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长的一梦》_小鱼联盟 著
第四卷 两面人生
第306章 失意的人【二】

江之寒答应下来,他现在所在的地方离那里很近。到了热饮店,等了七八分钟,汤晴穿着一身牛仔服出现了。

开学以后,江之寒虽然见过不少次汤晴,但多在课堂上。他向来坐在最后一排,一下课便溜之大吉。今天仔细看来,发现她的腰身好像细了不少,脸好像也消瘦了些。虽然还略微有些胖,已经可以勉强称之为丰满了。

江之寒笑笑,问:“喝点什么?”

汤晴说:“随便。”

江之寒叫来服务员,说:“来杯随便。”

汤晴白他一眼,说:“酸梅汤就好。”

飞机上初见汤晴的时候,觉得她有些怪怪的。后来相处多了,特别是上学期有一两个月每周都有一两次餐聚,江之寒对她印象越来越好。这个女孩儿有种宠辱不惊的气质,而且对什么事情好像都能淡然处之,却又不乏生活的乐趣,在江之寒眼里,她真是性格超好的。

有一段时间,江之寒甚至突发奇想,想要撮合她和小怪。后来发觉小怪这家伙根本就是某些部分还没有发育,对这方面好像是绝缘的,便打消了那样的念头。

江之寒问:“有什么指教呀?我知道你是无事不登三宝殿的人。”

汤晴吸了一口酸梅汤,说:“舒兰是上个星期和橙子说的。”

江之寒嗯了一声。

汤晴说:“她犹豫了好久,也害怕伤害到他……”

江之寒说:“上学期,我确实劝她再给橙子些时间,现在想想,早些了断未必不是好事。”

汤晴有些惊讶的看了看他,说:“你这样想……就再好不过了。”

江之寒失笑道:“拜托,这好歹也是他们俩之间的事,我怎么想,又不重要。”

汤晴说:“你……今天见到舒兰了?”

江之寒点头。

汤晴说:“她回了寝室,有些担心。”

江之寒问:“担心什么?”

汤晴嗔道:“你不怀好意的看着人家一顿饭呀!人家可是心有余悸。”

江之寒呵呵笑了笑,“你放心,犯过的错误我不会再犯一次的。我不过是考察一下她千挑万选的男朋友怎么样嘛。老实说,还是嫩了点儿。”

汤晴嗔道:“都像你?”

江之寒说:“我怎么了?”

汤晴嘲讽道:“像你那么成熟,就只能去追大四的姐姐啦。”

江之寒笑笑,不和她争。他知道汤晴虽然说话不多,但可不是好对付的。加上她防御力很高,对什么都云淡风轻的样子,要反击也不那么容易。

汤晴看他不战斗,也失去了战意,说:“还有件事,我听说有人去告发你旷课,你自己小心一些。”

江之寒说:“谢了,不过我这几周真的在干正事儿,还是请示过的,他爱告不告。”

汤晴掩嘴笑了笑,“这是舒兰害怕你迁怒于她的另一件事,那个人据说是她的爱慕者,对你一早看不过眼了。”

江之寒恼道:“真妈的无聊……你这样说起来,我好像很可怕一样的,舒兰还真怕我迁怒于她?”

汤晴很认真的点点头。

江之寒说:“你现在成了她的发言人了?”

汤晴微笑道:“漂亮小姐都需要一个小红的。”

江之寒说:“得。”依他的直觉,汤晴才不是跟在漂亮小姐后面当丫头的那种人,对于她和舒兰关系这样亲密江之寒一直都有些疑惑。

汤晴问:“和橙子谈过了?”

江之寒说:“这家伙失踪了,同小怪一起。我真有些怀疑,他跑到山里当和尚去了。”

汤晴笑笑,“只要和小怪在一起,就别担心这个。”

江之寒说:“那难讲,如果和尚庙给配电脑的话,说不定小怪就乐不思蜀答应了下来。”

汤晴咯咯的笑了两声,又说:“问你一个问题,不生气?”

江之寒摇头。

汤晴说:“橙子追舒兰的事,你为什么这么热心?只是为好朋友两肋插刀?”

江之寒有些惊讶于汤晴的直觉,他们两人说熟也熟,说不熟其实不熟,从来没有在一起谈过私人的过往。

江之寒沉吟了片刻,很老实的说:“也许……也是为了曾经纯真的恋爱梦想能在别人的身上延续下去吧。”

汤晴摆弄着手里的饮料杯,低声的好像有些自言自语的说,“曾经纯真的恋爱梦想……”她的目光越过小店的窗户,停留在外面那一棵大树繁茂的枝叶上,仿佛想在那里寻觅传说中最纯真的爱恋。

※※※

晚上约了欧阳吃饭。

江之寒走之前,是和欧阳打过招呼的,所以他对情况基本有了解,第一次有人来找他反映江之寒不上课的时候,他就告诉那人江之寒是请过假的,只是没想到那人孜孜不倦的又跑到系里和学生处去反映情况。

见到欧阳的时候,他有些黑眼圈。计算机系的家伙,熬夜是家常便饭。

江之寒问:“又有几天没睡了?”

欧阳打个响指,“50个小时而已,赶一个找外快的小程序,人家急着要,趁机多敲了他点钱。”

江之寒说:“既然熬夜,今天就不喝酒了吧,来点果汁儿。”

欧阳摇头说:“什么话?熬了夜,才要好好喝点。这两天尽抽烟,没酒喝。烟酒不能分家呀。”

江之寒笑道:“所以你们叫烟酒生嘛。”找老板要了六瓶啤酒。

欧阳问:“你的项目进展如何?不简单呀,一年级就进项目组。”

江之寒大概和他讲了讲。

欧阳说:“这个项目连我都听说过,我们系有个教授下的博士生在帮着做一个数据库系统,替你们做的。”

和江之寒干杯酒,说道:“好好干吧,过两周我就没法罩你了。还是要小心点,木秀于林,眼红的人不会少的。”

江之寒问:“怎么了?”

欧阳说:“我这个班主任,不早告诉你,本来就是代理的。你们的正牌班主任在外面做项目,所以我帮她顶了大半个学期。下个月她回来,我也该让贤了。”

江之寒干了一杯,说:“不当班主任也没关系,找你喝酒就更容易了,还不会被别人说是贿赂领导。说起来,有件事我一直想和你提,这次寒假回去又仔细想了想。我和一个在读研究生的朋友一直在研究股票的技术分析。我们想做一个价格变动的模式识别的软件,大概的构架已经有了,但还缺一个软件高手。我们需要一个编程技术高超,数学基础又很扎实的人。在我认识的人中,再找不出一个比你更合适的了。我知道你事情很多,不过这是个长期的项目。如果你有兴趣的话,不入加入我们。我们可以组建一个小公司,做这方面的研究和投资。”

说起专业上的事,欧阳来了兴趣,眼睛亮亮的,混不像才熬了两天夜的人。两人一边听江之寒讲他的构想,一边杯来盏去,一会儿的工夫,第一个六瓶见了底,第二个六瓶也见了底。

欧阳一挥手,叫道:“再来六瓶。”

江之寒说:“大哥,差不多了吧,你可是才熬了夜。”

欧阳一挥手,“男子家家的,废话多,再说的话就来十瓶。”

欧阳看来是多喝了,放着开刀不用,用牙齿咬开两瓶酒,递给江之寒一瓶,说:“明年春天我就毕业了,本来是想读博士的,现在觉得没意思,读个硕士就好。”

他喝了半杯,又说:“我这个人懒散惯了,不想过朝八晚五的生活。到时候,要是做的好,你给我投点钱,我们来做一个小的软件公司,我来给你打工,出卖技术。不瞒你说,要说编程,整个计算机系比我强的不超过十个,嗯,不超过五个。不过说到数学的底子,我虽然还不错,但恐怕功底不是很够。”

江之寒说:“我们肯定会找些别的人才,会有一个开发小组。不过这都是后话,我的建议,你不妨好好考虑一下。”

欧阳的水平,江之寒是听吴茵在计算机系的朋友提起过的,大家都很推崇。也许是因为很快不再当江之寒班主任的缘故,欧阳显得比平时吃饭又更随便一些。

江之寒举起酒杯,说:“那么,为了我们共同的事业干杯!”

欧阳干了一杯,说:“唯一一个条件,公司不能在青州。”

江之寒问:“在你老家么?”

欧阳说:“哪里都行,不在青州就行。”

江之寒心里一动,还是没抑制住好奇心,问:“为什么呢?”

欧阳翻了翻醉眼,今天是他几年来喝的最多的一次了,大概是工作太辛苦,又刚刚接到她一封邮件的缘故,心里憋闷的很。

酒入愁肠,化作相思泪。心情不好,这醉的就会更快一些。

欧阳说:“青州……是个伤心地啊!”

江之寒脱口而出,“你看起来,也是个痴情人哦。”

欧阳摇摇头,“我也还罢了,她……还是替她不值啊!”

江之寒没说话,陪他干了杯酒。

欧阳说:“不想知道她是谁?”

江之寒耸耸肩,“当然想知道。”

欧阳取下眼镜,使劲揉揉了眼睛,说:“就是你们的正牌班主任了。”


阅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