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长的一梦》_小鱼联盟 著
第四卷 两面人生
第297章 新女友和老朋友

如果说开学时候的舞会事件,还只是让江之寒有了在经管学院和大一新生里的知名度的话,吴茵挽着江之寒的胳膊在校园里走了一圈以后,他一夜之间便在全校都有了一定的知名度。

当江之寒是大一新生这个事情被披露出来以后,更是成了轰动性的新闻。社会还在发展,姐弟恋还处于比较前沿的地带,也难怪大家惊呼连连了。

这件事的负面效应很快显现出来。

有几门大课,点名都是抽点的,因为人实在太多,一个个点下去半节课就没了。连着两个星期,著名的江之寒同学被不同的课点了五次名,有三次他都不在,光荣的牺牲了。江之寒有些疑惑,我再出名老师们应该不知道这些八卦呀,他很怀疑是被某个或某些吴茵的暗恋者给陷害了。

这个事情的正面效应也很快显现出来。

无论是在寝室里,还是在新生宿舍楼,江之寒受到了巨大的尊敬。很多人赶来瞻仰一进校就把大四的校花泡到手的英雄。大家对这样的英雄有真诚的仰慕之情,要知道跨越三个年级去追到天上的星星,在新生男们的心中,是足可以和登月或者解决哥德巴赫猜想相提并论的伟大之举。

江之寒开始听到越来越多的人像四十中那时一样叫自己江哥。据说篮球场上有一个经典的对话,某老生说,大一的,拽什么拽。某新生回敬他,大四的,牛什么牛,自己年级的校花都被我们大一的泡走了。

※※※

新年的第一个周末,江之寒牵着吴茵的手,走在树叶落光了的路上。吴茵的手手指纤长,肌肤柔腻,但是有些多汗。

吴茵穿着件带毛领的红色羽绒服,一点也不显得臃肿,像是冬天里燃烧的一团火,衬着白嫩的脸蛋,倒显得人更加娇小了。

新年第二天,江之寒带着吴茵去买衣服,让服装部的人开了开眼。他们见过无数陪女友买衣服的男人,当然也见过很多替女友付账的男人。但这个年轻男子主动的让人吃惊,当他问女友喜欢什么样的衣服的时候,那漂亮女孩儿说,我也不确定,你觉得呢?年轻男子便很不客气的走了一圈,挑出了七八件,指挥着女朋友去更衣室里换好,再出来让自己审查,很爽快的点头或摇头,大半个小时的功夫,几大包衣服就已经装好了。

江之寒歪头看了看吴茵,对自己的时尚审美水准还是很满意的。在这方面,伍思宜是他的启蒙老师。但不可否认的是,吴茵是个衣服架子,身材脸蛋都属上上之选,给她挑东西一点儿也不难。

江之寒说:“你知道吗?我以前对大学的终极幻想,就是牵着一个漂亮女生,走在林荫道上。”

吴茵风情万种的白他一眼,却把身子往他靠了靠。

江之寒松了她的手,挽住她的腰,往前走。周遭有很多目光,纯粹路人的,好奇的,不屑的,和哀怨的,但一道一道的目光打在身上,那个家伙毫不在意,带着微笑好像很享受,大家揣测他的脸皮大概有M1A1的正面防护装甲那么厚。

今天,两个人要去一个饭局,见的是江之寒的几个老朋友:橙子,小怪,舒兰,和汤晴,也算是吴茵第一次去见江之寒的朋友。

走进川菜馆,江之寒总算又见识了一回吴茵的气场。目光齐刷刷的射过来,更绝的是,打外卖的师傅,眼睛没收回来,把菜里面的油溅到顾客的手上了,另外一位上菜的,手里端着盆水煮肉片,眼睛跟随着火红色的身影,不知不觉的本来扣在碗边的手指,慢慢浸到汤里面去了,也毫不知觉。江之寒心里骂道,Kao,原来水煮肉片妈的都是冷的。

其他的人都已经到了,还订的是包厢。说是包厢,不过是里间,也放了三张大桌子。

坐下来,江之寒介绍了一下名字,寒暄了两句。大概是因为有新的人第一次加入,一下子有些冷场,连小怪都没有多话,乖乖的坐在那里。

两个女生的眼睛好像在江之寒两人身上一直探寻着什么,搞的吴茵有些不自在。和江之寒的朋友们坐在一起,她才清楚的意识到自己大四,对面坐着的是小三岁的新生。

倒是平时不怎么说话的橙子找了个话题,说:“老大,知不知道最近最大的新闻?”

小怪插口说:“最大的新闻难道不是老大?”

大家一阵笑,气氛好了些。

橙子接着说:“小怪打坦克战输给汤晴了,打俄罗斯方块又输了。”

江之寒深知小怪的游戏天赋,很有些惊讶的看了眼汤晴,摇摇头,对小怪叹道:“奇耻大辱啊。”

小怪反驳说:“老大,你也太歧视女性了吧。你和汤晴来一把,保准你输的裤子都没有。”

江之寒还是摇头,“奇耻大辱啊。”

小怪恼道:“自古巾帼不让须眉,我们新社会,女子向来能顶半边天。”

江之寒对橙子说:“小怪不仅输了,连斗志都没有了,复仇心都没有了,忙着给自己找借口呢。”心里一动,小怪和汤晴都有些古怪,又是难得的游戏对手,说不定……

想到这里,不由偷看了汤晴一眼,越看越觉得她和小怪很配,不由眉开眼笑起来。

小怪在旁边说:“操,老大又有什么坏点子,你看他笑的如此淫。荡。”

江之寒扭头又朝小怪笑起来,直笑的他毛骨悚然,摆手说:“我认输还不行?别笑了,我会做噩梦的。”

江之寒凑过去,轻声对吴茵说:“认识了?这就是我的朋友。”

※※※

这世上花瓶很多,但江之寒认识的漂亮女生,大都聪明又能干,也不知道这是福还是祸。

既然做了男女朋友,虽然有些特别的那种,江之寒倒没有隐瞒吴茵自己正在做的事情。

正巧吴茵四年级的功课很松,江之寒手里又有一些事情要处理,想到吴茵是学贸易,也和管理搭的上边,便问她有没有兴趣增加一点实践经验。

吴茵对这个提议有些惊讶,但很快便高兴的接受了。两个星期下来,江之寒对她的评价又高了一层,做事细致又认真,学习能力很强,悟性也很好。最重要的是,工作态度好的有些过份,说是工作狂也不夸张。

江之寒试着问她,愿不愿意到公司里正式来做一份兼职,吴茵毫不犹豫的一口答应了。

从此以后,青州办事处又多了一个编制。

※※※

大一的期末考试,江之寒连争取中上的心思都没有了,只是随便应付一下。不过他的几门基础课和专业课水准其实不差,考下来居然还是全班前十的水准。

期末一考完,大家就忙着回家过春节,学校里一下子冷清了好多。

江之寒和吴茵坐在沧海居里吃晚饭,很自然的谈起寒假的计划。

江之寒问:“你什么时候走,我叫办事处的人去订票。”

吴茵脸色黯了黯,低头不说话。过了一会儿,她抬起头来,说:“我不打算回去了。也许……我把买车票的钱省下来给他们寄回去,他们还觉得开心自在一些。”

江之寒大概知道吴茵在外面打不少的工,做过兼职的市场,做家教,好像连发传单这样的事也做过不少。但他不知道她家的情况,为什么缺钱?如果缺钱的话,为什么大家都传言吴茵要读研究生,而不是去工作?

在一起已经有快一个月了,江之寒和吴茵在一起的时间很多,彼此的朋友都见过了,但从没有谈起过家里的事。

江之寒看着吴茵的眼睛,那里面好像有些许的自怜自弃,应该不只是家里缺钱那么简单的事情。这几年,江之寒也算一日千里的在察言观色方面进步着,对人心世情的了解比很多三十岁的人大概也只强不弱。

他犹豫了一下,心里想着寒冷的冬天,独自在空荡荡的宿舍楼里过春节,还真是一个凄凉的场景,心里很是不忍,脱口道:“去我那里过年好了……如果你不介意的话……”觉得有些仓促,又补充说,“顺便,去看看公司的总部,多一些了解,认识下同事,对以后的工作也有好处。”

吴茵惊讶的张了张嘴,完全没有想到江之寒会这样提议。

过了一会儿,她说:“我想想吧。”

江之寒看着她,又说:“有几个项目,我想你能参与,这次回去正好可以实地走一走。”

吴茵犹豫了片刻,说:“那……好吧。”

江之寒站起身来,结了帐,走出门,对吴茵说:“我要去一趟办事处,你先回去吧……对了,这是给你办的卡。”

吴茵身子震了震,任由江之寒把卡塞在手里,没有什么反应。

出租车消失在视野里,吴茵转过身,走到最近的一家工商行,把卡插进ATM机,看了看里面的数额,轻声的自言自语说:“我还真值钱呀。”

她取出卡,盲目的往前走,终于走到黄龙溪旁边的一个石凳处。放假了,很多学生都离校,这里不再热闹,静静的没有一个人影。

吴茵坐下来,抱着头,忽然无声的哭泣起来。

当她很快习惯了他的照顾,他的温柔,和他的嘲笑和自嘲的时候,当她为今天那个回家的提议心潮澎湃不能自已的时候,那人递过来一张卡,冷静的提醒她:

我们不过是契约情人。

而一切,不过是从这个卡里大家都喜欢的那串数字开始的。

可是,这不正是她开始想要的吗?

那么,又有什么可以抱怨的呢?为什么要得陇望蜀呢?

这么一个近乎完美的契约情人……


阅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