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长的一梦》_小鱼联盟 著
第四卷 两面人生
第316章 半月谈

江之寒早上练了功,顺便带了早饭,回到住的地方,自己草草的吃了,去了下面办公室。

过了十几分钟,吴茵吃完早饭,下了楼,看见江之寒正在练字。

她凑过来看了看,问:“为什么你每次写的都是这一篇?难道不应该多写些不同的吗?”

江之寒放下笔,叹口气,说:“我这是完成作业呢。我师父让我每隔一个月寄一份写的字给他,就是这篇。据说他能从字里行间看出我是不是修身养性达到了他的标准……快一年了,我还不及格呢。不及格,就不能去见他。”

吴茵哦一声,并没有刨根问底。

江之寒说:“正好你来了,大师姐寄过来一份东西,上次我们做的关于电池厂和万向轮公司的报告,有些数据不准确,需要改。”

吴茵啊了一声,说:“我……我可是都校对过的。”

江之寒说:“算是我的问题。你的数据索引是有来源的,但我没仔细看,他们对数据来源的材料有要求,你用的有三份东西都不合他们的标准,必须援引其他的材料,所有相关的数据都要重新查过。”

吴茵说:“我知道了,这个……不会影响什么吧?”

江之寒说:“下次我再注意些就好了,大师姐做学问很严谨的,这次被骂的很惨。”又说:“对了,下周一,荆教授大驾光临,巡视到青大来,有个欢迎宴会,我们要去凑个热闹,不要忘了到时候提醒我,那个请柬在我卧室桌子上的。”

江之寒站起来说:“今天是和橙子每半个月固定谈心的日子,Kao,整一个半月谈。我去趟学校,还有两节课要应付。对了,系里张主任在研究所给了一个办公室给我们,其实也没什么用。钥匙在这里,你去配一把,什么时候在学校,又想要清静的时候,可以去那里呆着。”

※※※

江之寒到了原来的寝室,原本约好的橙子却不在。小怪如以往一样坚守寝室,他告诉江之寒橙子有两节课临时调了时间,今天还有课堂测验,所以下课以后才能回来。

江之寒坐下来,和小怪天南地北的瞎扯起来。

小怪这个家伙,知识极渊博,记忆力很强,什么东西看一遍就能基本记住,但经常囫囵吞枣,不深究细节。再加上他生性喜好狡辩,不管遇到什么样的话题,他都能扯出一大堆似是而非的东西,你要是不懂,准给他唬住。

如果你能做到一件事:不被他缠来搅去的狡辩激怒,小怪就是绝佳的谈话对象。江之寒经常开玩笑说,和小怪聊天,可以激发发散思维,因为他思考事务的角度很奇特,逻辑跳跃性非常的强。

两个人就该现阶段建一支航母舰队在军事上的可行性和优劣翻翻滚滚瞎辩了很久,江之寒终于累了,打手势叫停,从橙子的床上翻出一本书,随便看看。

小怪说:“老大,橙子这里藏有好书,要不要看?”

江之寒见他笑的古怪,问:“什么好书,XXOO的?”

小怪说:“果然聪明,就在他脚边的毯子下面。哼哼,他以为我不知道……”

江之寒很凑趣的跑过去翻了翻,说:“什么也没有。”

小怪说:“哦,那今天可能拿到租书店去还了吧。你说,橙子是不是进入新的境界了?”

江之寒问:“什么境界?”

小怪说:“有欲无情。”

江之寒被一口水呛住,哈哈笑了两声,说:“那是我的境界,橙子他还差的远呢。”

小怪说:“舒兰和他男朋友分手了,你知道了吧?”

江之寒说:“我还真不知道,有什么说法?”

小怪说:“坊间的说法呢,是舒兰嫌弃她男朋友四肢发达,头脑简单。”

江之寒笑了笑。

小怪又说:“对了,橙子回来和我说,你们学院有一个有钱的校友来设立了一个新的本科生奖学金,好像申请成功的人每个人配一个电脑,大四还是什么时候还可以到新加坡去留学交流,你知道吗?”

关于这件事,江之寒倒是知道的非常清楚。上个星期张主任找他谈过,还说准备给一个名额给他,因为他是大一新生中唯一参与了研究项目的。

江之寒看了看材料,觉得这个资助项目有些奇怪,基本上就是在整个经管学院选出六个人,从大二开始配备一台个人电脑给他们,然后从大二到大四每年有一次和参与的国际友好大学的互访,大概两周到三周的时间,基本费用报销。

但是,项目中并没有提到有什么具体的研究项目这几个人可以参与,在大一期末的选拔也没有一个清楚的章程,难道就是看谁第一学年考试的成绩更好?

江之寒当时就拒绝了张主任,电脑什么的他还没看上眼,而短暂的国际交流在他看来和出国旅行没什么区别,而且受的限制还特别多,所以他没觉得这个项目有什么吸引力。

江之寒告诉张主任,自己缺了不少课,虽然有正当的理由,但难免会有人嚼舌头。平常也还罢了,去争这么个东西,很多人一定不服气。张主任本来也就是个顺水人情,他也不认为江之寒会很把这个东西看进眼去,所以也没坚持。

小怪说:“我听说,这个选拔,除了考试成绩,最看重两个东西:英语和计算机。舒兰好像很想去争一个名额,是他们班橙子的老乡跑到寝室里来讲的。她这段时间到处找人练英文,好像去找了老外和她练,还找了地方上机。”

说着话的功夫,橙子下课回来了。总的来说,橙子这些天气色很不错,好像脸圆了不少。自从被父亲教育以后,学习更加的刻苦了。

橙子看了看表,说:“食堂刚开门,去川菜馆吃中饭?”

江之寒苦着脸说:“我七点半才吃过早饭。”

小怪道:“我可没有吃早饭,今天橙子也没有吃吧,同去同去。”

江之寒本来也不善于说什么安慰激励的话,看橙子现在状态很不错,也就不想再提那一茬儿。前几天,他意外地收到橙子父亲的一封信,在里面再一次很诚恳的请他多指点多鼓励一下橙子,说橙子毕业以后希望他能回去接掌家里的工厂,能够把它发扬光大。

走在路上,已经能感到一些热浪。

江之寒皱眉说:“今年热的很早啊。”

小怪附和道:“就是就是,暑假怎么过呀?”

江之寒问:“你暑假会呆在学校?”

小怪说:“至少有一半时间呆学校吧,家里实在是有些无聊。”

橙子说:“你要是呆在学校太热的话,可以去我家,我们那边比青州好些,靠近海,就算白天热,晚上也比较凉爽。”

江之寒听他提起这一茬儿,说道:“橙子,说起这件事,我上次和你爸略提了提,等到放假了,准备去你们那边好好看看。到时候,也许会有一些钱出来,我想看看你们那边制造业有没有投资的机会。这个事,你什么时候在电话里再和你爸好好说说,他要是有什么具体的建议,让我知道一下。”

橙子答应了。

三人走进川菜馆,小怪大手一挥,连点五个菜,还全是大鱼大肉。菜上来,便风卷残云的吃将起来。

江之寒和橙子慢慢吃着,聊了会儿天,说了说橙子老家的情况,也谈了谈经管院最近的一些逸事。

橙子告诉江之寒,他们家那边做生意开始的风潮比较早,现在基本是没有务农的,有地的都包给别人做了。城市和城市周围的农村有很多的小作坊式的工厂,但真正把规模做大的并不算多。他父亲的厂算是比较大,现在有四十来号人,从开始五六个人做起,也经过了六年多的时间了。

正说着话,门口进来两位,吸引了全场的目光,江之寒三人也不例外。

一身桃红色连衣裙的舒兰看起来好像更漂亮些,新做的发型也很时尚。她旁边坐着那位,考究的金丝眼镜,深陷的眼眶,一身黑色的考究衬衣,正是江之寒在英语角见过的那个老外。

江之寒微微皱了皱眉头,旁边的小怪捅捅他,说:“我告诉你在练英语嘛,这个妈的练的地道。”

三人坐在角落里,不知道是不是因为注意力都放在同伴身上的缘故,舒兰并没有看到他们,坐在那里和老外用英文交谈着。

一会儿的功夫,那老外大概讲了个笑话,舒兰捂着嘴很淑女的笑起来。

江之寒垂下眼,用余光去看橙子。这家伙脸色很平静,但江之寒看见他捏筷子的手,青筋暴露,很有力的样子。

小怪忽然转头对橙子说:“从来只见新人笑!”

江之寒瞪圆了眼,小怪这家伙疯了,还要说这样的风凉话。

橙子瞪了小怪一眼,说:“看着我干嘛,老子连旧人都算不上。”

小怪哈哈笑了两声,说:“老子说你是旧人了吗?自作多情了吧,衰人。”

看见舒兰的目光顺着小怪的笑声飘过来,江之寒拍了拍橙子的肩,给他一个肯定的眼神。

兄弟,知道自嘲,就走出第一步了,江之寒看着橙子,心里这样说。


阅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