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长的一梦》_小鱼联盟 著
第四卷 两面人生
第298章 回家

推着行李车走出行李提取的地方,有人在叫,“之寒哥哥”。

江之寒随声看去,惊讶的发现了一个接机的组合:初三的心佩和高一的林墨。

江之寒惊讶道:“你们怎么在一起?”

罗心佩嘟嘴道:“你还说?想给你一个惊喜嘛,结果晚点了足足一个半小时。”

江之寒不知道什么时候这两个小丫头搅在了一起,解释道:“青州大雾,所以延误起飞了。”

看过去,发现林墨的眼睛越过他,固定在身边的吴茵身上。

江之寒介绍说:“吴茵姐姐。”

罗心佩接嘴道:“吴茵姐姐是……”

吴茵张嘴想说什么,江之寒抢在她前面说:“嗯,我女朋友。”

“哇。”罗心佩惊叹了一声,说:“吴茵姐姐,你比电视明星还漂亮,我认识的人中只有我以前的家庭老师能和你比比了。”

吴茵笑了笑,说:“你也很漂亮啊,看看你的皮肤,多让人羡慕啊。”

罗心佩很开心的接受了恭维,回头说:“之寒哥哥,肚子都饿扁了。”

江之寒说:“怎么不在机场买点什么吃?”

罗心佩撇撇嘴,“这里的东西太贵了,而且据说超难吃。”连心佩都喊贵的地方,价格一定是让人发指。

江之寒说:“那怎么办?我带着行李呢,总要先回家放行李,再吃饭吧。要不打个电话回家,我没告诉我妈今天回来,他们可能没准备饭呢。对了,你们是怎么知道的?”

罗心佩说:“鹏飞哥呀。今天是刘叔叔送我们来的,这样好了,让他把行李帮你带回家,我们直接去吃饭,好不好?”

江之寒点头答应,几个人往外走。

今天林墨有些沉默,趁着罗心佩和吴茵去洗手间的空当,江之寒问她:“饿了吗?”

林墨微微摇头。

江之寒说:“怎么了?不开心?”

林墨看着他,轻声说:“可惜了……我送姐姐的手机……”

江之寒轻轻皱了皱眉头,然后给她一个微笑,说:“你呀,人小鬼大……有些事情,哪里是你想改变就改变的了的。”

上了出租车,江之寒坐在前面,林墨三人坐在后座。

罗心佩要过江之寒的手机,说:“凝萃姐姐说了,回来给她打个电话。如果大家没吃饭的话,就多叫几个人。”

江之寒不知道这帮人是什么时候混在一起的,只听到罗心佩在电话里说:“凝萃姐姐,接到了,状元楼订位哦,我们大概四五十分钟就到了。”说着,正要挂电话,林墨说:“给我说两句。”

接过电话,林墨说:“凝萃姐,除了我们三个,还有一个姐姐,是……哥的女朋友。”

罗心佩嗔道:“林姐姐,你干嘛这么快揭开谜底嘛,等一下让凝萃姐吃惊一下多好!”

江之寒坐在前座,心里一动,想到了林墨为什么会加上这句,倒是对她的细心很有些感触。

在林墨身边,吴茵沉默的看着这两个如花少女,好像在想着自己的心事。

※※※

吴茵一米六七的身高,在女孩子里面算是很高的了,但在一米七三的温凝萃面前,就有些相形见锉。

高一的时候,还有人喊温凝萃“男人婆”。这一年多,随着胸部的发育,身材的挺拔,她原本显得有些大的脸和五官不再给人那样的感觉,已经很有美女的范尔。不过鉴于她的身高,很多需要仰望的男生还是避而远之的。

今天到场的还有楚明扬和陈沂蒙,几个人都站起来热情的招呼江之寒和吴茵。

寒暄了一阵,坐下来,问起顾望山,温凝萃说,他飞宁州了。

江之寒已经知道,顾望山的父亲又高升了,左迁至贵为七大军区之一的江南军区的副参谋长,青州也在他的辖区之内。温凝萃说,昨天小顾飞的宁州,过三天就会飞回来。顾望山的父亲已经过去了,但母亲暂时还留在中州。

罗心佩嚷着饿死了,于是准备好的菜流水般的上来。温凝萃三人倒是够义气,只吃了点点心,一直坐在这里等江之寒。

一边吃,话题围绕着温凝萃的高三生活和其他人的大学生活展开了。

江之寒本来幸灾乐祸的想听听温凝萃诉诉高三的苦,没想到这妮子一改平日的论调,说已经喜欢上刻苦学习的日子,正乐在其中呢。

江之寒嗤笑了一声,转头对吴茵说:“某人曾经给我写了一封信,上面只有一句话,准确的说,是一个词组:该死的高三。后面呢,我数了一下,足有十三个感叹号。”

温凝萃说:“我那时候还在昨夜西风凋碧树,独上高楼,望尽天涯路的境界,现在已经到了众里寻他千百度,蓦然回首,那人却在,灯火阑珊处的境界了。”

江之寒哈哈大笑:“语文学的还不错,有进步,有进步。”

转过头来和楚明扬二人说起大学的生活,无非是学校里的奇人趣事,楚明扬说了两个,江之寒便说起图书馆校花卡的故事。

吴茵在桌子下踢了江之寒一下,江之寒回给她一个促狭的笑。

江之寒讲完了,楚明扬憧憬道:“哎,好神往啊……真想见见卡片的主人。”

林墨的目光投在吴茵的身上,那一边,温凝萃娇笑道:“远在天边,近在眼前。”

吴茵看了温凝萃一眼,她和江之寒简短的目光交流居然被她敏锐的捕捉到了,还真不像高三的小女生。

楚明扬叫道:“不可能,不可能!”

大家愕然看着他。

楚明扬说:“你不是说那个女生是大四吗?……吴茵看起来,怎么看怎么都比我们小。”

江之寒哈哈大笑,翘起拇指说:“有进步,有希望,有前途。”

吴茵矜持的笑笑,说:“你是在夸我呢,还是在贬我呀。”一段趣事,好像把大家的距离拉近了些。

楚明扬和陈沂蒙读书的城市都是民风彪悍,酒风更彪悍的地方。半年下来,这两个家伙酒量大涨,吃了一轮菜,略略填了填肚子,楚明扬开口就叫了白酒,说久别重逢,要尽兴而归。

江之寒撇撇嘴,东风吹,战鼓擂,要喝酒,谁怕谁。

于是杯来盏往,喝将起来。

几轮酒下来,江之寒才知道,士别三日,当刮目相看。几个月的熏陶,楚陈二人都酒量大增,联手出战江之寒,让他颇有些吃不消。

最可恶的是楚明扬,喜欢喝急酒,一杯接着一杯,不停歇的劝。才做了飞机长途旅行,江之寒一下子真有些吃不消,眼看着三人喝掉了一瓶半白酒,脑子已经有些晕忽忽了。

从洗手间里回来,楚明扬已经又斟满了杯子,等在那里。

江之寒脚步有些晃,指着他说:“敌将欺我大军远来,疲劳不堪,真狡诈也!”

楚明扬哈哈笑道:“可敢再战三百合?”

江之寒说:“挑灯夜战又如何?”

旁边的林墨忽然说:“酒喝太多可不好!”

江之寒愕然看过去,小丫头嘟着嘴,毫不退让的和他对视着,那目光没来由的让他心头一软,不知道该说什么。

旁边的罗心佩瘪瘪嘴,说:“林姐姐,和酒鬼讲道理是讲不通的。譬如我老爸,譬如这个家伙。”一指江之寒,很骄傲的哼了一声。

江之寒被两个小丫头一通说,倒是愣在当场。

楚明扬笑道:“多的不喝,剩下喝完。”本想说,大人喝酒,小孩别管,被林墨和心佩联袂瞪了一眼,硬生生的把话吞了回去。

吴茵宛然一笑,端起江之寒前面的酒杯,说:“第一次见面,还没有敬你一杯呢。”遥遥的向楚明扬敬了敬,一仰脖子,喝干了。

江之寒扬了扬眉,看她一眼。

吴茵像是没有看到,又敬了陈沂蒙一杯,第二瓶酒就快见底了。

江之寒头有些晕,他往后靠了靠,闭了闭眼。睁开来,看看餐桌,忽然意识到高中江集团聚餐的队伍中,今天剩下的女生就只有凝萃一个人了。

江之寒目光扫过餐桌,陈沂蒙和楚明扬喝的都到量了,满面的红光。罗心佩低头在玩自己的指甲,温凝萃带着丝微笑,端坐在那里,而林墨呢,垂着眼,不知道自顾自的在想什么心事。

※※※

从状元楼出来,江之寒略微嘱咐了罗心佩两句。把吴茵带回来见见朋友是很自然的,现在带回去见父母就不太是个事儿了。

但江之寒又觉得,让吴茵住宾馆显得有些凄凉。于是在席间给小顾打了个电话,这家伙的手上,通常都是有几套没人住的空房子的。果不其然,顾望山说七中旁边就有一间,温凝萃那里是有钥匙的。在电话里,顾望山兴致勃勃的说,要赶快回来参观江之寒的新女友,话音未落,便被江之寒挂断了。

在温凝萃家拿了钥匙,又让她带着去了房间。

温凝萃很客气的说,这里离自己家很近,让吴茵有什么事情尽管给她打电话,又介绍了一下附近的小卖部之类的生活设施,便丢下二人离开了。

经过这么一趟折腾,江之寒的酒也醒了一半。他看看房间的布置,问吴茵:“还行吗?”

吴茵说:“这还不行?那我们寝室怎么睡呀?”

江之寒拉着张椅子,坐在吴茵对面,说:“谢谢你帮我挡酒。”

吴茵眨眨眼,“不用谢。”

江之寒笑道:“这几个,都是我在中州很好的朋友,今天认识了,有什么感觉?”

吴茵说:“很好啊……最大的感想?嗯,你认识很多漂亮女孩子。”

江之寒说:“漂亮?你在夸你自己吗?”

吴茵有些突兀的说:“都是人精儿。”


阅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