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长的一梦》_小鱼联盟 著
第四卷 两面人生
第315章 英语角

从寒假开始,吴茵每个月就领一份儿在青州办事处工作的薪水,这两个月还涨了四成,江之寒解释说是工作强度加大的原因。

荆教授的项目是每个月有研究补贴的,钱不多,但江之寒总是转一半给吴茵,说是她的劳动收入。

江之寒开出的工资,比以前吴茵在外面打工的任何一次都要高太多太多。但江之寒还常说,他赚到了,因为吴茵经常加班,却从来没有得过加班补贴。

前天下午,江之寒拿了一个精美的小盒子回来,说是这几个月累计的奖金和补贴。吴茵打开一看,是一挂珀金的项链,即使不算精通此道,吴茵也知道价格不菲。开始的时候,吴茵推辞了一下,但听到江之寒说,你的衣服很好看,但怎么也要稍微配一点首饰,有时候,还需要出去代表公司形象的,便收了下来。

今天晚上,吴茵约好了要和江之寒一起去学校的英语角。因为最近经常有香港那边的人直接打电话到青州办事处来,对方不太会讲普通话,吴茵又不懂粤语,经常的解决办法是用英文来解释。吴茵对江之寒说,到了用的时候,才知道英文学的不够好,说要去英语角找人好好练练。

下午在办事处吃了饭,吴茵回到楼上的卧室,把盒子里的项链又拿出来把玩了一番,戴在脖子上,去镜子前面照了照。镜子里,那女子眼如弯月,肤如凝脂,顾盼之间,风情无限。

吴茵把项链重新收起来,放好了,走出屋,去附近的一家工商银行。每个月底的时候,她都要取出一笔钱,给家里汇回去。

吴茵去了柜台,取了钱,再去隔壁的邮局汇款。

做完这一切,吴茵回到住处,把存折拿出来,放在桌上。

她闭着眼,心里默默的祈祷了两句。然后慢慢的把它翻开,翻到最后的一页,看上面的存入取出明细。刚才在银行的时候,她只是数了数钱,并没有仔细去看存折,因为心里害怕的缘故。

上个月开始,每个月的月末,她的存折上都会有三笔入帐,一笔是研究补贴,一笔是公司开的工资和奖金,而最后一笔呢……是当江之寒契约女友的补偿。

拿到江之寒送的项链以后,吴茵就存了一种念想,如果……那第三笔钱不再出现,如果……

吴茵自己也觉得有些讽刺,当初开始这段关系的时候,不能说全部,但不正是为了这一笔不菲的收入吗?不正是被逼迫需要这一笔收入吗?现在,她却一心想着它能够早早的消失。

因为只有它消失了,在吴茵心里,一段真正的关系才有机会开始。

吴茵手有些抖,翻了几下,都把两页重在一起,分不开。终于,她找到了最后那一页,一个数字跳出来,曾经是她企望的,现在则是她恐惧的。

※※※

江之寒站在雄伟的主席像下等吴茵。

天色已经有些暗了,但夕阳留下的霞光还有最后一丝在西边的天际。

江之寒看见吴茵走过来的时候,就察觉到她今晚的情绪不高。虽然她脸上淡淡的,看不出什么喜怒,但眼神却是飘的,和江之寒的眼光总是一碰即走,也并不如往常那样走上来挽他的胳膊。

主席像下是一个大的平台,平台四周则是一片草地,有几个石椅点缀其中。

一眼看去,这一片儿挤着至少也有百多号人,闹哄哄的,像是过年时的赶集。江之寒竖起耳朵,只觉得一阵阵的声浪涌进来,完全分辨不出是中文还是英文。

江之寒轻轻抓住吴茵的手腕,带着他朝人不那么多的地方走走。很快的,他发现了人群分布的规律。在周围人比较稀少的地方,多半都是男生,有些走来走去,看起来无所事事的,也有几个三三两两聚在一起,用英文在交谈,偶尔蹦出几个中文的单词。江之寒撇了撇嘴,给吴茵一个眼神,意思是水平太差,还远不如我呢。

越往主席像处走,人群越密集,而且好像分成了几组,各自有自己的圆心。

江之寒不是特别喜欢拥挤凑热闹的人,但既然来了,虽然吴茵今晚看起来兴致不算高,总要摸一摸情况。他用眼睛询问了一下吴茵,吴茵点点头,江之寒便拉着她往人群中心挤。

越往里走,人越多,胳膊挨着胳膊,肩膀并着肩膀。江之寒不得不把吴茵半揽在怀里,免得她被挤到。

江之寒一边艰难前行,一边低头笑说:“好像是商场二折大甩卖的时候。”

好不容易接近了核心处,江之寒仗着身材算是高大,垫脚在最后一排人之间看过去,一个老外坐在台阶上,戴着副金丝眼镜,看起来颇有几分英俊。在他身边,倒不那么拥挤,有七八个人或坐或站,其中一位正说着英文。同外圈不同,这在里面的倒有五成都是女生,在老外身边的更是有八成都是女孩子。

江之寒一眼看去,就看见舒兰正坐在那老外旁边。老外偶尔看看正说话的那位戴眼镜的女生,更多的时候偏头在和舒兰说着什么。

江之寒有些疑惑,问旁边的一个男生:“这是在干什么?开讨论会?”

那男生说:“对呀,今天的话题是美国大学和中国大学的不同之处。”

江之寒看了一会儿,有些人说话的声音不大,在这里根本听不太清楚。他完全不明白这么多人围在外圈,到底要想干什么,等待机会和老外对话?

他低头看了眼吴茵,问:“要凑这热闹?”

吴茵摇摇头。

两人出了最拥挤处,发现人群开始松散一些,在外围的地方,三三两两,或是七八人一圈,有些不同的组合。

吴茵这样级别的美女,本来应该是搭讪的对象,但旁边跟着一位,还如此亲密,有兴趣来套磁的人就明显减少。即便如此,还是不停有人邀请他们,江之寒和吴茵先后加入了三个圈子。

有一个圈子很有趣,大家好像一直在练习见面的套话。没有人引导话题,一直在说天气很好之类的东西。最后一个圈子最专业,七八个男生围在一起,用英文讨论军事问题,从F16到宙斯盾防御系统到美军的几个航母编队。其中有一个人大概作了些准备,颇讲了几句,但这个话题实在有些专业,很多单词大家都不会,说着说着,大家说激动了,开始企图在英文里混杂中文。

当江之寒听到一句,F sixteen is of course better than Su二十七,终忍不住哈哈大笑了起来。他摆摆手,示意自己不是恶意的,拉着吴茵出了圈子,往外面走。

走了几十步,吴茵说:“坐坐吧。”

两人在石凳上坐下来,还能听到不远处传来的说话声。天色已经全黑了,月光透过树叶,洒下一片银辉。

江之寒问吴茵:“你觉得来这里会有帮助吗?”

吴茵说:“我也不知道。”

江之寒说:“不怕你说我骄傲,在这里混还不如回家和我说英文进步的快。水平大多不怎么样,当然那几个老外除外。但你没看见,那么七八个老外,像是大熊猫一样被人围观。”

吴茵笑了笑,大家还真有点围观大熊猫的架势。

江之寒又说:“不知道怎么的,我看见这么多女生围着个老外,总觉得不是那么回事儿。你说我们学校女生资源本来这么紧缺,大家都围着老外,算怎么回事?”

吴茵说:“学英文嘛,当然想找说的好的人说,我看就是你乱想。那期末考试前,围着老师问问题的也是女生多呢。”

江之寒说:“话虽然这么说,我总觉得那个老外有些色迷迷的。而且旁边有几个女生态度也很奇怪,你说她们和他讲话的时候,他听都不怎么听,就只顾和旁边的人讲话来着。换了是一般的男生,这些人早就拂袖而去了吧。为什么还会一脸笑容的呆在那里呢?”

吴茵说:“因为……想练口语吧。”

江之寒歪着头,说:“我总觉得呀,我们国家现在有些人对外国人过于的,怎么说呢,尊重是必要的,但太尊重好像有些自我矮化的味道。”

吴茵笑了笑,正要说话,旁边忽然有人接嘴说:“是你不够自信。”

江之寒吃了一惊,看过去,发现有一个身材颇为娇小的人在树的阴影下。他仔细看了看,那人有一头卷发,应该是一个外国女生。

那人又走近了几步,还是用中文说:“太尊重是什么意思?可以解释一下吗?”她的中文相当的流畅,虽然口音是难免的。

江之寒没有回答她的话,赞道:“你的中文说的真好,是我遇见的中文说的最好的老外。”

那女孩笑道:“谢谢你的夸奖。”

江之寒说:“不用谢,其实说中文的老外我也只遇到过你一个。”

那女孩咯咯笑了两声,指着旁边另一个石凳,问:“我可以坐吗?”

江之寒说:“请坐,我们这里,所有东西都是公有财产,尽管分享。”

那女孩自我介绍说:“我叫Autumn,中文名字叫丁秋。”

江之寒和吴茵自我介绍了,Autumn说:“吴……茵,你很美丽。”

吴茵笑了笑说:“你也是。”

江之寒问:“你的中文名字是谁给你取的?”

Autumn说:“是我朋友。因为Autumn就有秋天的意思,所以就叫秋,我中国朋友叫我秋秋。”

江之寒刨根问底,“那为什么姓丁呢?”

Autumn说:“因为我最开始作交换学生的时候,在一个中国教授家里借住了一个月,她姓丁,我就跟着取了这个姓。”

江之寒点点头,问:“你知道不知道,我们历史上有个很有名的人,名字和你很相近,他叫丁春秋。”

Autumn想了想,说:“又有春又有秋,我没听说过。”

吴茵在旁边悄悄踢了江之寒一脚。

Autumn看了吴茵一眼,问:“可以说一说刚才那个,那个过分尊重的问题吗?”

江之寒说:“这只是我的个人看法。在我看来,几百年前的时候,中国自认为是中央大国,什么欧洲,在中国人眼里都是蛮夷之国,蛮夷你明白?美国就不用说了,那就是不毛之地。那时候的心态,叫做自大。自从鸦片战争以后,中国经历了被殖民,被几千个西方士兵就打下了首都。自那以后,虽然后来我们也打了些胜仗,国力有所提高,但从心里中国人对西方人还是持有一种情绪……我不知道怎么形容,也许是过分的敬畏,或者说是过分的友好,我觉得是有些自卑。这其实和当年的大国心里想反,在另一个极端,我认为也是不健康的。”

Autumn看了看江之寒,有些迷惑的样子。她中文虽然算很好,但这一段话对她来说还是稍难了些。

Autumn问:“我先问个问题,什么叫鸦片战争,是什么时候?”

江之寒问:“你是哪个国家的?”

Autumn说:“澳州。”

江之寒说:“那好像没你们什么事儿。鸦片战争嘛,就是19世纪中期以英国为首的国家,想要强迫中国接受鸦片贸易在内的不平等贸易协定。中国不从,就发起的战争,史称鸦片战争。”

Autumn说:“哦,我没有听说过。”

江之寒说:“那是西方历史上干的坏事,当然不能直接写进历史书中去。”

Autumn说:“我大概明白你说的是什么,但我觉得……江,你对西方有偏见,你是一个狂热的……”一下子想不起那个词,于是说:“Nationalist。”

江之寒说:“狂热的民族主义者?No,No,No,我不是,希特勒才是。我对西方毫无偏见,只是觉得我们对待西方应该有一个更好的态度。”

Autumn问:“是什么?”

江之寒说:“不卑不亢,知道这个词的意思?”

Autumn点点头,沉思了一会儿,好像在咀嚼这个词的意味。

过了一会儿,她又问:“是什么让你有这个……这个过分尊重的感觉呢?你不是说,你不太认识外国人,老外?”

江之寒说:“是我今晚看到一个老外被很多女孩子殷勤的围着,然后很谦恭的和他说话,有感而发。”

Autumn说:“她们在学英文。”

江之寒说:“如果我有那样好的英文,她们也不会有那样的态度。”

Autumn反驳他:“你怎么知道?”

江之寒笑道:“我就是知道。”

Autumn皱了皱眉头,下结论说:“江,我觉得你在羡慕。”

江之寒哈哈笑道:“你是想说嫉妒吧?我嫉妒?那些女生加起来,也不如我女朋友美丽,Ok?Autumn同学。”旁边的吴茵打了他一下。

江之寒站起来,掏出一张名片递过去,说:“我女朋友正想找人学英文,如果你愿意的话,可以和我联系。我一定诚意邀请,报酬很可观。而且,你也有机会可以了解更深一层的中国文化,比如和你名字很相近丁春秋是个什么样的名人。”

Autumn接过名片,看了看,放进兜里,说:“你女朋友确实很美丽,你也很喜欢她,我看的出来。我会和你联系的。”

江之寒招招手,说:“再见,你的中文实在太好,我们有些惭愧,要回去好好补习一下英文。”

拉着吴茵上了大道,江之寒说:“你看,我很快就给你物色了个老师,而且是个很安全的老师。”

吴茵轻轻的靠在他身上,险些脱口而出,想要问他,你对我,到底是好还是不好。


阅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