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长的一梦》_小鱼联盟 著
第四卷 两面人生
第321章 仪式

为了庆祝青州附中项目的开工,汉港开发在规划出来的施工地西北侧从北到南植了狭长的一小片树林。

几位领导,青大附中的王校长,汉港开发的总经理程宜兰,香港方面沈先生的代表九龙地产的老总周先生,青州大学党委田书记,青州市分管工业的向副市长,青州市市委常委和副书记,还有江南省计委的李副主任一字排开,一人手里拿着个铲子,象征性的铲一点儿土。相机咔嚓咔嚓一阵响,一众人等摆出个微笑,算是正式揭开了附中商业化房产开发改造的施工序幕。

领导们拍拍手,旁边的人递过来装着香槟的酒杯。一阵喧哗热闹中,大家相互示意着,饮上一口。

汉港开发的两个年轻的老板,大学快毕业的冯承恩,和大学第一年的江之寒,手里也拿着香槟酒杯。

江之寒举杯示意了一下,笑道:“Andrew,来,祝我们的项目顺利,我跟着你好多赚点钱。要求不高,你吃肉,我喝汤就好了。”

冯承恩和他碰了一下杯,摇摇头,“你小子别说的这么可怜!这个项目,我不过是看热闹的,就靠你们折腾了……对了,我已经决定了,会去中文大学读MBA。”

江之寒道:“是么?那感情好。”

冯承恩打个哈哈,“中文大学的小妞们还是不错的,值得我在那里呆上两年。”看见江之寒苦笑,他亲热的拍拍他的肩膀,“来,和书记我还比较熟,我给你好好介绍一下。”

初始的仪式以后,大家都转移到室内,附中行政楼二楼一间装修豪华的会议室。长桌上摆着酒水饮料和餐点,漂亮的女孩儿们端着托盘,穿梭其间。

江之寒跟在冯承恩身边,和达官显贵,或者商界精英们交杯换盏。

不远处,黄阿姨和她的表妹程宜兰并肩站在一起。

微笑着看着江之寒,黄阿姨感慨道:“小家伙穿的西装革履的,还真像那么回事儿。”

程宜兰笑笑,说:“也就在你眼里,他还是个小家伙!”

黄阿姨耸了耸肩,“他不是么?”

程宜兰跟着叹息了一回,说:“那时候,你介绍我去见他时,我还真被吓了一跳。我回来的路上心里想,姐一定是疯了……那时候,之寒装的很成熟样子,你别说,看起来挺可爱的。”

黄阿姨瞥了一眼,说:“现在不是么?还二十岁不到吧,就搞的老气横秋的样子。”

正说着话,江之寒已经应酬完一圈,端着酒杯朝他们走过来。

到了近前,江之寒看见黄阿姨似笑非笑的盯着自己,不由得挠了挠头,“怎么了,黄阿姨?”

黄阿姨笑道:“今天打扮的挺精神哦!”

江之寒耸耸肩,“穿的这么正式,还真有些不习惯!”

程宜兰插口问道:“怎么没看见吴茵呢?”

江之寒回答道:“有些重要的文件,今天赶着要发给肖哥。我让她忙这个去了。”

黄阿姨问:“怎么样?今天认识了不少人吧。”

江之寒说:“是呀,我们在这里人生地不熟的。今天打个照面,希望以后能搭上桥吧。”

黄阿姨摇头道:“你呀,别成天琢磨这些太多了,小心未老先衰。”

江之寒使劲叹了口气,脸上堆出愁眉苦脸的模样,“我正担心这个呢。”那副怪样子,把对面的两个人都逗得笑了起来。

黄阿姨收住笑,四处看了看,转过头来,对江之寒说:“说正经的,我介绍个人给你认识。武警的花政委,是我父亲以前老部下的侄子。我们两家,多多少少算的上常年都有些交往,比你才打交道的人要靠谱很多。有机会,你多亲近亲近。”

※※※

江之寒端着酒杯,和花政委站在一起,很随意的聊着天。

很自然的,花政委对他的少年天才很是夸奖了一番,并告诉江之寒说,生意上的事情他不一定帮的上忙,但如果公司在青州有些行政或者别的方面的麻烦,尽管来找他,只要是能力范围以内的,他一定竭尽全力。

江之寒和他客气了一番,花政委问道:“驻军的罗团长,你们也请来了,很不简单喱。据我说知,他很少参加商业活动的。”

江之寒说:“这是拜顾参谋长的面子。”

花政委扬扬眉毛,“你们和顾参谋长……”

江之寒笑道:“我和顾参谋长的儿子是同学,也是极好的朋友。”

花政委哈哈笑道:“看来我能帮你的很有限啊。”

江之寒笑道:“以后要依仗花叔叔您的事情,一定少不了。对了,您应该知道吧,黄阿姨和顾参谋长家很熟的。”

花政委拍拍脑袋,“你不说,我倒忘了这一茬儿。老首长和顾家的交情是很深的……可惜呀,老首长没有一个儿子可以继承父业。顾家就不一样了,在他这个年龄段的将领中,顾参谋长算是出类拔萃的了。”

看了眼江之寒,花政委说:“我听说,顾家和……关系很深呀。”

江之寒肯定的点点头,“好像是有这么个说法……我还听有人说,在江南军区,只是顾参谋长的一个跳板……”

花政委若有所思的点点头,小声评论道:“下一步……恐怕是进京吧?”

正说着话,一群人涌进会议室。

几位市长书记们都堆出笑容,伸出了手,会在一起,寒暄起来。

花政委说:“这位是哪尊大神?秘书长亲自陪着来的……”

远远的看见鬓角花白,还没有染的荆教授,江之寒心里一暖。也许,荆教授今非昔比,在政府高官们面前也是一尊大神了。但看见他远远的向自己点头微笑,不由得想起还是高中生的时候初见他的情景。

这位大学者,身上有种儒雅的宠辱不惊的气质,不管境遇如何,似乎从没有改变。先贤说,不以物喜,不以己悲。在荆老师的身上,江之寒似乎能隐隐的看到。

江之寒举起手,朝荆教授身边的明矾和沈桦倩挥了挥。明矾指了指他的领带,竖起了大拇指。他扭过头去,和旁边的沈桦倩说了句什么。沈桦倩抿嘴一笑,眼光扫了一眼江之寒,便不再看他,很淑女的站在老师身边,微笑着听他和大佬们闲聊。

※※※

江之寒站在荆教授身边,也不知道该说什么感谢的话。荆老师现在事务繁忙,基本上不在这样的场合出现了。

青大的校长书记,当然还有经管学院的一帮教授们都已经散去,只留下他们两个,和明矾沈桦倩两个荆教授的弟子在一起。

明矾说:“荆老师在青州有一个研讨会参加,顺便来给你捧捧场。”

江之寒看着荆教授,笑了笑。

不等他说话,荆教授说道:“小寒干的不错。但企业做的越大,挑战也就越大。”

江之寒嗯了一声。

旁边的沈桦倩问:“荆老师,您早饭也没吃,将就吃点儿什么吧。水果,糕点什么的,好么?”

荆教授点点头,“你随便给我拿点什么好了。”

转过头来,荆教授对江之寒说:“我这一辈子,主要研究的都是宏观经济。我倒希望,能有这么一个个案,能让我看到它从最开始慢慢成长的整个历史。”

江之寒笑道:“荆老师,您这么说,我的压力未免太大了!”

荆教授拍拍他的肩,说:“我让你参与到我们最近的这个项目中,也是想让你好好学习一下现在成功的私营企业的经验。老一辈的这些私营企业家,肯吃苦,有胆魄,有很好的商业直觉。但普遍来说,他们也有些弱点,眼光有时候看的不够远,对现代的管理知识不太了解,家族企业的味道往往很重。”

顿了顿,荆教授又说:“我以为,你们新一代的年轻人,既可以吸取他们的长处,又能够弥补他们的弱点。我们国家经济的发展,以后会越来越依靠私营经济的发展,需要一大批的有远见,有胆魄,有现代管理经验的新一代的企业家。”

江之寒抿了抿嘴,心里却是有些惶恐,觉得荆教授定位定的很高。

荆教授笑道:“你们现在做的还不算大,但你这个企业,难得的是从一开始我就在看它的发展,所以我很有些兴趣。小寒,你要知道,任何企业,都是从很小做起的。一方面,你要脚踏实地,不要好高骛远;另一方面,你如果有雄心,有远景,就会相信它有一天能够做出一番事业来。”

江之寒点头道:“嗯,现在就能感觉到,有时候觉得定位的发展方向还是不太明确。”

荆教授说:“这是困难的地方。做企业,需要关心一城一池的得失,但又不能失去把握大方向的敏锐。现在你的公司也有一定的规模了,我倒觉得,你应该更多的抓大放小,想想一些大方向的问题。”

接过沈桦倩递过来的果汁,荆教授和江之寒碰了碰杯子,很和蔼的笑了笑。

江之寒一仰脖子,把杯子里的香槟喝了,心里涌出不少的豪情。兴许,十年后,二十年后,我真的可以把自己的名字写在中国民营企业发展的历史书上。

兴许,我真的可以的。


阅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