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长的一梦》_小鱼联盟 著
第四卷 两面人生
第310章 林墨的生日【三】

方家菜馆的西楼。

二楼的阁楼上,墙壁上挂着一幅清朝的谁谁谁的水墨山水,据说还是真迹。从桌子椅子到餐具杯子都很考究,按江之寒的话说,宫廷菜嘛,主要是吃个形式,味道也就那样啦,大家心里都有数。

很快的,江之寒就发现也许食堂小餐厅是个更好的选择。

地方太考究,上菜的人还每一次都要简单介绍一下菜的来历做法,搞的很郑重的样子。再加上刚才江之寒使劲哼了朱老师两声,又和校长书记们随便聊了几句,在林墨的同学眼中,他就有些过于老成了。

几个高一的学生有些搞不清他的来历,甚至是年龄,再加上初来这样的地方,在席间就显得很拘谨。

江之寒温言问了大家几句话,想要活跃一下气氛,却发觉同学们都很恭敬的答他的话,像和家长老师在讲话一样,连一向最活泼的宝宝也不例外。

江之寒有些歉疚的看了眼林墨,意思是对不起,破坏了你的生日宴的气氛了。林墨娇嗔的看着他,黑白分明的眼睛好像会说话一样。她似乎读懂了江之寒的眼神,无声的回他说,你就是破坏气氛了,讨厌!

江之寒很快吃完了,对林墨说:“我和你凝萃姐姐下去谈会儿事情,你们慢慢吃,等一下吃蛋糕的时候我们会回来的。”不顾温凝萃抗议,把她拉走,去了楼下的花园,坐在石凳上继续聊天。

温凝萃嗔道:“过分了啊,我还没好好品尝味道呢。”

江之寒笑道:“味道就那样了,就是价钱贵点,环境好点,都是唬人的。”

温凝翠噗嗤一笑,“黑心的资本家,总算说了真话。我刚才正细细品尝呢,怎么就没吃出来好到这么贵的地步!”

江之寒说:“要说资本家,你可也是一份儿啊!对了,你不觉得和小孩子有代沟吗?坐在那里,人家都不好讲话了。”

温凝萃笑道:“是你自己太老了,现在。我可一点不觉得。”想了想,温凝翠很不服气的说,“我只比他们大两个年级呢,哪里老了?哪里老了?你说!”挑衅的看着江之寒。

两人坐在小小的人造园林里,谈起江之寒的大学生活,温凝萃的高三,和几个老朋友的近况。初春的夜风不算太凉,吹在脸上很舒服的感觉。西面天边,细细的一钩新月,静静的悬在大江之上。

江之寒说:“这次回来,还有一件事,你大概也听说了吧。”

温凝翠问道:“是那个冯少爷的舅舅也要跟你合作的事?”

江之寒点点头。

温凝翠说:“我就听我爸我妈提起过一回……我告诉你,我妈现在可过份了。平常吧,我要是晚上到客厅多坐了十分钟,听他们聊聊天,或者是看两眼电视,她就开始念叨我,什么学习的持续性很重要啊,什么你怎么才学习了半个小时就出来休息二十分钟,这不是典型的三天打鱼两天晒网呀……她那块表是有魔法的,我在里面坐着学习两个小时,它只走半个小时;我一出来五分钟,它就走了二十分钟。你说,这都是什么样的生活呀!人家都说,高考让高三学生发疯。我看呀,明明是先让这些学生家长发疯!我妈以前可不是这样的……对了,没事还把你当榜样来教育我,什么小江一边忙事业,还一边努力复习呀,得得得!”给了无辜的江之寒一个白眼球。

江之寒哈哈笑起来,颇有些幸灾乐祸的味道。

看见温凝翠不友善的神色,江之寒收起笑容,很严肃的说:“记得上次我们俩讨论豪门恩怨的情节吧。你还别说,搞不好真被我们说中了!冯家老二这个舅舅,当然是站在他这一边的,他那个哥不是一个妈生的嘛。昨天,我见了据说是他手下得力大将的卓先生。对方的态度很干脆,他们想把我们在七中正在做的复制开去,把摊子一下子铺开。虽然现在七中还没有看到直接的成效,但整个商业模型看来还是通过了他们的审视的。上次冯老二同我们合作的时候,拿的是自己私人基金的钱,看起来有些随意的小打小闹的意思。而这一次,对方是大公司直接出马,我们当然没有资格直接同他们合作,但算是他们在内地的咨询公司和合作伙伴,向他们提供从招聘,到政府关系,到后勤支持,到计划设计等全方位的支持。Andrew的舅舅这么大张旗鼓的,又迫不及待的进军内地,大概也是某种形式的对他的支持。几年以后,如果这步棋证明走对了,可以算成是二公子英明决断的证明。”

温凝翠偏着头,思考了片刻,问道:“你决定同他们合作了?”

江之寒说:“当然。我现在的资金,就算全拿出来,再加上贷款,大概就能勉强维持七中这样一个项目的周转。如果同时开工五到十个这样规模的项目,只能躲在大树底下乘凉了。跟着他们干,虽说拿的是小头,但我这边基本没什么风险,也不需要把自己的资金陷进去,还可以积累很多的经验。这可说是有百利而无一害的事情,何乐而不为呢?”

温凝翠说:“那天我还听到我妈在同我爸说,说公司现在扩张的太快,她有些担心呢。”

江之寒点头道:“我何尝不是呢?扩张太快,急着进入新的领域,或者说规模一下子张的太大,又没有相应的管理经验,据说是失败最可能的诱因之一。不过我仔细想来,我们现在虽然规模扩张快,但多半是借助别人的力量,自己的资金并没有过度扩张,负债的比例也很小,所以风险应该是在可以控制的范围里的。”

温凝翠忽然问:“之寒,会让你感到很满足很开心么?”

江之寒愣了一下。

温凝翠解释道:“我是说,把公司不停的做大,你能感到从里到外很满足很开心吗?是什么驱使你昼夜不停的工作,一心往前冲呢?”

江之寒皱了皱眉头,“你别说,我还真没有想过这个,好久没想过这样的东西了……应该会有成就感吧,我……好像也不是很确定。怎么说呢?其实更多的时候是这样的。打个比方说,你以前走在路上,什么也看不到。现在你有人脉有经验有资金了,走在路上,就像戴了一副特别的眼镜,好像能看到很多钱包在路上。你会怎么办?一定想着要不停的把它们捡起来吧。虽然,这里面有些可能不是钱,是装在包里的炸药。但有一种惯性的力量,会驱使你去做,去冒险,你明白?”

温凝翠噗嗤又笑了声,“这个比喻,倒是有趣!”

过了一会儿,她又说:“我总觉得,顾……望山他是受了你的影响,一心想找些能赚钱的事情。有些话,我从来没对他说过。但我总觉得,他不应该太着急,不是每个人都像你那样,很小就有商业天赋的!”

江之寒摇头,“其实,我倒觉得,小顾他一心想找些赚钱的事,是因为别的原因。”

温凝翠接道:“摆脱他爸的影响?”

江之寒点头。

温凝翠悠悠的说:“是呀,他应该是想要证明不是顾司令的儿子,他也可以有所作为吧!可是……偏偏他现在找的那些事情,如果他不是顾司令的儿子,大概别人也不会找到他吧。之寒,你不觉得这有些讽刺么?”

江之寒很是惊讶于温凝翠的敏锐。他深深的看了她一眼,半开玩笑的说:“唉……我还一心想着我爸是某司令呢!可以少花多少力气呀!……所以说呀,我们总是在自寻烦恼。”

不知道坐了多久,林墨走下来招呼他们,说:“凝萃姐姐,你们聊天聊的开心,把我们都忘了,都吃完好一阵了。”

江之寒说:“我们是给你更多空间,和朋友庆生哦。”

温凝萃咯咯笑了两声,说:“你哥老了,感觉和你们有代沟。”

林墨挽起温凝萃的手,同她一起往楼上走。三人回到饭厅,东西已经收拾干净。两个穿白工作服的厨师推进来一辆小车,上面是一个两层高的大蛋糕。

除了“林墨生日快乐”几个字,江之寒倒没有在蛋糕上搞什么奇奇怪怪的花样,不过选料做工都是最上乘的。

宝宝轻轻的叫了一声,说:“好大哦。”她性子一向疏散活泼,但在好朋友这个大哥哥面前却没来由的有些害怕,今晚说的话算是出奇的少。

林墨转头瞄了江之寒一眼,准备好的大蛋糕说明江之寒今天不是像他自称的那样适逢其会。江之寒眨了两下眼睛,换回来一个白眼。林墨垂下头,慢慢的脸上忍不住浮出个甜甜的笑。想到江之寒飞了一千多公里回来给自己庆生,心里有种甜丝丝的感觉。

江之寒站起来,打开蜡烛的盒子,帮林墨插蜡烛,一边插一边数,取笑林墨说:“几岁?是十二还是十三?”

林墨白他一眼,不理他。最后自己数了数蜡烛,嗔道:“少插了一根,我有那么小么?”

照例是唱生日歌,许愿,吹蜡烛。

蜡烛的微弱光下,江之寒看着林墨的侧脸。少女的肌肤正在最娇嫩的岁月,被微弱的烛光映的红红的。她紧抿着嘴,表情严肃的好像在许愿。

江之寒咧嘴笑了笑,心里说,小丫头,祝你永远都能梦想成真。

即使上天不够眷顾你,我也会好好一直照顾你的,我会倾听你的心愿,再把它们一一实现。


阅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