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长的一梦》_小鱼联盟 著
第四卷 两面人生
第305章 失意的人

连着三个星期,江之寒都在跑荆教授项目的事情。先是陪着沈桦倩去青州万向轮有限公司和十封电池有限公司各待了一周,收集材料,和管理层对话。回到青州以后,再回头补做一些准备工作,整理文件和数据,还要从头读一些关于研究方法的文献。

中间抽空沈桦倩把江之寒介绍给经济系的大佬们,主持工作的王教授,负责学生工作的张副主任,和直接参与项目的主力朗副教授。一起吃了两次饭,王教授对于江之寒的来历很是有兴趣。这时候,江之寒才认识到大师姐的另一面。沈桦倩语焉不详的谈了谈江之寒的情况,点出他家的公司和香港有名的财团罗家正在合作一个大的商业房产开发项目。说的不多,不深,不假,又恰到好处,效果看起来很不错。

吃饭就逃不了喝酒。沈桦倩一向态度坚决,是滴酒不沾的。江之寒就没这个优势。他原以为自己现在一斤白酒打底,状态好直冲一斤半以上的酒量在这帮学者面前没有任何问题,两次下来才知道错的利害,教授们都是酒精沙场的老手。

几个教授当中,负责学生工作的张副主任最是热情,就差点儿没有勾肩搭背和江之寒称兄道弟了。私下里沈桦倩解释说,据她所知,张副主任要升博导,论文方面和学术成果方面远远不合格,而他在学术界又没什么臂膀,好像是搞行政党务工作出头的,所以对这个项目的重视更甚于旁人。张副主任拍了胸脯,让江之寒尽管去做研究的事情,缺了课什么的都不是问题,只要参加好考试,其它的他都可以去摆平。

两周实地研究下来,江之寒才真正认识到一个项目的分项目的一部分牵涉的东西之多,需要的劳动之巨,苦着脸向沈桦倩抱怨说时间不够用。沈桦倩说,荆教授以为,现在江之寒的公司也算上了一定的规模了,还是应该更多的抓大放小,把日常的营运都交给下面的人去做,自己多想想战略方向上的问题。而这些成功的私营企业,在国内都算是翘楚,应该可以给他很多启发和帮助。

江之寒觉得这个说法很有道理,但还是提了一个要求,问沈桦倩可不可以让吴茵也进这个项目,帮他做些辅助性的工作。如果做的好,还可以更深入的介入一些。说起来,吴茵是读国贸的,马上又要读研究生,也算得上半个专业对口人士。

说到这件事,江之寒倒是见识了沈桦倩的公事公办的作风。她约了一个时间,和吴茵面谈了一个小时,江之寒都不被允许在场。面谈结束以后,江之寒在校外的沧海居订了一个小包间,等她们俩吃饭。沈桦倩说最近吃招待吃的太多,就随便去个家常菜的地方就好。

吃饭的时候,江之寒就觉得吴茵有些局促,对沈桦倩特别尊敬的样子。等到送沈桦倩回了宾馆,两人单独在一起的时候,便问起今天的情况。吴茵说,你这个大师姐真厉害,问的问题好难答,一个小时下来背都湿了。

也许是真正第一次认识沈桦倩是在天公峡的缘故,在江之寒的印象中她是那种可亲可爱的女生,而且也有柔弱孤独需要帮助的那一面。即使和她去公司调研的时候,见识了她的严谨和做学问上的苛刻,江之寒从来没有畏惧她的那种感觉,即使表面上恭敬称是的时候,心里也完全没有敬畏之心,更多的只是把她当成一个学术上的领路人。

但很显然,在明矾和吴茵这些人的眼里,沈桦倩的威严不容置疑。在和她一起出席酒席的时候,江之寒也渐渐发觉大师姐和他以前想象中完全不同的一面。一直以来,江之寒把她看作在象牙塔里乖乖做学问,对外部世界知之甚少的那类人。但更多的接触下来,江之寒发现她也许对某些事物充满厌恶之情,但应对起来却是游刃有余的。

当天晚上,江之寒给沈桦倩打电话,问起吴茵的面试有没有通过。沈桦倩简单的说,通过了,便很快挂了电话。江之寒吐了吐舌头,心里想,大师姐架子越来越大,这个项目还要在她手下做一两年至少,以后的日子看来很是不妙。

※※※

自从搬出学生宿舍,和小怪橙子见面的机会就少了很多。再加上这几周出差在外,江之寒有半个多月没有见过这两个家伙了。

这天终于得了空,打电话去寝室,想着不管怎样小怪这个门神一定都在,没想到一天拨了三个电话,居然都没找到人。最后一个电话是凯子接的,他说这两个家伙最近行踪诡秘,经常夜不归宿,最近已经连续三天如此了。

江之寒挂了电话,只好一个人去川菜馆吃饭。因为计划约这两个家伙吃饭,他今天并没有叫上吴茵。

走进川菜馆,江之寒寻思着是买外卖呢,还是一个人坐下来点菜。目光扫过,还有不少空着的座位。然后……他就看到了舒兰,旁边坐着一个身材高大的男生,正往她碗里夹菜。舒兰很端庄的笑着,低头好像在说谢谢之类的话。

江之寒叹了口气,大概知道那两个家伙最近行踪诡秘的原因所在了。

该来的终究要来,该走的终究要走,不是你的终究不是你的。

恋爱终究是你情我愿的事,无论你再优秀再深情,也要一拍两合才行。

江之寒倒没有幼稚到迁怒于舒兰。更多的接触以后,他觉得这个女生总体的人品还是不错的,有些娇骄之气,对于漂亮女生也是难免的。

但终究,江之寒的心思动了动,想要近距离考察一下他们家橙子输给的对手是怎样一个人。他看到舒兰二人侧面有个空桌子,便走过去坐下,点了三个菜。

舒兰一抬头,看见江之寒,脸色略微变了变,见他根本没有打招呼的意思,嘴巴张了张,也没有说话。

江之寒坐在那里,等自己点的菜。他微笑着,看着舒兰和她旁边的男生,说不上英俊,但也算浓眉大眼,五官端正,再加上那手臂上的肌肉,确实不是橙子那小胳膊能比拟的。

在旁人看来,江之寒笑的象只狐狸,或者象蒙娜丽莎,更确切的说,笑的象个花痴,那种一心倾慕舒兰又不敢表白的花痴男。

舒兰很快就坐立不安了,她扭了扭身子,侧头和男子小声说了点什么,大概是吃饱了或者快点吃之类的。

过了三五分钟,两人站起来,往外走。走过江之寒身边,舒兰很有深意的看了看他,那男子却是重重的哼了一声,凶狠的看了江之寒一眼,如果不是女神在旁,大概想好好的揍他一顿。任何浪漫晚餐被一个花痴男打扰了的男人,都应该有这样正常的反应吧。

江之寒很矜持的笑了笑,心里说,舒兰,你找的这个家伙还是不够成熟,不够成熟啊。在无端的挑衅了别人以后,江之寒这个挑衅者却毫无自觉,只顾着评价起对方的弱点来了。

※※※

出了川菜馆,江之寒打了个电话给吴茵,吴茵说她在图书馆查资料。这学期她已经没有课了,唯一要做的是一个毕业答辩的项目。国贸系很多本科生写的毕业论文其实都没什么实际内容,因为能够给他们的资源实在太少,自己出去找真正的项目又不太可能。吴茵这一次从江之寒进入的这个项目中拿了很小一部分来当毕业论文,应该说是好的不能再好的题材。

江之寒想了想,太久没有和人民群众在一起了,就去了一趟宿舍,找到寝室和本班几个相熟的男生,瞎侃了一个小时,了解一下当前班级宿舍的最新动态和最新八卦。

江之寒走出宿舍的时候,左畅从后面赶上来,说有事和他说一说。两人走到外面的路上,左畅告诉江之寒,他听说班上有个男生去系里告发江之寒旷课两周,回来抱怨说系里没有什么反应,又跑到学生处去打了小报告。江之寒皱皱眉,感谢了左畅。左畅告诫他说,不要掉以轻心,这样的小人最是难防。

江之寒和左畅分了手,心里多少有些不畅快。一边有些担心橙子这么痴情的人初次恋爱,或者更确切的说是单恋,失败,会不会摆脱不了负面的情绪,一边又有些恼火,自己上不上课,管你鸟事,还要去告发,一次不行还要努力第二次,都是些什么人啊!

虽然情形很不一样,江之寒的潜意识里把橙子的恋爱多多少少拿来和当年自己一心要追倪裳相比,所以在好朋友关系以外,更有些别的动力,一心想着他能有个好的结果。虽然一开头就知道希望有些渺茫,却总期冀着奇迹发生。但奇迹之所以称为奇迹,不就是因为它发生的机率非常之低吗?

江之寒一个人走在黄龙溪边,想着些心事。手机响了,出乎他的意料,竟然是汤晴的电话,约他去校外一条街的热饮店谈一谈。


阅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