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长的一梦》_小鱼联盟 著
第四卷 两面人生
第303章 绽放

江之寒提前了两三天回青州,他让沈鹏飞晚两周再过来,在家里好好陪陪爷爷奶奶,也可以和以前的朋友有空多聚一下。

这学期开始,江之寒就准备住在办事处二楼的卧室,那里有三间卧室,现在沈鹏飞和江之寒各占据一间,另外一间空出来当了书房。

由于沈鹏飞不在,江之寒就得多做些事务性工作,指挥两个小姑娘安排下一批十封和沪宁进货的相关事宜,还要批阅吴茵帮他初步整理好的中州传来的文件。

连着忙了两三天,手上的事情基本有了头绪,也到了开学前最后一个周末。抽空去了一趟寝室,橙子和小怪这两个家伙不知道结伙到哪里鬼混去了,看不到踪影。江之寒出了宿舍楼,给吴茵打了个电话,到她楼下去接她。

虽然下周一才开学,女生楼前从不缺等人的人。一眼瞧过去,那个不时紧张的用手梳梳头发的,多半是第一次约会或者还没有夺得芳心的;那个手插在裤兜里,眯着眼睛打量着进出的女生的,多半是吃着碗里看着锅里的;那个皱着眉头磨皮擦痒的,多半和女友已经是老夫老妻,厌烦了她的啰嗦和在楼下的等待。

不到三分钟的工夫,吴茵走下楼来,身上穿着江之寒寒假才给她买的那件黑色大衣,配上一双白色的高帮皮靴。就像一块大的磁石,把楼前所有男生的目光吸了过去。

俗话说,佛靠金装,人靠衣装。吴茵以前挑衣服的品味虽然不俗,但手头拮据,能够选择的终究有限。当质料更好,样式更简洁高雅的衣服穿在身上的时候,她的美貌才有机会完全的绽放开来。

看见江之寒,吴茵嫣然一笑,走上来挽住他的右胳膊,说:“不好意思,晚了几分钟。”

江之寒努努嘴,让她看那个愁眉苦脸的家伙,“那个家伙在那里踱来踱去,皮鞋底看起来好像都磨破了,大概等了半个小时了吧。”

吴茵咯咯笑了声,说:“嗯,这个人女生宿舍有八成的人都认识,他女朋友很有名的哦!有人给她取个外号叫张六十,因为她通常要接到楼下的电话以后,再化一个小时的妆,让男朋友在下面等她。据说……这位是坚持了最久的,嘻嘻……”

江之寒撇撇嘴,说:“丑人多作怪。”不知道是不是受了林墨的影响,他好像越来越喜欢撇嘴这个表情。

吴茵问:“今天去不去公司?”

江之寒笑道:“去了也没加班工资……事情处理的差不多了,其它的那两个小姑娘应该可以搞的定。”

吴茵忍不住掩嘴笑了笑,“人家一个二十三,一个二十八,好不好?你多大呀?”和江之寒处的久了,说话比以前要随便了很多。

江之寒问:“今天去哪里?”

吴茵问:“我定么?”

江之寒说:“当然。”

吴茵皱皱鼻子,说:“天涯海角。”

江之寒看看表,说:“哎呀,到南岛的飞机好像只有周二周六上午才有哦。”

吴茵跺跺脚,说:“讨厌。”说完了,她在心里恍惚了一下,我们真是像以前自己梦想的那样在谈恋爱么?这是一个契约,一场游戏,还是一段已经真假难辨的追逐?

吴茵说:“去大观园吧。我听说,那里的红梅今年开的特别好。”

江之寒说;“好。”

吴茵说:“周一我去趟十封吧。鹏飞打电话来说,有一个供货商发了份传真,报价还很不错,我想去那边看看。以前这个批发商,我们的批量上去了,还是不肯降价。上次给他们打电话,对方态度还强硬。我琢磨着,现在也不是他们卖方的市场,所以多联系一个渠道,应该会有所帮助。”

江之寒点点头。对于工作,吴茵好像比他还要狂热,有时候简直是把它当作一种乐趣了。

※※※

除了第一天出动卡迪拉克带她去约会,吴茵发现江之寒其实更青睐出租和公共汽车。办事处也没有几个人,并没有配车。

但今天,江之寒又出动了他找来的卡迪拉克。

汽车滑进大观园的停车场,司机走下来,打开后箱,拿出一个大包,递给江之寒。

吴茵问:“这么大个包,是什么东西呀?”

江之寒笑道:“不可说,不可说。”背上包,牵起吴茵的手,沿着有些青苔的石阶一路向上。

也许因为不是休息日的缘故,大观园里的游人并不算多。整个公园的中心是一个人工湖,大观园便座落在湖的西南角,以门前的一对超长的对联而闻名。

江之寒二人现在走的是湖东面的一个小山丘。颇有些野趣的石阶蜿蜒延伸,站在高处,可以俯视湖里的游船,也可以远远眺望另一边的大观楼。

冬天还没有完全过去,公园里盛开的就是那一株株红梅,枝节俏立,风骨傲然,在寒风里怒放,还有些若有若无的香气。

江之寒动了些酸气,吟道:“桃李莫相妒,夭姿元不同。犹余雪霜态,未肯十分红。”

吴茵促狭的笑笑,说:“哦,我以为你喜欢的是什么一颗心摔的粉碎那样的现代诗呢。”

江之寒呵呵笑笑,“连这个你都知道?”

吴茵说:“舒兰的事情,在国贸系可是无人不知哦。”

江之寒吟的歪诗,只给极少数的人讲过,真不知道是谁散播开去的。

吴茵说:“橙子是在追舒兰吗?”

江之寒说:“你看出来了?”

吴茵说:“没人看不出来吧。”又问:“你觉得……希望大吗?”

江之寒沉吟了一会儿,说:“只要是他想的,经历过就是件好事。哪怕碰的头破血流,也是他想的。”

吴茵听了,呆了呆,回过神来,展颜一笑,说:“嗯,那好吧……对了,只会这么一首梅花的诗词?”

江之寒说:“未免太小看我了,我这里有一箩筐呢。”指指自己的脑袋,说:“当年走马锦西城,曾为梅花醉似泥。二十里中香不断,青羊宫到浣花溪。”

他说:“还要吗?年年芳信负红梅,江畔垂垂又欲开。珍重多情关伊令,直和根拨送春来。”

吴茵打了他一下,“知道你行,不用显摆了。”

江之寒说:“想当年,我有个很好的朋友,就是你见过的楚明扬。我们周六下午放了学,为了省两毛钱的车费,从学校门口步行到市中心去逛书店,我们玩的游戏就是一个人说一句诗,另一个人用最后一个字接下去,很高雅的游戏吧?谁输了,回程的车票就由他出。为了赢得每周末的赌注,我可是唐诗宋词,清诗集都从头到尾背过的。”

到了最高处,只见一株红梅在山坡边斜斜伸出,枝上一半含苞一半怒放,那姿态那位置那颜色,合在一起,说不出的美。

吴茵不由得赞叹了一声,走到近前,仔细赏析,不忍离去。

江之寒说:“我带的东西,终于有了用场。”把包打开,里面却是一个看起来很高级的相机,和折叠好的三脚架。

吴茵半是赞赏,半是讥讽的说:“你还真是无所不会!”

江之寒不客气的说:“不瞒你说,我很早就是摄影爱好者,不过这两年都没摸,有些手生了。原意当我的模特儿吗?”

吴茵作沉思状,过了半晌,她甜甜的笑了笑,柔声说:“我愿意。”

※※※

在大观园畔吃了新鲜的草鱼,回到办事处二楼江之寒的房间,吴茵只觉得腰酸背疼,脸上肌肉麻木。

作了一下午的模特儿,吴茵才知道作江之寒的模特儿真不是件容易的活儿。在梅花前面,是倾斜三十度还是二十五度要调来调去,微笑不自然要NG,一个姿势还要连拍好些张。

到了后来,脸都笑僵了,又被批评笑容不够亲切自然,被摆弄着拍了些表情冷肃骄傲的照片。不到一个下午的功夫,江之寒咔嚓嚓拍了有五卷多的照片,完了大呼过瘾,只苦了姿势已经摆的像个机器人的吴茵。

坐在温暖的小屋里,吴茵轻轻的转动着头,活动一下有些酸的脖子和肩背。江之寒傍晚就迫不及待的把底片送到一个比较专业的地方去冲洗,这会儿还在念叨着应该自己搞个暗房来洗照片。

江之寒说:“摄影的一半乐趣应该在冲洗上。”

吴茵打断他的话题,问:“之寒,你真的觉得两个人在一起,会比一个人独处好吗?”

江之寒歪歪头,问:“什么意思?”

吴茵说:“我是觉得,我们俩在一起,好像总是你在照顾我,你在策划做这做那。那样子……真的能让你感到不那么寂寞?”

江之寒笑道:“是啊……不过一个人也还好,我还是耐得住寂寞的。只是……也许有段时间习惯了和人在一起,所以一个人太久了,就会觉得有些不习惯。”

吴茵眸光流动,她说:“可是,我没什么可以替你做的……连做饭都没有你做的好。”

江之寒摆摆手,“你不明白,这其实并不重要。再说,你不是经常帮我整理房间吗?”

吴茵笑了笑,心里想,按理说自己应该是那个雇员的,结果被照顾,被宠爱的,被招待的,好像百分之九十的时候都是自己,想想还真是讽刺。

吴茵说:“你去洗个澡吧,我正好帮你整理一下房间。”

江之寒说:“不用了吧,我看挺整洁的。”

吴茵说:“我今天带了换洗衣服,在你这里洗个澡。可是浴室有些冷,你先去洗,让它暖和一些。”

江之寒哦了一声,答应了。

※※※

吴茵推开门,走进门来,回身把门拴好。

她把头发盘在头上,倒显得更是雅致了两分。屋里开着暖气,她只穿着秋衣秋裤,也不显得冷。才洗过澡,她的肌肤显得特别的娇嫩白皙。江之寒腹诽道,难怪李太白写杨贵妃要写沐浴初起,看来也是个好色的。

江之寒坐在桌子前,正翻一本唐诗。今天下午和吴茵说了阵梅花诗,倒是勾起了他的回忆,把书架上的唐诗又拿出来读读。

看见浴后的吴茵,江之寒不由就想起那两句,“春寒赐浴华清池,温泉水滑洗凝脂。侍儿扶起娇无力,始是新承恩泽时。”心里不由跳了跳。

自从被师父勒令停练了内气修炼以后,江之寒觉得自己的欲望倒没有一两年前那么强了,心里常自嘲说,还没到二十四就走下坡路了。

和吴茵在一起一两个月,江之寒恪守自己的合同,除了让她陪着说话出游,除了牵牵手揽揽腰,连亲吻都不曾有过。

吴茵把江之寒手里的书拿过来,放在桌子上,说:“不准再掉书袋了。”没有任何前兆的,坐上他的大腿,俯下脸,轻轻的吻上他的嘴唇。

※※※

江之寒含着吴茵的唇,仔细的品尝着。女孩儿的唇看起来不厚,吻上去却很丰满很肉感。从上唇到嘴角到下唇,江之寒很耐心很温柔的吻着,然后,轻轻伸出舌头,却发现吴茵好像没有领会他的意图,牙关紧张的紧闭着。

看来经验不够呀!江之寒轻笑了一声,睁开眼来。通常接吻的时候,他喜欢闭着眼睛,把心思集中在触感上。

江之寒松开吴茵的唇,把嘴微微张开,眨眨眼,意思是照我的做。吴茵脸红红的,羞涩的轻轻张开嘴,然后就被一个舌头冲进去,闷哼了一声,被吸住了自己的,慢慢呻吟起来。

江之寒记得林晓给他的忠告,并不猴急,一阵急吻以后,松开了女孩,转而轻柔的用唇去覆盖她的眼,她的鼻,她的脸颊,她的耳垂。

吴茵闭着眼,很是享受的样子,鼻子里偶尔哼哼两声,脸上像过了火烧云一样,红红的一片。

江之寒轻轻的吻着她,两只手悄悄溜下去,从腰际探了进去。

手指接触肌肤的最初那一刻,吴茵的身子不可抑制的颤抖了一下,然后不自觉的像个婴儿那样缩成一团。

江之寒笑了笑,手停在她的腰际,又吻上她的唇。

当吴茵慢慢的陷入这个吻的时候,那双作恶的双手毫不费力的沿着丝缎般的肌肤一路向上,准确的占据了那个战略制高点。

仿佛被利箭射中的小动物,吴茵的头使劲向后仰,脱离了江之寒的控制,发出一声长长的声音,啊……

那声音高亢低回,婉转不绝,让江之寒的心又热了几分,手上不由加了几分力气,让那新剥鸡头肉在手掌中变换形状。

这样的抚摸好像对身体的刺激太强烈了些,吴茵扭动着身体,想要摆脱魔爪,却只能给魔爪的主人带来更多征服的快感。

毫不费力的,江之寒褪下女孩的衣物,露出一截白嫩嫩的身子。灯下看美人,只见高山低谷,小溪微草,无一不美,无一不媚。在他侵略性的目光下,那身体仿佛能感受到马上来到的命运,仿佛有一抹红色从脸颊慢慢下移,到了脖子处,还一路向下。

江之寒的喉结动了动,再也忍不住,俯下身去,恶狠狠的吻在那温暖柔美的肚腹处,然后一路向下,温柔却又不容反抗的分开双腿,重重的吻进去,换来一声更为高亢的叫声。

吴茵双脚不自觉的往外蹬,无法抑制喉咙出的声音,她两只手乱抓着,终于抓住了枕巾,把它卷成一团,咬在嘴里,闭上眼接受命运,享受自己的第一次。

※※※

激情过后,有种奇怪的味道萦绕在床间。

江之寒抱着吴茵,右手不规则的在她后背上摩挲着。眼神过处,江之寒看见那斑斑红色,有一刻的失神。

也许是身体还紧贴着,吴茵闭着眼也能感受他的波动,她轻声的说:“我愿意的。”

江之寒轻轻的叹息了一声,把她抱紧了,过了好一阵,却说:“我保证,下一次感觉会更舒服。”

吴茵拧了他一把,嗔道:“讨厌。”

江之寒咬着她的耳朵,小声问:“你知道我最喜欢你什么吗?”

吴茵不答他。

江之寒说:“你叫的真好听,小茵。”

吴茵大羞,使劲拧他,“你还说。”

江之寒说:“真的……下一次呀,千万别用枕巾盖住了。”

吴茵使劲的来捂江之寒的嘴,不小心被他探手在那还律动着的敏感区域又掏了一把,不由发出又一声娇吟。

她拖长了声音,说:“你……讨……厌啦。”

被怪手轻柔的魔术般的爱抚了几下,女孩儿音调变了,身子软了,只能夹紧双腿,把头深深的埋进坏人的怀里。


阅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