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长的一梦》_小鱼联盟 著
第四卷 两面人生
第319章 依赖

晚上的时候,江之寒这边的核心人员,一起出动参加Andrew和查先生的一个小范围的接风宴会。香港方面有四个人出席,还有两位是他们现在在青州谈判小组的负责人。江之寒这边出席的包括黄阿姨,程宜兰,冯一眉,楼铮永,沈鹏飞,曲经理和他。

请客的地方就在宾馆旁边的翠湖饭庄,出名的老字号,正宗的江南风味菜,不算特别贵,但胜在环境优雅,口味纯正。

在饭店门口,Andrew接了个电话,示意江之寒先进去。江之寒向他点点头,走进来,问了服务员,往订好的包厢走。

一推开包厢的门,惊讶的发现吴茵也坐在里面。

江之寒愣了愣,吴茵是知道Andrew这个人的,但还不知道Andrew也是她和江之寒初遇时在场的一位。江之寒琢磨着彼此见面也许会唤起吴茵一些不愉快的回忆,今天特地给她找了些别的事情。

江之寒走过去,问:“你怎么来了?”

冯一眉接口道:“是程姐和我叫的。”

吴茵看了江之寒一眼,和他相处了差不多半年,她很快就读出了江之寒的心意:他并不想自己出现在这里。

吴茵脸上僵了一僵,咬了咬下唇,说:“我……因为程经理和冯经理都给我打了电话。”

江之寒眼角余光看见程宜兰和冯一眉都有些惊讶的转头来看他们,便坐下来,很亲密的拉起吴茵的左手,笑着说:“你来了也好,今天正好还有一个你见过的朋友。”

吴茵疑惑的看着他。

江之寒小声说:“Andrew,也就是冯先生,你闻名已久了,其实……你是见过他的,等下你看到就知道了。”轻轻的捻了一下她的手心,抓在自己手里没有放开。

Andrew在门口耽搁了七八分钟,进来的时候旁边已经多了位美女,长发,大眼,精致的妆,时髦的衣着。

江之寒翻了翻白眼,不知道他从哪里变出来这么一位。一个电话召来的?江之寒不无恶意的想,应召女郎???

一顿饭吃下来,正经的事基本没谈,山南海北的随便扯了一通。宴请一结束,Andrew便带着他的女伴消失了。

正主儿一走,大家自然也很快散席。

※※※

吴茵一个人坐在办公室里,面前放着一大堆文件。她随意的翻着,却有些心不在焉的样子。

宴席散的早,楼铮永恰好接到一个老战友的电话,这位战友现在就在青州市当公安分局的副局长,辖区还恰好覆盖了青大。他早就准备去拜访,今天接到他的电话,便征求了江之寒的意见,拉上他一起出去喝茶。楼铮永开着车,先把吴茵送回办事处住处,便和江之寒一起走了。

今天晚上,第一眼看到冯承恩,吴茵就明白为什么江之寒本来不想让她出席招待的宴会。这个香港来的阔少爷,见她的时候说了几句奉承话,但看看她又回头看江之寒,眼里全是促狭的笑意。

晚宴的时候,吴茵悄悄的观察身边坐着的江之寒。他还是那副老样子,嘴角带着丝若有若无的笑,有那么些瞬间,如果你足够了解他,又仔细的观察,会感到他有些百无聊赖,好像只有躯壳坐在那里,灵魂不知道飞到那里去了。

但今天的江之寒,又有那么些许的不同,对自己好像特别照顾些,偶尔露出些小小的亲昵。

整顿饭的时候,吴茵都有些坐立不安,肚子好像一开始就是饱的,根本塞不进东西。太多的事情在脑子里左冲右突,她虽然表面上始终淑女的微笑,矜持的端坐,心里却如惊涛骇浪,一直不曾有过安静。

古人说,红颜祸水。古人又说,怀璧其罪。

漂亮如吴茵,一直以来都是很多人窥伺的对象。这个年代的道德观,比起十年或是十五年以后,也许算得上传统和有序。但即便如此,手边缺钱,又如此美貌,总是一件危险的事情。

如果下定决心,把这美貌折价卖掉,事情也许会简单很多。但吴茵不是这样的女孩儿,她从开始走出校园打工的第一天,就小心翼翼的保护着自己,并不想出卖自己最宝贵的资产。

无论是做家庭老师还是市场推销,她时不时的都能感受到一些威胁,隐约的暗示,看似不着意的拍拍肩膀,言语间的轻浮。吴茵总是像一只警觉的刺猬,随时准备着飞快的竖起保护的盔甲,虽然她的盔甲其实很脆弱。她小心的应对,只要不超过某种限度,也不会辞去辛辛苦苦找来的工作。但如果她嗅出了某种危险,她会飞快的跑开。

在军区干休所旁边那所别墅的经历,是她最危险的一次。原因很简单,对方开始并没有给她任何的暗示,而那个老头子又是如此的放肆无忌。她曾经有一个离开的窗口,但被说服留下来,差一点点就陷在里面。

自那以后,吴茵愈发感觉到,外面的世界充满着陷阱和黑暗,一不小心,也许就被吸进去,从此生活完全被改变。但自从和江之寒在一起,以前那种不安全感很快的消失了。别的不说,她知道在这个比她小三岁的男孩身边一天,她就会被好好的保护,不用担心这世上无处不在的陷阱。

有时候,吴茵很担心,在他身边多一天,自己对他的依赖就多一分,独自面对这个世界的能力就弱一分。有朝一日,他转身离去,自己不知道还有没有勇气,收拾行囊,再一个人上路。

晚宴的时候,江之寒那一点点特别的亲昵,让吴茵有很矛盾的感觉。一方面,她感到很多的温暖,知道身边的人在乎自己的感受,是一件很幸福的事情;另一方面,她私下里瞎想,两个人的初遇,还牢牢的印在江之寒的脑海里。

现在吴茵最想得到的东西,就是去掉那段该死的契约合同的开始记忆。她梦想着有一天,他们会忘记这个开始,而只是像普通的不能再普通的高校情侣一样,相遇,相知,相爱,然后……希望能够一直到永远……

※※※

江之寒回到老办事处的住处,见一楼还亮着灯。推门进去,吴茵正在办公桌后面埋头整理文件,抬头看了他一眼,说:“别走,我基本弄完了,有几份文件需要你签字的。”

指了指书桌右角的几个文件夹,江之寒走过去,拿起来,飞快的翻了翻,龙飞凤舞的签上名字。看了看表,说:“十一点半了,收工了吧。再晚的话,我都不好意思不给加班工资了。”

吴茵白他一眼,说:“你先上去吧,我还有十分钟就好。”

江之寒坐在她对面,把刚签好的文件又拿出来略略翻了翻,便放下来,微微偏着头,看对面不远处台灯下的女孩儿。她低着头,有一缕头发垂下来,在脸的右侧。灯光映在她脸上,鼻上,洒在她的浅绿色的T-Shirt领口。暖色的灯光映着她的肌肤,更显出柔和的质感。她垂着眼睑,能看到长长的睫毛,随着眼的开合一颤一颤。

吴茵轻轻的抿着嘴,偶尔皱一下眉毛,脸上满是认真的表情,灯下看来份外可爱。终于,她似乎完成了工作,放下笔,拿起文件,最后的检查一遍。

吴茵偏着头,眼睛从上往下快速的扫着,看看有没有错误。不自觉的,轻轻的咬着下唇,露出碎玉般整齐的牙。

一时间,江之寒不由看的痴了,努力工作的女孩儿在夏夜的灯光下绽放着她的美丽,静悄悄的,却又惊雷般的撞击着他的心。

吴茵放下文件,一抬头,迎着她的就是江之寒的注视。吴茵看进去,那通常沉静有时候懒散有时候微笑的目光不见了,里面盛满了痴迷欣赏,似乎还夹带着一丝怜爱。

心里的某根弦仿佛被轻轻拨动了一下,吴茵在那注视下,脸一下子红了。为了掩饰,她娇嗔道:“怎么这样看人呀?”

那浮上脸的红晕,便是压垮江之寒的最后一根稻草。他站起身,一言不发的绕过桌子,一俯身,便把女孩儿抱了起来。

吴茵轻轻叫了一声,下一刻,已经被封住了嘴,叩开了唇,吸住了舌头,在凌厉的攻势下感到一阵眩晕。

今晚江之寒的冲动好像胜过以往任何一次,他上面进攻着,手上也没闲着。夏天的装束方便了他的进攻,手从T-Shirt中一伸进去,熟练的一解,里面的文胸掉下来,落在桌子上。手已经抚在两座山峰上,轻轻重重的揉起来。

一会儿的功夫,吴茵便克制不住,从喉咙深处发出一断一续的音符,深深浅浅,高高低低,似有若无。

江之寒最爱的便是她这声音,一弯腰,已经把她平放在宽大的书桌上。

“你?!……”吴茵有几分惊恐的睁开眼,发现裙子已经被卷起来。她叫了一声,“不行啊!……不能在这里呀。”

江之寒毫不理会,手已经探到那幽草丛生之处,轻轻一抹,是一手的滑腻。他把手伸出来,放到吴茵眼前,让她看指间那一两滴露珠。

吴茵捂住脸,恨不得把头藏在某个没有光的地方。她呻吟了一声,说:“门……”

江之寒温柔的说:“大门锁好了。”

吴茵叹口气,身子松弛下来,只是一味的捂住眼睛。

她觉得两腿之间一下子凉了,从指缝里看,江之寒手一扬,黑色的布料轻轻的飘飞在空中。下一刻,火热的东西就填充了她的空虚。

※※※

如果说书桌是布景,台灯是灯光,女孩儿的低吟高唱便是那伴唱。江之寒看着那一地散乱的文件,黄的光,白的身子,不由得兴致如狂,大开大阖的运动着。

忽然间,他想起那个著名的故事,有一个女人,白天变成马,驼着主人外出,晚上便变回女人,仍然在主人的身下承欢。江之寒一刹那间,觉得自己便是那无耻又有福的主人,有这么个绝色的女子,没日没夜的在为他工作。

不知不觉的,江之寒舒缓了动作。身下的女孩儿从指缝里睁眼看他,他温柔的笑笑,一挺身,到了尽头,便抵着那里温柔的研磨起来。另一种律动冲击着吴茵的身子,直至大脑。

她长长的叹息了一声,闭上眼,什么也不想,把自己完全的交出去,任他引导,去任何一个地方。

把自己交给他,便不再担心这世上有什么陷阱。

有时候,这也是一件很幸福的事。


阅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