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长的一梦》_小鱼联盟 著
第四卷 两面人生
第312章 再见思宜【二】

罗行长愕然的看着女儿,眉头微微的皱了一下。

江之寒也不以为意,站起身来,说:“我也该走了。”和罗行长,小张握握手,又去厨房感谢了牛冰冰的招待,和伍思宜一前一后出了罗家的门。

一出门,伍思宜倒是沉默下来。江之寒陪着她沉默,好在曾经何时,两人也曾默默地一起在中州大街小巷穿来走去,从不觉得无聊尴尬。

罗行长住家附近有一个很大的水库,水边种着垂柳。从垂柳枝上的嫩叶里,春天的气息已经清晰可见。

伍思宜和江之寒沿着水库边走了很久,到了一个开阔处,伍思宜找了张石椅坐下来。

江之寒坐在她身边,鼻子嗅着她身上淡淡的熟悉的香味-体香混着那种叫毒药的香水。

伍思宜说:“没话说?”

江之寒说:“思宜……”却不知道该说什么。

伍思宜看着他,良久,才说:“和我爸谈什么呢?”

江之寒才想起此行的目的,和伍思宜细细讲他的规划。这是属于我们的年代,属于我们的公司,终会创造属于我们的功业。讲起这些,江之寒感觉流畅了很多,把这些天的雄伟宏图和伍思宜一一道来。如果有一个倾听者来分享他的雄心的话,旁边坐着这个女子永远都是最佳的人选之一。

伍思宜偏着头,眼睛亮亮的,沉静的听着江之寒的蓝图和计划。

末了,她评论说:“我也是股东吗?嗯……也不错,啥也不做,就等着分钱,摊个好爸爸就是好。”

江之寒笑了笑,没有说话。

伍思宜说:“之寒,这一点我一直佩服你。我听我妈说过,你们家状况一般,也没什么关系,你算是自己奋斗出来的,白手起家。”

江之寒耸耸肩,“你是想说我蝇营狗苟吧。”

伍思宜皱皱鼻子,说:“也不是没有。”说着,自己倒笑起来。

江之寒看着伍思宜,久别重逢,他好像有点儿不那么读的懂她呢。以前的伍思宜是什么样的呢?时光流过,记忆里留下来的好像更多的不是她的个性,而是她对自己如何的温柔照顾。而今日的伍思宜,江之寒有些说不出的感觉,道不明的味道。他很想问问小张的事,看起来伍思宜并非倾心于他,而她父亲却乐于撮合。

伍思宜忽然评论说:“男人啊,公私分明四个字还真是做的好。”

江之寒问:“怎么有这样的感慨?”

伍思宜说:“我原以为我爸见了你,会暴打你一顿了……结果,你们谈的很愉快。”

看着江之寒有些惊讶的神情,伍思宜说:“那段时间太苦闷了,妈妈又走了,就和我爸简单讲过一些我们的事……”

江之寒张张嘴,不知道怎么接这个话。

伍思宜忽然又问:“听说你的新女朋友很漂亮?”

江之寒不知道谁告诉伍思宜这个事情,她和自己朋友圈子里的其他人算是比较疏离,而自己在信中并没有提起。

伍思宜仿佛读出了他的心思,说:“倪裳打电话告诉我的。”

江之寒只懂得哦了一声。

伍思宜悠悠的说:“我倒是慢慢知道为什么你那么喜欢倪裳了。”看了一眼窘迫的江之寒,说:“她真是一个很好很善良的女生。如果是别人打这个电话给我,我一定觉得她是来看我的笑话的。但我感觉的到,她真的是在关心我,替我遗憾来着。”

伍思宜顿了顿,又说:“为了一个生日的时候许愿,希望她和男朋友分手的人遗憾,我都有些为她不值。”

江之寒说:“思宜……”

伍思宜打断他,“我本来想劝你说,虽然我不知道细节,不知道为什么你和她父亲交恶,但如果不是不可逾越的鸿沟,为什么不去尝试挽回呢?就像当年你劝我去挽回我爸和我妈一样。我失败了,但终究我试过了,所以不会那么遗憾。而你那么喜欢她,难道不可以牺牲一点,委屈一点?”

伍思宜叹了口气,说:“不过转念想来,我却是多管闲事了。你现在有了新的女朋友,也许正爱的死去活来,我这么说对她也不公平,不是吗?”

江之寒揉了揉鼻子,当伍思宜不再是对江之寒千依百顺的那个伍思宜的时候,在她面前,江之寒能够更深的感受到她的犀利。

伍思宜淡淡的说:“我知道你不喜欢老说这些旧事。大学了嘛,该有新的生活,新的圈子。不过你问起,我当然要和你讲讲缘由。”

江之寒点点头。

伍思宜扑哧一笑,“你今天老实的紧,倒像是来受审的一样。对了,我爸今天玩的小花招,你也看到了吧?”

江之寒低下头,心里不由自主的不想提起有关小张的任何话题。

伍思宜说:“我爸这个人,一辈子没有追过人,从来都是被倒追,到头来还想给我做主,你说好笑不好笑?”

江之寒咬了咬下唇,终于还是问道:“小张……你觉得怎么样?”

伍思宜说:“我觉得怎样?!你不是最会察言观色的一个吗?”顿了顿,说:“老实说,品行还不错,长的也凑合,踏实肯干,大概和我爸年轻时有几分像,所以他特别欣赏来着。”

看了江之寒一眼,伍思宜接着说:“当然是闷了点,今天已经是罕见的话多了……说起花言巧语,写情书,追女孩子的技巧,或者雄才大略,博学多才,和某人比起来应该是大大不如吧。”

被伍思宜夹枪带棒的嘲讽了半个晚上,江之寒并没有生气。他知道亏欠这个女生很多,她愿意停下脚步,作自己的朋友,已经是难得的恩赐。

伍思宜嗔道:“喂,江之寒,没有对手的战斗很无聊哎,你不是很能讲吗?”

江之寒本来想说,人不错的话,不如给他一个机会吧。但这句话到了喉咙口,却怎么也挤不出来。

江之寒叹口气,转了话题,问:“伍阿姨呢?都还好?”

伍思宜神色黯了黯,说:“你看到了,我和狐狸精现在都能融洽相处了。爸妈这个事,我算是放弃了。他们的人生……到头来,怎么也轮不到我来解决,反正我尽力试过了。”

伍思宜说:“说起我妈,她现在一个人在南边挺辛苦的。好像,生意也不是很顺。我在想……也许我可以辞职过去,帮她分担点事情。”

江之寒愣了愣,“你……和他们商量过吗?”

伍思宜摇摇头,“我想听听你的意见。说实话,银行的工作也怪闷的。不过,我不知道自己有没有能力帮到我妈就是了。”

江之寒想了片刻,说:“问问你妈吧,把你想的告诉她,让她知道你随时都愿意过去帮她。另一面呢,在银行里积累些经验,以后应该会是有好处的。再说了,你妈要是真有困难,你爸那边应该有不少资源的。”

伍思宜摇头说:“我妈这个人,就算公司垮了,也不会来求我爸帮忙的。他们俩……就这德性。”

夜色越来越浓,两人坐在石凳上,话声好像也越来越轻,融入到夜色和虫鸣声中。

一阵风吹过,伍思宜缩了缩肩。江之寒很自然的脱下外套,替她披上。

伍思宜翘了翘嘴角,似笑非笑的看了他一眼,说:“走吧,该回去了。”

江之寒问:“你和你爸现在住一起?”

伍思宜摇摇头,“和牛冰冰住一起的话,我妈会伤心死的。把手机给我,我给我爸打个电话。我住的地方,离这里也就十分钟的路程。”

伍思宜拨了电话,皱着眉头说了好一阵,才把手机还给江之寒,说:“烦死了,念叨个没完。”

江之寒说:“我们今天一走……你爸觉得……不太礼貌是吧。”

伍思宜轻轻哼了一声,说:“我倒不是要给张太行难堪,只是小小报复一下我爸,给我设这么无聊的套子。就是想警告他,我的事情,他最好还是少插手的好。”

说着话,已经到了伍思宜住的单元楼的门前。

伍思宜停下脚步,显然没有邀请江之寒上去坐坐的意图。

伍思宜说:“那好吧,如果我妈那边需要什么帮助的话,我可能会把在股市里的钱也取出来。嗯,到时候我会和你联系的。”

江之寒看着熟悉而又有几分陌生了的姑娘,说:“有事的话,尽管找我,能帮的我一定竭尽全力。”

伍思宜笑道:“有大财主这句话,我就放心了。好好做你的事业吧,我还等着坐吃山空的分钱呢。”

摆摆手,转头往里走。

江之寒犹豫了一秒钟,还是叫住了她,“思宜……”

伍思宜转过头来。

江之寒走上两步,看着她的眼睛,说:“思宜……我……一直想亲口对你说……对不起。”

伍思宜嘟了嘟嘴,没说话。

江之寒说:“我知道,说这些很无聊,也于事无补。但……对不起,思宜。”一霎那间,往事忽然纷涌而至,眼里有些模糊了。

伍思宜抬头看着他,半晌,摇摇头,轻笑道:“我不接受……说声对不起就良心平定了?不行……好好赚钱,多给我点分红,才是正经。”

一转身,头也不回的噔噔噔一口气跑上楼,开了门,关上,坐在沙发上,抱着一个小熊的靠枕,嘤嘤的哭泣起来。


阅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