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长的一梦》_小鱼联盟 著
第四卷 两面人生
第296章 倪裳的奇迹【下】

计票进行到大约三分之二的时候,倪裳出人意料的拿到一百十五票,仅小幅落后高松的一百二十四票和乌江的一百二十九票。其它的都是些零星的选票。要知道,在竞选之前,倪裳可是没有去拜访过任何一位有投票资格的人,连知道她的人也寥寥无几。倪英竹倒是去跑了些自己的关系,全力帮倪裳拉票,不过他的关系也基本上只是限于理学院文学院的范围,对人数票数占着绝对优势的工学院,倪英竹认识的能卖他面子的人并不多。更何况,他再向着倪裳,也不可能掏自己的钱去大肆的请客送礼,做那些拉票的勾当。

高松坐在座位上,一言不发。他的死党在旁边诅咒道:“哲学系这家伙,搞了什么鬼?谁TMD会选哲学系的人,什么TMD都不会?”

高松心里想,恐怕问题不在乌江的身上啊!为这次选举,高松可是托尽了关系,光是请客吃饭就花出去好多人一年的生活费不止,所以他对整个程序非常的清楚。

倪裳的横空出世,完全出乎高松的意料之外。理学院相对来说人数少,又不像文学院还时不时的还贡献出一个美女候选人,高松从来没有想过会有一个理学院的强力竞争者出现在这一次的选举中。

和他一样清楚的就是另外一名候选人乌江。他的小眼睛朋友在旁边念叨:“这个计算机系的票数差的很少啊,老大。”

乌江叹息一声,说:“如果我没搞错的话,整个理学院的票都还没开始计。他们虽然只有一百票左右,是可能决定命运的100票。”

小眼睛惊讶的问:“你是说物理系那个女生可能是个威胁?”乌江点点头,手托着下巴,不说话。

小眼睛不忿道:“我TMD就搞不明白,理学院以外怎么有这么多票投给那个女生。都TMD没见过女人吗?”

乌江仿佛自言自语的说:“女人……大家都见过。极品的女生,见过的倒真是不多。”

在应用物理系的座位上,每次投影屏幕上出现倪裳的名字,就会有零星的掌声和欢呼声响起来。倪英竹偷偷的打量着坐在左边的女孩儿,她一只手托着下巴,手肘放在座位的椅子上。从侧面看,在礼堂里不算明亮的灯光下,女孩儿若有所思的样子,更给她增添了一种朦胧又雅致的美丽。

屏幕上的票数咬的很紧,交替的上升着。但她坐在那里,时不时的眨一下眼,虽然看似关心着局势,思绪却仿佛在会场之外,从来没有露出一丝紧张或者是得意的情绪。

局势被乌江不幸而言中了。理学院的票一开出来,是完全一边倒的倪裳的支持票。据后来的估计,理学院九十票中,至少有八十票选择了自己学院的候选人倪裳。随着倪裳的票数一路飙升,整个理学院的座位上,掌声和欢呼声仿佛海里的波浪一般,一浪接着一浪,一浪高过一浪。

倪英竹看过去,倪裳仿佛被那震天的欢呼声惊醒了一般,她看了看屏幕上的数字,又四处看了看周围朝她欢呼的人群,脸上绽放出一个好像带着三分歉意,三分欣然,和三分羞涩的笑。那笑容,仿佛电流般,击打在很多人的心头。

理学院的票一开出,主席选举的大局就已经定了。最终,在主席选举中,倪裳拿到了二百二十票,远高于高松的一百六十七票和乌江的一百六十二票。其它十二个候选人的得票总合还不如这三人中的任一人。

在主席团的选举中,倪裳更是得到了令人乍舌的八百五十五票,远远领先于任何一个候选人。

理学院的老师和同学都围过来恭喜倪裳。倪裳淡淡的微笑着,和每个人客气的招呼。虽然没有狂喜的神色,但有着真诚的谢意挂在脸上。认识的不认识的人实在太多,但倪裳没有一点不耐烦的神情,和每个人都礼貌的寒暄着。

倪英竹提议出去喝酒庆贺一下,倪裳抱歉说:“今天实在太累了。嗯……明天晚上吧,在教工之家,我请大家吃个便饭好了,谢谢大伙儿这些天跑前跑后。”

倪英竹体谅的说:“是该好好休息一下了,那我就去定明天的包厢好了。”忽然想起初见那时,自己曾说,倪算是一个小姓,能在千里之外遇到一个同姓的人,在一个很小的系,可是难得的缘份。她只是微笑着回答,还请多关照。

那时候的倪裳,已经能一眼看到温婉而自信的气质。但在今天这个胜利之夜,她走上讲台,面对着数千师兄师姐,散发出的那种磁石班的吸引力,那种淡然如菊却又璀璨如活的魅力,那种真实的胜不骄败不馁的风度,让人不由得更高看一眼,也越发的看不透她了。

一行人走出会议馆,只见天朗无云,圆月如盘。秋日的夜晚凉风习习,正是最适宜的气候。

倪英竹在旁边偷偷打量着这个大一的小女生,不知道她是不清楚今天的胜利是多大的一个奇迹,还是她已经能淡然的应对所有的这一切。她脸上的微笑虽然不造作,却似乎带着些许不以为然和云淡风轻的味道。

大一的新生,荣膺校学生会的主席,在倪英竹记忆里从来没有发生过,比前晚那月全食更是难得的事件。这固然要部分归功于今年大胆的投票唱票改革,但倪裳的演讲,和她的个人魅力却无疑是最关键的因素。桌面下的动作,她做的最少,而机会平等的放在每个人面前,最后是她得到了命运的宠幸。

倪裳抬头看了眼星空,据说那里是决定凡人命运的地方。倪裳心里默念着,之寒,难道这都是命运吗?注定我这一生就是当学生会主席的命?也注定我们相聚……然后迟早会被命运分隔??

她摸了摸兜里从没用过的手机,终究还是松开了手,没有去拨那个林墨告诉过她,她已记得烂熟的号码。


阅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