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长的一梦》_小鱼联盟 著
第四卷 两面人生
第314章 嚣张

橙子向父亲介绍江之寒和小怪两人,又丢过来一个眼色,但江之寒不确定他想要自己怎么帮忙。叫来服务员,神态自若的先加了三个菜。一眼扫过,大家都一时无话,橙子还是略低着头,而舒兰则保持着矜持的微笑。

江之寒微笑问橙子的父亲:“叔叔,是出差还是专门来看橙……嗯,小诚的?”

橙子的父亲说:“顺路的。以前也路过,但不想来打扰他,看来应该多来些。”

江之寒装作没听懂他隐含的意思,又拉起家常,“叔叔应该不太能吃辣的吧,小诚开始的时候就不行。跟着我们吃了一段时间,总算锻炼出来了。”

橙子的父亲说:“我还行,到处跑,什么都可以吃,说不上爱吃就是了。你们经常到这里来吃饭?”

江之寒说:“是啊,我和他,”指指小怪,“都爱吃口辣的,所以经常拖着小诚。”又指指舒兰,说:“我们几个有段时间不那么忙的时候,每周都到这里来聚聚餐。”

橙子的父亲问:“你们怎么认识的?”

江之寒说:“说起来蛮复杂的,我们几个以前是一个寝室的,我和舒兰还有汤晴小诚都是一个学院的,舒兰和小诚又是从一个地方来的。”

橙子抬头看了看江之寒,发现他的家常拉的无比自然。

橙子的父亲忽然对着舒兰说了句什么,江之寒没听懂。舒兰回了一句,江之寒才明白过来两人说的是他们的家乡话。江之寒和小怪通常称橙子的家乡话叫鸟语,一句都听不懂,比英语还要难很多。

看见第一道菜上来了,居然是江之寒后点的锅巴鱼片,江之寒连忙张罗着说:“来,叔叔尝尝这个,这也是川菜的特色菜,而且一点都不辣。大家都以为川菜都是辣的,但我听说至少5成的川菜都是不辣或者微辣的,这其实是个误会。”滔滔不绝的开始讲起饮食经,只盼赶快把这顿饭熬过去,不要出现什么太尴尬的场面。

小怪大概是被橙子老爸在寝室里吓着了,一向伶牙俐齿的,今天一声不吭,气的江之寒瞪了他好几眼,最终还是只能自己上马,斟茶布菜找话题,旁边的不明真相的群众大概以为是他在招待父亲来访。

庆幸的是,一顿饭下来,橙子老爸并没有说什么奇怪的话。吃完了,拿餐巾纸擦擦嘴,他说:“味道不错。”

江之寒赔笑道:“这个地方,布置差点,服务更差点,就价格和味道还算差强人意。”

橙子老爸放下餐巾纸,对江之寒说:“我听说过你,看的出来,你比小诚要成熟很多。作为朋友,很多事情,你要多开导他。真正的朋友,做错了事情要敢于指出来,你说是不是?”

江之寒避重就轻的说:“小诚一向学习都很踏实努力的。最近这段时间,大概是游戏打的多了些。您教育他一下,他就知道了,响鼓不用重锤嘛。”

橙子老爸看着江之寒,问:“听说你自己还开了公司?”

江之寒说:“我确实在管理着两个公司。叔叔您不也是自己有个工厂的吗?”

橙子老爸说:“你公司是做什么的?”

江之寒斟酌了一下,说:“我们开始的业务主要集中在卖文化用品和经营饮食业上面。现在有心想要拓展一下业务范围,也许会在农产品和房地产开发方面尝试一下。”

橙子老爸有些惊讶的看了看江之寒,说:“你们做的很大嘛。”

江之寒倒很愿意把话题转到生意上来,问道:“我听说叔叔您的厂是做产品加工的,还大多数是出口的。”

橙子老爸说:“我们这个生意,利薄的很,挣的是辛苦钱。生意不好做啊。”

江之寒认真的说:“我认识一个经济学方面的大学者,他就很看好加工出口,说中国迟早一天会成为世界的工厂,叔叔您做的可以说是前途很光明。”

橙子老爸说:“我做出口也是没有办法。运费什么的虽然占了不少利润,但付钱比较可靠,不用去求爹爹告奶奶的找人要自己该得的钱。”

江之寒说:“是呀,三角债始终是个大问题。说到底,这个商业信用系统还是不成熟,需要时间,需要时间。”

舒兰三人坐在那里,很欣慰的看到主导话题热火朝天的转到了生意经上。

吃过饭,又坐着聊了二十分钟,橙子老爸坚持付了帐,大家站起来往外走。

走下楼梯,橙子老爸停住脚步,握了握江之寒的手,说:“小诚你要多帮助。”

江之寒微笑道:“互相帮助,互相帮助。”

橙子老爸又对舒兰说:“放假回家,有空来家里坐坐,难得一个地方出来,又到一个学校读书。你也要多帮助帮助小诚。”这一次是用普通话说的,江之寒听的很清楚。

舒兰笑着答了一句,几个人和橙子老爸说再见,他要去校外的招待所住一夜。

回过头来,舒兰忽然对江之寒说:“你等一下,我有事情和你说。”

小怪摆摆手,走了。

舒兰说:“汤晴病了,你知道不知道?”

江之寒摇头,他有几天都没去上课了。

舒兰说:“这次还挺严重的,高烧又腹泻,打了针也没好,昨天住进校医院,今天还在里面观察呢。”

江之寒说:“这么严重?”

舒兰看看他,问:“什么时候有空去看看?”

江之寒看看表,说:“不如就现在吧。你带路?”校医院离着川菜馆不过三分钟步行的距离。

舒兰噘噘嘴,“就这么去?什么都不买点?”

江之寒哦了一声,“对呀,是我糊涂了。要不,一起去买点什么?”

舒兰说:“我吃饭前给汤晴送过饭了,现在去看看她有没有吃好。你一个人去买东西吧。”

江之寒匆匆跑去学校的商店,买了点水果,又在旁边的花店买了束康乃馨,按舒兰告诉他的病房号去了校医院住院部的四楼。

推开门,看见汤晴一个人坐在靠门的病床上,另外一个床是空着的,也不见舒兰的影子。

汤晴有些惊喜的看过来,半晌,才问道:“你怎么来了?”

江之寒把东西放下,说:“吃饭遇到舒兰,才知道你病了。咦?她人呢?”

汤晴说:“哦……她告诉你的呀。她刚走……这几天还多亏她照顾。”

江之寒坐下来,问:“怎么回事?”

汤晴说:“开始以为是感冒发烧,现在说可能是急性胃炎。”

江之寒问:“好些了吗?”

汤晴说:“好多了。真奇怪,好像进了医院,病菌就被吓着了一样,应该明天就能出院吧。”

江之寒手里还拿着花,到处看看,没有地方放,只好平放在床边的小柜子上。仔细打量汤晴,她的脸一下子好像瘦了很多,原先能看到的双下巴不见了,倒显得更清秀了几分。

这病看来真是不轻,江之寒心里想着,说:“嗯……病好了,大概要多锻炼身体。我看你,好象不太运动。”

汤晴抿抿嘴,说:“我就是喜欢坐着,或者躺着,不想动。”

江之寒笑了笑,说:“和小怪样的。”

对于汤晴,江之寒有些奇怪的感觉。说是不熟吧,好象还挺有默契的,也经常在一起吃饭。江之寒不在学校的时候,帮忙最多的除了左畅就是她了,连上课签名都帮他代过很多次,说到模仿笔迹,她比左畅强了起码有十里路。汤晴是一个很好的倾听者,譬如,江之寒就和她详细的讨论过橙子舒兰的事。

但要说熟呢,两人从来没有谈起过比较私人的事。江之寒其实对她的家庭还有些好奇的,不知道是什么养成她现在这个云淡风轻的性子,还喜欢看一些挺偏门的书。

江之寒坐了两分钟,说了几句客套话,就不知道说什么。想了想,还是把今天下午和后来在川菜馆的事情拿出来同汤晴仔细讲。汤晴听的倒是仔细,末了说舒兰刚才告诉她,不过是在那里偶遇,并不是橙子老爸把她叫去的。

江之寒评价说:“我当初还真是看走眼了,舒兰你还别说,现在性子涵养都好的很。”

汤晴扑哧笑了一声,说:“这当中,你功劳很大呀!”

话音刚落,有人敲了两下门,听到汤晴说请进,便推门走了进来,却是新来的班主任文楚文老师。

文楚提着一塑料袋营养品一样的东西,走进来,很热情的询问了汤晴的情况,汤晴当然是感谢她专门来看望。文楚坐到床边,又仔细的问候嘱咐了些话。

江之寒最近又逃了好久的课,心里有些发虚,便站起来说:“文老师,你们再多聊一会儿,我先走了。”

文楚瞥他一眼,说:“我正要找你,你再等三分钟。”和汤晴絮叨了几句,站起来说:“过两天再来看你,如果有什么需要,给我打电话。”

江之寒不得不承认,文楚是很负责任的那种大学班主任了,大多数的班主任恐怕连有学生生病都不会知情,知道也懒得搭理。

和江之寒一起走出病房,文楚表扬他说:“不错,知道关心同学。”

江之寒怎么听怎么觉得她像是和小孩子在说话,笑笑说:“互相帮助,共同进步嘛。”

两人走下楼梯,到了医院外面。文楚又问:“最近你的课题很忙?”

江之寒很警惕的看她一眼,说:“还好。”

文楚问道:“那怎么从周四起,又三天不去上课了呢?”

江之寒皱皱眉头,有些蛮横的说:“谁告诉你的?”

文楚看他一眼,脸色沉了下去,“不管是谁告诉我的,你只需要告诉我有没有这么回事?”

江之寒毫不闪避的回看着她,“文老师真的觉得现在的课这么重要?特别是,很多授课老师一心都放在做项目上,根本不好好备课的情况下。”

文楚愣了愣,被他的话噎住了。不得不承认,江之寒说的也是实情。

江之寒说:“譬如说,我们的微观经济课,上课那位副教授,我看连教案都没有。每次到了教室,翻开书,随便念两段,天南地北随便讲两句,还经常没有提纲,前言不搭后语。我听说,他可是系里重点培养的对象。这样的课,你真的觉得比在图书馆看书自学强很多?”

文楚说:“那……你是在图书馆看书自学吗?”

江之寒说:“我当然有,这周末确实有些事情,离开青州两天,我也不瞒你。对了,可以问一个问题吗?”

文楚没想到江之寒忽然变得有些咄咄逼人,说:“什么问题?”

江之寒说:“又是上次给你说我旷课的人来找你打的小报告吧。他谁呀?”

文楚扬了扬眉毛,有些恼怒的红了红脸,说:“怎么?你还想要打击报复不成?”

江之寒说:“那倒没有,不过下次他再来找你,麻烦你转告他几句话。第一,我正在好好学习,专业过硬,基础课踏实,不劳他担心我耽误了自己的前程。第二,他想要打小报告黑我,门都没有,想都不要想。第三,我本来不想和他计较,让他自己管好自己的事。但如果他一天到晚系里,学生处,班主任,到处打小报告,象只苍蝇一样在我这里转来转去不消停的话,我可对他要不客气了!这是第一次警告,也是最后一次。”

说完话,抛下有几分目瞪口呆的文楚,嚣张的扬长而去。


阅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