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长的一梦》_小鱼联盟 著
第四卷 两面人生
第304章 大师姐莅临

早上八点钟,晨光从窗帘的缝隙里钻了一点进来。

床上很凌乱,因为有两个家伙还在翻滚搏斗。比赛的规则很简单,江之寒想要听那仙乐一般的音符,声音逾大,到手的胜利就愈大。

吴茵顽强的抵抗着,虽然隔壁的沈鹏飞出差去十封了,但这个时间楼下上班的姑娘差不多该到了,要是被听见,就不用下去见人了。

但抵抗逾激烈,攻击就愈猛烈逾持久。最后实在忍受不住了,被本能引导着,她一口咬在江之寒的肩上,留下一行深深的齿印,也第一次听到了某人的叫声:被咬疼了的叫声。

出门的时候,吴茵照了照镜子,脸颊上的潮红还没有散去,更衬得唇红齿白,白里透红,分外嫣然。原来做了这事,连买胭脂的钱都可以省下来。

今天是吴茵报送研究生面试的日子,但基本上来说是走个过场。名单已经订好,并没有差额。只要不是得罪了某个了不起的实权派,是没有人去做这样无聊的淘汰人的事情,更何况还是本校的学生。

因此,吴茵没有一点儿的紧张,还可以在早上来一场大战,而那个家伙讲的一点儿不错,第一次以后痛感渐渐没了,快感却是慢慢在被开发。

到了国贸楼下,江之寒和吴茵挥手道别。除了女大三,抱金砖这点有些特别,他们两人无论从什么角度看,都是再典型不过的校园情侣。加上江之寒阅历丰富,气质沉稳,这年龄上的差距也看不出来。

女生宿舍卧谈会就有人议论说,不是说吴茵傍了个大款么?我怎么看就是个学校的学生,长的也还不错。

江之寒看着吴茵上了台阶,转身准备去趟图书馆。因为早上的战斗,第一节课反正也错过了,不如去图书馆看看书。走过国贸系的楼,前面就是经济系的,一年前才修好的,中间一个长廊,左右像两个飞翼。左边是行政区域,右边是经济系的研究所,很多教授,老师,和博士生的办公室实验室就在里面。

据说,楼是一个八十年代中期出国的校友捐赠的。当年他是公费出去交流,也算是老师的编制,结果在那边就没有回来。说的轻一点,就是违约;说的重一点,就是叛国了。六七年以后,人家发了财,回来支票一签,不仅摇身一变成了杰出校友,也是校长以至省市领导的座上贵宾。

经济系这栋大楼,江之寒进去的次数不多。除了有两三次办相关手续,在行政楼逗留了十几分钟,别的地方从来没有涉足过。

无巧不巧,刚走过大楼几十步,手机响了,是沈桦倩的电话。

她简短的说:“我正在你们系大楼,刚谈完事,什么时候有空?”

江之寒啊了一声,问:“你怎么到青大来了,也没有先打个招呼?还真巧了,我就在系大楼的门前。”

不到十分钟的工夫,沈桦倩走了出来,一身灰色的套装。今年春天她就正式毕业了,在中州大学拿到了一个讲师的职位。

见到江之寒,沈桦倩的第一句就是,“休假结束,准备开工了。”

江之寒摊摊手,“拜托,我什么时候在休假?你怎么突然就跑来了?是为了荆教授的新项目?”

沈桦倩说:“我是来突击检查你在青大有没有好好学习的?”

江之寒笑道:“大一的新生,系里的人才不会知道呢。不过我还不错呀,上学期有前十名呢。”

两人边说边走,这一次轮到江之寒帮她介绍青大的校园。

沈桦倩说起来意,有一部分江之寒寒假和荆教授见面已经知道了,但关于细节并没有仔细谈过。

沈桦倩告诉江之寒,荆教授主持的这个国有企业股份制改革深度研究的课题,是国务院特别挂名的,会持续五到十年的一个长期的,具有深远意义,可能直接影响政策走向,因此享有相当大的资金和资源支持力度的一个超大项目。

基本上来讲,荆教授只是一个总指挥,项目是由全国十二个大专院校和社科院共同承担的。由于这个项目的影响和资金支持,申请的时候就抢的头破血流。

对于经济系这样的系科,在目前这个阶段,能拿到的企业赞助的横向研究项目还非常的少,研究经费基本上还要靠国家和各种政府基金拨款的所谓纵向研究项目。有人开玩笑说,嗷嗷待哺的人很多,有一点奶水,就会有很多人来抢,更不用说这样一头大奶牛。

青州大学的经济系还是不错的,勉强能排到全国的前十。但这一次能分到一勺羹,却和排名没有关系。青大经管学院的院长姓刘,是全国著名的经济学家,但年事已高,最近几年有重病缠身,早就不上班不作研究了。但因为他的威望人脉,学院的人不无恶毒的玩笑说,只要一天不驾鹤西去,就会永远顶着院长这个头衔。

经济系实际主持工作的是常务副主任王教授,博士生导师。论其渊源,王教授算是荆教授的师侄,而刘教授又算是荆教授的师叔,他们这帮人都被归到刘教授这个学派。因为这个原因,荆教授当了总指挥,当然会照顾一下王教授和青大。

经济系最近项目实在不多,拿到这么一个东西,上上下下都很振奋。沈桦倩作为荆教授的小弟子,很可能是直接带的关门弟子,代表他来青大,王教授当然会亲自接待,还把这以后三天的招待宴都订好了。

王教授看似很推心置腹的给沈桦倩说,分给他们的这一部分一定保质保量的完成,现在的问题倒是下面想要抢着做的人太多,他还有很多协调工作要做。

让王教授很惊讶的是,沈桦倩带来一个荆教授的口信,要让经济系一个大一的新生进课题组。王教授的第一反应就是这个学生大有来头,能让现在地位如此之高,时常有机会面见中央大员的荆教授破格,如果不是直系亲戚,家世一定是了不起的显赫,所以一口就应承下来。

沈桦倩大概给江之寒讲了讲他会涉及的那部分。在国有企业股份制改革中,荆教授提出也应该借鉴成功的民营企业的一些经验,架构,和做法。因此有这么一个分项目,是对改革开放以后的民营企业的组织结构,经营特点进行分析研究的。而在这个分项目以下,又有一部分是对十个覆盖不同工业领域的民营企业进行个案研究,研究的方法包括文献研究,数据收集,访谈,和问卷调查等等。

这一次到青州来,除了受荆教授委派来见见王教授,沈桦倩还要到这一带的三家受研究的企业去作初步的数据收集访谈。交给江之寒的任务,就是要他协助做一家在青州,一家在十封的企业的分析研究。另外,还有一些协调跑腿的事情,因为他在青州比较方便,沈桦倩也准备交给他去做。

江之寒听了沈桦倩详尽的介绍,说:“这个项目还真是个庞大的机器,我就是里面一个小小的螺丝钉。”

沈桦倩说:“我们都是螺丝钉好不好。”

江之寒问:“师姐,你负责的东西一定很多吧,你可是荆老师手下头号爱将。”

沈桦倩白他一眼,“乱讲,我负责的不多……呵呵,我专门要求了负责你这一块,以后你就直接向我汇报。”笑了笑,那意思是,你就不去中大,终究有一天还是落在我手里干活了。

难得沈桦倩开开玩笑,江之寒凑趣的说笑了一会儿,装出很害怕的样子。过了一会儿,他收住笑,很正经很谦虚的请教说:“才进大学,连怎么做研究都不知道。这个事情,如何开始呢?”

沈桦倩说:“所谓研究,并不是什么多高深多神秘的事情,用的方法走的程序也很普通,只要跟着学一学很快就能知道门路。开始的时候,你就跟着我去两趟青州和十封这两个厂,打打下手,多看多学。再以后呢,我也没有时间频繁的飞这边,有些后续的工作就由你来接手,不懂的就问我好了。”

学术研究这个东西,在江之寒心里还是很神圣的。有机会在大一的时候就能接触到,让他感到很兴奋,一下子觉得又多了个目标,也多了些奔头,所以很积极的缠着沈桦倩问了很多相关的问题。

两人在校内找了个地方坐下,沈桦倩很耐心的给他解答。到了后来,也实在受不了他,说道:“你也别想一天就把所有事情都弄清楚。你虽然是天才,也是不能的。”

江之寒被小小的嘲讽了一下,却很不在意。这两年来,他进步最多的大概就是厚脸皮了。

沈桦倩又说:“让你进入这一部分,荆教授说了,还有一个原因。虽然我们做的算是理论研究,但既然是和企业相关的,就不能太纸上谈兵。和我相比,甚至和很多博士生副教授什么的人相比,你的实践经验都要多些。从另外一个角度,可以提些看法和建议。按照西方学术界的说法,这个很重要,叫做所谓的Think out of box。从某个角度讲,你是做理论研究的外行,这是个劣势,但有时候却可能也是个优势,知道吗?”

一席长谈,很快就到了快中午的时候。

江之寒是说好和吴茵一起去川菜馆,小小庆祝一下她正式通过最后一关面试的。邀请沈桦倩同去,沈桦倩皱着眉头说:“中午青大的人请吃饭。说起这个事,我真是烦透了。他们把三天的午饭晚饭都订好了,这样每顿去应酬,什么时候才是个头啊!”

江之寒玩笑说:“吃饭我最在行了,早说我替你去呀。”

沈桦倩眼睛一亮,说:“中午就一起去吧,正好我给你介绍一下你们系的老师。”

江之寒拒绝道:“中午恐怕不行,说好和女朋友一起吃饭的,庆祝她正式拿到研究生资格。”

沈桦倩睁大了眼,“你女朋友大几?”

江之寒眼神很无辜的,说:“大四呀。”

沈桦倩白他一眼,叹口气,说:“我得先走了,约好了时间的。”

和江之寒约了下午一起喝茶,挥挥手,转身走进下课的人流中。


阅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