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长的一梦》_小鱼联盟 著
第四卷 两面人生
第294章 月全食之夜【下】

下山走的是另一条路,比上来的路好走一些,但却要更长一点。

三点多钟的时候,走到大路上,吴茵已经觉得身上出了汗。她拉着江之寒的手,很自然的,好像两人已经约会了好些时间。

卡迪拉克静静的停在那里。

吴茵揉揉肚子,说:“中午好像吃多了点。”

江之寒低头看她,“要不要消消食?”

见她点点头,江之寒向司机点头示意,司机很利索的把车顶的自行车取下来。

江之寒跨上去,吴茵很乖的坐在后座上,伸出双手,环住他的腰。

江之寒把支撑脚收回来,说:“游戏开始了。”

在静山陡峭的环山公路上,山地车冲了出去,速度越来越快。

吴茵只感觉风呼呼的往后吹,她紧张的抓的更紧了,大声说:“慢一点。”

江之寒哈哈笑道:“放心,这车刹车很好的。来,享受一下自行车的速度!”

自行车拐过一个弯,前面的路坡度更大了。

吴茵闭上眼,感到凛冽的风打在身上,不用睁眼便能感受到那速度。

如果说,这件事是个契约,好像她得到的比失去的要多很多;如果说,前面的这个男生是个谜,她越来越有兴趣去探索一番。如果说,和这飞驰的车一样,这一切都是冒险,她下决心要去走这么一遭。

忽然间,吴茵松开环住江之寒腰的双手,高高的举起来,感受速度和风的力量。

风吹过,卷起她满头的黑发,高高的飞扬。

这一瞬间,美丽,青春,和野性毫不犹豫的绽放。

在心底,吴茵大声的叫道,去冒险吧,为什么不呢?

吴茵坐在翠湖公园里一座小楼的三楼上,临窗看着外面的风景。

天色已经黑下来,小楼周围亮起一圈灯。

湖堤上,是熙熙攘攘的人群。几年才有一见的月全食,仿佛整个青州的人都出动了,而翠湖正是观月的头号胜地。

这座小楼在翠湖相对僻静的东北角,一年大多数时候门前都摆着游人止步的牌子,吴茵有段时间一直以为它是公园的办公地。

小楼从外看很朴实,是公园里再常见不过的八角亭造型,有琉璃和飞檐,旁边还有一座小平房。

走到里面,才能感到它的华贵。猩红色的地毯,踩在脚下感到非常的舒服,从窗台,到餐桌,从椅子,到餐具,每一个细节都非常的考究。在这个房间里,沿着窗一共摆了六张桌子,有五张都已经坐上了人。

吴茵心里想着,这就是有钱人的生活?

开着名贵的车去爬山,骑着自行车冲下来的时候,卡迪拉克又在那里等着你了。然后,到平常人根本不能进的地方来进餐。当普通百姓们挤在湖边的时候,坐在三楼,可以居高临下的看着他们,还有着最好的观月的位置。

坐在这里,忽然有一个奇怪的感受,你坐在一个不同的圈子里,看你曾经站着的地方。

一时间,吴茵也不觉有些恍惚起来。

七点钟的时候,吴茵的朋友到了。陈裴是一个人来的,其余两个女孩儿都带着男朋友,一个叫叶芝,一个叫王端端。叶芝的男朋友是机械系的博士研究生,王端端的男朋友已经工作一年了,在一个中日合资的公司,今天是特的请了假从宁州回来陪女友看月全食的。

几个人坐下来,都在打量小楼的环境和吴茵突然横空出现的男朋友,吴茵则是在打量身边的江之寒。

就像是所有第一次见女友朋友的男生一样,江之寒微笑着,和大家寒暄,替每个人斟茶,询问大家有什么特别喜好的菜或是避忌的食物,很周到,很客气,也很自然。

陈裴坐在吴茵身边,实在忍不住好奇,拉了她一把。

吴茵凑过头去,陈裴耳语道:“还没看够啊?看了一个白天了,还深情款款的看着,好像我们不存在一样的。”

吴茵嗔道:“说什么呀?”

陈裴不依道:“我还真以为咱们俩无话不说呢!没想到,这么重要的事,你一直瞒着我,你们俩约会多少次了?”

吴茵脸热了热,好像说今天是第一次很不合适,只好担了这个撒谎的罪名,和好友嘻嘻哈哈了两句,把话题岔了过去。

叶芝是计算机系的,和吴茵就隔一个寝室。她的男友叫李铎,李铎好奇的看了看环境,问江之寒:“我一直以为这里是个博物馆,藏书楼,或者办公机构,怎么成了个餐馆呢?”

江之寒说:“这个,好像也是才开发出来的。”

这个私人菜馆的主人姓林,是做餐饮业的,上次在中州开会的时候江之寒和他好好聊过一阵,回到青州来,没想到他受了宫廷菜馆的启发,很快在这里搞出一个来。光凭这个环境,就算中上的菜肴,也不怕没人掏钱来吃。

江之寒接到林老板的电话,就订了今天晚上一桌。月全食之夜是很紧俏的,但林老板很给面子,爽快的给他留了一桌。

李铎问:“厨房在哪里呢?”

江之寒很耐心的给他解释,“在旁边那座小平房。”

菜刚一上来,林老板就现身了,一桌一桌的寒暄,看那些衣着考究,还有些肚腩明显的客人,应该都是值得结交的。江之寒笑了笑,林老板大概和他有一样的理念,这样的餐馆,赚钱固然重要,来当个社交网络的基地同等的重要。

林老板招呼完了客人,最后才到了江之寒这一桌。他举着杯子,笑道:“小江,你是行家,要多给我提意见。”

江之寒站起来,和他喝了口酒,赞道:“林老板,你这个速度真是火箭速度呀,一转眼就开业了,了不起了不起。”

林老板哈哈笑了几声,说:“这个地方我拿下来有些时间了,一直没想好做什么。上次去你那里,得到很多启发啊。”

又和江之寒寒暄了两句,向其他人一点头,下楼去了。

陈裴好奇的问:“你为什么是行家?”

江之寒笑道:“我做过一些餐饮业啊。”

李铎问:“你工作几年了?”

江之寒忍不住摸摸脸,眼角余光看到吴茵忍着笑,他说:“我嘛,一边读书一边工作来着,勤工俭学。”

见他语焉不详,在座的也不是大一大二的小孩儿了,也不深究,天南地北的开始聊起天来,从月全食聊到天体物理,聊到大爆炸理论,又聊到刚结束的亚洲杯,话题很快的发散开去。

吴茵微笑着,基本没怎么说话。不知道为什么,她的眼睛忍不住一直在观察江之寒,听他这一刻和李铎在深入探讨国际商业公司如何几十年不倒,如何是去年申请技术专利最多的私营公司,下一刻又和王端端的男朋友很热烈的讨论中曾根康弘的某本自传,以及当年应不应该放弃对日索赔的历史问题。

几个女孩儿都很温婉的坐在一边,任三个男生主宰着饭桌上的话题。

菜是青州地道的本帮菜,绝对说的上精致和爽口。江之寒注意到,林老板对餐具的搭配非常的用心,而且服务也做到周到而不过分热情,心里不禁点点头,这么快的时间折腾出这么一个私家菜馆,还面面俱到,确实是很厉害的人物。

吃着饭,说着话,时间过的飞快。

陈裴忽然说:“好像开始了……”江之寒看看表,八点四十五,差不多是预报的时侯。

今晚的月亮很圆很大,也很亮。天空一丝云都没有,成全大家一个绝佳的看月食的夜晚。

天狗一口一口的吃着,吃的比江之寒想的要慢。吴茵提议道:“不如下去走着看吧。”

江之寒点点头,付了帐,一行人走下楼去。

湖边人太多,他们就停在小楼边上的草地上,江之寒拿出包里的塑料布,几个人席地坐下,轻轻的说着话,慢慢的看着月亮最后只剩下最外面的一环,好像有暗暗的红色。

天越发的暗,也越发的冷。

吴茵缩缩脖子,很自然的朝江之寒靠了靠,让他环着自己,给一点温暖。

江之寒在她耳边轻轻的问:“上次月全食是什么时候啊?都记不得了。”

吴茵蹙眉想了好久,“我记得清楚的那次,好像是高一的时候。不过,完全记不得那时候的情形了。”

江之寒轻笑了声,小声说:“所以呀……我说我们有缘份哦,第一次出来就碰到难得的好多年一见的月全食。”

吴茵轻轻的哼了一声,娇嗔道:“日子是人选的,又不是天定的。”

江之寒笑道:“不管你信不信,我来找你的时候,完全没有想起今天是月全食。”

吴茵嘲讽道:“遍校园贴的都是月全食夜的活动,看来你是生活在别处哦。”

江之寒凑近了些,更小声的说:“我倒是生活在这里,可这几天里,眼睛的焦距上只有一个人,别的都视而不见了。”

吴茵险些脱口而出,这样的话你对几个女孩儿讲过?但她压住了冲动,只是白了他一眼。很奇怪的,虽然是陈词滥调的甜言蜜语,她心里并兴不起什么反感。

在他身边,男生指着天上,柔声说:“你看……只剩下一个红色的环儿了。”

不知道过了多久,只觉得坐的地方愈发凉了,有人提议说:“往回吧。”

大家都站起身来,沿着湖边的小路,往回走。

吴茵问陈裴:“你们怎么来的?”

陈裴说:“骑自行车啊。”

吴茵看了眼江之寒,几个人走出小楼的地面,有人推了辆车走过来,说:“先生,你的自行车。”

江之寒谢过他,朝吴茵眨眨眼,笑道:“后座,有请。”


阅读www.yuedu.info