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长的一梦》_小鱼联盟 著
第四卷 两面人生
第301章 偶遇

大年初一,江之寒陪着父母招待了一天亲戚。初二的时候,又去购置了一堆年货。

初三的下午,江之寒终于抽出空来,跑来找吴茵,准备带她去市中心逛逛。

见了面,吴茵说:“凝萃人很好,昨天专门来找我去逛小吃一条街了。”

江之寒点点头,说:“她是好人啊。”

两人出了门,就往市中心的商业区走。

反正是消磨时间,江之寒便没有打车,带着吴茵,沿着能远眺大江的公路往市中心走,从七中大校门出发,不过就半个小时的路程。

江面上,几个桥墩已经立起来,一座新的大桥明年应该就能建好。

江之寒一边走,一边给吴茵讲当年如何拿下店面的租约,如何筹划风之裳,状元楼,和宫廷菜的开张,如何作的文宣,如何对一条街进行招商。吴茵听的非常入迷,不知不觉间两人已经来到了市中心。

吴茵对逛店倒是没什么太大的兴趣,挽着江之寒的手,就在街道上闲逛,缠着他讲完刚才讲的事情。

两人围着市中心绕了一整圈,江之寒终于讲完了,看见橱窗里有一件很漂亮的大衣,便提议说,既然来了,好歹进去看看,置办点年货,图的是个喜庆。

※※※

客观的说,倪裳外婆的去世,对倪建国夫妻的关系改善确实起了正面的作用。

母亲去世,倪裳又远去宁州上大学以后,白冰燕和倪建国最讨厌的两个妻兄来往少了很多,平时回家多是两个人独处。倪建国有感于最近的挫折,在家务上也开始帮点手,菜虽然还是不做,买菜洗碗的事比以前要勤快多了。

在倪建国咬牙答应拿出8888块钱给岳母买了一个大墓地以后,白冰燕的态度也好了许多,思来想去,丈夫比起很多别的人,还是难得的正直顾家的男人,事业说不上发达,也还算稳定。两人关系改善的标志,是夫妻生活在这半年又慢慢恢复了。

倪裳回家那天,夫妻俩都去了火车站。从宁州回家,要坐上足足四十个小时的火车。春运的票很难买,倪裳是在学校的售票窗口买的,只有硬座。

坐了将近两天的火车,倪裳很是憔悴,但看到父母,脸上马上浮出笑容。很快的,倪建国和白冰燕都感到了倪裳的变化。

如果说以前的倪裳,在他们眼里和老师眼里是学习刻苦,懂事又听话的乖孩子。上了半年大学的倪裳,脸蛋圆了两分,容貌出脱的更大,但最主要的是,说话做事越来越独立而自信了。在父母面前,她还是很乖很听话,但不复当年承欢膝下的娇痴模样。

当选校学生会主席的事,倪裳在信里语焉不详的提了提,父母也不知道是如此轰动的一个消息,不知道她当的是整个学校的学生会主席。

进了学生会不到一个月,倪裳已经发觉大学的学生会和中学果然有天壤之别,里面牵扯着不少利益,来投机的,浑水摸鱼的,捞钱的,找关系的,什么样的人都有。好在倪裳也不再是当年那个天真的少女,经过失恋的洗礼,生命中最喜欢的两个男人的对立这样残酷事件的折磨,她飞快的长大。咬着牙,倪裳努力的适应着新的环境。

这一次,她感受到的压力和辛苦连父母都没有告诉。偶尔能让她稍微倾卸压力的,是写在那个日记本上长长的给自己也给那个家伙的日记。

因为学生会的工作,倪裳要提前一周左右返校,所以在家里就半个月左右的时间。她比江之寒早回中州一天,第一周七中的高中聚会她去了一下,不出所料那个家伙没有来,见到楚明扬和陈沂蒙聊了聊,大家都很开心半年后又相见,但没有人提起过那个家伙的名字,连打电话来拜年的温凝萃和林墨也什么都没有提,好像他凭空消失在这个世界上了。

大学里不乏追求她的男生,虽然慑于她学生会主席的威名,同年级的新生少于敢于尝试的,高年级饥渴的学长们可是胆子大的很。那个和她一个姓的院学生会主席就是典型的例子。倪英竹在倪裳身边温柔的应对,已有半个学期了,但倪裳都不动声色的把他推在某个距离之外。

若论拒绝的艺术,早在初中倪裳就精于此道。在她还不到十九岁的人生中,她只失败过一次。就像被下了蛊一样,那个让她失败的家伙占据着她的心,久久不肯撤离。

这个学期,她常常在夜里想,江之寒和伍思宜怎样了?已经要谈婚论嫁了吗?她从来没有问过其他人,也从没有人告诉她,江之寒的伍思宜年代还没有开始就已经结束了。

※※※

大年初三,白冰燕不幸抽到要值班。倪裳和倪建国陪她去了单位,本来倪裳说要陪妈妈值班的,被赶出来,就和父亲一起去市中心找了家馆子吃饭。

吃完饭,看看表,离接白冰燕下班的时间还早。倪建国便说,难得出来逛次街,要给倪裳买两件衣服。倪裳推辞不过,就和父亲在市中心转了转。对于逛店这个事情,倪裳一向不太精通,她穿的挺朴素,衣服多是妈妈帮着买的。

走过一个店的时候,倪裳看见橱窗里一件大衣挺漂亮,便说要进去看看。倪建国说,我只负责付钱,就在门口抽根烟。

倪裳走进商店,四处看了看,忽然看见有件一样的大衣穿在一个女子身上。倪裳看了一眼,不禁从心里赞叹了一声,真是我见犹怜。那个女孩儿大概有一米六六六七的身高,身材匀称,该凸的凸该凹的凹,那件黑色大衣穿在身上,高雅气质尽情的散发出来。

爱美之心人人皆有,倪裳忍不住走了几步,去看镜中的自己,一米六的身高,略显单薄的身体。她嘟嘟嘴,又看了眼十步外的那个女生,只见她脸上已堆满了笑容,顺着她的视线看过去,倪裳一时呆住了。

江之寒看了眼吴茵穿在身上的大衣,摇头叹道:“绝配。”替她脱下来,递给售货小姐,很干脆的说:“包一包,我来付账。”

好像有心电感应一样,江之寒一回头,就看见心里清晰而又模糊的倪裳站在那里,风采依旧,清丽依旧,只是多了两分成熟。

江之寒一时愣住了,都不知道脸上是什么表情。

过了十几秒钟或是更长的时间,吴茵轻轻的摇了摇他的手臂。江之寒回过神来,牵起吴茵的手,朝同样呆呆的倪裳走过去。

到了近前,江之寒主动招呼说:“倪裳,真巧。”

倪裳的目光不由自主的落在他们俩的手上,点了点头,挤出一个微笑。

江之寒介绍说:“倪裳,我高中同学,我们的班长……还曾经是我的同桌。”

又介绍吴茵,“吴茵,我大学同学……我……女朋友。”

倪裳的眼珠滴溜溜在吴茵脸上转了转,转过来看着江之寒。不像以前那个温柔知礼的倪裳,她很突兀的问:“思宜呢?”

在倪裳心里,江之寒是被自己推开的。为了父亲,她选择了和他分手,却又斩不断情丝。所以,对于分手,她从来责怪的多是自己,而不是江之寒。伍思宜和江之寒在一起后,倪裳的内心是矛盾的。没有人愿意看到爱人和别的女生在一起卿卿我我,但她知道伍思宜喜欢江之寒,非常非常的喜欢,从那个馄饨店的初遇,从那次生日聚餐的饭桌上,她就看出了伍思宜的爱意,那样的眼神和自己看他的眼神没有区别。后来她也间接了解到,伍思宜的母亲和江之寒的母亲是多年的好朋友,而她的父亲又和江之寒有生意上的合作关系。

应该没有比这更完美的关系了吧?在他们之间,似乎不存在任何的阻碍。倪裳虽有不甘,但不得不承认比起自己这边父母的关系,伍思宜和江之寒是更为登对的一对。

在心里,倪裳可以接受江之寒和伍思宜在一起,虽然她不甘心。但她不能接受一转眼,江之寒的身边又换了一个漂亮很多的女友。在她的心里,江之寒虽然有这样那样的一些小毛病,却是这个世上最温柔最忠诚的情人,是接近于完美的,不是……一个花心大萝卜!

江之寒被问的愣住了,好一会儿的功夫,他才说:“思宜?……她在皖城啊……哦,你是说……我们……已经分手了。”

倪裳使劲抿了抿嘴唇,停了三秒钟,才说:“这样啊。”

转过头来,堆起一点笑容,对吴茵说:“对不起,是我唐突了……思宜是我的好朋友,我确实不知道他们分手了……从没人告诉过我。”

吴茵看了她一眼,说:“没什么。”

倪裳问:“听你的口音,不是中州人吧?”

吴茵说:“不是,我第一次来中州。”

倪裳说:“嗯,中州虽然不如青州风景那么有名,还是有些不错的地方,小吃啊,大桥啊,夜景什么的,你应该会喜欢的。”

吴茵看着倪裳,这个女孩子好像有一种气势,好像习惯于指挥若定一样。

倪裳又说:“那件大衣穿在你身上……真是好看!”转头深深的看了眼江之寒。

今天偶遇的倪裳和记忆中的她颇有些不同,江之寒一开始就有些懵懂。他迎着倪裳的眼看过去,里面有那么复杂的情绪,不能完全读出来。好像……有些指责,有些失望,有点埋怨,也有点不舍……

隔了那么久那么久,这个女孩的眼睛还是这个世上极少数能让他心头一痛的东西。江之寒有些傻傻的站在那里,平日的洒脱已消失不见。

倪裳尽量保持着正常的走路的节奏,往外走,心里乱乱的,不知道在想什么。

在商店门口,远远看见江之寒和他身边漂亮女孩儿的倪建国把烟头踩灭在地上,心里有些高兴,那个小子果然是个不老实的花心鬼,这么快就有了新欢。

他看见倪裳走过来,装作若无其事的说:“怎么,没有看到满意的吗?”

倪裳嘴角撇了撇,心里说,爸,你明明看到了,何必装成这个样子?她看着倪建国,说:“忽然肚子有些不舒服,我们回家吧。”

倪建国想要说些什么,看过去,女儿的眼神有种不容置疑的味道。倪建国心里咯噔一跳,那眼神让他有些想起了过世的岳母。

倪建国点点头,跟着倪裳往前走。

看着微微扬着头,坚定的往前走的女儿,倪建国在心里叹了口气,不管有没有那个小子,小鸟终会长大,终会飞走的。

【多谢支持】

P.S.1.此章写好了很久了,但恰好印证了某些人的猜测,满足了某些人最近的请求,呵呵。

P.S.2.道琼斯今天经历了历史上也许是最动荡的一天,纪念一下吧!道指曾在短短十几分钟内狂泻500来点,然后奇迹般地恢复。原因?CNBC消息称,花旗或是其他某大Firm的某个交易员在输入单子的时候,把M【百万美元】为单位的单子误输为B【十亿美元】,多有趣的游戏!


阅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