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长的一梦》_小鱼联盟 著
第四卷 两面人生
第302章 狡辩

吴茵一个人坐在小屋里,在纸上一笔一画的写一个名字:倪裳。

下午的时候,经过那场偶遇,江之寒若无其事的和吴茵继续逛街,然后去状元楼吃饭。没有特别的场合,江之寒是不去宫廷菜馆的,那里中午不开门,每晚只开几桌,江之寒说跑去占一桌实在是太浪费。

但聪明如吴茵,岂会被表面的现象所欺骗?正如她自己说的,江之寒周围的女生都是人精儿,其实也包括她自己在内。

自从认识江之寒以后,今天下午是吴茵第一次看见江之寒有些失态。因为倪裳提到了他的前女友伍思宜?不是,吴茵相信自己的判断。从看到倪裳的那一刻起,她能感受到江之寒的目光,是她从来没见过的,随着那个女孩儿的移动而移动,有一些呆滞,有一些迷茫,有很多的温柔。

倪裳道别的时候,江之寒是牵着吴茵的手的。他自己没有察觉,但吴茵被他捏的很痛,差点叫出声来。她抬头去看身边的人,看到一个傻傻的不知所措的江之寒。

吴茵经常觉得,江之寒就像是一个穿了铠甲的人,不对,应该是穿了好几层的保护,里面是铠甲,外面大概是钢板或者某种防护服吧,一直以来,他都是漫不经心的,胸有成竹的,或者洒脱微笑的。偶尔你能看到他尴尬一下,那不过是不痛不痒的小事,时不时的他会露出些缝隙,透透风,露出些许疲倦或者说是孩子气。

但自从认识以来,吴茵从来没有看见过谁能主动的刺破那铠甲,让他手足无措,让他疲于防守,直到今天,直到遇到这个叫倪裳的女生。

吴茵在倪裳的周围画了一个圈,又一个圈,又一个,把她重重的包围起来。抑制不住自己,她很想知道关于她和他的故事。

※※※

过了春节,走了几家亲戚,拜访了名单上最后几个人,又带着吴茵在江边,西山各处逛了逛,时间像飞一样,寒假就要完了。

周四的时候,江之寒打了电话给林墨,约她第二天下午出来吃饭。这次回来,自己最亲的这个妹妹倒是只短暂的见了两三次,通了两个电话拜年。江之寒能够感觉到,林墨不是很开心,比起暑假的时候,或者写信的时候,似乎少了些活力。

四点钟的时候,江之寒去少年艺术活动中心门口接林墨,她刚结束下午的小提琴课。

江之寒把林墨的小提琴盒背在自己身上,问她:“有没有艺术家的范儿?”

林墨瘪瘪嘴,说:“连街头艺人的范儿都没有。”

江之寒苦笑摇头,又问:“去哪里?你来作主。”

林墨歪着头想了想,说:“走走路吧。”

江之寒心想,小丫头让我背着琴盒走路,是要惩罚我吧……

在林墨身后半步的地方,江之寒慢慢走着。他看着林墨走路的背影,像只小鹿。古老师,也就是林墨的妈妈,说的还真不错,她走路的姿态确实与众不同,有种奇怪的韵律和节奏。

江之寒很喜欢看小丫头走路,觉得那简单的行进间就蕴含着快乐的韵律,跟着她走了十几分钟,心里只觉得平安喜乐。

林墨走在前面,也不怎么和江之寒说话,不过兴致看起来还不错,而且越来越好的样子。

前面路边有一个卖糖官刀的老人,林墨停下脚步,说:“糖官刀唉。”

江之寒笑她,“你多大了?”

林墨嗔道:“高一就不能玩糖关刀了么?……我还从来没有转到过龙呢!”

江之寒心里一动,掏出两块钱,指着前面的小摊说:“去给哥买瓶可乐回来,说不定运气能好些。”

林墨撇撇嘴,还是乖乖的接过钱去了。

江之寒走到那摆摊的老人面前,问:“怎么个收钱?”

老人说:“三毛钱转一次,一块钱的话就可以转四次。”

江之寒心里叹道,钱真是不好赚呀。

江之寒努努嘴,“你那个龙,是什么价?”

老人说:“五块钱就卖。”

江之寒说:“给你十块钱,能让那个小姑娘转到龙吗?”

老人看他一眼,审视般的把目光停在江之寒身上足有十秒钟,缓缓的点点头。

江之寒看着林墨背对着自己,飞快的拿出钱包,掏出一张十块钱递过去。

两分钟的工夫,林墨回来了,把可乐罐和一把零钱塞给江之寒,甜甜的问老头:“老伯伯,你的糖关刀,多少钱转一次?”

老人耷拉着眼皮,好像有些无精打采的说:“三毛钱,一块钱的话可以转四次。”

林墨说:“四次?我怎么吃的完呀。就转一次吧。”闭着眼念叨了两句,伸出手一拨转盘,嘴里叫着“龙,龙……龙!”

转针渐渐慢下来,老人的手在转盘底下轻微的动了动,最后它准确的停在一条龙的位置。

林墨欢呼了一声,转头看着江之寒,“龙哎,是龙!……!”

江之寒笑笑,“我告诉过你,孝顺哥哥是会有好报的。”

林墨白了他一眼,终忍不住高兴,抓着江之寒的胳膊摇了几下,“是龙唉!……是龙!”

江之寒被她纯粹的开心感染了,忍不住呵呵笑起来。

※※※

两人走的乏了,随便找了个小店坐下来。林墨要的是豆浆和包子。江之寒坐在一边,手里拿着她转到的一条大大的,没有舍得吃两口的龙。

江之寒惊讶道:“你在吃早餐吗?”

林墨说:“拜托,包子也可以当中餐和晚餐好不好?”

江之寒才想起林叔叔是开包子店的,不禁哑然失笑。

林墨说:“你不是说,知己知彼,方能百战不殆吗?这半年的周日,我把附近三个区能找到的卖包子的地方都吃了一遍……嗯,有两家还不错,我都买了回去给我爸尝过了。”

江之寒听了,很是感慨她的毅力和孝顺,柔声说:“林墨,你真乖呀。”

林墨白他一眼,“拜托,你不要老用和幼儿园小姑娘说话的语气和我讲话好不好?我不过比你小三岁。”

江之寒呵呵笑笑,“三岁可是很大的差距哦。”

林墨认真的说:“如果是才出生的时候,三岁当然是很大的差距。可是越到后来,越不是这样。我爸比我妈就大四岁,我一点都不觉得。”

江之寒心里动了动,看到小丫头完全没有意识到她的话可能带来的歧意,这次倒是没有笑话她。

转了个话题,江之寒问:“最近有什么不开心的事?还是我哪里惹着你啦?”

林墨习惯性的把鞋在地上磨了磨,嘟了嘟嘴,说:“你前些天给我打电话前半个小时,倪裳姐姐给我打电话了,和我聊了好一阵,学习呀,生活呀什么的。不过……我总觉得她是想问你的,还有……吴姐姐的事情。我觉得欺骗了倪裳姐姐嘛,心里有些不舒服。”

江之寒好奇道:“你怎么欺骗她了?”

林墨说:“她比你早回来一天,这以前我也见过她一次,还打过两次电话,她隐约问起过你,我……因为吴姐姐在嘛,就当没有听懂啊。”

江之寒好笑道:“这算什么欺骗?我碰到倪裳,都告诉她了。”

林墨抬起头,嘟着嘴,狠狠的看了江之寒一阵。

江之寒微笑着,任她的眼光审讯。

终于,林墨泄了气,像个老人家一样长长叹口气,“我不管你们了……反正,我也管不到。”

江之寒被她逗的忍俊不住,说:“你还真有点老气横秋的样子唉。”

林墨说:“哥,我说句话,你别生气啊。”

江之寒说:“你说,我度量大着呢。”

林墨说:“哥,你还真有些……冷酷呢,说起倪裳姐姐的事,也能笑的出来。”

江之寒板起脸,说:“我真的生气了啊。”

林墨撇撇嘴,说:“我……再也不多话了,关于倪裳姐姐。反正她这么优秀,离开了你,也能找到优秀的。”

江之寒哼了一声,“你说的很是。”

林墨说:“我听凝萃姐姐讲你们的事,就想到一句诗,人生若只如初见”

江之寒心里有根弦被她的话狠狠拨了一拨,怒道:“才说不多话的。”

林墨说:“可是……小说里的男主角都很痴情呀。”

江之寒冷笑道:“你看的小说吗?韦小宝,楚留香,还是张无忌呀?”

林墨说:“你怎么不说好的?杨过。”

江之寒冷笑道:“杨过吗?一边忠贞着,一边去挑逗人家小姑娘,郭襄不可怜吗?后来去当了尼姑。”

林墨涨红了脸,抗辩道:“才不是那样!还有啊,郭大侠。”

江之寒说:“郭大侠更无耻,明明有了未婚妻,还到处招花惹草。”

林墨说:“你强词夺理!那还有萧峰,你没话说了吧。”

江之寒懒洋洋的往后靠了靠,说:“萧峰嘛,确实是个英雄。不过……如果多活几年也难讲,说不定阿朱阿紫姐妹一起娶进了门。”

林墨哼了一声,“懒得和你说。其实呀,我给你找好了个借口。”

江之寒说:“说来听听。”

林墨嘲讽道:“古人不是说吗?大英雄方本色,真名士自风流。你就自诩当名士好了。”

江之寒恨无赖的说:“这个不错哦。”旋即想起自己这个作哥哥的还是不能太嬉皮笑脸,以免失去了威严。

转移了话题,江之寒问道:“好了,关于我的讨论到此为止。来说说你吧。学习情况我都知道了,其它的呢?譬如,有没有收到求爱信?”

林墨撇撇嘴,说:“求爱信?这个轮不到我,是我们班花一号李娜,班花二号王洁的专利。”

江之寒笑道:“你是班花几号?”

林墨咯咯笑了笑,说:“我是丑小鸭一号。”

江之寒心想,小丫头现在打太极拳的功夫是越来越高,又问:“你这学期怎么和你凝萃姐姐混的这么熟?”

林墨咯咯笑了两声,说:“还不是因为讨厌的陈叔叔?”

江之寒走的时候,很郑重的委托了几个人好好照顾林墨,这里面就属陈振中最会拍马屁。他专门找了个人,每天中午最后一节课铃声一打,就把配好了大厨特别菜的中餐送进林墨的教室里去,还美其名曰可以替小姑娘节约一点打饭的时间,用来好好学习。林墨拒绝了几次,却拿他没有办法,要给钱吧,他说江之寒已经付了,让她自己去和江之寒算账。

为了这件事,林墨给江之寒打了电话。江之寒内心深处也是个想看热闹的,回过头反而鼓励了陈振中几句,让他更加变本加厉。

林墨班上的男生为此给她取了个外号叫“公主”,因为她可以饭来张口。后来,温凝萃知道了这个事儿,对林墨说,还有这种好事?我们高三的最需要这种上门服务了。林墨说,那我把这份让给凝翠姐姐你吧。温凝萃说,那不行,别人是要拍你的马屁,干脆让我沾沾光,让他们送两份来,和一份也没区别,到时候我们两个人一起吃。

温大小姐的马屁,陈振中也是很乐意拍的。从此以后,林墨和温凝萃两个,只要不下雨,就总是在屋顶花园一起吃午餐盒饭,下雨的时候多半在林墨的教室里吃,慢慢的就很熟。温凝萃说起林墨,叫一个赞不绝口。

江之寒说:“那,你有没有暗恋的男生?”

林墨摇摇头,很认真的说:“也许……是这学期经常去我爸店里帮帮忙,然后又和凝萃姐姐,还有假期的时候你在一起的时间多了吧,总觉得……班里的男生都好小好幼稚,好像没太多共同语言。”

江之寒说:“这样啊。”

没来由的,他觉得这个局面好像也很不错。


阅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