护,被怜惜。

江之寒侧头看看橙子,他清秀的五官今天显出更多的坚毅的神情,嘴巴始终紧紧的抿着。

橙子说:“汤晴说,她会给你打手机的。”

江之寒伸出左手,搂住橙子的肩膀,狠狠的吐了口烟圈,却什么都没有说。

※※※

江之寒住处的楼下,公司驻青州老办公室里。

江之寒和橙子坐在两个单人人沙发上,侧面的双人沙发上坐着舒兰和汤晴。

气氛有几分凝重,舒兰的脸苍白着,像是几个月都没有见到阳光。汤晴一脸的严肃,拉着舒兰的一只手,不说话。橙子一脸关切的看着舒兰,眼里有担忧也有些许愤怒。

江之寒摸着下巴,叹了口气,问:“你想好了吗?”

没有人回答。

江之寒提高了音量,重复了一遍:“你想好了吗?舒兰。”

舒兰抬起头,看了江之寒一眼。江之寒迎着她的目光看过去,看到的好像全是空洞和迷茫。

过了半晌,舒兰小声的说:“想好什么?”

江之寒说:“想好了要把这件事讲出来,寻找一个解决的办法。”

舒兰微微点点头。

江之寒逼迫她说:“包括很多难以启齿的事,包括很多你不想对人说的隐私。一旦你想好了……就没有回头路了。”

舒兰看着他,说:“我没有什么见不得人的事。”

江之寒说:“想好了的话,你先给我们复述一下昨天发生的事情,时间,地点,人物,事件。我不要听主观的感受,只需要知道什么时候什么地点发生了什么事。”

汤晴轻轻拍了拍舒兰的手,给她一个鼓励的眼神。

舒兰开口道:“昨天下午四点钟,我和Scott约好了在大校门口见面……”

江之寒垂着眼,面无表情的听着舒兰的讲述。他眼角的余光扫过,旁边橙子放在沙发上的手慢慢捏成了拳头,越握越紧,能看到手背和手腕处凸起的静脉血管。

大概十几分钟的功夫,舒兰结束了她的讲述。中间有那么几次,她有些哽咽,但终究还是控制住了自己的情绪。

江之寒摸了摸下巴,看着舒兰说:“下面,我有些问题要问。可能……有些问题不那么让你舒服。但是,如果你决心要把事情讲出来,想要把他绳之以法,会有很多人会问你这些问题,会比我问的难听十倍百倍。”

顿了顿,江之寒又说:“这也是个对你的测验。如果你觉得这些问题实在无法忍受,你不如放弃了去告发他的念头……就算是被狗咬了一口,不是还没有咬到吗?”

汤晴有几分责怪的看过来,江之寒丝毫不为所动,简单的说:“那我开始了。”

江之寒问:“你确定他昨天没有和你发生那种关系?”

舒兰被问的愣了一愣,说:“我确定。”

江之寒问:“你……有没有一段时间失去记忆?”

舒兰想了想,说:“应该……没有。我有一段时间脑子很昏很沉,身体不听使唤,但还是有记忆的。”

江之寒前倾着身子,加重了语气,“你确定?”

舒兰身子不由抖了抖,汤晴伸手揽过她的肩膀,轻轻的拍着她的背。

舒兰犹豫了一阵,说:“我……应该没有,我……不能百分之百的确定。”

江之寒问:“当你确定你清醒的时候,你是穿着衣服的,他正要吻你,对吗?”

舒兰点点头。

江之寒问:“他吻到你了吗?”

舒兰好像要把自己蜷缩进汤晴的怀里一样,过了好久,她才说:“好像没有,我用手推他来着。”

江之寒问:“除了这个,他还有什么样的动作?”

汤晴忍不住啊了一声,橙子抬头看去,舒兰像一朵风中的小白花,瑟瑟发抖,脸色却是更白了。

过了好久,她说:“他就是抱着我。”

江之寒逼问她:“还有呢?”

舒兰说:“还有……在我耳边说着话。”

江之寒问:“都说了些什么?”

舒兰垂着头,“我不全记得了。”

江之寒并不放过她,“一句都不记得了吗?”

舒兰把双手环抱在胸前,低着头,像是要抵抗这个问题。

橙子忽然站起身来,说:“我去趟厕所。”

江之寒看他一眼,说:“好,等你回来我们继续说。”

橙子投过来愤怒的目光,江之寒不为所动,靠在沙发背上,半闭着眼,好像在思索着一个很难的问题。

橙子胸口起伏了几下,坐下来,说:“忽然不想去了,继续吧。”

舒兰抬头飞快的看了橙子一眼,咬咬牙,说:“我真的不记得全部了,我记得他说我很漂亮,我像天使一样,我是他见过的最漂亮的东方女生……还有,他爱我。”舒兰逼迫着自己飞快的说完,喘了口气。

江之寒问:“他说的是中文还是英文?”

舒兰说:“有中文也有英文,但绝大多数都是英文。”

江之寒冷笑道:“英文学的不错哦,这个时候还能听的懂。”

汤晴愤怒的叫道:“江之寒!”

江之寒瞥她一眼,说:“会说这种风凉话的人多了去了,先有个心里准备吧。”

江之寒又问:“那个地方,你还记得吗?”

舒兰说:“我是第一次去,不是很确切……再……再回去的话,应该……能找的到。”

江之寒问:“那个女生,你确定你以前不认识?”

舒兰摇头。

江之寒说:“或许是你那时候神志不清了。”

舒兰还是摇头。

江之寒说:“再看到她,你能认出来吗?”

舒兰犹豫的点了点头。

江之寒忽然又跳转到另一个问题,“你和Scott,以前有没有发生过那种实质性的关系?”

舒兰抬起头,好像难以相信这个问题,眼睛睁得大大的。

江之寒说:“你应该知道,我说的实质性关系是指什么吧。”

舒兰咬着下唇说:“没有。”

江之寒问:“有过爱抚吗?”

舒兰说:“没有。”

江之寒问:“接吻?”

舒兰说:“没有。”

江之寒说:“既然要我们帮你,你必须要说实话,否则最好会死的很难看。”

舒兰一下子涨红了脸,“你凭什么说我在骗你!”

江之寒不理会她,还有旁边橙子可以杀人的眼光,平淡的说:“我没说你在骗我,我只是提醒你,有些事情虽然可能说出来有些难堪,但还是说实话比较好。”

舒兰一字一句的说:“我说没有。”

江之寒说:“好,任何的身体接触,你们俩之间,在昨天以前,有什么?”

舒兰说:“拥抱,就是西方人见面打招呼那种……还有……跳舞时的拥抱,就这样。”

江之寒忽然用英文说:“That is all?”

舒兰愣了愣,答道:“是的。”


阅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