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长的一梦》_小鱼联盟 著
第四卷 两面人生
第311章 再见思宜【一】

为准备和Andrew二舅一起进入的新业务,江之寒决定成立一个新的公司,这一次直接注册在自己的名下。

现在手里主要能整合的资源,包括顾家在军界的影响,崔市长在政府方面能给与的支持,温家在教育界以及以外的人际关系网,Andrew家的部分财力支持,荆教授明教授在学术界的支持,还有罗行长来自银行业的帮助。

江之寒忽然冒出个主意,想要以下一代的名义一起来搞这个公司,拉上顾望山,温凝萃,伍思宜,明矾,崔玲,和沈桦倩这帮同学好友,有一个属于自己的实业。

改革大浪扑面而来,且越来越猛。总有这么一天,这一代人要站在浪尖,谱写自己的事业。为什么不让这一天来的早些呢?

正如江之寒和Andrew二舅提过的一样,中州实验中学是他早已看好的下一个目标,在中州江之寒能得到的各种资源相当丰富。在此之外,皖城南开中学是全国都有知名度的中学,也听伍思宜的父亲提起过。江之寒想来,罗行长在皖城已经经营了一段时间,应该可以提供强大的后援,是个不错的目标。

江之寒打了电话给伍思宜的父亲,约了周末的时间,便一个人上了飞机直飞皖城,把中州余下的一些事务都交给下面的人来处理。

伍思宜离开以后,告诉江之寒不要去皖城找她,连电话都换过了,余下的联系不过是通通信。讽刺的是,江之寒现在手里有伍思宜父亲的电话号码,却没有她的。

江之寒知道伍思宜是说一不二的主,不喜欢过多的纠缠。这一次,江之寒说服自己,是因为公事来皖城的,和来看她无关。

但在内心深处,他急切的想知道,在皖城工作了大半年的伍思宜,过的一切还好?

※※※

罗行长约了江之寒下午三点半在梧桐大街的一家咖啡馆见面。这里曾经紧邻着几个外国的领事馆,所以继承下来一些小小的欧式的餐馆和小店。

江之寒来的匆忙,并没有准备一份针对皖城南开中学的计划书,但七中的开发已经开始半年多了,很多事情都已经启动。江之寒想在南开中学复制的基本上就是这种模式。

江之寒谈了谈新的资金支持,和自己对新公司组成的一些设想。罗行长问了三五个问题,一个小时的功夫,两人基本达成共识:成交!

罗行长邀请江之寒去家里吃晚饭。话一出口,江之寒就感觉很是突然。虽然生意上一直合作的还不错,他一直感觉伍思宜她爹不怎么待见自己,还好他公私分明,并没有影响工作上的合作。

江之寒爽快的答应了,想了想,并没有提起伍思宜的话题。回头看,和伍思宜的分手,可以说完全是他的问题。江之寒委实不清楚关于这件事,罗行长到底知道多少内情。

如果知道了,还会邀请他去家里做客吗?

到了罗行长的家,江之寒终于第一次见到了伍思宜口中的隐藏很深的狐狸精牛冰冰。在江之寒的想象中,牛冰冰一定是长着很娇俏的五官,尖尖的下巴,反正就是狐狸精的典型长相。一见才知道大谬不然。牛冰冰围着围裙,不施粉黛,五官看起来很清爽,笑容恬静,但绝对算不上什么大美人。江之寒心里暗想,难怪以前伍阿姨从来没有把她当成潜在的敌人。

牛冰冰还有江之寒老妈的做派,客人来了,端上很多零食水果,瓜子花生,牛肉干水果拼盘什么的,大大小小摆满了放在茶几上。殷勤的劝了江之寒几句,跑回厨房做饭去了。

罗行长说自己有个电话要打,也消失在书房里。剩下江之寒一个人坐在宽敞的客厅里,无聊的看着电视,心里却在琢磨,伍思宜会不会回家吃饭?按理说,她和牛狐狸精水火不容,应该不会来吧?

笃笃笃几声敲门的声音,还没等江之寒起身,厨房里的牛冰冰便风风火火的跑出来,开了门,在门口说:“下雨了吧?快进来,来,把伞给我,我来给你放。”

伍思宜的声音响起来,“不用了,弄脏了手,我自己来吧。”

几秒钟后,伍思宜的身影出现在江之寒眼里。

当的一声,手中的伞落在地上,伍思宜的眼里有惊讶和一些读不出来的东西。

江之寒看着她,然后眼光越过她,停在她身后一个身材中等,五官脸型轮廓很象伍思宜她爸的年轻人身上,心里忽然一痛。

人生若只如初见!

※※※

伍思宜才离开中州,来皖城开始工作的时候,大概是父母离婚那次以外,身心最是脆弱的时候。到了皖城不久,母亲和父亲又有一次厉害的争执,然后就离开皖城,回南方去了。

半月之内,爱人母亲都抛她而去,伍思宜终忍不住有一天和父亲倾诉了自己的心。思。也是从那时起,伍思宜慢慢找回了小时候和父亲的亲近感,渐渐的她也意识到,父母的生活轨迹,性格冲突,不是自己可以调和的,该走的终究要走,对父亲和牛冰冰的事情也不象以前那么抗拒。

借着这个转机,牛冰冰加倍的对伍思宜好起来。她知道罗行长心里女儿有多么重要,有天晚上罗行长告诉她,他自己余下的人生中最大的愿望之一,就是有一天伍思宜能够自愿改回来跟着他姓。

伍思宜不知道江之寒会来,没有电话联系,江之寒又算是临时起意。昨天接到父亲电话,叫他今天回家里吃饭,还特别让她带上小张,有事情和他说。

小张是T大的硕士毕业生,在伍思宜的银行,进来就很受领导重用,现在已经是科长,据说马上就会再提一级,去分理处主持工作。从伍思宜上班的第一天,小张对她就很照顾。这个女孩儿,无论是相貌,个性,都很吸引他。

虽然伍思宜一直以来都不咸不淡的,但自从和父亲倾诉以后,罗行长不知道怎的就知道了小张这个存在。小张话不多,性子有些像罗行长年轻的时候。罗行长很是喜欢,叫他到家里来过两次,说是谈谈公事,谈谈人生,其实是想给女儿撮合一下。在罗行长看来,小张二十七,比伍思宜大七岁多,性格成熟稳重,学历高,又肯干少言,是个不错的女婿的选择,至少比那个江之寒强了不少。

伍思宜看见江之寒,就知道小小的被父亲摆了一道。她收束了下心神,说:“你怎么突然跑来了?吓我一跳。”

小张在伍思宜身后深深的看了江之寒几眼,走上前来,帮伍思宜拾起雨伞,温柔的说:“我帮你放吧。”熟门熟路的往阳台走去。

伍思宜理了理头发,走到江之寒身边坐下来,看似已经恢复了平静,随意的问:“怎么和我爸又搅在一起了?又有钱赚?”

江之寒看着她,感觉她似乎消瘦了几分,忍不住说:“你……好像瘦了。”

伍思宜抿抿嘴,把头偏向一边,陷入沉默。

这时候,罗行长推门出了书房,走出来,难得的展开笑容,对女儿说:“回来了?雨下的不小。”

伍思宜看他一眼,淡淡的说:“还好,就是来的太突然,没有通知一声就下起来,要不是准备了把伞在身边,就被淋着了。”

罗行长扬扬眉毛,也不在意,招呼小张说:“小张,来了?”

小张刚去厨房和牛冰冰问候了一下,这下里恭敬的说:“罗行长。”

罗行长说:“唉,在家里随便些,不要叫职务,叫罗叔叔就好。”

小张改口说:“罗叔叔。”

江之寒撇撇嘴,他现在也算人精儿,伍思宜和她爸一开口,他大概就明白今天是怎么回事,心里暗笑,真是做戏做全套,这两个人也不嫌累。

罗行长说:“来,我给你介绍一下。哦,思宜,你来介绍一下好了。”

伍思宜简短的说:“张太行,我同事兼上司。江之寒,我很好的朋友。”

小张和罗行长的脸都小小的抽搐了一下,这个介绍亲疏立现。

小张挤出个笑脸,伸出手来,和江之寒握了握,“幸会幸会,没听思宜提起过,不知道她还有这么个好朋友。”

江之寒微笑,“思宜她工作能力很强,学东西也很快,不过有时候性子急了些,才开始工作,真是多亏你照顾。”

小张皱了皱眉头,旁边伍思宜瘪嘴笑了笑。

小张问:“不知道你在哪里工作?”

罗行长在一边听了,心里说,别跟他比这个,插话说:“之寒现在一边学习一边工作,发展的很不错。太行也是名牌院校毕业,工作能力很强,前途光明。现在的年轻人,都很不错。”

罗行长一直以来是吝于表扬之词的,尤其是对下属。小张虽然不是他的直接下属,听了这番话也不禁喜上眉头。

吃过晚饭,小张站起来,要帮着收拾碗筷。伍思宜眼光飘过,江之寒还端坐在那里,一脸微笑。罗行长阻止小张道:“这个,不是男人工作的范畴,思宜,你帮着你冰冰阿姨收一下。”

伍思宜哼道:“都什么年代了,还搞男女歧视。”但终究是站起来,手脚麻利的收拾东西。

三个男人坐在沙发上,喝饭后一杯茶。罗行长和小张谈起银行的业务,说起最近工行和建行在一些领域的直接头碰头,江之寒插不上什么话,在旁边倒也听的很仔细。

过了十分钟左右,伍思宜被牛冰冰赶出厨房,走过来,说:“爸,你不是要和科长谈工作吗?”

罗行长很慈祥的笑笑,“我们这不正谈着吗?”

伍思宜进屋换了身衣服,出来对江之寒一颌首,“他们谈工作,你凑什么热闹?我正好有事情和你说,陪我出去一下吧。”


阅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