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长的一梦》_小鱼联盟 著
第四卷 两面人生
第307章 欧阳的梦中情人

新的一周,江之寒回去上课了。一个课题组的一个博士生专门打电话告诉他,周二和周四下午的经济计量学基础是分管学生那位系副主任亲自上的,最好给个面子。

和江之寒一起回归的,是橙子和小怪。小怪回来之前打了个电话,只是说就当什么也没发生。周一的晚上和两人一起吃饭,江之寒真的什么都没提,只顾在那里大讲自己在万向轮公司和电池厂的见闻趣事了。

周二下午的课,同学们到的又早又齐。这门课虽然是系主任上的,但前几节他有事,都是由他的博士研究生代课的。今天第一次亲自来上课,同学们都还是很知情识趣的。

和张主任一样第一次出席的就是江之寒同学了。两个多星期没有出现在课堂上了,再加上他刚追到大四校花的伟业,江之寒一出现在教室就引起了一些窃窃私语。班上大多数同学江之寒都不熟,有好些甚至叫不上名字,说得上熟识的就只有左畅和汤晴。

左畅最近对班上一个圆脸的女孩儿,叫苏粟的,很有些兴趣,每次都早早的去教室,占女生后面一排的位置。江之寒就坐在左畅的右边,好好打量了番苏粟的侧面和背影,向左畅赞许的点点头,忽然又想起欧阳告诉过他的一句名言,不禁笑了起来。

左畅问他笑什么,江之寒写给他看:

背面看,想犯罪

侧面看,想撤退

正面看,想自卫

刚写好,苏粟就转过身来,和左畅说句话,把江之寒吓了一跳。待苏粟背转身,左畅哼了一声,扬扬眉毛,示威般的看着江之寒,意思是怎么样,没你说的那么惨吧?

江之寒呵呵笑了笑,把卫字叉掉,换了一个慰字。

左畅看了,长长的叹息了一声,小声说:“哎……想不到你是如此的……”又说,“忘了通知你了,今天下午在我们寝室开会,新班主任驾到。”

对于欧阳魂牵梦绕的意中人,江之寒还是颇有些兴趣的,这个班会是一定要去的。

两节课间隙的时候,张主任招手让江之寒去讲台上,就站在那里和他亲切的聊了整整十分钟,直到上课铃都打了还恋恋不舍一样的。江之寒心里开始佩服起张主任来。其他的老师教授,就算愿意折节下交,多半会拿一下身段,摆一摆架子。不知道什么原因,张主任对江之寒或者他背后的势力很是看好,从来就毫不掩饰要好好亲近一下的意图。

下了两节课,江之寒跟着左畅去他们寝室,等着开班会。走出教师门的时候,左畅朝右前方努努嘴,小声说:“看见那个小平头戴黑框眼镜的,叫吴平,你认识吗?”

江之寒说:“没有印象了。”

左畅说:“大家都说,他就是去揭发你不上课的。今天你在上面和张主任聊天,这家伙在下面脸都绿了。”

江之寒呵呵笑了两声,对于这样的小虾米倒是没什么兴趣去找他的难看。

※※※

三点半的时候,一班二十几个人把左畅的寝室塞的满满的,有些男生爬上上床,每个床都坐着三四个汉子。江之寒坐在左畅靠窗的下床上,对面是班上的几个女生,斜对面坐着一位短发,清秀,五官柔美的女子,欧阳的意中人,一班的正牌班主任-文楚女士。

大学的班主任和中学小学是完全两个概念,负责的事情要少的很多,学生的成绩也基本不和他们的业绩挂钩,做的基本就是个协调和组织工作。有些班主任不负责的,一学期就能见学生三四回。担任班主任工作的,很多都是研究生或者刚留校的年轻老师,象这位文楚老师,就是计算机系正在攻读博士学位的研究生。

青大今年搞所谓的改革,把有些寝室打乱了,让不同系科的学生住在一起,连班主任也常常由几个系科交叉来选拔担任。

文楚说话的声音很好听,舒缓而有节奏。大概是读理工科出来的缘故,她说话修饰词不多,直截了当,而且逻辑很清楚。

讲了十来分钟,文老师的见面演讲就结束了。她说,今天的主要目的就是和大家认识一下,所以下面请每个人简短的自我介绍一下,有什么想要说的建议的都可以连着自我介绍一起讲。

面对漂亮的班主任,大一的同学们还是很羞涩矜持的,基本上所有人都是讲讲名字,班级干部再应要求说说自己担任的职务。文楚每个人都会简短的问上两句,也算是一个初步的认识。

从上床开始,顺时针转过来,最后才轮到江之寒。

江之寒简短的说:“我叫江之寒。”由于欧阳的缘故,今天江之寒打量文楚格外仔细些,第一印象是当得起是个美女,但也说不上惊艳呀。他心底下把文楚和沈桦倩相比,两个都是走高学位道路的,觉得文楚给人的印象要更柔和一点,而沈桦倩初看则更清高冷傲一些。

不知道文楚是不是注意到刚才江之寒肆无忌惮的注视,转头看他的时候眼神似乎就冷一些。她问:“江之寒同学是吧,你是生活委员?”

江之寒说:“没错。”

文楚问:“同学们对学校生活有什么反映,有什么要求呢?”

江之寒张了张嘴,说:“没人找我反映情况啊。”

不知道谁笑了一声,引起一片笑声。江之寒摸摸鼻子,心想这有什么好笑的。他一本正经的补充说:“我这个生活委员做的事情比较少。这个,主要是给大家拿拿信,然后呢,上学期中秋节发过一次月饼票。这个……好像没有人反映丢信的问题,至于月饼嘛,大家都反映很难吃。”

有几个男生哈哈的笑起来,文楚嘴角牵了牵,没笑出来。

文楚看着坐在窗边的江之寒,关于他的传说,她虽然回来才不久已经听过不少,简单说来,就是一个家里很有钱的风流二世主的故事。回来以后,她没见过欧阳,但收到一封他发的Email,提到班上有什么事可以找江之寒帮忙。文楚其实有些惊讶,她深知欧阳不是那种趋炎附势的人,不知道他为什么对江之寒评价相当的高。

江之寒坐在那里,和其他男生的区别,文楚很快就发现了。他身上好像有一种泰然自若,或者说是对什么都不太在乎的气质,坐在那里无论是看外面的风景,或者盯着看自己,都有些肆无忌惮,理所当然的味道。这样的眼神,多少让她对传言多了几分相信。

散了会,大家站起来纷纷往外走。文楚叫住江之寒,说有事要问他。对于江之寒的特殊待遇,从三周不上课到课间和严肃的系主任热热火火聊天,一班的人早已司空见惯,除了少数几人投过来些复杂的眼神,其他人完全不在意来着。

出了宿舍的大门,文楚单刀直入的说:“有同学来向我反映你连续缺课很长一段时间,有这么回事?”

江之寒拍拍脑袋,某同学还真是对自己恨之入骨,到处上访,好像自己掘了他的祖坟一样。

江之寒说:“这个是有原因的,因为做一个研究项目,所以像老师你一样,在外面出差了几周。”

大一的学生做研究项目?文楚狐疑的看了江之寒一眼,“什么研究项目?”

江之寒看出她不信,笑笑说:“其实是一个很大的项目的分项目的一小部分,社科院领头资助的。简单的说呢,我们这部分是研究民营企业的组织结构,融资方式,和其它一些方面的东西,希望能为我们大中型国有企业的股份化改革提供一些有益的参考。所以呢,需要有做一些案例研究分析,实地的调研。我参与这个呢,是青州郊外的万向轮厂和十封的一个生产电池的公司。”

文楚蹙了蹙眉头,江之寒讲的这么头头是道,不由得她不信。但向来这样的研究项目,才入学的硕士生都很难有机会进入,他一个本科新生怎么就被看中了呢?转念想来,大概还是家庭的关系吧。

文楚抿抿嘴,抬头看去,却发现江之寒正很有些兴致的打量着自己,眉头又皱了皱。

江之寒走在文楚身边,很仔细的观察了一下欧阳的梦中情人。文楚的脸是典型的圆脸,但只有巴掌大小。五官很柔和,尤其是眼睛和眉毛,不笑的时候好像也是弯弯的。她流着短发,整齐的刘海,让她看起来比真实年龄要小上不少。

文楚说:“看来是有些误会,不过你还是要多和同学们沟通。我听说,你并不住在宿舍里。”

江之寒点头说:“嗯,我去宿管处申请过,现在住在校外。”

老实说,文楚向来不喜欢那些搞特殊化的人。在她成长过程中所受的教育,特权阶级是应该被鄙视的。不过对于身旁这个言笑晏晏,洒脱自然的学生,她好像也很难生出太多的恶感。

江之寒像认识了很久文楚一样,随意的问:“老师是开发什么项目呢?需要出差这么久?”

文楚愣了愣,淡淡的说:“是军工方面的。”

江之寒议论说:“你们电信系和欧阳他们计算机系,就是这点比我们强,横向的合作项目很多。说起经济管理什么的,企业老总总觉得是务虚的,不如开发产品这样务实的好。”

文楚很不习惯江之寒一见面就好像很她相识很久一样的谈话方式,她顿了顿,问:“你和欧阳很熟?”

江之寒微笑说:“是啊,我最喜欢交的朋友,一种是性格直爽的,一种是有才的。不巧欧阳两种特质都有,想不熟都很难。”

文楚看了江之寒一眼,心里觉得有些古怪。她觉得这个男生说话未免太装老成了一些,但看起来他好像有讲的很自然很诚恳。

文楚笑了笑,说:“欧阳专业很好,在计算机系都是出名的。”

江之寒又问:“老师,你怎么想到让欧阳帮你代理班主任的呢?”

文楚看他一眼,说:“这是工作安排,不是我私下找的。你……也管的太多了些吧?”

江之寒很无辜的笑笑,说:“这样啊,我不过随便问问。”

到了分岔路口,文楚看看江之寒手里的饭盒,说:“就这样吧,有什么事,可以随时找我。”

江之寒问:“老师的电话是?……”感觉的到,文楚把他当成富家子弟或者特权子弟,江之寒索性表现的更纨绔一些。

文楚横了他一眼,说:“我的电话班长那里有,有什么事情先找他,解决不了的他会给我打电话的。”

江之寒笑了笑,意思是原来有事随时找你不过是客气话,当不得真的。文楚好像读出了他笑容中的意思,看了他一眼,不说话走了。走出去几步,文楚回头看去,江之寒正和刚才站在那里的一个非常漂亮的女生并肩往食堂走,那女孩儿看起来是站在那里等着他的。文楚忍不住朝着他们的背影多看了两眼,嘟了嘟嘴,心里纨绔子弟的评价又深了一层。做研究?多半是挂羊头卖狗肉吧!文楚如是想。

吴茵走在江之寒身边,心里对那圆脸女孩有些好奇,但她恪守的原则是从来不过问江之寒不主动谈起的人和事。

吴茵说:“程经理今天发了个传真到办事处来。她的意思……如果可能的话,希望你这周四飞一下中州。”

江之寒的思维还没有切换过来,他哦了一声,说:“刚才那位,我们的新班主任,欧阳心目中喜欢的那位。”江之寒曾经带吴茵和欧阳吃过一次饭。

吴茵哦了一声,说:“可惜了,那个女孩子看起来让人感到很舒服的感觉,也难怪欧阳这么喜欢。”

江之寒说:“是呀,确实可惜。里面好像还有些故事。要是能撮合撮合他们就好了。”

吴茵说:“你好像很喜欢撮合别人哦?”

江之寒笑道:“为什么不呢?人说救人一命,胜造七层浮屠。撮合一对,应该也会有好报的吧。”


阅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