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长的一梦》_小鱼联盟 著
第四卷 两面人生
第318章 两面人生

窗户开了一道缝。有风吹进来,把窗帘拂起,带进一缕晨光,仿佛要偷窥房里的佳人。

吴茵揉了揉眼,侧身拿起床头柜上的闹钟看了看时间,才七点刚过。她睁开眼,四处看了看,床凌乱着,炎热的夏夜两人至盖了一层很薄的毯子,现在也有一半在地上,光溜溜的胳膊大腿都露在外面。

吴茵只觉得全身酸疼,昨天被折腾了那么久,第一次在不同于床的地方,第一次尝试了几个新的姿势,回想起来,她还有些脸皮发热。

身边的人已经不见了,江之寒早上出去练功锻炼,基本是雷打不动的事情。江之寒曾经告诉吴茵,一年三百六十五天,他给自己五天特例,可以不早起。迄今为止,吴茵好像一天也没看到过。

吴茵躺在床上,看着天花板。心思蔓延开,睡意忽然就没有了。

他究竟是一个怎样的人呢?吴茵细细想来,也得不出一个答案。

有时候,江之寒很像一个典型的大学生,虽然比一般的大一新生成熟不少,但还是做着每个大学生都在做的事:去教室上课,去图书馆自修,去食堂吃饭,和最好的几个朋友聊天打屁,到校门外的小餐馆吃夜宵,喝点小酒,然后去翻学校的墙,带着女朋友在林荫道上散步,去田径场坐着傻傻的甜蜜的看蓝天,骑一辆车去青大的后花园兜风,爬尼姑山,摆弄他的高级照相机和他的模特儿,或者铺一块塑料布拿本书去翠湖旁边一坐就是半天直到夕阳西下。

有时候,他显然过着完全不同的生活。他有着惊人的自律和勤奋,每天五点起床,在学校以外远程运作着他越来越大的公司,笃定的发出指令,看似漫不经心的指挥一群也算“商业精英”的人士,和教授主任们交杯换盏,去少于向外开放的菜馆吃饭,让司机和专车送自己去爬山的地方享受难得的休闲时光。

自从和他在一起以后,吴茵觉得自己的生活像开了一扇门,然后走进一处从没有涉足的地方。但时不时的,江之寒又能把她带回去,像在大一或者大二那样,享受宁静又舒缓的大学生活。

吴茵有时候很疑惑,他怎么能够把两种截然不同的生活拼接在一起,好像无缝的在两个模式之间转换。但也许更让她疑惑的是,这个家伙到底想要的是什么?

很多时候,吴茵完全无法明白。因为在她的眼里,江之寒是一个巨大的矛盾体。当你为他假设了一个目标的时候,你常常会发现他南辕北辙的行径。

吴茵陷入到自己的沉思中,连江之寒进门都没有发觉。直到江之寒把买回的早点放在一个盘子里,端到她的面前,她才恍然醒来,披了件短袖,去洗漱间刷了牙洗了脸,跑回来,跳回床上,说:“要在床上吃。”

江之寒看了一眼一闪即逝的雪白的大腿,促狭的眨眨眼,指着床头柜上的早点,说:“今天早上特别的早餐,兴隆轩的蟹黄包,加牛奶和水果。”

兴隆轩的蟹黄包是吴茵的最爱,她迫不及待的拿起来咬了一小口,享受了一下美味,又疑惑的问:“怎么可能?这个时候兴隆轩还没有开门呢!”

江之寒问:“味道如何?”

吴茵说:“当然好吃了。”

江之寒说:“这个呀,其实是文学路上一家才开张的早餐小馆子,我上个星期才发掘出来的。”也许是自己也做餐饮的关系,江之寒对尝试不同的餐馆乐此不疲,常常有空就拉着吴茵,有时候再加上几个朋友去大街小巷尝试不同的小餐馆。

想起有事要吩咐沈鹏飞,江之寒走到床边给他拨了个电话。

吴茵喝了口冰的牛奶,舔了舔嘴唇,偏头去看床边坐着的江之寒。

在这样一个夏日的早晨,吃着有人专递的可口早餐,坐在床上,感觉被呵护被照顾,是她太久太久没有,而又极力想要抓住的那个东西。

※※※

宴请青大和青大附中领导的差事,江之寒终于还是推给了远道而来的黄阿姨,让她作为资方的代表出席。其实Andrew和他舅舅的代理人来青州之后,还有一次类似的宴请,但请客吃饭永远都是不嫌多的。

作为回报,江之寒周六兑现诺言,为黄阿姨和程宜兰当了一次导游,去游翠湖边的静山。这次他选择了一条更短更容易的山间小路,一行人下了车,在静山上俯瞰翠湖的美景。茂密树木下,山间的早晨微风习习,凉爽宜人,全非下午炎热青州的感觉。

周一接待香港来客的事却是推不掉了。江之寒计划好了下午亲自去机场接机,开车的是沈鹏飞。

上午的时候,江之寒先去了趟系里的办公楼。沈桦倩传过来一篇论文,说是要在明年香港的学术会议上发表的,其中有一段的内容和最近三个月做的事情有些关系,便给江之寒挂了个第三作者。文章已经写好了,沈桦倩只是让江之寒看看和他有关的那段有什么建议,但江之寒最近几个月领教了大师姐的威严,并不敢怠慢,即使在这周这么忙的时间,还是抽了几个小时仔细读了一遍,又另外写了一段。周一一早,他跑去系里,和约好了的一个博士研究生交换一下意见,因为这家伙是一把好手。

一切都办完,江之寒把论文给沈桦倩传真了一份过去,出了经济系的大楼,看看表,已经是中午的时候,便打电话给沈鹏飞,让他和楼铮永到达校门口等他,一起吃了午饭,差不多就可以出发去机场了。

※※※

和Andrew一起来的这位,是他舅舅手下的一位VP,姓查,英文名叫Tony。查先生的普通话在香港人中说的算很不错的,初次接触看起来是一个很低调而务实的职业经理人。

和江之寒一行回到市区,入住了酒店,在酒店的商务会客厅里大概交流了一下情况,他就提出来要和具体负责的冯一眉曲经理作一个简单的会晤,因为在青州呆的时间只有四天左右。

江之寒有些出乎意料,但还是很快打电话找来了冯一眉,然后就被Andrew拉着去喝点酒。Andrew说室外实在太热,不如就呆在宾馆里。

江之寒总觉得Andrew多少有些故意把自己装扮成一个纨绔子弟的模样。即使谈生意的时候,也总是摆出一个甩手老板的架势,好像对生意本身并不是那么热心。但江之寒想来,第一次和他谈起校园商业开发这个设想以后,他的第一笔投资来的如此之快,说明他是早有准备,而且回去后仔细研究过的。这一次,Andrew的舅舅投钱进来,据Andrew自己说不过是他闲聊是随便提起,但江之寒很怀疑这个说法的真实性。

不过不管Andrew要保持低调,塑造纨绔形象的动机何在,江之寒以为和自己关系都不大,所以从没想过要去搞个透彻。他需要的,不过是一个认真的合作者,能提供他现在没有的一些东西,譬如资金,譬如在青大的人脉。Andrew显然很完美的提供了这些东西,而且江之寒一直坚持认为他对这件事情的结果也非常看重,非常在意,并不是把它当作了无聊时候的游戏。

江之寒问起Andrew他毕业后的打算,Andrew回答说有两个选择,读MBA,或者是找家公司开始上班,他还在犹豫中。

江之寒说:“MBA也需要实践的经验,倒不如两件事情同时做。像我现在一样,半工半读就很好。”

Andrew说:“这个我也想过,不过想想实在是好累。”

江之寒笑了笑,没有说话。

Andrew问起江之寒是否还住在宿舍,评论说:“一间屋住七八个男人,也亏你住的下去。”

江之寒说:“我已经搬出来了,在老办事处的楼上住。”

Andrew喝了口酒,笑说:“住出去了?金屋藏娇了吧?”

江之寒不置可否的说:“金屋?我那儿是标准的草屋。”

Andrew说:“不要回避我的问题……小顾说你和伍家姑娘分手了,换了个更漂亮的。”

江之寒挠挠头,说:“小顾不是要准备高考吗?还有时间和你慢慢说这些八卦。”

Andrew哈哈大笑了两声,“我最近也换了。小顾说的如此好,我心痒痒的,什么时候带出来看看?”

江之寒看着他,说:“你其实认识的。”

Andrew只愣了半晌,便指着他说:“是那个姑娘!吴……吴什么的,是不是?”

江之寒点头说:“对,吴茵。”

Andrew举起酒杯,和江之寒碰了一下,“我就知道,从一开始你这小子就是有所图谋的,看来小顾对你的评价很准。”

江之寒喝口酒,不接他的话。

Andrew说:“你不想听听他的评价?”

江之寒摇头,“狗嘴里吐不出象牙。”

Andrew说:“他给你八个字:貌似专情,实则风流。”


阅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