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长的一梦》_小鱼联盟 著
第四卷 两面人生
第309章 林墨的生日【二】

江之寒眉头皱了起来,这个朱老师不仅反应有些慢,还是个又多话又得了便宜还要卖乖的家伙,当真不讨人喜。

林墨听了,有些尴尬,只是说让朱老师去用包厢。旁边的小马看见林墨执意相让,那位又是她的老师,眼珠转了转,说:“小林,要不这样,我去请示一下陈经理,要是今天一号包厢空着,你就去那里好了。你先等等啊。”留下个笑脸,很殷勤的小跑走了。

林墨来之前,朱老师和小马磨了很久的嘴皮子,小马一直坚称一号包厢是绝不可能开放的。没想到林墨一来,对方就改了口。朱老师先前喝了一点啤酒,酒量又小,已有几分醉了。这时候,只觉得在朋友面前面子上有些挂不住,自己还不如一个学生受人重视,咕哝说:“食堂也该改革了,这是什么服务态度啊?”

又不依不饶的转过头来教育林墨,“林墨,我给你讲啊……不要一天想着学电视上那样过生请客什么的,你们还小,也没有收入,心思还是要放在学习上。”

林墨有些窘迫的点点头。

江之寒今天是特地跑来给林墨庆生的,他本来想的是去状元楼,但小丫头既然有自己的主张,也就尊重她的意思。

没想到,遇到这么个老师,学生把包厢让给他还不感谢,一直在那里说些废话。

江之寒忍不住哼了一声,抓着林墨的小臂,示意她换个地方。

朱老师明明一直很迟钝,这时候却敏锐起来,大声的说:“你在哼我吗?”

江之寒冷冷看他一眼,朱老师火气上来了,说:“你是谁的学生?你……男女同学,拉什么手,成什么体统?”

正闹着,就听到有人说,“都站在这里乱糟糟的吵什么?”

朱老师看去,却是刚提拔的分管高中教学的李副校长,正是自己的顶头上司。酒顿时醒了七分,讪讪的说:“李校长,我们……准备吃饭呢。”

李副校长说:“要吃饭就进去吃呀,这么多人站在这里,说话还这么大声,叫学生看见了也不好嘛!”

朱老师讪讪的说:“我……正教育学生来着。”

李副校长走过来,才看见是江之寒,严肃的面容松了松,一眨眼的功夫就堆出个笑容,“哎呀!小江,怎么这么巧,你什么时候回来的?”

自从温校长上台以后,着力培养自己的亲信。李副校长虽然说起来级别没变,但从排名靠后的分管德育的校长变成分管最重要的高中部教学的校长,待遇前途都大大的变了。

他和江之寒,温校长一起吃过两次饭,大概了解江之寒的来历,所以尊敬也就不足为怪了。

江之寒点点头,招呼道:“李校长,你好你好。”那边,朱老师摇了摇头,眼镜差点掉到地上。

正在这时,小马领着陈振中一起回来了,后面还跟着一位,居然是温凝萃。

上个冬天的时候,黄阿姨关节炎犯了。食堂的吴老师傅听说后,说有一个食疗的方子,几个月来一直在食堂帮着熬汤,让温凝萃来取,黄阿姨吃了一个季度,还真是有些效用。今天,温凝萃放了学,专门跑过来道谢,在办公室正和吴老师傅,陈振中聊天呢,听说有林墨什么事,就跟着跑来看热闹了。

李副校长说:“陈经理,正好你来了,赶快安排一下,教育局汪副书记,还有几个领导,要来考察一下我们食堂,说就在这里吃工作餐。现在已经在楼下了,就安排在一号包厢吧,你赶快安排一下菜。”

陈振中点点头,吩咐小马去厨房知会一声,说:“李校长,放心吧,我们都准备好的。”又朝江之寒点点头,说:“之寒,这个……在哪里安排吃饭呢?要不你们还是改去状元楼?”

温凝萃这时候走过来,和李副校长点点头,便拉住林墨的手说:“林墨,你过生都不告诉我,不像话哦。”

林墨红了脸,说:“凝萃姐姐,我不是怕影响你复习吗?”

温凝萃说:“正好今天我还没吃饭,算是逮住你了。”指了指江之寒,说:“过生不好好敲敲你哥,什么时候敲?他这么抠门,就到食堂来吃啊?”

林墨说:“我也不知道哥今天会回来,是我在这里订的呢。”

温凝萃问:“你订的哪里呀?”

温大小姐现在在七中可是无人不识,她其实颇有些顾望山的做派,大概是外公家曾经是高官的原因,她有时候无意识的就表现出些大小姐的派头,除了自己要招呼的人,其他人一律视若无睹。

朱老师愣愣的站在那里,旁边一个年轻老师扯了扯他的袖子,递给他一个眼色。

朱老师说:“林墨……要不,还是你们进去坐着吃吧。”

江之寒哼了一声,这一次却是比上次更大声。他说:“不用了,我们换个地方。”

温凝萃转过头,上上下下仔细打量了朱老师一通,让他小心脏怦怦的使劲跳了几下。回过头来,温凝翠笑着说:“千万别说状元楼,林墨都吃腻了。就宫廷菜馆吧,我们可是都从没开过荤,就等着地主回来有机会去打秋风呢。”

江之寒撇撇嘴,拿出手机,拨了个号,说:“老张啊……我江之寒。对了,今晚都订满了吗?……这样啊,你在三楼小屋给我加一桌,八个人,不……是十个人的。对了,告诉方师傅,不要有怨气啊!”

和李副校长打了个招呼,江之寒抓着林墨的手腕,也不松开,带着她要往外走。

一转身,就看见温校长微笑着陪着一行人已经走了进来。领头的一位,江之寒也认识,教育局孔局长的亲信,汪副书记,也在一张桌子吃过两次饭。

汪副书记看见江之寒,好像侧头低声问了温校长一句,走过来,笑着伸出手说:“小江,好久不见。”

江之寒握了握,笑道:“汪书记来视察呢。”

汪副书记说:“七中后勤评比连拿两年市里第一呀,不简单。”笑着看看温校长,“我们是来实地取经的,好在教育系统的其它学校推广经验嘛。”

江之寒笑着点点头。

汪副书记很热情的说:“才吃过饭?”目光扫过,看到老师学生模样的站了一堆,心里有些疑惑。

江之寒说:“还没呢,刚订了地方,正要过去。”

汪副书记说:“相约不如相遇呀,今天正好遇到了,一起喝两杯?”

江之寒淡淡的说:“实在不好意思,今天约了人了。”看一眼温叔叔。

温校长在旁边说:“你们俩的酒量,至少要喝上三个小时才能见胜负。”

江之寒笑道:“那就改天再来请教汪书记的好酒量。”

汪书记豪爽的笑了笑,又和江之寒握手道别,说:“说定了啊,改天好好喝一喝。”

江之寒微微一点头,转身带着林墨告辞往外走,临走的时候还很小气的没忘了回头瞪了朱老师一眼,让他的心怦怦的又一次跳起来。

※※※

江之寒和温凝萃走在前面,让林墨陪着她的朋友。

温凝萃问:“专门回来给林墨过生?”

江之寒说:“有点公事,顺便的。”

温凝萃又问:“那边那个楼盘,你后来买了几套?”

江之寒惊讶道:“凝萃,你还真有大将风度啊。还有几个月就高考了,你关心的事情很多嘛。”

温凝萃说:“顾望山现在一直忙乎着这事儿。”

江之寒说:“我买了两个单元。”

温凝萃惊讶道:“就两个单元?顾望山说不是可能明年就会翻番的吗?”

江之寒说:“我手里没余钱,能怎样?再说了,这个赚快钱的机会,还是多留点儿给小顾吧。”

温凝萃犹豫了一下,说:“上一个星期,他整个星期都在外面跑这个,课都没上。我不小心说漏了嘴,我妈听说了,就给他妈打了个电话。他大概回去被训了,脾气大的很。”

江之寒玩笑道:“所以嘛,我叫你认我当哥。小顾敢欺负你,大哥帮你出头。”

温凝萃白他一眼。

江之寒开导说:“小顾的脾气,你比我还清楚,过两天就好了。对了,他妈妈还在中州吗?”

温凝萃说:“阿姨说,陪着顾望山考完高考,再到江南那边去。”

江之寒说:“顾司令又高升了,小顾大概心里也有底,即使分数差点儿,也能提档的。”

温凝萃说:“是他自己以前老说起,看不上那些走后门提档的人,我才担心他嘛。以他的成绩,只要好好复习,上重点线绝对不会有问题的。”

江之寒觉得温凝萃这些日子好像和小顾更亲近了些,大概是一起又呆了一年的缘故。他学着顾望山的腔调,说:“凝萃,你对我的好,我都记着呢。”

温凝萃打了他一拳,恼道:“你现在有时候很讨厌,你知不知道?”


阅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