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长的一梦》_小鱼联盟 著
第四卷 两面人生
第308章 林墨的生日【一】

走到曾经那么熟悉的高中教学楼前面,江之寒发现了很多变化。楼的大门重新装修过了,外墙也涂了一种他叫不出名字来的红色,一下子感觉这楼新了好几年。

江之寒心想,温叔叔拿了钱,还是做了些场面工作的。回头看去,篮球场边的升旗台,也已经拓宽了,还新做了一面很大的墙,上面好像是用石子还是马赛克镶的一幅硕大的中国地图,左边四个字:努力学习;右边四个字:振兴中华。台子正中央,高高矗立的旗杆上一面鲜艳的红旗正在风中猎猎作响。

江之寒走进教学楼,在一楼溜达了一圈,找到高一五班的教室。教室门关着,江之寒看看表,已经过了下课的时间了,周围好些教室的学生都在进进出出,很多背着书包的高一学生说说笑笑往外走。

江之寒倚在过道边的栏杆上,看着说笑的花季男女,忽然觉得很温馨,心里不禁有些好笑。当年上高中的时候,一心憧憬着大学的生活。上了大学,回头一看,高中还真有大学没有的好,有一种说不出来的亲切的味道。

五班的门被推开,几个男生背着书包往外走。江之寒略微站直了身体,看看表,已经差不多是晚饭的时候了。过了足足十分钟,还没看见林墨的身影。江之寒皱皱眉头,腹诽道,这个小丫头还真是啰嗦,教室里的人看起来都出来的差不多了。

正想着,一群人拥着林墨走了出来。

林墨一眼就看到江之寒,有些惊喜的叫了一声:“哥……你怎么在这里?”

江之寒不答反问:“你们这是干嘛去啊?”

林墨说:“哦……我的同学要给我庆生,所以……就在食堂三楼订了一桌。”进入承包第三年的七中食堂,生意更加红火。三楼新开的包间,装修档次已经可以媲美一般中上档次的餐馆,口味更是有口皆碑。

江之寒促狭的眨眨眼,“你今天过生?”

林墨说:“是啊。”

江之寒说:“这么巧?……那我可不可以蹭寿星一顿饭吃?”

林墨甜甜一笑,点头说:“我们走吧。”走到江之寒身边,和他一起往外走。

江之寒目光扫过,三个女孩子,三个男孩子,是今天林墨的客人。

一行人走到教学楼门口,江之寒正问林墨:“怎么不去状元楼呢?”

林墨说:“太贵了。而且……我去了,要是程阿姨,还有冯阿姨她们恰好碰见,不收我的钱,就更不好意思了。”

一抬头,看见一位熟悉的同学。黄斌站在那里,手放在身后,有些紧张的看着林墨。

江之寒耸耸肩,幸灾乐祸的看了眼身边的少女。任何能让这个鬼马精灵的小女孩儿可能受窘的事情,都是他乐观其成的。

黄斌走前一步,有些局促的说:“生日快乐,林墨。”背后的手伸出来,捧着一个不大不小的盒子,“给你的……”

江之寒眼光一扫,林墨的朋友中,有两个男生相视而笑,笑的很像两只狐狸,看来和自己一样是喜欢看热闹的,另外一位则冷冷的盯着黄斌,好像有要上前战斗的架势。其中一个女生低头看着自己的脚,另一个转头去看别处,只有最后一位,盯着黄斌,看的津津有味,嘴角挂着笑。

林墨忍不住看了江之寒一眼,自从认识这个哥以后,只要他在身边,林墨开始习惯性的寻求他的意见,无意识中有些把他当作无所不能的依靠。

看见江之寒笑的贼兮兮的,林墨使劲瞪了他一眼,转过头去,柔声说:“哦,你的心意我领了,多谢啊。不过,礼物我不能收。”

江之寒没想到林墨说的这么斩钉截铁,扬了扬眉毛。

林墨指着她身边喜欢看热闹的那位女生,说:“我们都还没有自己挣钱,买东西太浪费了。我一早就说好生日不要大家送礼物的,宝宝,是吧?”

宝宝很配合的使劲点头。

黄斌双手捧着礼物盒,很尴尬的站在那里,脸涨红了。

江之寒有些同情他,心里说,小子,还没有搞清楚状况,就不要当着这么多人的面来送礼嘛。被拒绝了,多没有面子。

林墨看了看有些手足无措的黄斌,犹豫了一下,又说:“不过正好碰到了,不如一起去吃个晚饭吧。他们几个,都是要同我去庆祝生日的。嗯……李振,还有遥遥,你都认识啰。”转头看了眼李振,李振走过来,抓着黄斌的胳膊说:“走吧,一起吃饭。”

江之寒暗暗点点头,林墨的姿态很明确,我不收你的礼物,就像我不收别的人的一样。但事情不能做的太过,既然我和朋友同学一起庆祝一下,那你来一下也无妨,既承了你送礼的情,也不用落任何的口实。

江之寒心中啧啧的赞叹了两声,果然是长江后浪推前浪,前浪死在沙滩上。高一就有这样的情商,了不起,了不起!

林墨狠狠的剜了江之寒一眼,挽起好朋友宝宝的胳膊往前走,不再理他。

一行人到了食堂三楼,江之寒才发现这几个月这里又重新变了些样。可以坐下来点菜的地方比以前更大些。而在这个小厅的尽头,则是漂亮的花鸟画屏风隔出来的两个单间,也就是包厢。两个包厢和小厅里其它的桌子隔的很开,保证它们独立不受干扰。

在包厢的地方,站着六七个人,好像在理论什么。

走近了,听到一个穿着工作服的人正在解释:“我已经给您说过好几次了,这个一号包厢,校长今天是打了招呼,要预留在这里的。”

旁边一人说:“那二号包厢呢?”

穿工作服的人说:“不是告诉过您,二号包厢已经预订了吗?”

同他说话的人好像是喝了些酒,脸红红的,他说:“你说订的是五点十五,我在这里等了二十分钟,现在已经五点半了。既然没有来,就应该给我们用嘛。”

穿工作服的人摇头说:“我们的规矩,是至少给客人留一个小时的。”

那人大声嚷道:“这是什么规矩?这个规矩根本不合理嘛。”

那人的朋友说:“通融一下嘛,今天是朱老师的生日。”

穿工作服的人说:“那就应该提前来预订嘛,我们这里很挤的。”

林墨忽然停住脚步,江之寒在她身后一步,险些撞上去。

江之寒问:“怎么了?”

林墨转过头,很可爱的吐吐舌头,“是我们语文老师。”

江之寒问:“你订的二号包厢?”见林墨点头,不禁笑起来,要和老师抢包厢了。

林墨白他一眼,跺脚道:“哥……你今天怎么老是这么讨厌?”

正娇嗔着,那个穿工作服的人却看到了她,走过来,很热情的招呼说:“小林啊,你终于来了。来来来,快进去吧,都准备好了,就等你来就上菜了。”

说起来这一位和林墨确实有些渊源。高一才开学的时候,陈振中为了讨好林墨,当然归根到底是为了讨好江之寒,专门找人每天中午给林墨送饭,找的正好就是这位。这位同志姓马,小马琢磨着陈经理这么热心的要拍小林同学的马屁,一定是小林同学有了不起的来头,所以执行起来从不抱怨,态度极好极热情。一过新年,他被陈振中提起来在三楼小厅当管事的,今天听到说有人老在那里抱怨,是跑来解决问题的。

小马被小小的提拔以后,心里更加认定小林同学很重要。所以昨天林墨来定位的时候,他恰好看到了,很热情的帮她订了包厢,又跑去给陈振中报告。陈振中说,到时候给她上套菜好了,收费不要高于50块。小马一听,就不算人工,50块连成本都远远不够吧。出来吐了吐舌头,很认真的吩咐下去,打定主意要把这个准备工作做的像平时招待领导一样细致。

这时候,朱老师也看见了这群学生,说:“这不是程遥吗?啊……李振,还有林墨……你们在这里干什么?”

江之寒有些好笑,这个语文老师脑子不太好使,到这里当然是来吃饭的了。

程遥和李振都看着今天的正主儿,林墨走上一步,讪讪的说:“朱老师,你等着吃饭呀?”

朱老师摆摆手,声音有些大,“我都等了快半个小时了,你看,愣是不让我进,说这个二号包厢……”朱老师的同伴拍了下他的肩膀,意思是,你刚才没听到么?这些学生就是订了包厢的人。

林墨说:“这样啊,那……您进二号包厢好了。”

朱老师大声说:“我给你讲,二号包厢被人订了。”

林墨看他还搞不清状况,只好说:“是我订的,您用好了。我们……就在小厅里吃。”

朱老师啊了一声,“你……订的啊?你订包厢吃饭?为什么吃饭呢?”

江之寒忍不住咳嗽了一声。

林墨说:“是……我过生日。”

朱老师啊了一声,又啧啧了几声,转头对他的朋友说:“你看看,你看看……现在的学生,还没有上班挣钱呢,就要过生请客。用的是谁的钱?还不是用的父母辛辛苦苦挣来的。唉,谁知盘中餐,粒粒皆辛苦!”


阅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